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從捉鬼開始
修仙從捉鬼開始 連載中

修仙從捉鬼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路過的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隻路過的鬼 奇幻玄幻 徐年

(挑戰一下修仙不靈異的鐵定律,說不定真的開宗立派了呢)徐年的手掌很奇怪,只要觸碰過他手掌的活物便沒有活下來過所以無法過正常人生活的徐年,只能踏上另一條道路-修鍊閑來無事修修仙,盜盜墓,挖挖墳,和鬼談談心十八歲那年徐年被地府的人找上了,因為他的身體不應該出現與世上,所以要強制重新投胎......(無系統,不爽文,不無腦,反派智商在線)展開

《修仙從捉鬼開始》章節試讀:

「李叔,我爹留給我的哪一方印呢?」

徐年從門外慌張的跑了進來,身上滿是冷汗,表情也有些慌張。

「發生什麼事了,大驚小怪。」

一位穿着白袍的中年男子抿了一口茶說道。

「白,白無常!」

「噗」

剛剛喝到嘴中的茶水猛然噴了出來。

「小兔崽子,你可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你瞎胡說什麼呢。」

名為李叔的中年男子很顯然不淡定了。

白無常是誰,相信是個中國人都耳熟能詳。

「我沒開玩笑,我閑得發慌嗎,快快快真的着急我要那印。」

徐年急得滿頭大汗,還不時的向後方望去。

「真的是,你到底怎麼招惹他了。」

李叔趕忙起身去裡屋,雖然不知道這白無常為什麼盯上了徐年,但是現在也只有那東西可以幫上徐年。

「趕緊選吧,只有一樣東西我允許你帶,好好挑一挑。」

突然門口出現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俊美青年,手中握着一根哭喪棒,頭頂之上的白色高帽寫着四個大字-一見生財。

「你!」

李叔將一個獸皮包裹從裡屋取出,出來看到門口站着的人直接愣住了。

「這就是你選的東西嗎。」

白無常問道。

然而徐年看到那東西之後明顯安心了不少,小跑過去將李叔手中的獸皮包裹接了下來。

「白帥,這東西您總得給點面子吧。」

徐年將包裹打開,裏面是一尊泛黃的大印。

「嗯?」

白無常的臉色瞬間嚴肅起來,盯着那大印看個不停。

「發丘印,邙山鬼王親賜信物。」

白無常緩緩的道出此物的來歷。

「要不白帥看在這東西的面子上便不索我命了吧。」

徐年試探性的問道。

「不可能,但是我可以給你延期三年再讓你好好看看這人間美好,也算是給它一些面子。」

白無常淡淡的說道,隨後手中哭喪棒一揮,整個人憑空消失。

「到底咋回事啊,你怎麼能招惹上他啊。」

李叔見到白無常離去,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我沒惹他,今天本來去亂葬崗處理事情,結果回來的時候直接被他截了。」

徐年一臉委屈的說道。

「不過我聽他好像說什麼,我的這身體不應存於世上,需要強制輪迴。」

「這是什麼情況,從來沒聽說過啊。」

李叔緊鎖着眉頭,他在這一屆混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小年啊,我可能得告訴你一件事,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李叔一臉沉重的說道。

「說吧李叔,我能有啥接受不了的,畢竟最難接受的事情我都接受了。」

「就是你可能要在三年之內擁有一人敵整個地府的實力。」

李叔這句話讓徐年有點破防了。

「我自己對一整個地府?」

徐年徹底傻眼了,一人敵對整個地府是什麼概念。

十大陰帥,四柱神煞,十殿閻羅,還有那最為神秘的酆都大帝。

這些都還沒有計算幾千幾萬鬼將與上百上千萬的陰兵。

「我沒開玩笑,我相信你父親給你留下的這個發丘印也一定是猜到了什麼。」

李叔看着那一枚古樸泛黃的大印陷入了沉思。

良久之後才開口。

「李叔已經幫不上你什麼了,你需要儘快提升實力。」

隨後他撥通了一個號碼。

「秦道長,你之前說的事情我同意了。」

就這麼一句簡短的話語李叔便掛斷了電話。

然後意味深長的對着徐年說道。

「你需要磨練,而且需要無盡的磨練,不然你一點希望都看不到。」

隨後李叔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歲。

「我剛才撥通的是鶴鳴山秦道長的電話,他的關門徒弟需要外出歷練,需要隊友,而你就是他的隊友。」

李叔將杯子之中的茶水飲盡,隨後開始解釋。

「此外還有兩人,一人的國家的,另一人是摸金的,好好相處吧,他們估計會是你一輩子的朋友。」

李叔一口氣說了很多,這讓徐年有些沉默,良久說不出話。

「明天你就要走了,在此之前我將最後一件事情告訴你吧。」

「你的父母既然給你留下發丘印擋下這一災,那想必早就知道了些什麼,所以你還認為你父母的死與你有關嗎。」

李叔這一句話徹底讓徐年沉默下來。

這之中的隱情與秘密太多了,真的需要自己一點一點的去發掘。

「好!」

徐年沒有多說,只是回應了一個字。

「這孩子,承受了太多他不該承受的啊。」

李叔仰天長嘆一口氣,隨後閉目推演着什麼。

「果然還是一片空白,什麼都算不到。」

李叔停下了手指,自嘲的笑了笑。

…..

翌日清晨,一陣轟鳴之聲打破了沉寂。

徐年早早的醒了,背起自己的背包,又將發丘印帶上,出了院門。

門前赫然停着一架軍用直升機,其上站着一個仙風道骨的青年,背負一把青色長劍身穿灰色道袍。

然而這一番情景卻形成了一種奇異的落差美。

「徐先生,請!」

青年抬起手做了一個待客的手勢,請徐年上直升機。

徐年拎着發丘印在院門之外對着這間木屋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眼中有着些許淚花閃過。

隨後他不再停留,徑直登上直升機。

「你走了,也好吧,免得我連累你,我們這一行越到晚年越不祥啊。」

李叔搖了搖頭,看着離開的直升機欣慰的笑了笑。

「我李道春此生對得起你們夫妻了。」

李叔的眼中也閃過一些淚花,只不過那很隱晦,基本不可見……

「楚道長,幸會。」

徐年作揖,行了一個平輩禮。

「客氣了,你我都是平輩,何況從今往後都是生死相依的兄弟了,徐兄未免有些見外了。」

青年笑了笑,和煦的笑容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我名楚尋道,不知道友名諱。」

「尋道,尋道,追尋天地大道,真是好大的口氣。」

徐年雖然這般想着但還是回應道。

「徐年。」

「行了行了,家常以後再嘮,人都到齊了,目的地不介紹一下?」

說話的是一個胖子,看那體格子至少兩百。

「忘了介紹,摸金一門親傳弟子,吾德。」

楚尋道介紹道。

「吾德,真是個好名字啊。」

當然徐年也不敢真的說出來,只是在心中念叨。

「此次目的地,俄羅斯——地獄之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