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亂入飄渺仙域
玄幻,亂入飄渺仙域 連載中

玄幻,亂入飄渺仙域

來源:google 作者:黑幻妖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瑾言 黑幻妖姬

【我,是給孫悟空送桃子的那個小孩兒~】被關在全國最大的精神病院里的蕭瑾言,本以為這輩子都無法逃出去,「上天眷顧」,他穿越了!展開

《玄幻,亂入飄渺仙域》章節試讀:

大唐盛世,貞觀之治。

孫悟空已經被壓在五指山下499年了!

七歲孩童蕭瑾言正在五指山附近采着野花,忽然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小孩兒,小孩兒,過來!」

蕭瑾言回頭,沒有看到人,轉過身繼續采野花。師父正在不遠處的樹林里打着盹兒,他便自己玩耍。

「小孩兒,小孩兒,過來呀!」聲音再次響起。蕭瑾言站起身,尋着聲音的方向找去。

當看到山底下的一個猴子腦袋時,他一個踉蹌坐到了地上。這是什麼山?怎麼會長猴子腦袋?

蕭瑾言剛要「哇」的一聲哭出來,就被猴子喝住了。「不許哭!我不會傷害你的。看到那棵桃樹了嗎?去,給你爺爺我撿幾個桃子過來!」

蕭瑾言聽完猴子的話,言聽計從地站起身,去桃樹底下撿了三個熟透的桃子,然後戰戰兢兢地把它們放到了猴子的面前。

「嘿嘿嘿,嘿嘿嘿,好娃!」孫悟空誇獎完,開始吃起桃來。

蕭瑾言緊張地握着雙手,糾結地看着正在吃桃的猴子。

「啊,好吃好吃,小孩兒,你再給我……」不等孫悟空說完,不遠處的樹林里傳來了聲音:「瑾言,瑾言,你在哪兒?」

聽到喊聲,蕭瑾言一溜煙兒地跑了。

「哎!小孩兒!」孫悟空朝着蕭瑾言跑走的方向喊着,但是沒有人回應他,只有呼呼的風聲。

21世紀20年代,全國最大的精神病院里。

七八個大夫正圍在牆角,看着站在牆角那裡筆直地一動不動的精神病人。

「他這樣幾天了?」胡大夫問他旁邊的護士。

「已經連續兩周了。」護士回答。

胡大夫摸着自己的雙下巴,好奇地盯着站在牆角的中年人。「想到辦法了嗎?」胡大夫問旁邊的幾名醫生。大家都搖了搖頭。

良久,胡大夫開口說道:「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一周,胡大夫和這名精神病人一樣,一動不動地站在他對面的牆角。

終於,這名精神病人說話了:「你也是個電線杆嗎?」

晚上,這名以為自己是電線杆的病人蹲在一個床前。坐在床上的人往他的手心裏放了一個糖果。

「嘻嘻,嘻嘻。」精神病人開心地站起來,蹦蹦跳跳地回自己的床上睡覺去了。

坐在床上的人,叫蕭瑾言。26歲,兩年前被送到了這家精神病院。

他抬起頭,琥珀色的眼睛看向窗外的月亮,他在精神病院里說自己不是精神病,誰信?

猶記得把他送進這裡的富二代對他說過的最後一句話:「蕭瑾言,往後,你就別想出來了。你的女人,我睡定了!」

於恆,富二代,蕭瑾言的前老闆,老爸是市長。

於恆看上了蕭瑾言的女朋友,二人合夥把蕭瑾言弄進了精神病院!

攛掇精神病人折磨醫生,成為了他現在唯一的樂趣。

三年後,全國最大的精神病院里,一個老頭正在一口枯井旁忙活着。

「我不是精神病。」他的耳邊傳來一句呢喃,是蕭瑾言從他旁邊經過。

「呵呵,你小子!」老頭笑着說完這一句後,搖了搖頭,繼續忙着他的「大事」。

「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是精神病。」蕭瑾言反覆念叨着這一句,然後坐到不遠處的椅子上。

「沒人信你,我信!不過我老頭子現在沒空搭理你咯,明天晚上九點鐘,七星連珠,你就再也見不到我老頭子了,嘿嘿,再見啊。」老頭說完,高興地笑了起來。

蕭瑾言木訥地抬起頭,看着忙活着的老頭子。他的雙眼黯淡無光,他相信,不出一年,自己一定會在這裡變成神經病!

第二天晚上,精神病院的走廊里,值班的人員打着手電筒,在走廊里巡視着。

聽到門口的腳步聲越來越遠,蕭瑾言睜開琥珀色的雙眸,翻身下床。

「電線杆」精神病人正在呼呼大睡着,蕭瑾言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前,逃了出去。

外面電閃雷鳴,下着瓢潑大雨,蕭瑾言一路跑到後院的枯井那裡。

只見,一個老頭子正站在井旁,仰頭望天,嘴裏在念叨着什麼。

他的手裡拿着一個削好了的樹枝,不顧風吹雨打,彷彿在進行着什麼儀式。

「顧大爺,你到底在做什麼呀?」蕭瑾言邊喊邊朝老頭兒跑去。老頭兒回頭,一不留神兒,把手裡的樹枝掉到了地上。

「快,幫我把樹枝撿起來,馬上就要來了!」老頭兒抹着臉上的雨水,對蕭瑾言大聲地說道。

「啊,好。」蕭瑾言在泥土裡找着樹枝,把樹枝撿起來,剛要遞給老頭兒時,一道雷劈了下來。

瞬間,蕭瑾言倒在了地上!

「啊!啊!啊!」老頭髮了瘋似得大喊着,把保安都招了過來。

「顧大爺,怎麼了?」保安問顧老頭。

「啊!啊!啊!這小子把我的機會搶走了,他穿越了!」顧老頭的雙手抓着保安小李的肩膀,用力地搖晃着,對他大喊道。

「快來人啊!門衛大爺瘋了!」保安小李大叫道。

第二天,整個精神病院都知道了,一個叫蕭瑾言的精神病人被雷劈成了植物人,精神病院的門衛大爺瘋了!

「我不是精神病!他真的穿越了!」顧老頭對精神病院里的人說著這句話,然而沒有人相信他。

蕭瑾言頭暈得厲害,他感覺自己身處在一個深淵裏,在不斷地下沉。耳邊反覆地傳來一道溫柔的女聲:「瑾言,瑾言,你醒醒。」

感受到有人在輕拍自己的臉,蕭瑾言努力想睜開雙眼,但是就是沒有力氣睜開。

「沒用的,看我的!」剛聽到一句清冽的男聲,蕭瑾言就感覺到了冷水澆在臉上的感覺。

「哎呀!褚旭東!你在幹什麼?」旁邊溫柔的女聲突然大叫起來。

打鬧聲漸行漸遠,蕭瑾言漸漸地睜開了雙眼。

咦?天花板怎麼變成了這樣?我的頭髮?蕭瑾言坐起身,看着四周陌生的環境。

這是在哪兒?自己真的變成神經病了?

蕭瑾言摸着自己的長頭髮,用力地拽了拽,以為是假髮。

「哎呦!」蕭瑾言痛呼出聲,輕輕地揉着自己的頭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