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修仙之王者歸來
修仙之王者歸來 連載中

修仙之王者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歐小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院長 歐小姐 現代言情

華國,飛往濱海的飛機上 「為師為你設下結界,你在此修鍊一天,就相當於俗世界一年,細算起來,你已經閉關整整五年了,也就是說,你已經修鍊了1800年之久,為師也該去渡劫了!」....展開

《修仙之王者歸來》章節試讀:

洪峰沒有理會楊老驚訝的目光,而是隨手又在揚冰丹的身上一指,揚冰丹一聲驚呼,整個人直接癱軟下來,要不是旁邊有周強勝及時扶住她,她指定會摔倒在地上。

這一刻的揚冰丹感覺全身一陣酸痛,並且一點力氣都沒有,她一身冷汗,身體彷彿被掏空了一般,此刻別說讓她再戰鬥了,她甚至連抬手的力量都沒有了!

洪峰已經為她解開了封閉的經脈和骨骼,如果等待兩個小時後的自動衝破經脈,那揚冰丹將承受斷筋斷骨之痛,起碼得一個星期才能恢復過來。

對於一個小女孩來說,這多少有點殘忍,這到不是說洪峰多麼憐香惜玉,而是沒必要下這麼重的手,畢竟他們無冤無仇,給點教訓就可以了。

「冰…冰丹,你怎麼樣了?」

周強勝抱着揚冰丹,一臉擔心的問道,他都有點凌亂了,一指下去人就能虛脫,這簡直太不科學了。

「你放心,她沒事的,我已經把她封閉的經脈打開了,她回去休息兩天就能恢復了。」

楊老和周強勝對視一眼,兩個人全都是一臉驚駭,點穴?這種傳說中的武功,不是早就已經失傳了嗎?

「先生,您這一手功夫,莫非就是傳說中的點穴大法?」

楊老微微拘身,眼神中還帶着幾分敬意。

「點穴大法?勉強算是吧!」

洪峰不懂什麼點穴大法,更不懂他們武道屆這些所以的什麼功法腿法之類的,身為結丹期的大修士,他只是隨心所欲而已,封閉一個普通人的經脈和骨骼,對於他來說就相當於普通人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楊老眼睛放光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先生如此年輕,就有這番成就,真是不得了啊,之前是我等魯莽了,先生這一手點穴大法,堪稱世間絕學啊,難道先生也是位武道宗師?」

「武道宗師?他們也能做到封閉經脈和骨骼嗎?」

洪峰也有點好奇,這**的武道屆到底有多強大他不是很清楚,但特案局最早有幾個刺客也是**武者招攬過來。

只不過後來背叛了特案局,現在被列為頭號通緝犯,掛在特案局黑榜名單之上,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始終沒人能抓住這些武者,由此可見,這些武者確實比普通人強大很多。

「這個…老朽自然是沒見過,但宗師乃是武道至尊,當世的絕頂高手,每一位宗師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技,先生即便不是宗師,恐怕…也離宗師不遠了。」

楊晉遠心裏打起了算盤,這年輕人武藝高強,要是能拉攏過來為楊家所用,那自然是最好,要是拉攏不了,起碼也不能得罪,這麼年輕就有如此手段,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將來的成就簡直不可估量!

「一點小伎倆,楊老過獎了!」洪峰淡淡的回答道。

可這時候周強勝有點忍不住了,他看着虛脫的揚冰丹,眼睛裏的怒火暴漲。

他放下揚冰丹,握緊雙拳站起身道:「既然先生如此高明,那就讓在下領教領教吧。」

「混賬,不得胡來,退下!」

楊老怒瞪他一眼,可周強勝就是不信這個邪,什麼點穴大法,簡直狗屁不通,這分明就是某種旁門左道,說不定他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才把冰丹給傷到了。

「老爺子,你不也想看看這位青年宗師的真本事嗎?先生,請賜教吧。」

周強勝猛的一用力,他渾身肌肉暴漲,彷彿要衝破皮膚一般,那肌肉的線條,看起來就好像鐵水澆灌的一樣,簡直兇猛無比。

洪峰雙手插兜,一聲冷笑:「就憑你?我沒興趣跟你玩!」

「好狂妄的口氣,今日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格鬥!」

周強勝一聲怒吼,揮舞着鐵拳就砸了過去,這一拳的力量都要比祝老虎兇猛十倍。

這雷霆一般的出擊,就連楊晉遠都為之一振,換作是他來和周強勝對戰,他都無法接下這一拳,只能想辦法避開才行,這鐵拳砸下,石頭都能被輕易打碎!

可如此強悍的一拳,在洪峰眼中卻如兒童的戲耍一樣不堪一擊,他輕描淡寫的伸出手,一把就抓住了周強勝打過來的鐵拳。

不管周強勝如何用力,他的拳頭只能停留在半空中,動彈不得分毫,洪峰的手掌就跟老虎鉗一樣,把他拳頭都要捏碎了。

周強勝此刻臉都鐵青了,疼的他冷汗直流,可這對於洪峰來說,連千分之一下的力量都沒用上,要是他再加大一點力氣,周強勝的拳頭就能像被砸碎的西瓜一樣爆裂開。

「太強大了,勝哥的力量居然被他完全壓制住了!」

揚冰丹此時小臉煞白,不知是害怕還是因虛脫而照成的,對於周強勝的身手,她再熟悉不過了,這可是整個北方軍區偵察兵的佼佼者,更是集團軍的格鬥之王,可現在這位兵王,居然被壓制的連還手餘地都沒有。

楊晉遠微微搖頭,內心無比震驚:『這就是宗師的力量嗎?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出自哪個門派,從未聽說過二十幾歲就能登頂宗師的人物出現,這真是個鬼才啊。』

「哼,力量再強又能怎樣?你還能抵抗過槍嗎?」

周強勝一看自己的拳頭就要被捏碎,他一咬牙,索性決定拔槍,用火器來壓一壓這個力大無窮的青年。

「別亂來!」

楊晉遠一看周強勝要拔槍,當場嚇的他差點驚叫出聲,他到不是怕洪峰被槍打傷,而是怕周強勝失控後惹來殺身之禍。

武道宗師,豈是你一把破槍就能鎮壓的?在近距離的攻擊下,對方一掌就能震碎他的身體。

果然如此,就在周強勝剛把黑洞洞的槍口對準洪峰腦袋的時候,洪峰眼裡突然閃過一絲殺機,他原先只是想讓他知難而退,並沒有打算出手傷他,可現在倒好,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居然還敢掏槍,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先生手下留人…」

楊晉遠心知不好,這是要出大事啊,可他還是晚了一步。

洪峰微微一用力,全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流,頓時周身數米開外都被這股氣流所帶動,楊晉遠和楊冰丹還好說,距離稍微遠點,只感覺一股強大氣息撲面而來,兩人不約而同的往後退步,楊冰丹更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而周強勝就沒那麼輕鬆了,他距離洪峰實在是太近了,當氣流湧出的那一瞬間,彷彿一顆手榴彈一樣在他跟前砰然爆炸,周強勝被這股強大的氣流直接炸的倒飛出去了。

『嗖嗖嗖…』

這時落葉和沙石轟然從地面升起,好似被龍捲風帶動一樣,洪峰站在氣流的中間,整個人看起來無比高大,那周身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他凌空輕點幾指,沙石和樹葉快若閃電一般飛了出去,好似要撕裂空氣一般,滑出一聲嗡鳴。

『咚咚咚!』

周強勝在被震的倒飛出去時,他只感覺眼前一黑,隨後臉上和身上頓時傳來一陣陣的疼痛,沙石和樹葉如同穿甲彈一般貫穿了後面盆口粗細的大樹,震的整個大樹都發出強烈的顫抖,好似被汽車連續撞擊過一樣。

『咣!』

一聲巨響過後,周強勝他整個人也撞在了後面的那顆大樹上,險些就將這盆口粗細的大樹攔腰撞斷,樹葉紛紛落下,如下雪一般。

周強勝此時平拍在地上,灰頭土臉的樣子狼狽不堪,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樹葉和沙石給割開了一條條的口子,臉上也帶着血跡,這是樹葉划過時留下的傷痕。

其實這些都不算什麼,唯獨這最後一下撞擊大樹,真是差點要了他的命,要不是他體格壯碩,早就五臟破裂而死了,但即便如此,他短時間內也別想恢復過來,傷筋斷骨是肯定的了。

洪峰手下留情了,一是因為楊晉遠的關係,再一個是他感受到對方並沒有真正的殺意,而是想震懾一下自己。哪怕周強勝心裏升起一絲的歹念,他都不會手下留情的,必將殺之!

「真氣外放,飛葉殺人!」

楊晉遠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而楊冰丹此時早就啞口無言了,驚的她連大氣都不敢喘了,她也算見過市面的人,武道高手也接觸過一些,可還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一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強勝!你怎麼樣?」

楊晉遠很快恢復過來,趕忙過去查看周強勝的傷勢,這一下的撞擊他親眼目睹,恐怕傷害不小。

『噗!』

周強勝勉強支撐起身體,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臉色慘白,抬頭輕聲道:「果然是高手,在下心服口服,多謝先生不殺之恩!」

他心裏很清楚,那些飛沙和樹葉僅僅只是擦肩而過了,要是全部打在他身上,他就成馬蜂窩了,這是對方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就算十個自己都扛不住這恐怖的一擊。

他跟隨楊老多年,自認為見識過不少武道高手,可真正讓他心生恐懼的,除了面前的這個年輕人以外,就再無他人了。

內力外放,飛沙樹葉皆可殺人,這種恐怖的功夫,即便你有槍都沒用,此刻他全身冷汗,僥倖自己沒有被怒氣沖昏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