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從覺醒太古凶神血脈開始!
玄幻:從覺醒太古凶神血脈開始! 連載中

玄幻:從覺醒太古凶神血脈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懸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鼎 陳紅鸞

天魔,是修士死敵!人人得而誅之!所謂除魔衛道!便是修士要滅盡魔道邪修之意!而趙鼎,身負太古凶神血脈,修九轉天魔訣,在魔道之路上,一去不回頭展開

《玄幻:從覺醒太古凶神血脈開始!》章節試讀:

驚喜之後,趙鼎收斂心緒,將那裝有壯骨丹的黑色小瓶收起,看了眼角落裡的藍色古書,趙鼎遲疑片刻,還是將之也收了起來。

趙鼎心中,已經對老祖竟是天魔的事情釋懷,但這九轉天魔訣邪惡、歹毒,記載的修鍊神通相當陰險,他一時間也沒有下定決心是否要修鍊此功。

趙鼎枯坐一夜,第二天清晨,趙青帶着兩名精壯家奴來到院中,冷笑道:「鼎少爺,該出發了」

趙鼎身無長物,除了兩件換洗的衣衫,也沒什麼東西可帶。

跟隨趙青出了院落,路過一片園林,趙飛被幾個僕人抬着走出,他周身纏着白布,只漏出眼睛,惡狠狠盯着趙鼎,得意道:「小廢物!虎魔山中妖獸出沒,你早晚死在那裡!」

趙鼎神色一冷,目光定在趙飛身上。

趙飛只覺一陣寒意撲面而來,隱隱間,從趙鼎目光中,他竟感受到了強烈的殺意!

「咕咚!」

趙飛咽了口唾沫,嚇得臉都有些蒼白!

好在趙青及時出聲喝道:「族長有令,半個月內務必趕到虎魔山,趙鼎,別在此處浪費時間了!」

趙鼎看到趙飛露出懼怕神色,嘴角勾起一抹嗤笑,這才離開園林!

等趙鼎走遠,趙飛猛然回過神來,想到剛才趙鼎譏笑的目光,他心中怒火中燒,惡狠狠罵道:「這小廢物只怕並不知道,虎魔山中藥草莊園的副園主,就是我大哥趙江!我這就給大哥寫信,務必讓這廢物凄慘而死!」

半個時辰後,荒雲城外。

趙鼎正跟着趙青三人,要踏上一條漫漫古道,忽然身後馬蹄如雨,有人迅速追來!

只見數名精幹侍衛,護着一輛奢華馬車從城中追出,兩名丫鬟站在車旁,將車簾掀開,一道身着紅裙的絕色美人出現在眼前!

「紅鸞小姐!」

趙青看清車上下來之人,神色極為恭敬的施了一禮。

陳紅鸞在荒雲城年輕一代,是絕對的天驕人物!

年僅十六,便已經武徒九重!距離武師境界,只有一步之遙!

面對這樣一個天之嬌女,趙青不敢有絲毫不敬!

「趙青執事,紅鸞有件小事要與趙鼎說明白」,朱紅鸞目光落在趙鼎身上,眼神中帶着幾分冷傲。

「紅鸞小姐請自便!」,趙青立刻帶着趙家兩名小廝退開一段距離。

趙鼎看着朱紅鸞,此女一身紅裙,艷麗無比,肌膚冰潔,娥眉如畫,雪膩肌膚晶瑩潤澤,到了近前,更是蘊含清香之氣。

他笑道:「聽說你上個月突破到了武徒九重,真是厲害!」

朱紅鸞打量趙鼎,趙鼎容劍眉星目,額角分明,溢射出陽剛之氣,單論相貌,荒雲城中少有勝他者,朱紅鸞也很滿意。

只是……

「趙鼎,我直說吧,你庸人一個,趙家老祖去後,你在趙家地位更是一落千丈,如你這種一無背景,二無實力,未來註定如塵埃一般的人物,再也配不上我陳紅鸞,將婚書拿來,你我從此再無瓜葛!」

陳紅鸞言語乾脆,無絲毫委婉,說罷,手中翻出一面鏡子,向下一摔,立時跌的粉碎!

這是破鏡之後,再無重圓之意!

趙青等人,皆是嬉笑旁觀。

趙鼎笑意斂去,原來她不是來送行,而是來退婚的。

其實自老祖去世,趙鼎一日日庸碌無為,而陳紅鸞卻一日日崛起,趙鼎也不是沒有想過要退掉這門婚姻。

但定下婚約之時,老祖曾認真告訴他,趙陳兩家婚約,絕不可退!要他無論如何,都要將陳紅鸞娶到手!說到嚴厲處,甚至令趙鼎發了誓言!

但今日,陳紅鸞親自開口了!

趙鼎想起自己在老祖面前發下的誓言,搖頭道:「抱歉,這婚約,我不可能退掉!老祖曾令我立誓,讓我在二十歲生辰之日,與你完婚,否則他老人家便會死不瞑目,在地府日日受油炸火燒之苦!」

陳紅鸞雪白臉頰一沉,氣息瞬間冷冽數倍,道:「趙鼎,我原本對你並無惡感,只單純因你我修行天賦差距過大提出解除婚約,萬萬沒想到你竟拿死去的趙氏老祖來搪塞,如此行徑,讓我更是決心退掉這門婚事!」

趙鼎也漸生怒火,但強行壓住,只硬硬道:「我所說都是實話,陳紅鸞,你且回去吧」

「不拿出婚書,我決不罷休!」

「騰!」的一下,趙鼎胸中火氣炸開,百般解釋,這陳紅鸞卻如此辱他,當下冷聲道:「我就是不退,你能如何!?」

「轟!」。

陳紅鸞一掌推來,劈向趙鼎胸膛!

趙鼎見狀,毫不客氣,也一拳轟去!

拳掌相交,發出一聲悶響!

陳紅鸞動用三成靈力,只想要將趙鼎一招拿下,可沒料到對方力道竟如此兇悍,一拳之威,至少四千斤以上!

她的力量承受不住,竟被震開!

趙鼎毫不猶豫,兇惡撲來!雙臂一合,攔腰將她抱住!

朱紅鸞紅裙飛揚,瞬間汗毛乍豎,周身青光爆發,一道肉眼可見的氣浪從體內溢出!

她左掌一引,右手一推,一道玄妙力量涌動,瞬間將趙鼎雙臂震開,接着左手扣住趙鼎手臂,右手扼住了趙鼎咽喉!

少女臉色緋紅,渾身打顫!

身為心氣極高的天之嬌女,陳紅鸞名動荒雲,從不曾給男子好臉色,萬沒想到,今日竟被趙鼎緊緊抱住!

這!

她惱怒至極,左手用力,捏的趙鼎手臂骨骼悶響,卻是碎了一塊兒!

然而趙鼎神色猙獰,看着陳紅鸞羞極怒極的模樣,不僅不求饒,反而一聲大笑,神情得意,道:「真是溫香軟玉,好不過癮!等你我洞房花燭,必定摸個痛快!」

「你!我!……」,陳紅鸞已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哈!對對,正是你我!」

「我殺了你!」

陳紅鸞眼睛發紅,被趙鼎惹得漸失理智,就要下死手!

然而一道灰影飛掠而來,靈氣如潮,一把將陳紅鸞鎮開,拽出趙鼎,落在數丈之外。

灰影散去,露出李落身形。

「紅鸞小姐,當年趙氏老祖與你父親陳文龍定下婚書,李某恰好在場,在老祖面前,趙鼎的確發下剛才所說誓言,他並不曾騙你!」

陳紅鸞知道李落身份,聽他佐證,心中不由微微懊悔,但想起剛才被趙鼎抱住,又羞憤無比!

她盯着趙鼎,一張俏臉紅白變幻,羞怒無比,最後猛地一跺腳,鑽入馬車,竟是走了。

趙鼎望着馬車遠去,摸了摸被捏碎的腕骨,眼中笑意也漸漸消失。

陳紅鸞,今日之辱,他日必還!

收回目光,趙鼎看到李落背着個包裹,一副遠行打扮,先行了一禮,才道:「李叔,你這是要去哪裡?」

李落感慨道:「老祖去世後,我守護趙家十年,算是全了這份緣分,昨日我已向趙氏族長告辭,從此後,便不是趙家供奉了,趙鼎,你若有事,可來千刀城找我,就此別過!」

一轉身,李落洒然而去。

趙鼎記下千刀城,轉過身來,忽見趙青三人正背着他擠眉弄眼,臉露猙獰,他頓時心中一冷,也動了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