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神至尊
修神至尊 連載中

修神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小喬流水(作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美 秦翰

他,到底是巫神轉世,還是妖仙后裔?他,運氣逆天,逢賭必贏他,命運坎坷,被天所妒他,玉樹臨風,英俊倜儻,但凡自認為能配得上他的女子,無一不被他吸引得芳心失守他,逍遙自在,不受任何拘束,敢挑戰一切強者,為朋友,為尊嚴,敢於天爭,敢逆蒼穹!展開

《修神至尊》章節試讀:

望着落荒而逃的兩個武者,包大少爺再也不敢留下,在其他庄丁的簇擁下,從另一方向飛快的逃遁。

「秦翰,你等着,我二叔是八品武者,我三叔是雲天門外門弟子,你就等死吧!」包大少爺一邊跑,一邊大聲叫囂。

秦翰此時已經無力去追趕了,一連兩箭,已經耗費了他幾乎一半的元氣儲量,滅神龍飛翔的確是威力強絕,可是代價太高,一箭出去就是兩成的元氣,就算是元氣恢復到滿的程度,也只能射出五箭,而對方有四十個人!若非這戰技震懾到了他們,今天就要栽在這裡了!

這一刻,秦翰極其渴望擁有更強的實力。

「爹!娘!」秦翰大聲叫喊,看着父母躺在狼藉的地上,全身都發軟了,腦中一片空白,也不知怎麼跑了上前,顫抖着蹲了下來,父親的口鼻之中,血跡斑斑,臉色白中透青,駭人得緊。

「爹!」秦翰悲痛的大叫起來,身體冰涼,只覺天旋地轉,胸中疼得彷彿有一把刀在剜。

「爹!你醒醒!爹!你快醒過來!」

周圍的人嘆息着,有不少人眼眶泛紅,偷偷的抹眼淚,陸續的散了去,有的好心的鄰居過來勸慰,忽然一個大嬸驚喜道:「小翰,你娘還活着!」

秦翰心中一痛,踉蹌着爬到於秀的身旁,大聲叫着:「娘!娘,你怎麼樣?我帶你去看郎中。」

於秀終究是一個羸弱女人,被那些兇徒一腳踢中鎖骨以下,骨骼斷裂,生機漸漸失去,睜開無神渾濁的雙眼,虛弱的道:「小翰,小翰呢?小翰……」

秦翰跪在於秀的身旁,眼裡止不住的流出來,哭道:「娘,娘,是我害了你和爹,我該死,我該死。」

於秀呼吸困難,每說一個字都疼,緊緊的抓着秦翰的手,枯瘦的手竟是不知哪來的那麼大的力氣:「小翰,我……我有話要對你說。」

秦翰哭道:「娘,不要說了,我這就帶你去看郎中。」

於秀堅持的道:「不……娘,娘活不了多久了……」虛弱的環視周圍的鄰里,道:「紅大娘,我……我有些話要私下跟小翰說……麻煩……麻煩……」

秦翰也道:「紅大娘,有勞你,帶小美去你家照顧一下。」

那紅大娘知道於秀命不久矣,嘆息了一聲,抱着昏迷不醒的小美和其他人無聲的去了。

見周圍無人,於秀才望向秦翰,露出凄然的一笑:「小翰,我快要死了,有些話,我一定要告訴你,是關於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秦翰一怔。

「是的,其實,你並不是我們親生的兒子,你爹叫秦川,你娘叫阿茹……」

……

十三年前,大乾帝國境內最大的修神門派雲天門出了一樁醜事,聖女阿茹和焚血龍刀秦川私奔出逃,兩夫婦隱姓埋名來到交州避世,之後阿茹生下一子,取名秦翰。雲天門長老院的鬼泣長老就在秦翰出生的那天殺來,聖女阿茹從密道逃了出去,找到接生的於秀,把剛剛出生的秦翰託付給她,並說出了秦川和她自己的身份,阿茹知道鬼泣長老的厲害,也知道這次大劫難逃,把小秦翰託付給於秀之後,從容隨秦川一起赴死。

在他們臨死之前,秦川將十大神兵譜排名第九的中品聖器焚血龍刀存入納物玉符當中,封印在剛剛出生的秦翰體內,而阿茹也將雲天門的寶貝絕品聖器九星神木指環以同樣的方式封印在秦翰體內,焚血龍刀在左臂,九星神木指環在右臂。

秦翰聽得呆住了,心中震撼無比,自己叫了十年的爹娘的人居然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而聖女阿茹和秦川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而且,竟然和雲天門有關!給了自己龍電之弓的南宮小藝,不正是雲天門無忌殿的主人么?秦翰的腦中一片混亂,自己的身世,竟然伴隨着這樣一段血海深仇!

「小翰,我就快要死了,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又怎會騙你?而且,你爹娘當年在你的左臂和右臂上封印了兩件寶物,一件是焚血龍刀,另一件叫九星神木指環,那其實不是胎記,你娘說,將來不要你去報仇,也不要把真相告訴你,雲天門,不是你能對抗的,我本來也不想說出真相,不過,我始終覺得你有權知道自己的身世,不能讓你糊裡糊塗的在世上走一遭,話我也說完了,我有一事求你……」於秀似乎精神反而好了很多,平靜的說了這麼多,臉色竟也紅潤了不少。

這是迴光返照的跡象啊!

「娘!你和爹養育我十三年,沒讓我吃一點苦,你們二老待我如同親生,甚至比對小美還好,這恩情,我又怎能不認?娘,你是不是要托我照顧小美?」

看到秦翰仍舊叫她娘,於秀欣慰的笑了,無比的滿足,道:「好孩子,好孩子,雖然我告訴了你身世,但是我和你娘一樣,也不希望你去報仇,答應我,好好的活着,帶小美一起離開禹城,床板下面的一隻瓦罐裏面,有……有錢……你……」於秀的呼吸忽然急促起來,嘴裏不斷的吐出血來,瞳孔開始擴散……

「娘!」

一聲撕心裂肺的悲吼散布開來,久久迴音不絕。

……

一座墳頭前面青煙裊裊,擺放着一些果子和餅等祭品,這口墳並未立碑,秦翰在墳前栽了一棵樹苗,作為記認,他不能立碑,包家勢大,說不定會做出掘墓的狠事。

秦翰跪在墳前,自言自語道:「爹,娘,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待小美,不讓她受苦,我會讓小美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你們養育我十三年,這份恩情,我秦翰卻沒來得及回報,以後我會讓小美活得像公主一樣,我發誓,如果我違背誓言,就讓我萬箭穿心,死在自己的龍電之弓之下!」

「咚咚咚」在地上磕了三個頭,秦翰毅然起身,向紅大娘家裡走去,他的臉上再無一絲少年的幼稚童真,好看的嘴角浮掠着一絲冷酷的笑容。

「雲天門,你們殺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終有一天,我秦翰要剷平你們雲天門!給我父母報仇!」

「包家!我要你們從此消失!」

夕陽西下,少年的身影投射在黃土地上,斜斜長長,說不出的蕭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