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真不想當妖道天尊啊
玄幻:我真不想當妖道天尊啊 連載中

玄幻:我真不想當妖道天尊啊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三夜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迎風 許靖

【御獸+搞笑+穿越+熱血】一本萬妖圖錄,半部通天真經俗話說得好,不想當召喚師的修仙者不是好院長絕世劍仙?打得過我的妖海戰術嗎?妖道巨擘,萬妖盟盟主?我歧路妖盟不開口,哪個妖盟敢做聲?啊,柳師姐,你怎麼過來了?什麼,萬妖盟的客卿追殺來了?我去,那還不快跑?風緊,扯呼!展開

《玄幻:我真不想當妖道天尊啊》章節試讀:

深林之中,枝杈叢生,樹影斑駁。

許靖行走之時,左右環顧,鼻翼也不斷翕動,不放過任何特別的氣味,這是尋找妖獸蹤跡的關鍵。

可以親眼看見的情報永遠是最少的,更多的情報,都隱藏在空氣之中,泥土之內。

海分林離蓬萊仙城不算遠,位於蓬萊島的西南角,與東海相鄰,至於為什麼這片海洋明明在蓬萊島之西,卻叫作東海,那自然是因為命名是以神州大陸為本,此海位於神州大陸東方了。

因為離仙城很近,所以海分林中也沒有特彆強的妖王存在。

或者換一種說法,就算有,肯定也早就被蓬萊仙城的修士大能給幹掉了。

常在此地活動的入品妖獸種族不算多,海陸空全算上,估計也就一二十種,最高不會超過三品。

許靖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成年期就可以自然成長至一品的蓬萊野狼。

小山派的目的是擺在明面上的,也就是想要在宗門評比時,在豢獸一道上得到入榜的排名。

豢獸之道的比拼,有三個環節。

第一個環節,是妖獸的豢養狀態之比,以測試豢獸師是否具備,將妖獸培養至優良狀態的學識與能力。

第二個環節,則是妖獸的服從性之比,評比主辦方會現場頒佈一些任務,要由豢獸師親自給妖獸解釋,並且需要妖獸獨立完成,以此來測試平日里豢獸師的訓練是否合格。

畢竟,如果一隻妖獸都不聽主人的話,那養它來做什麼?

第三個環節,就簡單明了多了,就是單純地斗獸,用來測試這隻妖獸的真實戰力的。

首先蓬萊野狼智商不算太低,經過訓練是可以聽懂主人的命令的,在第二環上算是達標了。

最關鍵的還是蓬萊野狼本就是海分林中的捕食者,天生就有着極為優異的狩獵本能,非常善於戰鬥廝殺。

如今離評比只有一周的時間了,想要依靠訓練來養出一隻很能打的妖獸已經不現實了,許靖需要的是一隻天生就能打的狠角色。

當然,符合這個要求的,在海分林中其實還有二品的滿月暴熊,一品的赤面貉等等。

但是這些妖獸要麼就是比較難制服,要麼就是數量稀少,難以搜尋。

而蓬萊野狼數量眾多,並不難找,並且只有極少數狼王才能在天然的環境下升至二品,對於許靖三人來說沒有什麼危險,是最合適的對象。

走出營地約有二三里地,許靖敏銳的嗅到了一絲隱晦的酸臭味,似乎是某種妖獸的排泄物的氣味。

許靖立刻放慢了腳步,動作幅度不大的回過頭,向柳迎風投去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柳迎風此時已經將長劍配在了腰間,她擺好了架勢,一手扶住劍鞘,一手扣住劍柄,想要出手只需要一個念頭。

柳迎風回了許靖一個肯定的眼神,同時輕輕點了下頭,意思是你沒有聞錯,此處應該確有妖獸生活。

許靖於是也握住了自己的武器,一把結實的手斧。

他沒有系統性的學習過戰法,也沒有修鍊劍訣之類的技能,所以簡單耐用的手斧成了許靖日常防身的首選。

意識到已經走進妖獸的棲息地,許靖三人的陣型也緊湊了不少,原先領頭的許靖與斜後方的柳迎風相隔有五米左右,現在只有一米的間隔了。

「能看出來是什麼妖獸嗎?」

放輕腳步走了好幾分鐘,柳迎風也沒看到一個實實在在的腳印,或者是糞便之類的東西,於是她靠近許靖,輕聲問道。

如果能知道在此處生活的是什麼妖獸,接下來她就可以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其有可能出現的地方,這樣也可以減輕一下她觀察的壓力。

畢竟柳迎風要負責三人的安全,這幾分鐘以來她一直全神貫注的巡視着四面八方,這會兒精神的集中力已經有點下滑了。

許靖也一直在尋找妖獸留下的蹤跡,但是很奇怪的是,這一路上都沒有任何的發現。

甚至那股異樣的氣味也越變越淡了,讓許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穿過了先前那隻妖獸的領地。

忽然,許靖腳步一停,他沒有回身,直接向後伸出了一隻手掌,柳迎風二人也很配合的停住了腳步。

許靖往身旁的樹榦一靠,將自己的身形隱藏在了陰影之中,另外兩人也有樣學樣的藏了起來。

這突然地藏匿,倒不是許靖發現了妖獸的蹤跡,而是他發現了幾個奇怪的修士。

「啪嗒啪嗒…」

這些修士大搖大擺的踩在泥土與濕地上,根本沒有放輕腳步的意思。

一共三人,二老一少,皆是男性修士,他們身後背着鼓鼓囊囊的包裹,領頭的年輕人手上拿着地圖與羅盤,兩位發須皆白的老者則是分別拿着散發著白霧的玉瓶、成色不錯的桃木劍。

這三人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制式和勢力縱橫神州大陸的豢獸最強組織萬妖盟的制服很像,但是又不完全相同。

萬妖盟的胸前標誌是一位結印的修士,正坐在一隻忠誠的巨龜之上,寓意是上古時期的萬妖盟創始者,傳說中馴服了玄武神龜的萬妖老道。

而這三人的灰袍上,卻沒有任何的標識,讓人摸不着頭腦。

「范老,快到這地圖標註的點了,這裡真的有紫玉擬龍蜥嗎?沿途以來,我完全沒看到像是形似軟玉的分泌物,或是因愛吃玉石,但無法完全吸收,所以排泄出富含靈力的糞便之類的東西啊。」

「小王,不要急,這份地圖的標註不一定準確,但是這個情報是千真萬確的,是我們歧路妖盟在蓬萊島的觀測員親眼看到的,所以我們才會收到消息,如果不在這裡,就說明它生活在別處,我們慢慢找就好了。」

「是啊,小王,你可要切記,絕不能在收服妖獸一事上急於求成,動歪腦筋,那可就違背我們歧路妖盟的本心了!我們尋妖,是為了先萬妖盟一步,讓這些天地的寵兒免受那些異端的折磨。」

「沒錯,普通的獸類,靈智未開,人族以牲畜視之,無可厚非,但是對開了靈智的妖獸,卻不能繼續用這樣的對待方式了。」

「萬妖盟那些人將妖獸視為工具,並且又將這一想法灌輸給了整片神州大陸,所以才會造成今日人妖殊途,幾乎所有妖獸群體都與人族修士不死不休。」

「人與妖會成為仇敵,萬妖盟是最大的罪人!我們絕不能學他們!」

「是,范老邢老,晚輩記住了!」

藏在樹榦後的許靖瞪大了眼睛,聽的一愣一愣的。

什麼?紫玉擬龍蜥?

什麼?萬妖盟是罪人?

什麼?歧路妖盟又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