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羅戰神
修羅戰神 連載中

修羅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藏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孫老三 楚驚蟄 都市小說

手掌百萬雄甲,肩扛半壁山河!橫壓當世無敵,唯我修羅戰神!展開

《修羅戰神》章節試讀:

「自我介紹一下,我姓楚,單名一個玉字!」

楚玉?

蔣文禮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時之間竟然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如果你還想不起來,我再提醒一下,林詩語是我妹妹!」

「轟……」

在聽到林詩語三個字的時候,蔣文禮腦海中宛如一道驚雷炸響,眼眸深處更是閃過一絲顧忌之色。

只是,考慮到現場人多,只能強行表現出淡定,從容的神態。

不過,楚驚蟄的一番提點,倒是讓蔣文禮想起了什麼瑣碎的記憶。

畢竟和林詩語相處的時間不短,後者可不止一次跟他提起過,她有這麼一位哥哥,一直未歸。

哥哥說過,一定會回來參加他們的婚禮。

而楚玉在這個時候出現,再加上之前的一系列舉動,顯然是來者不善啊!

在楚驚蟄自報家門之後,其他人也明顯感覺到了氣氛的凝重,一個個都屏住呼吸。

林家怎麼倒台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過是閉口不談而已,可現在楚驚蟄以如此強硬的姿態登門,目的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只是,他們想不通的是,如今,蔣文禮勢大,又與四大豪門同氣連枝,成立了商盟,他這不是羊入虎口嗎?

他哪兒來的底氣?

蔣文禮下意識地朝後退了幾步,也不知道是心虛還是害怕,根本不敢與楚驚蟄對視。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怎麼?」

「今晚我們不聊其他,只談一些關於你的問題!」楚驚蟄直入主題,正式表態。

蔣文禮心神猛提,神經緊繃。

此人的出現太突兀,行事風格也凌厲果斷,他像是一口無波的古井,表面風平浪靜,實則暗流洶湧。

「你我素昧平生,有,有什麼好聊的?」蔣文禮目光躲閃,強作鎮定。

雖然楚驚蟄從頭至尾都沒有大聲說話,語氣也很平緩,但卻給蔣文禮一種泰山壓頂的壓迫感。

「我義父義母怎麼死的?林家又是如何破產的?」楚驚蟄右手輕輕敲擊桌面,發出富有節奏的聲音。

但,每一道聲音落下,都會讓蔣文禮全身神經繃緊一分。

「我現在不想談論這個話題!」蔣文禮目光躲閃,強作鎮定。

「我不是在與你商量!「楚驚蟄目光如電,聲音也逐漸冰冷下來。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想談就談?我兒子是什麼身份?你夠資格嗎?」

「當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

不等蔣文禮開口,一位穿金戴銀,珠光寶氣的中年肥胖女子快步走來,擋在蔣文禮前方。

鄭春梅,蔣文禮的母親。

原本只是一個鄉下農婦,但,蔣文禮侵佔林家財產之後,搖身一變,成為了上等富人。

開始各種揮霍,金銀珠寶,豪車出入,炫耀顯擺,將暴發戶三個字體現得淋漓盡致。

「媽,你先退下。」蔣文禮小聲提醒。

鄭春梅忿聲道,「兒子,如今的你,可是金市最年輕有為的大人物,此等高貴的身份,豈可與一介無名之輩交流?」

「他一個泥腿子,有什麼資格?」

「來人啊,把這個搗亂的狗東西給我轟出去!」鄭春梅趾高氣昂地呵斥道。

話音剛落,門口湧進來六七名身穿制服的保安,手中拿着棍棒。

楚驚蟄抬起彎曲的右手食指,揉了揉眉心。

他一向很討厭,別人在他說話的時候胡亂插嘴。

轟……

只見楚驚蟄右手一揮,宛如驅趕蒼蠅,可一道風暴卻瞬間席捲而出。

鄭春梅還來不及發號施令,六七名保安全部倒飛出去。

哐當……

咔嚓……

撞翻桌椅和骨頭斷裂的聲音此起彼伏。

再看一眾保安,已經在十米開外,不斷翻滾哀嚎。

重點在於,楚驚蟄從頭到尾都坐在位置上,紋絲不動,表現得儒雅文靜。

無數人,被這一幕嚇得目瞪口呆。

「現在,可以談了?」楚驚蟄雙眸如電,直視蔣文禮。

蔣文禮只感覺被一頭洪荒猛獸盯上,渾身難受,但還是硬着頭皮回答道:「林家破產,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來問我是什麼意思?」

「我問的是,林家怎麼破產的,沒問是不是與你有關!這麼急着撇清關係,你在害怕什麼?」

蔣文禮心裏咯噔一聲,暗道,自己剛剛被對方的手段震住了,以至於失言。

等回過神來之後,他暗悔自己失態,楚驚蟄固然強大,但以自己今時今日的地位和勢力,何須懼他一介莽夫?

「對於你義父義母二人的去世,我也很痛心,但林家破產,那完全是因為經營不善!」蔣文禮恢復了鎮定和底氣,毫無愧疚道。

「是嗎?」楚驚蟄眯着眼睛帶着幾分質問。

「那我倒想問問,你既然很痛心,那為何只有詩語一個人給二老料理後事?你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夫,在做什麼?」

「我,我……」

蔣文禮一時語塞,答不上來。

「還有,你口口聲聲說,林家是因為經營不善而破產,那為何現在林家的大部分產業都落入你蔣家的手中了?」

蔣文禮再次啞口無言。

「你休要胡說八道,林家倒台,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張春梅一臉的心虛,大聲喝道。

「我看是他林青鋒這些年掙了太多的黑心錢,遭報應了吧!他那是活該!」

楚驚蟄眼眸深處泛起一絲殺意,看向鄭春梅,「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否則會丟命!」

隨即,他手指捻動,一道刺目的流光從指間綻放,射向鄭春梅。

後者只感覺胸口一痛,感覺一口氣提不上來,身體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好在身邊的蔣文禮將其扶住。

「你還有半個小時的生命,好好珍惜吧!」

語氣平淡,似乎是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越是這樣的語氣,越具有殺傷力。

不緊不慢的一句話,無異於宣判了她的死刑。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鄭春梅滿臉恐懼,指着楚驚蟄嘶吼道。

楚驚蟄沒理會她,因為他沒有與一個將死之人對話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