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鎮壓世間一切敵
玄幻:鎮壓世間一切敵 連載中

玄幻:鎮壓世間一切敵

來源:google 作者:吃雞腿的大老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慶離 葫蘆

這個世界,有廟堂縱橫的儒士,有高高在上的邪神,有暗流涌動的詭異慶離來到這個世界,只有一枚小小的葫蘆,但是這枚葫蘆可以掠奪各種技能四小陰門的紙人之術,山鬼的剝皮畫面之術,苗疆的巫蠱之術……多年之後當慶離再次回首,自己已經站在世間巔峰有我慶離,便有天!展開

《玄幻:鎮壓世間一切敵》章節試讀:

它如遭雷擊,忍不住後退一步。

剛剛自己不是戳死了他嗎?

山鬼回頭一看,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乾癟下去的慶離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紙人。

不過那紙人的胸口上有一個鍋大的傷口。

山鬼斗大的眼睛瞬間就縮成了針眼。

它是有智慧的。

自然也知道人族修士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道法。

很多妖鬼就是在那些法術上栽了跟頭,陰溝裡翻船。

想到這裡,山鬼忍不住萌生退意。

只是下一刻,它突然想起了剛剛慶離拍着自己胸口盔甲得意洋洋的樣子。

一個小小的人兒,仗着自己有盔甲就敢說自己要斬妖除魔。

就算有一兩手道術,又能如何。

一瞬間,惡向膽間生。

鋒利的爪牙攜起腥臭的惡風朝着慶離抓了過來。

慶離橫手用紙劍一擋。

「嘿嘿。」

山鬼發出了如同夜梟般的怪笑。

「我這爪子,即便是九品武者也扛不住一下,你一個不入流的小小傢伙也妄想用一柄紙劍來……」

dang!

一陣金鐵角鳴之聲從交匯處發出。

爆發出來的龐大力量讓二者都忍不住後退幾步。

慶離右手手掌虎口開裂,血液如同細小的蛇蜿蜒而出。

而山鬼的情況更加不好,它的手掌上卻出現了一個大洞。

藍色的血液從大洞中流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山鬼短暫愣神的一瞬間,卻見慶離臉色蒼白,原本手中的紙劍在這一刻也化作了紙屑。

「哈哈哈哈!」

山鬼渾濁的雙眼在月光下閃爍着猙獰。

「我原本還道是什麼英雄好漢,沒想到原來是只會障眼法的草包!」

山鬼揮動着爪子,好似收割生命的死神。

「咔嚓!」

一聲巨響,慶離胸前的盔甲在這一刻好像玩具一般,被山鬼撕開了一道口子。

強烈的血腥味讓山鬼更加兇狠。

它張開大嘴,作勢欲撲。

而此時原本應該失去行動能力的慶離冷冷一笑,眼中全是貓戲老鼠的戲謔,只見他伸手一指。

原本那些交給山鬼的紙劍在這一刻陡然飛起,朝着山鬼的後背心臟處狠狠的扎了下去。

隨後瞬間爆開。

大量的黑狗血在這一刻將山鬼籠罩。

與此同時,一枚黃色紙符將惡鬼的身形定住。

陡然間, 山鬼身形一滯,強烈的疼痛讓他根本無法。

「這是什……」

山鬼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定住。

可它動也動不了一下,連轉動眼珠都辦不到,那黑狗血撒了它一身,而且紙符上有股無形的力量鎮住了他。

「撲通。」

山鬼直挺挺仰面栽倒在地。

那足足一丈的身軀讓整個破廟都忍不住顫動了三下。

悉悉索索的灰塵鋪了慶離一臉。

慶離也毫不在意。

只見他從腰間抽出一柄紙刀。

這紙刀若是不論材質,看上去和砍頭行刑的鬼頭大刀一般。

啐!

一口滾燙的精血被慶離吐在了紙劍上。

滾燙的精血將紙劍瞬間染紅。

只是紙刀並沒有變軟,反而散發著更加危險的氣息。

「斬!」

隨着慶離一聲厲喝。

一顆碩大的頭顱被砍了下來。

………………

廟外風雨交加,廟內卻傳來了男人濃重的喘息聲與劈砍聲。

在確定自己已經將山鬼剁的死也不能再死之後。

滿頭大汗的慶離終於喘了一口氣。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消耗大量精血的慶離只感覺兩眼前有些發黑。

用金瘡葯抹在紙條上,隨後往自己的胸口前一貼。

根本沒有在乎眼前的血腥,慶離津津有味的吃起來了乾糧和肉乾。

將手上的最後一點肉乾渣滓吃乾淨,慶離才感覺自己緩了過來。

他站起身來,隨後朝着山鬼伸出手掌。

下一刻,一枚葫蘆印記隱隱浮現,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收!」

山鬼原本還算新鮮的肉身在這一刻瞬間被掠奪走了精氣神。

不多時,葫蘆印記變得越發生動了些,隨後一枚湛藍的丹藥出現在了慶離的掌心。

這便是慶離金手指,原本是前世隨手買來的古董葫蘆,結果卻帶着慶離穿越而來。

還變成了一個隨心意呼喚印記。

現在唯一的用處便是掠奪親手殺死的死物的精氣神,從而化作丹藥。

慶離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控紙術便是從一個親手搶了邪修的人頭,從他身上獲得的。

而那些沒有被慶離殺死的邪修則無法掠奪。

「也不知道這枚丹藥能有什麼用處,但想來這寶貝葫蘆應該也不會害自己。」

慶離直接將丹藥塞到了自己口中。

一縷縷極為精純的精氣被慶離的身體所吸收,融入了全身百骸之中。

一時間,慶離身體的皮膚竟然變得滾燙起來,像是被煮熟的大蝦。

只是慶離臉上極為猙獰,但他保持自己的心神。

因為這是突破武道九品的必經之路。

隨着大量的精氣衝擊穴竅玄關,突破武道九品也變得水到渠成。

大量黑色的污濁之物從毛孔中排出,胸口的傷口也在這一刻長出了肉芽,復原如初。

慶離睜開雙眼,正好藉著大雨將自己的身上沖洗了一遍。

隨後開始回憶腦海中新增出來的知識。

剝皮、縫皮!

剝皮可以將一張皮完整的剝下來,更重要的還可以使用原本人的聲音。

唯一的缺點則是無法徹底隔絕氣息。

比如剛剛那隻山鬼就無法隔絕自身的屍臭味道。

嘶,這山鬼到底是殺了多少人才練就了剝皮縫皮的本事?

還是說本身就在這方面有天賦?

不過總歸是學了。

慶離就開始拿山鬼原本的那張女人皮來試試手。

撕開一道小口。

隨後用幾枚紙條縫合的天衣無縫。

最起碼肉眼看不出來什麼毛病。

慶離給了山鬼一個好評,這枚丹藥不光幫助自己幫助自己突破武道九品還附贈兩個技能。

要不是慶離根本不會大悲咒,高低得給山鬼大哥整一段超度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微微破曉。

慶離就踏上了返程之路。

由於地上過於泥濘,慶離並沒有選擇使用自己的小毛驢趕路。

等返回京城的門口,一名士兵剛想和慶離索要財物,就被一邊的小隊長阻止了。

「也不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瞧瞧,人家是除魔司的大人,你是要錢不要命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