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修仙一萬年
修仙一萬年 連載中

修仙一萬年

來源:google 作者:陳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蔣樂 都市小說 陳宋

修仙一萬年,秦皇用他的血肉煉製不老丹,屈原和他一起跳過汨羅江,也曾劍問九天,也曾把酒君王現在成了學校的一個保安那妹子你把校服穿好,在我眼中你只是粉紅骷髏展開

《修仙一萬年》章節試讀:

”哈哈! ”

柳大師發出爽朗的笑聲,他確實是唐贏的人,這一次過來,就是給林建海一個選擇。

要麼生,要麼死。

只是沒想到,會碰到一個更天真的年輕人,尤其對方還是周雲昌的徒弟。

”周雲昌本事大,但收徒的眼光不太好。 ”柳大師無奈的笑了笑。

林一心用手扶住了額頭,不想看陳宋丟臉。

他怎麼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

無論是陸無川還是柳大師,在醫術上都頗有建樹,加上武者的身份,足以和周老平起平坐。

這陳宋,該不會想着個周老徒弟的身份,就目空一切吧。

林一心想着,自己到底該不該和陳宋交好。

只是看他這樣子,恐怕等周老去世後,他就自己作死自己了。

”成為武者? ”

陸無川斜着他眼睛道, ”林總本來就是因為成不了武者,才導致心臟有問題。 ”

”成為武者,又不是什麼大事。 ”陳宋說著,從口袋裡取出一張皺巴巴的紙。

林建海這會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心灰意冷的接過紙張。

武者不是這麼容易的。

林一心從小就打底子,還請了武者師父,這才在今年勉強進入到武徒階段。

這其中,有三分的努力,但更多的是靠天賦。

你天賦不好,是皇帝都沒用。

他原本以為這廢紙上寫的是某種藥方,只是看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變色。

他迅猛抬頭,不可思議的看向陳宋。

而後又立刻低頭,細細看了下去,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誇張,甚至握着紙的雙手都在顫抖,到了最後,額頭上已是細細密密的汗水。

”爸,你沒事吧。 ”林一心焦急道,以為自己的父親發病了。

林建海深深的閉上了眼睛,眾人都能從他的表情看出神色不安。

柳大師笑道: ”林總千萬不要生氣,如果一口氣憋死了,豈不是浪費了我們唐老大的一片心意。 ”

氣氛古怪。

因為林建海一直沒說話。

片刻後,他深深吸了口氣,站了起來,在所有人驚悚的目光中,竟然對着陳宋鞠了一躬。

”陳先生的大恩大德,我林建海沒齒難忘。 ”

這場景太過古怪,林建海好歹是堂堂林家繼承人之一,手裡握着多少億資產,身份高貴。

而陳宋,哪怕是周老的徒弟,但終究還沒出師。

他怎麼能這樣!

陳宋沒有避開,坦然受之。

當年他在巔峰,古代的帝王,梟雄豪傑,全球超越宗師之境的強者,對他都是頂禮膜拜。

有些人想要對他膜拜,都沒有資格。

更何況,這一次受之無愧。

”這小子,該不會真有什麼秘法吧,周雲昌這些年四處遊歷,難道從古迹里拿到了什麼? ”柳大師睜開眼睛,心裏有了猶豫。

”林總,老夫看你是真的傻了,還是在發病之前,先答應老夫的要求吧,一塊地皮而已,總比命便宜。 ”

林建海轉身,冷冷的看了柳大師一眼: ”柳大師,麻煩你回去轉告唐贏一聲。 ”

”老子去他媽的! ”

既然知道這是唐贏手段,既然自己找到了活下來的希望,那林建海也沒必要跟他客氣。

柳大師面色劇變。

他驚疑不定的看向陳宋,林建海的這番變化,肯定和那張紙有關。

”林總,那紙上到底是什麼? ”陸無川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

林建海鄭重道: ”那是一篇成為武者的引導法。 ”

”不可能! ”

他的話音剛落,柳大師就跳了起來。

成為武者,幾乎沒有捷徑可走,但那幾乎之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引導法。

可大部分的引導法,都在上面的人手裡,且想要依靠引導法成為武者,需要採購諸多藥材,代價昂貴,並且也有一定的失敗率。

但對現在的林建海而言,這是最好的方法。

”林總,你不是武者,肯定被騙了。 ”柳大師連連搖頭。

”爸,這種引導法,整個江城,恐怕只有一兩門,並且都在隱居的宗師手中,我們都得不到,他怎麼可能得到。 ”

”我也不信。 ”陸無川質疑。

”既然不信,那就都看看,林總可以放心給他們看,這只是簡化版的。 ”陳宋也沒有在意。

這個世界上的法門,從一萬年前到現在,很多還是他親手改的,論起底蘊,他一個人,至少相當於全球一半修行者。

林建海點點頭,將那皺巴巴的紙張攤開,他實在有些心疼,這麼昂貴的東西,陳宋怎麼會這般隨意。

柳大師等人湊了過來。

只是第一眼,這位鶴衣老者就神情大變。

他已經到達了武師的境界,自然明白其中的真諦。

這是真的!

陸無川一屁股坐回到沙發上,喃喃自語: ”真的,這是真的。 ”

他有成為武者的資質,可當年也是費勁了所有心思,這才在接近三十歲的時候走上這一道。

如果當初就配合引導法,那麼自己現在,說不定已經在大武師了。

林一心捂住嘴巴,差點驚叫出聲。

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陳宋,對方的目光始終淡漠,似乎根本沒被自己等人的情緒影響。

”不對,肯定是周老給他的引導法,周老是故意在為這小子造勢。 ”

”有了這引導法,哪怕花費大一點也無所謂,我林建海有的是錢。 ”林建海連忙收了起來。

”柳大師,請吧。 ”林建海做了一個送客的手勢。

柳大師眼中滿是血絲,他死死的盯着陳宋。

這可是唐贏交給自己第一件任務,原本以為能夠輕鬆完成,可現在卻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破壞了。

”小子,我不管你是不是周雲昌的徒弟,但今天竟然敢毀我的好事。 ”

”不好! ”

”小心! ”

”你敢在我林家亂來?! ”

眾人神色一變。

然而已經晚了。

柳大師早就打定主意,所以在悄無聲息中,靠近了陳宋的位置。

被一位武師近身,而且幾乎是在偷襲的情況下,根本沒人救得了。

在場的,最厲害的也是陸無川,可他的實力在武師里都是墊底的,加上被女人掏空了身體,也沒多少水平在那裡。

至於林一心,也不過比普通人強上一些。

”完了! ”

林建海面如死灰。

陳宋如果在他這裡出了事,哪怕周老手裡有完整的引導法,恐怕一怒之下,也不會給自己了。

所有人都以為陳宋是周雲昌的徒弟。

所有人都以為周雲昌故意讓陳宋拿着引導法,在這裡造勢。

而現在,所有人都以為陳宋會死。

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有些神秘存在在等着陳宋死,好去做些什麼,可偏偏,這傢伙活了一萬年,鎮壓一切。

感受着凜冽的勁風,陳宋卻沒有動。

”雖說我重新修鍊,需要有人練手,來試一試這個時代的手段,但你顯然不夠資格。 ”

他低頭喃喃,眼中有一絲不耐煩。

以他現在的情況,至少要宗師,才會讓他有戰意。

宗師之下,盡皆螻蟻。

眼看着那拳頭即將打在陳宋的太陽穴上,卻見一隻手擋在了前方。

那是陳宋的手。

”小子,死! ”

柳大師陡然發力,拳風絞殺,他雖然不專門走搏鬥一道,可這一拳下去,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

喝!

低聲震怒,聲如猛虎,令人耳膜刺痛。

只是,在接觸的一剎那,他就感到了不對勁。

這一拳,彷彿打在了杠精水泥上。

少年的手掌輕易的擋住了他的拳頭,而後像是趕蒼蠅一般的一拍。

砰!

柳大師只覺得五指劇痛,一股勁道順着他的手臂傳了過來,最後扇在了他的胸口。

他整個人翻滾出去,直到撞到牆壁才停止。

客廳內,死一般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