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連載中

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月憂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月憂樂 陳勾

意外穿越的陳勾覺醒了天勾系統,只有讚美女生就可以獲得積分,積分累積道一定能過數量,還可以兌換修為,從此見到姑娘讚美姑娘,見到公主讚美公主,見到聖女讚美聖女,見到女帝讚美女帝……最後登頂世間第一人了展開

《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章節試讀:

「狗弟,老闆娘叫你去收拾一下如煙的房間。」

「好嘞,馬上來。」陳勾咧嘴一笑,乾淨的臉龐和髒亂的後廚格格不入。在他旁邊是洗乾淨的魚鰾和羊腸.

抹了一把澡豆,又簡單地洗了個手,清除異味後,陳勾便去儲物間拿出備用的東西,裝進籃子,往上樓走去。

「晚上好,小舞姐,今天的眉毛畫的真好看。」

「晚上好啊!小竹姐好,今天的氣色很不錯哦!」

「哎呦,這不是婉兒姐姐嗎?我當是天仙下凡呢,亮瞎了我的狗眼。」

……

陳勾一路過來,見到稍微好看點的青樓女子,都會毫不吝惜地誇讚一番。

而在他的腦中,系統的聲音持續響起,不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他自動忽略了。

【任務:噓寒問暖。每個女生都是小寶寶,需要你的關懷才會越來越健康。積分點+1.】

【任務:讚不絕口。每個女生都是小仙女,需要你的誇讚才會越來越漂亮。積分點+1.】

【……積分點+1.】

【……積分點+1.】

「噠噠噠。」陳勾敲了敲門。

「進來吧。」一個**入骨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

陳勾推門入,迎面撲鼻的是一陣男女荷爾蒙的氣息,還混雜着淡淡的熏香。

「晚上好,如煙姐,呃,我開個窗。」儘管他聞過很多次,可還是不喜歡這個味道,快速來到窗邊,把窗打開,房間的空氣瞬間流通起來,氣味也漸漸消散。

一回頭,便見一女子穿着寬鬆的衣服,端坐在梳妝台面前。

牛奶皮膚櫻桃嘴,瓊鼻秀氣雙眸媚。

陳勾咽了下口水,由衷說道:「如煙姐真好看。」

見如煙無動於衷,陳勾便又說道:「如煙姐,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什麼?」

「我看到了瀑布。」

「瀑布?這城裡哪來的瀑布?」

「嘿嘿,那不就是嗎?」陳勾指着。如煙的頭髮。

此時的如煙正在梳理頭髮,長長的頭髮垂落在地,青絲如瀑,不過如此。

「你這小滑頭,我們春華苑裡。就你這油嘴滑舌了。」如煙噗嗤一笑。

「哪裡?哪有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陳勾靦腆一笑,腦中再次響起系統的提示音。

「陳勾,你來春華苑幾年了?」如煙邊梳頭髮邊問道。

在春華苑裡,別人都是隨便叫他什麼小狗狗兒狗弟,唯獨如煙一直叫他全名。

「十年有餘,不到十一年。」陳勾嘴上回答,腦中回想,但是手中的動作卻是利索地收拾着床單,對於床上污穢之物已經見怪不怪,直接捲起被子塞入籃子中。

「才十年嗎?我感覺過了好久,彷彿過了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如煙梳頭髮的動作一停,神情恍惚,似乎在追憶什麼?

「如煙姐,你忘了嗎?我們是同一天進來的。對於時間這塊,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提到這,陳勾回憶起一些陳年往事。

十年前,穿越的那一天。

是啊,有誰會忘記自己是怎麼突然穿越的?畢竟那年正好是自己穿越的時間,自己怎麼可能忘記?

十年前,他穿越的那一天。

追了十年的女人,竟轉頭和自己的好兄弟結婚。意難平的他只是多喝了幾杯,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他穿越到這個世界後,就覺醒了系統,只是這系統的任務頗為荒謬。

噓寒問暖、讚不絕口、千里鵝毛、唯命是從……每個任務的對象都是女生,只要完成任務就獲得相應的積分。

這根本就是舔狗行為。

一開始,他是拒絕的,畢竟前世做了十年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可當他看到完成任務的積分點,累計起來可以獲取修為之後,還是咬牙應承下來。

畢竟誰不想做一個手握日月星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男人。

儘管覺醒了系統化,可是那一年他還是個六歲孩童,具體來說是一個饑寒交迫的小乞丐,鞋子都沒有,衣服更是破破爛爛。為了不在稱王稱霸的路上夭折,他便追逐着黑暗中的光芒來到一處燈紅酒綠之地。

沒想到竟然是一處青樓,也就是他現在所在的春華苑。

當時,他為了求一個溫飽,便毛遂自薦當個不要工錢的小廝,正好春華苑缺一個洗魚鰾羊腸的小廝。青樓老鴇又見他可憐兮兮,便大發慈悲收留了他。

而那一天也是豆蔻年華的如煙被賣到青樓的日子。之後的十年時間裏,老鴇更是讓他特別照顧如煙,所以兩人關係也漸漸熟絡起來。

在這十年時間裏,他也看着如煙從琴棋書畫的清倌人,逐漸變成了人盡可夫的紅官人。

好幾次夜深人靜,他都撞見偷偷哭泣的如煙。

只是生活還要繼續。

「沒關係,苦難的日子就快要過去了,偷偷告訴你,我快湊到了贖身的銀兩了。再過不久,我就能夠獲得自由身。到時候,我就找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做點針線活,再找個老實人,結婚生子,白頭偕老。」

如煙的坦白,令陳勾刮目相待。

他原以為那個不再哭泣的女子已經認命,沒想到骨子裡還藏着不屈的精神。

不過想想也是,既然能夠站着生,為什麼要跪着活?

「那我就祝如煙姐早日脫離苦海,尋得良家,鸞鳳和鳴。」

「哼!臭弟弟,我記得你好像沒有簽賣身契吧。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脫離苦海,過着男耕女織的生活?」

這突如其來的邀請,令陳勾措手不及。

「怎麼,嫌棄我身子臟?」如煙臉色一晦。

「沒有,我怎敢有此想法,我只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如煙姐罷了。畢竟你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我只是個洗魚鰾羊腸,偶爾在廚房打下手,擦擦桌子的小廝罷了。」

陳勾的話並無道理,像如煙這等才貌雙全的紅倌人,就算是那些富賈豪紳都想據為己有,怎麼可能便宜了他這沒錢沒權的小廝。

作為一個舔狗,他很有自知之明,這種話也只是隨口說說,吊他的胃口,利用他剩餘的價值,可是他現在有什麼價值?

「呵呵,跟你開玩笑的。一旦我離開就會切斷這裡的一切,就連你也會忘掉。如果哪天我們碰巧見面,你千萬要裝作不認識我。」如煙看到陳勾窘迫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原來是玩笑,那就好。」陳勾有點心虛,若是如煙再說一次,他真的就相信了。

之後的時間,兩人沉默不語。陳勾給如煙重新換了一床新的被褥,又收拾了一些雜物之後,便提着籃子準備離去。

「如煙姐,多注意身體,還有多喝熱水。」

「好。」

腦中持續跳出系統的提示音,不過被他忽略了。

「等等,這是給你的。」如煙叫住陳勾,塞給他幾枚銅板。

「如煙姐,都跟你說了,我吃喝不愁,不用給我賞錢,畢竟你也不容易。」

「跟我客氣什麼,你我同一天進來的。我把你當做弟弟看待。難道姐姐給弟弟零花錢這還有錯嗎?雖然我的身子是髒的,可是這錢是乾淨的。」如煙的語氣不容置疑。

「那好吧!謝謝如煙姐。」

見此,陳勾只好勉為其難的收下,臉上也露出了職業性的笑容。

【任務:唯命是從。每個女生都是小公主,作為騎士的你需要完成公主的指令。完成收拾房間收錢的指令,積分點+10.】

雖然只是幾枚銅錢,不過他打拚十年,才做到一個月工錢一百五十文,有了這幾枚銅錢,他今晚回去就可以加個蛋。

收了銅錢,陳勾美滋滋的出門,卻不想一打開門,就迎面撞上一團柔軟,把他彈回了房間。

定睛一看,一女子站在門口,五官精緻身材豐腴,特別是胸前那波瀾壯闊的**……浪。

竟然是,春華苑的老鴇,陳勾的老闆娘,花夕拾。

「老闆娘,我沒撞疼你吧!您胸懷寬廣,大人大量,還請就不要計較我的冒失。」

「貧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一直臆指什麼,我也是看着你從小到大,來叫聲媽媽聽聽。」

陳勾從六歲開始,便一直在春華苑,說是花夕拾看着他長大也沒錯,可這個「從小到大」指向不明,令他不以為意。

還有那個「媽媽」,他是萬萬不能叫的。

笑話,你看這勾欄青樓女的女子都喊花西子什麼——媽媽。他今天若叫花夕拾「媽媽」,明天春華苑就給他掛上牌,當象姑館。

「哪能啊?老闆娘說笑了。」陳勾急忙低下頭。自從他模樣越來越俊俏之後,這花夕拾可沒少明裡暗裡的勸他去做象姑館。

「如煙姐的房間已經收拾好了,老闆娘,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暫時沒有了,你先回去吧!」

收到積分點,陳勾心情大好,就要回去。只知道,花夕拾竟然一個回手掏,拍了一下陳勾的臀部。

就是這個動作,嚇得陳勾跳起來,落荒而逃。

等到了沒人看見的角落。他才哼着小曲不緊不慢的回去。

【任務:唯命是從。……完成收拾房間的指令,積分點+10.】

【任務:唯命是從。……完成回去的指令,積分點+10.】

薅系統的羊毛,就是這麼簡單。

日起東方,又是新的一天。

青樓的早上一般都比較閑。陳勾趁着換班的時間去街邊買了點早餐,然後沿着河邊慢跑幾公里。這已經成了他每日必做的事情,不是因為任務,僅僅是鍛煉身體。

若是途中遇到一個髒兮兮的老乞丐,他會拿出一個饅頭,放到老乞丐面前,然後頭也不回的慢跑離開。

老乞丐精神有問題,雙眼空洞,嘴裏念念有詞。若是有人湊近一聽,便知道他說什麼。

「死了,死了。」

回到青樓之後,陳勾又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洗洗魚鰾羊腸,給廚房打打下手,人手不夠的話還要幫打茶圍的客人端茶倒水。

不過今天卻很奇怪。

一般來說,如煙一天要換十幾次被褥。而今天老闆娘竟然沒有叫他去收拾如煙的房間。

一打聽才知道,如煙出台了。

原來如此,陳勾瞭然。

這種事情雖然比較少,可是一些財大氣粗的富賈豪紳不喜歡來青樓,便會請紅倌人出台。

一般都,不會出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