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有億點點絕活
玄幻:我有億點點絕活 連載中

玄幻:我有億點點絕活

來源:google 作者:scientist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scientist 奇幻玄幻 程讓

武術冠軍一朝穿越,於異世大陸練就鴻蒙真氣,揚我華夏武學,打遍仙人無敵手,太極劍,金鐘罩,詠春拳,想學嗎?不好意思,請先排十萬年的隊展開

《玄幻:我有億點點絕活》章節試讀:

「小讓子來啦。」她見程讓攀上山崖,停下攪拌湯勺的動作,嘿嘿咧嘴一笑。

「九長老。」程讓將柴放到一邊,拱手喊道。

「你來得正好,柴先放這吧,去給我采一味藥草來,就長在西南峭壁上,喏,我給你畫一下,長這個樣子,快去快回啊。」

程讓早就料到她會給自己找事做,畢竟每次來,都不是那麼容易脫身的。

誰叫自己寄人籬下呢,罷了罷了。

「好。」他利落地答應一聲,朝着西南峭壁就去了。

丁純純眨巴着大眼睛,用湯勺戳了戳嘴巴:「宗里有個男人,就是不一樣,使喚起來跟使喚牛似的,真老實。」

這小子不會飛,實力還低微,要拿到藥草,不說九死一生,起碼也得大半天才能完事。

不過,她不急,她就喜歡折騰別人的感覺。

可不想,半盞茶的時間都沒到,程讓便笑眯眯地出現在了她眼前。

「給,九長老,採到了。」

丁純純看着青年手中,那綠油油的一株藥草,小嘴張開,能塞得下一個雞蛋。

「怎麼這麼快?」

「我天天在山上跑,都練出來了,對山路也熟得很。」程讓嘿嘿笑着。

「行吧,那你再去南面山腳的沼澤里,給我找一株這種蓮花來。」

「好嘞。」

看着青年遠去的身影,丁純純鼻孔呼呼地出氣。

故意刁難人,卻沒有刁難成,這是怎樣一種感覺?

就好像隔靴搔癢,就好像用牙籤挖鼻孔,那叫一個不得勁。

可這波氣還沒下去呢,就見那青年又回來了,白衣上一絲污漬都沒有。

「九長老,蓮花採到了!」

丁純純呆在那裡,表情豐富得能炒一盤菜了。

「哦,你再給我去北面蛇窟那兒采點靈藤木的種子來。」

「好的。」

……

如此來來回回了七八趟,程讓的白衣依舊乾淨清爽,丁純純卻因為絞盡腦汁出題,累得癱坐在了地上。

這小子怎麼回事,他不是不會飛嗎?不會飛怎麼可能這麼快!

丁純純望着天,內心咆哮。

「還有別的吩咐嗎?九長老?」程讓十分恭敬。

「沒了,你回去吧。」丁純純擺擺手,出氣多進氣少。

「好的,柴我給放柴房了,就不打擾九長老休息了哦。」

「你快點給我走,走遠點。」

丁純純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了。

程讓又鞠了一躬,這才轉身離開,感受着自己輕快的步伐,程讓心中感慨萬千。

終於,他不再是那個雙腿殘廢之人了,他能跑,能跳,能蹦躂。來到這異世,或許是上天賜給他的一份機緣,他定要好好珍惜,好好活下去。

「還得給八位長老挑柴呢,還有宗主的,都不能落下。」他擼了擼袖子,接着干。

逐日宗。

宗主黃日天怒髮衝冠:「什麼,你們說,我逐日宗出了叛徒?」

「是。」幾個小青年低着頭,瑟瑟發抖。

「那個叫程讓的傢伙,和萬人屠關係匪淺,我們親眼看着萬人屠帶他越獄,帶他離開,等他回來後,他的斷腿已經徹底恢復,擁有了強大的實力,一拳就把代武轟飛炸開,還把我們的膝蓋都踩碎!」

他們其實還有點懷疑,程讓是九先生的契主,但這種天方夜譚沒有實據的事情,他們不敢亂說。

而且,說出去,他們自己都不信。

「好啊,好啊!」黃日天捏着椅子的扶手,那黑曜石的扶手在他掌心寸寸化為粉末,他咬牙切齒:「禁地被洗劫一空,金元水池也幹了,上品洗髓丹更是一顆不剩!這個程讓,我定要他付出萬倍的代價!」

幾個小青年都嚇得一個哆嗦,就連逐日宗的十位長老,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宗主的盛怒下,只能死一般地沉默。

就在這時,一個小弟子急匆匆地自門外跑了進來。

「宗主,我探查到消息了!」他還沒站穩,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什麼消息?」黃日天抬起眼,冷聲問道。

「我在流雲宗南邊山腳的沼澤地,看到了一個人!」

「什麼人?」

「一個男人!穿着白衣的男人!」

「什麼?這流雲宗不是自詡尼姑宗,不讓男人踏足半步的嗎?居然還偷摸藏了男人?」眾人都樂了,一掃之前的陰沉氛圍。

「此消息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黃日天臉色陰沉,有些不耐煩。

「宗主,那個男人,我恰好是見過的,他長得還有點姿色,讓人過目不忘,也難怪那些女子們願意留他。」小弟子又道。

「哦?那他是何身份?」

「他正是咱們逐日宗的外門弟子,好像名叫程讓。上次宗中遭難,我好像看到這小子欺負咱們兄弟。」小弟子又道。

「沒錯,他就是欺負我們,所以我們的膝蓋骨才都碎了!」幾個小青年眼淚汪汪,忙看向黃日天:「宗主,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好啊……好啊……」

黃日天恨得牙痒痒:「那小子,居然用自己的美色,**流雲宗那群女道姑……好啊,這算盤讓他打得,直接一步登天了!」

長老們也嘖嘖感嘆。

「哼。」黃日天一聲冷哼,眼裡閃過一絲殺意。

流雲宗,逐日宗的死對頭。

鳳丹瓊,他黃日天的一生之敵。

流雲宗和逐日宗之間,隔着一個巨大的碧水湖。

流雲宗東臨清遠城,南依碧水湖,享盡渾厚的天地靈氣就罷了,碧水湖中,更有着無數上古瑰寶,流雲宗卻以保護古迹為名,禁止任何人打撈……

「正好我們和流雲宗積怨已久。你們說,我們以緝拿叛徒為由,找流雲宗嘮上一嘮,不過分吧?」

「不過分!」

「若是我們不小心端掉流雲宗,拿下碧水湖,盡享湖中瑰寶,不過分吧?」

「不過分!」

黃日天眯起了眼睛,嘴角揚起了志在必得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