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師兄有大帝之資!
玄幻:我師兄有大帝之資! 連載中

玄幻:我師兄有大帝之資!

來源:google 作者:泥蛋不是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洛璃 顧雲歌

顧雲歌穿越了,成為道宗弟子原本以為,好日子即將來臨,沒想到竟是廢材體質,只能終日在林中練劍拔劍十萬次,獎勵鴻蒙至尊骨…拔劍十五萬次,獎勵純陽劍指…拔劍二十萬次…顧雲歌覺得,自己就只能這樣苟下去時…直到某一天,宗主給他帶回來一位便宜師妹這個師妹可不簡單,為女帝轉世,勢要重回巔峰從此以後,修行路被玩歪了…師妹們各個身懷絕技!可洛璃表示:「我師兄有大帝之姿!」展開

《玄幻:我師兄有大帝之資!》章節試讀:

「帥徒弟,在想什麼呢?是想為師了嗎?」

這時,一道性感的女聲冷不丁的響起,嚇了顧雲歌一跳。

這語氣,這聲音,這特么不是心心念念的師尊嗎?

顧雲歌神色一震,低頭看向扳戒。

只見扳指白光一閃,絲絲霧氣自戒指中噴出,而後匯聚成了一道窈窕的人影,並且越發清晰。

片刻以後,一道略顯透明的女子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徒弟,為師不在的這段日子,你沒受欺負吧?」

女子身着藍白色的影樓裝,裸露着性感的雙肩,身材更是誇張至極,胸前的兩團凸起,似乎就欲跳脫而出。

「師尊?」

顧雲歌眨巴眨巴發乾的眼睛,滿臉竟是不可置信。

但很快又作出一副不開心的神色,不爽道:「你老人家還有意思問,別說受欺負了,咱縹緲峰的峰號都快沒了。」

然而,這話出口,紫霄卻並沒有回答,而是停頓了一小會兒後,嬌笑着說道:「這只是我傳送回來的一道神魂投影,可聽不到你在說什麼哦。」

「不過,讓我猜猜帥徒弟會說什麼呢?」

「應該是很開心見到我,最後卻裝作一副不樂意的樣子對不對?」

「然後嘛,再抱怨幾句,我怎麼還好意思來關心你什麼的。」

她巧笑嫣然,一頓操作整的顧雲歌目瞪口呆。

「您牛,您老是真的牛。」

顧雲歌毫不吝嗇的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不過說起來,好久沒吃過你做的飯了呢,看來我還是得早點回去才好。」

紫霄繼續自顧自的說著,面色也惆悵了起來。

「徒弟啊,你不知道我……」

接着,她感嘆起了身不由己,她命由天不由她之類的話。

顧雲歌撇嘴,鬼才信呢。

「對了,帥徒弟,為師新收了個弟子,馬上就會被接回去了。」

「我不在,她就靠你教導了,記得,千萬別給我帶歪了。」

「按輩分的話,她應該是我的三弟子,兩個月後的宗門大比,就讓她去吧。」

「要是丟了我縹緲峰的峰號,帥徒弟,我可饒不了你哦。」

語畢,房間內僅剩顧雲歌一人。

而在另一間竹屋之中,同樣發生着異象。

洛璃盤膝在蒲團之上,神色莊嚴無比。

她抬起潔白的皓腕,輕輕一揮。

驀的,半空中展現出一張,散發著白光的畫卷。

畫卷中印着山川河流,似包羅萬象,同時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隨着她一道道法訣的打出,畫卷中的山河相貌也在發生着改變。

她的額間滲出些許汗珠,很顯然有些吃力。

半刻鐘以後,畫卷停止了演化,靜靜的漂浮在她的面前。

「嗯?這處是哪,竟有龍騰九天之氣運。」

這時,洛璃的目光停留在了畫卷的某處,細細打量起來。

「這,這好像是太初道宗的位置……」

看清之後,她驚訝無比,滿臉的難以置信。

「看來不久後道宗將龍飛九天,而那這個契機,莫非就是我嗎?」

洛璃一雙美目閃了閃,而後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也是,上一世,年輕時的她就被稱為才通碩古,重活一世也不會差到哪去。

想必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帶着整個宗門崛起。

「師兄,振興山門的大任,就由我來完成!」

洛璃顯得有些興奮,因為顧雲歌的緣故,她對這個宗門,也產生了歸屬感。

但很快,她又看向了其他幾處地方。

「咦,道宗不遠處居然有一座地宮?」

洛璃驚異的望向一側,查探了一陣後露出欣喜之色。

「原來是一名至尊境修士坐化之地,而且坐化時間就在近百年。」

「地宮中蘊含著大道本源,深處還留有一塊陰陽池,池中竟有上古神鳳和神龍之血!」

她驚呼出聲,興奮極了。

若是能吸收神鳳之血,那她的血脈也將徹底覺醒。

日後修鍊日行千里不說,還能增加諸多保命的手段。

另外,若是獲得了神龍之血,或許師兄在九星霸體訣的修鍊上,也能更進一步!

洛璃下定了決心,準備等突破到入道境就過去看一看。

「這個消息還是先不告訴師兄了,到時候決定去的時候,再和他說一聲就好。」

這件事情,她並不打算告訴顧雲歌。

並不是怕顧雲歌搶了她的什麼。

而是怕單純的師兄會出什麼事情。

至尊境強者的坐化之地,絕對危機四伏。

這種強者,是此界最頂尖的戰力。

若是讓顧雲歌知道她要去那種地方,肯定要阻止。

而她去意已決的話,搞不好對方也要陪着她過去。

這不是她想看到的。

畢竟她自己倒是有一些保命手段,但顧雲歌不一定有。

而以她如今這孱弱的實力,自然也沒辦法分心保護別人。

有了計劃之後,她收起圖卷,沉沉的睡去。

次日清晨。

顧雲歌伸了個懶腰,從床上跳下,出門準備做飯。

而在開門之後,卻見着了早已起床的洛璃,在池塘邊撈着什麼。

「師妹,你在……撈魚?」

顧雲歌走了過去,雲里霧裡。

洛璃在這時抬起了頭,頹廢道:「是啊師兄,我覺得你昨天做的魚比較好吃,今天就想來幫忙試試,結果……」

「原來是這樣,師妹別浪費功夫了,這裡撈不出魚的。」

「沒魚?」洛璃一臉懷疑的望了過來,「那師兄,之前我們吃的魚,不是這裡釣出來的嗎?」

「是啊。」

顧雲歌點頭,笑着解釋道:「師妹你有所不知,這池塘中的魚,乃是一種掌握空間之力的魚。」

「如果徒手去抓,魚受驚,就會遁入虛無空間之中,幾天不露頭。」

「想抓它們,只能靠釣,當然,尋常釣法不管用,也是有技巧在其中的。」

「這樣吧,師兄今天就給你露一手,你看好了。」

說著,顧雲歌在洛璃那亮晶晶的目光注視中,取出一柄普通竹子製成魚竿。

魚竿十分怪異,有線無鉤,奇特無比。

「師兄,這魚竿真的能釣魚嗎?」

「自然能。」

顧雲歌笑着拋下魚線,解釋道:「此魚所食非常物,一般以靈氣、道韻為食。」

「以道為餌,願者自會上鉤。」

語畢,顧雲歌盤腿坐在一塊青石上,宛如老僧入定,一股浩瀚的道韻自他體內湧出。

感受到這股氣息,洛璃瞪大了雙眼。

「我師兄真有大帝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