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穿越之後我是魔修!
玄幻,穿越之後我是魔修! 連載中

玄幻,穿越之後我是魔修!

來源:google 作者:六歲棗熟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六歲棗熟了 奇幻玄幻 文玄

【無敵背景,殺伐果斷,不無腦】什麼?我剛穿越重生你就讓我當魔修?當反派殺人?我文玄連踩死一隻螞蟻都下不去腳,碰到過馬路的老奶奶還要過去攙扶一下的人,你叫我做這種事?...「我叫文玄,我是一個大好人來着!」...文玄穿越來到玄天大陸,還是一名魔宗的少宗主,最重要的是這個魔宗是玄天大陸的第一魔宗!以最垃圾的修為讓的各大勢力大佬對他無可奈何展開

《玄幻,穿越之後我是魔修!》章節試讀:

許久。

文玄睜開雙目,他的境界突破到玄師境六品。

文玄擦去嘴角已經乾涸的血跡,看着那十一道魔氣縈繞的人影,臉上揚起笑容。

「那弟子…明天就離去,請宗主所說的那名長老明天準時來到我殿門口!」

「放心!」

邪無道聽到文玄真的決定離去,心裏鬆了口氣,瘟神終於要離開了!!!

其他長老也是一臉輕鬆,還好,過程雖然坎坷,但是結果沒變。

文玄臉上帶着笑意,來到血老魔身前給了血老魔一個擁抱。

「多謝血兄!!!」

血老魔血氣瀰漫的眸子臉上帶着笑意,全身放鬆。

「好說好說!」

隨後文玄轉身離去,原本臉上的笑容開始收斂。

漆黑的眸子深處殺機瀰漫,還有那無限的瘋狂閃爍。

本來文玄繼承了之前那個文玄的記憶之後,覺得自身身份特殊,要離開天魔邪宗還得費一番手腳。

沒想到自己剛提出要離開,這些人都懶得掩飾,喜出望外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他丫的,然後他就一直試探,得知這些人迫不及待想要自己離去之後。

就轉變了策略,想狠狠敲竹杠,沒想到反被羞辱一番。

他還是被這個文玄的身體所影響,不然也不會如此狂妄。

要是之前的文玄怕是直接蹬鼻子上眼,不鬧個天翻地覆都不願離去。

他的玄戒內有很多異寶禁物,都是一次性殺傷力極大的寶物,甚至連保命之物也是數不勝數。

但他還是冷靜了下來,那一刻他心裏的惡魔差點就釋放出來,最後還是克制住。

他要以後以同樣的方式還回去。

看着體內懸浮的十一顆魔珠,文玄的表情變得有些瘋狂,每一顆魔珠都最低有着玄聖境三品的力量。

他不喜歡那種把自己生命交在別人手中的感覺,所以要來了這十一道魔氣。

只不過這個大禮以後他會還回去就是。

……

文玄來到殿外,看着陰暗的天空,等着吧…我所到之地,必是正義!

吳德還在殿外擔憂的看着裏面,他被血老魔的魔氣掀飛出來,但是也沒受傷。

就是不知道文玄會不會在裏面發瘋就是。

此時看到文玄出來,黑髮凌亂嘴角還有血跡,心裏頓時一咯噔。

完了,文玄干不過那些長老肯定準備找他晦氣。

他是玄尊境四品的大能,但是那又如何,文玄要是真想弄死他,有的是辦法。

何況他的一絲靈魂掌握在文玄手中,之前的文玄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

吳德連忙上前來到文玄面前,眼神有些驚恐,「玄少,你沒事吧。」

文玄瞥了眼吳德,淡淡道。

「回去!」

吳德聞言連忙帶着文玄離去。

此時的長老殿內,血老魔取出一個酒杯,酒杯內全是血紅的液體,有一絲粘稠。

血老魔把酒杯放到嘴邊微微抿了一口,露出陶醉的表情。

骨老魔看着血老魔一陣惡寒,血老魔有一酒罈,名為藏紅酒。

億萬人鮮血匯聚而成歷經千年釀造的酒。

只有血老魔心情極佳之時才會拿出來品嘗。

「宗主,你什麼時候提拔了一名長老,為何我等不知?」

骨老看向邪無道魔疑惑開口。

邪無道心情不錯,也是面帶邪笑。

「現在沒有,後面不就有了,明天隨便找一個玄宗境弟子送到文玄大殿外。」

「把你們自身的氣息留在那人身上,偽裝成玄聖境修鍊者,記住,最少要一個月不散。」

「不然我怕被文玄那廝察覺到就不願離去。」

骨老魔恍然大悟,看着邪無道的表情充滿敬佩。

不愧是宗主,想的就是比他久遠,隨手骨老魔看向還在陶醉的血老魔。

「你早就知道宗主的計劃?」

血老魔聞言血氣瀰漫的眸子看向骨老魔。

「不知道。」

「不知道你還說那長老明日出關。」

血老魔眯着眼看着骨老魔。

「文玄那敗類只要能離去,就算沒有那名長老那也得有!」

邪無道嘴角掀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邪氣流轉的眸子透過空間看向不知名的地方,遊戲開始了。

……

文玄此時來到自己的大殿外,那台階上的幾具屍體已經被處理完畢。

只不過台階上的血跡依舊還在,文玄靜靜的看着那幾道血跡,沉默不言。

披散的長髮和血跡斑斑的墨色長袍,周圍的侍衛站在遠處大氣不敢出。

什麼叫伴君如伴虎,呆在文玄身邊連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可能是現在也可能是下一秒。

一會之後。

文玄回到殿內,把他那四名侍女全都叫了過來。

她們看着披頭散髮的文玄有些恐懼,緊張的站立在文玄身前。

文玄目光複雜的看着四人,他的第一次就那樣交給了這四人。

倒不是說他吃虧,這四人都是絕代佳人,無可挑剔,就是他有點患得患失。

「從今天開始你們四人自由了…」

文玄手一招,四道虛幻的靈魂絲線回到那四名女子的體內。

四人感受到自己身體脫離文玄的掌控,美眸中露出喜色。

隨即美眸又暗淡下去,她們不知道文玄是真的想讓她們離去還是一個新遊戲。

文玄看着還是不動的四人,上前摟住她們的嬌軀,她們還在顫抖。

文玄低頭在她們四人的紅唇上皆是輕點,隨後帶着她們四人來到殿外。

吳德看着出來的文玄摟着四名仙子出來,眼中閃過疑惑。

這是文玄的新遊戲?

不過也沒多問,就那樣看着文玄想怎麼玩。

文玄把四人放在台階上,摟着她們四人輕聲開口。

「以後你們自由了,不會再遇到我…」

……

文玄懷中的四名仙子皆是愣了一下,美眸中或是帶着解脫或是帶着恨意。

文玄退開,漆黑的眸子看着四人,這四人有仙門仙子,聖地聖女,神國公主。

文玄只是控制她們四人,但是她們的修為還在,最低都是玄宗境。

他明天也就要離開天魔邪宗,這四人都是他的女人,他當然不放心留在這。

但他也無法帶她們離去,索性就還她們自由,日後有緣再見。

四名女子站立在台階上,哪怕是在陰暗的天空下也形成了一道明亮的風景線。

文玄最後看了她們四人一眼,轉身背對着她們。

「吳德,用傳送陣送她們四人離開,把她們的身份令牌都還給她們。」

「是,玄少!」

吳德應道。

四名仙子美眸死死的看着文玄,恨不得生吞活剝,卻又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