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開局植物人,天仙認我為主
玄幻:開局植物人,天仙認我為主 連載中

玄幻:開局植物人,天仙認我為主

來源:google 作者:萌生歡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一玄 陳雙

(異界+學院流+搞笑風+戰神)手游代練,帶着手機穿越到異界開局就是植物人,意味覺醒簽到系統第一天簽到「什麼,通靈道體這是什麼玩意"第二天」鴻蒙聖火「第N天,天上三百仙人請求認我為主、且看陳雙如何縱橫這世間、展開

《玄幻:開局植物人,天仙認我為主》章節試讀:

「系統提示,當前地點簽到潛力值最高。是否簽到 ”

」簽「

」恭喜宿主獲得太古聖魔刃。」只見系統空間內多出了一柄通體黑紅造型奇特體的石質古刃。

就在這把太古聖魔刃,剛到系統空間之時。整個三層的魔氣愈加暴烈了起來。

」啊,是誰?」陳雙之見一個雙頭四手背生雙翅的怪物從魔氣中顯現了出來,雙頭的額頭上各生着一隻怪異至極的長角看起來實在是陰森恐怖。

那怪物發現陳雙在吸納魔氣入體的時候,感到了十分詫異。眼前這人的氣息明顯是一個弱爆了的普通人族修士啊,怎麼還敢吸引魔氣入體?

又一次確定是陳雙是人之後便開口說道」小渣渣,快點把聖魔刃交出來?「

陳雙看着眼前這恐怖之極的東西散布出來的威壓,心道完了完了。這下真是捅了螞蜂窩了,簡直是耗子摸貓屁股找死啊。眼前這傢伙陳雙一點都不懷疑自己要是被他扇一巴掌,估計能滾出八千里。

陳雙心想跑是不可能跑了,也不多說話。一個念頭使出一縷金色的小火焰,正是陳雙第二次簽到獲得的鴻蒙聖火那怪物看着眼前這金色火焰感覺到與什麼東西好像有點相似,也沒在意張口說道」真是蠢貨,居然敢對本座出手,你這個渣渣就等着神魂具滅吧,」

頓時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放出,陳雙只覺得周身的氣流好像停止了一樣。自己一動也不能動。就連體內金丹上旋轉的陰陽魚圖,也漸漸慢了下來。

陳雙心道「完了完了,」

「啊,怎麼是你。」突然那怪物發出一聲驚怒交集的怒吼,聲音中隱隱夾雜着絕望。陳雙抬眼望去只見那一縷微弱的金色火焰在不斷的吞噬着那怪物的身體,那怪物雖然不斷的在瞬移轉換位置。

可是那縷金色火焰,卻始終附在他身上,這怪物內心實在絕望至極。自己本是太古聖魔刃的器靈,二十三萬年前的一場神魔之戰中,自己的主人就是被這種怪異火焰的主人打敗,主人也被這火焰燒的灰飛煙滅。

「我願意放你一條生路,你快收起這火焰走吧。」

「還不收手嗎?我等會就要讓你碎屍萬段。」

陳雙望着眼前的景象早已明白,自己這鴻蒙聖火應該就是眼前這怪物的剋星。剛才就在那怪物怒吼的時候,自己就感覺那種恐怖的威壓已經消失了,早已料到這怪物肯定是用盡了全部實力去抵擋火種。

「大人饒命,小的願意做您的奴隸。」那怪物看着自己的生命正在飛速的消失,只能調整策略,轉威脅為求饒。

陳雙心道,收下你這樣的奴隸,早晚都會把小命喪在你的手裡。

「大人饒命,小的願意和您簽訂契約永世為您的奴隸絕不背叛。」眼看自己就要徹底滅亡,怪物終於鼓起勇氣喊道。頓時感覺那吞噬自己的金色火焰一停。

「你開始吧。」陳雙謹慎的 說道。

這種簽約的秘術陳雙也知道,只見那怪物念出一串陳雙聽不懂的語言後, 一口精血吐入空中,形成了一個奇特的血色符號。陳雙輸入一絲體內的靈氣,那符號就印入了怪物的頭上。陳雙頓時覺得只要自己願意,下一刻就能讓這怪物神魂俱滅。並且現在可以清楚的知道只怪物的任何念頭。

「你有名字嗎?」

「我以前的主人叫我維納托」

「不行太土了,你以後就叫翠花。記住了嗎?」

「謝主人賜名,我很喜歡這個名字。」那怪物又念了一遍後覺得很是滿意。

陳雙覺得眼前這怪物虛弱至極,便對他說道「你是太古聖魔刃的器靈吧,進去吧」

那怪物看眼前出現的太古聖魔刃,心中充滿了驚訝。不過也不敢有其他任何的念頭,因為他知道只要陳雙願意,自己就會神魂俱滅。

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到太古聖魔刃中好好的睡一覺。「謝謝主人,」說完便扎進了進去。處理完聖魔刃之後,陳雙轉頭望去,只見原先的那縷金色火焰,又回到了金色小點大小。只是稍微比自己剛得到時大一丟丟。

陳雙通過剛才的事情,更加認為這個金色火焰是自己的保命手段,使用過度的話極其有可能會失去它,當下便打定了注意以後不到危急性命的關頭,絕對不能使用這東西。

又看了看手中的太古聖魔刃,只從表面看的話根本就是一塊普通的顏色稀奇的石頭嗎,充其量算個古董。但是當陳雙收服器靈知道這石頭的來歷後,差點驚掉了下巴。

這古刃乃是混沌初開時,天地間的陰濁之氣聚集而成。後來過了數十萬年,被魔族首領發現,用數十億生靈血祭而成,加上魔族十大長老數萬年的魔氣鍛造才成。一出世就成為了魔族至寶。

陳雙知道這東西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用的 ,又欣賞了一遍後就扔到系統空間里遲會去了。

自從器靈與太古聖魔刃被收服後,原本衝天的魔氣,一下變得稀薄了太多。陳雙估計本來夠自己修鍊數十年的魔氣,現在只能修鍊半月就要空了。

後面十幾天的簽到,獲得的東西就遜色了許多。當然這也只是陳雙覺得遜色了許多。要是這些東西之中,有一件流傳出去都會引起許多宗門的亂斗,有的甚至會引起部分巨頭勢力的瘋搶。

就在陳雙將第三層的魔氣吸收殆盡,穩固體內靈氣的時候。心裏一嘆道」得,又來活了。「

此刻, 斷星門大殿前廣場之上,數十名築基期的修士御劍而立,更離譜的是最後面一輛馬車前拉車的居然也是四個築基期的修士。車上坐着一個身穿紫色錦袍,一臉凶戾之色的中年男子。車後面有一隊宮裝少女彈奏着各色樂器。

王元昊早已派人去請,陳雙了,此刻他和另外兩名築基期的長老站在廣場上望着空中的修士,除了坐在車內的中年人他不認識,其他的都是宋國境內的各派築基期的長老,那拉車的四人正是除了落雲宗外其他四大門派的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