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從五行聚氣訣開始
修仙從五行聚氣訣開始 連載中

修仙從五行聚氣訣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竇萊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寒 奇幻玄幻 姬清

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這是一個經得起推敲的故事這是一個主角機緣無數卻又磨難重重的故事這是一個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的故事這是一個……的故事其實,這是一個小乞丐崛起於修行界的故事是天命所歸?還是另有玄機?請聽我講故事無系統,不穿越,非套路,純天然,值得擁有展開

《修仙從五行聚氣訣開始》章節試讀: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

似是轉眼間,便是一月後。

仗劍峰內丹器堂。

一間地火煉丹室中。

葉寒滿面喜色地看着手中六顆珠圓玉潤,靈氣逼人的丹藥,口中喃喃道

「三品丹藥辟穀丹,成丹六顆,品色上佳,不錯不錯。」

說完,左手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拂,一個白玉藥瓶出現手中,葉寒將丹藥放於瓶中收了起來,然後整了整玄色長衫,推門而出。

「葉丹師好!」

「見過葉丹師!」

……

一路上,眾多雜役、執事紛紛恭敬地向葉寒行禮問好。

葉寒一一點頭回應。

他此刻已是仗劍峰丹器堂三品掛牌丹師了。

一時間。

葉寒成了仗劍峰乃至整個悟劍門的名人。

宗門上下都知道仗劍峰雜役之中出了一位了不得的煉丹奇才。

這個名為葉寒的雜役只用一月時間便達到了三品煉丹師,身份更是從雜役一躍成為仗劍峰客卿。

這在整個悟劍門都是前所未有之事!

仗劍峰李峰主本欲賜其一座洞府,卻被婉拒。

說是,未報清漪仙師再造之恩,不敢相背,仍執意居住原來雜役石室。

消息一傳開,眾人更是對這位葉丹師刮目相看,好評如潮。

但客卿身份再居於雜役斗室着實不成體統。

最終,李峰主與清漪相商。

便在清漪仙子洞府側旁新開闢了一處洞府以供葉丹師起居。

消息傳開。

無數人羨慕萬分,紛紛稱道好人有好報之類;也不乏嫉妒怨恨之徒,偷說什麼小人得志,飛的愈高跌得愈重等言。

然而。

沒人知道這個外表看起來不過聚氣六層的小修士,實際早已通脈圓滿。

若不是李義叮囑他,辟穀之前需壓制一段時間,以求經脈更加寬博圓潤,他怕是早已邁入辟穀境。

當然,清漪除外。

二十天前,清漪偷偷給他送通脈篇功法時,被他抓個正着。

四目相對時,葉寒問

「為何幫我?」

清漪答:「五年前北州岐黃山破廟。」

葉寒眸光微漾,恍然大悟道

「我想起來了,原來是你,你是那個留着鼻涕啃了一條狗腿的女孩!」

清漪聞言,掩面而逃。

當年她不過一十三歲少女。

跟着李義從東州逃至北州苦寒之地,早已精疲力竭,身染風寒,若不是李義時時以真元助她,她怕是早已餓死凍死。

那日破廟,坐在溫暖的篝火旁,她確實吃下了一整條狗腿。

看着清漪迅疾遠去的背影,葉寒嘿嘿笑道

「跑啥?我還沒說完呢!後來我和乞伯還經常說起你,因為不知名字,我倆都叫你『一條』。」

清漪走後。

葉寒忽然明白為什麼初次見到清漪時,會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

想來定是李義,利用延筋塑骨經改變了清漪的容貌,再加清漪當時還小,這才讓葉寒沒有認出。

而那李義,葉寒已見過數次,卻毫無察覺。

由此可見,那延筋塑骨經確實神奇。

葉寒回到洞府,掩了石門,向內行去。

正走到卧房處,石門一動,一條身影從內走去。

那人抬首見是葉寒,忙低頭躬身道

「奴婢玉梅見過葉丹師,房間已收拾完畢。」

葉寒輕嗯一聲,平靜說道

「有勞姑娘了,下去歇着吧。」

玉梅應聲而退。

當初玉梅陷害之事,葉寒自是沒忘。

可從那次之後。

玉梅突然變得乖巧起來,即便是葉寒成為丹師之前,也再沒尋過葉寒晦氣,反而變得謙遜有禮起來。

葉寒覺得,對方年紀也不大,偶爾犯錯在所難免,貴在知錯能改,再加自己也沒受什麼傷害,便沒跟她計較。

後來,葉寒開府。

李義與清漪都曾讓他尋一個雜役幫他做些雜務,以免耽誤修行。

葉寒以喜歡清靜為由拒絕了。

這才有了玉梅隔三差五來收拾一下的事情。

葉寒這洞府中,共有四間石室。

其中卧房、靜室、丹房,玉梅可以自由出入。

但最後一間密室,她沒權限進入。

葉寒邁步向前,走到密室前停住。

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面金色令牌,往門旁一個方形孔洞內一按,那石門便喳喳升起。

葉寒取出令牌,邁步入內。

把門內一塊凸起圓石一旋,石門重又落下。

此門從外面,須以令牌開啟,從內卻可旋轉機關開關。

一旦石門落下,沒有令牌絕難進入,除非擊破石門。

密室五丈見方。

中間圓台上放着一青色蒲團,圓台周邊嵌有法陣,放上靈石即可開啟一個聚靈法陣。

葉寒並未去圓台上落座,反而朝左側牆壁走去。

那壁上嵌有一顆拳頭大小的白色晶石,其光蒙蒙,看似一塊普通的熒光石,與其餘幾塊並無不同。

葉寒佇立其前。

微一凝神,往其中注入法力。

兩個呼吸後。

晶石白芒大盛。

其側石壁竟向兩側退開,現出一個人身大小的門洞。

門洞與一條長廊相通,葉寒跨步入內。

這是一條光潔長廊,向山腹內延伸。

葉寒沿長廊行數十步,來到一處方圓近百丈大廳之中。

除葉寒來時長廊外,

左右還各有一條長廊,分別連接着清漪與李義洞府。

此時廳中無人。

葉寒一整衣衫,便在廳中飛速移動起來。

身形如風,其後五道虛影此消彼現。

這是李義十日前傳他的魅影步法陸行篇。

十天時間,葉寒每日至少練習四個時辰,也僅僅達到五影而已。

這與李義所說的九影大成相差甚遠。

這也讓葉寒第一次明白,有些事情不是領悟就行的。

還需不斷練習,磨礪,做到身心合一方成。

葉寒的速度越來越快,隨着時間推移,第六影由淡而濃,漸漸成形。

可他並不滿足。

十天六影,還是有些慢了。

若是讓李義知道他這種想法,怕是會吐血。

別人練功都是以月,年計,到你這以日計,你還不滿意?

清漪當初練這步法時,可是用了足足三月才達到五影小成,你十日便六影,你還要怎地?

可葉寒不做此想。

練着步法的同時,一拍儲物袋,一柄無鞘法劍浮空。

只見他手中掐訣,口中輕叱一聲

「追風」

法劍嗖的一聲,化作一道金芒向前飛射,眨眼間便到三十丈外,繞了個小圈便飛速飛回。

「破盾」

法劍飛速旋轉,再次向前刺出,剛至半途,葉寒一點指,

「開山」

法劍凌空一頓,由上而下劈出。

一道三尺長半月形劍氣威勢無比地向前斬去。

瞬間,劍氣與青石相交,發出金鐵交鳴之聲,火星四濺。

直至數丈外,那半月劍氣才消弭於無形。

大廳地面雖是普通青石,卻加持了陣法,可謂堅逾精鋼,否則,早被那劍氣斬的支離破碎。

疾馳中的葉寒伸手一招,法劍飛回,葉寒在劍身之上連點四指,再叱一聲,「伏龍」

法劍倏地飛出,及至半途異象陡生。

只見法劍似是由一化作五,五道金色劍氣朝前激射而出,如同五顆流星劃破夜空。

緊接着「嘭」的一聲,撞在對面石壁之上,火光消散,五個寸許深小孔赫然在目。

伏龍發出後,葉寒再次掐訣點指。

法劍再次飛速旋轉起來,由一化三,三化無數。

頃刻間便是劍影漫天,好似一輪金日懸空。

葉寒暴喝一聲,「裂天」

那劍輪之上立刻爆發出無數道金光,其烈如陽,使人不敢直視。

葉寒單手一引,那大日便在大廳之中旋轉穿行起來。

道道金色劍氣激射,其聲嚯嚯,威勢驚人。

這還沒完,只見葉寒猛一點指,一股精純靈氣注入大日。

「開山」

只見那大日之上,一道道半月形不斷向前劈出,

一道、兩道……

直至第九道,劍氣與青石相遇。

一時之間,金鐵交鳴之聲不絕於耳。

噴射火星更是化作一條數丈長火蛇向前席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