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靈驚世
玄靈驚世 連載中

玄靈驚世

來源:google 作者:劍無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天陽 凌軒 奇幻玄幻

【玄幻精品強力推薦】腥風血雨的世界,不經歷生死怎能成長?潛龍在洶湧的波濤下,等待風雲際會之時,就會一飛衝天,翱翔於宇宙之間散修強人凌天陽,重生於東皇域凌家;在這殘酷的修行界,各大勢力之間的明爭暗鬥;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紅顏之間的愛恨糾葛······展開

《玄靈驚世》章節試讀:

  第十章黑衣人再現
  「義父,你的意思是說我已經有未婚妻了?」凌天陽瞪大着雙眼,一臉的不敢置信。
  「對啊!難道你忘了我和你楚伯伯,從小就給你和你大哥定下了娃娃親。」凌軒肯定的點點頭。
  「我們雙方約定在你們二十歲的時候就成親!」
  「如今你大哥已經十九了,明年就該成親了,估計你楚銘伯伯這次叫我們去楚家,就是想要商量一下你大哥和玉顏的婚事。」
  「怎麼?看你小子的樣子,好像不相信似的。」
  「難道你忘記了?你小時候還和玉嬌見過幾面的。」
  「還有當初我問過你,長大後將玉嬌嫁給你當媳婦怎麼樣?」
  「記得當初你可是高興得好幾天都睡不着覺,難道這些你都忘了?」凌軒一臉古怪的看着凌天陽道。
  「咳咳···這個,這個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好像有點記不清了。」
  凌天陽一臉尷尬,雖然融了這具身體的記憶,但是難免會有遺漏的地方。
  突然聽見自己有了一個未婚妻,讓得凌天陽這個兩世老處男一時有點措手不及的樣子。
  「父親,這其實也不怪天陽。」
  「說起來天陽和玉嬌已經快十年沒有見過面了,難免記憶會變得陌生了。」就在這時,凌絕開口替凌天陽解圍道。
  「自從玉嬌被玄冰宗的人收入門下後,這都好些年沒有回過楚家了。就連楚銘伯伯平時想見玉嬌一面都難,更何況天陽。」
  「絕兒,你說的這些為父又何嘗不知道!說來也真是苦了天陽。」凌軒點頭嘆息道。
  「天陽,你好好準備一下,過段時間我們就一同前往楚家一趟。」
  「說起來楚家的實力比我們凌家還要強上一籌,不過現在我們凌家也不差。」
  「十幾年前,我們凌家一位長輩在青蓮山脈的迷霧山谷之中,誤食了一顆外表呈現出三種不同顏色,靈氣逼人的無名果實。」
  「那位長輩在誤食了那種無名果實後,竟然一舉從凝真境巔峰突破到了靈海境,現在已經是靈海境後期的高手了。」
  「只可惜,後來我們再派人去尋找那種無名果實時,派去的人不是迷路就是無端失蹤,最後我們也只能不了了之了!不然現在開陽城早就是我們凌家的天下了。」
  說著說著,凌軒便滔滔不絕的講起了凌家的往事。
  「什麼?一顆外表呈現出三種不同顏色,靈氣逼人的無名果實。」
  當凌天陽聽見凌軒講到無名果實時,眼中精光一閃,心跳不由加速,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起來。
  「難道···難道是能治療武者靈魂傷勢的:養魂果!」
  凌天陽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種外表呈現出三種不同顏色的無名果實,極有可能就是藥王密錄裏面所記載的,一種極為罕見的能治療武者靈魂傷勢的靈果:養魂果。
  養魂果,屬於四階高級靈藥,極為的罕見,可遇不可求!
  靈魂是每個武者最脆弱的地方,一旦靈魂受到傷害,極難治癒;而養魂果最主要的效用就是能增強與治療武者的靈魂。
  凌天陽在重生前的那一次自爆,曾經傷到了靈魂,不然重生之後,凌天陽的靈魂力絕對不可能會在靈海境以下。
  雖然現在凌天陽的靈魂,在玄靈珠中那股神秘氣流的幫助下已經恢復了一些,但並沒有完全痊癒。
  更何況玄靈珠內的那股神秘氣流,到現在也並不受凌天陽的控制。
  凌天陽估計現在他的靈魂還是處於一種受傷的狀態,要想早日恢復到昔日的修為,首先要做的就是恢復靈魂上的傷勢。
  然而靈魂上的傷勢並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凌天陽的靈魂想要完全康復,還不知道需要多麼漫長的時間!
  所以當凌天陽聽到青蓮山脈的迷霧山谷之中,極有可能存在養魂果的消息,難免會興奮不已。
  養魂果的消息,讓凌天陽看到了他早日恢復靈魂傷勢的希望,所以不管青蓮山脈對於現在的凌天陽而言有多麼危險,凌天陽都要去嘗試一下。
  修鍊本就是逆天而行,與天爭,與地斗。
  自古以來哪個強者不是在血與火的洗禮中才成為強者的,如果僅僅就因為眼前的一點困難與危險就退縮不前,談何成為強者。
  ······
  幾日後,凌家大門前,一身青袍的凌天陽踏着沉穩的步伐緩緩走出。
  南山坊市,開陽城最熱鬧的三大坊市之一,這裡是屬於凌家管理的地盤。
  腳下是由大塊的青岡石鋪就的,一條幾乎能同時容納幾輛大馬車的寬闊街道;道路兩旁的各種攤販,酒樓,茶鋪,商鋪比比皆是。
  「人多的地方還真是比較熱鬧啊!」
  行走在人流涌動的坊市街道上,凌天陽望着形形**的人群,琳琅滿目的各種物品不由感慨。
  因為靠近青蓮山脈的關係,所以這個坊市裏面有很多的傭兵,他們在這裡販賣他們的收穫,交易物品。
  道路兩遍擺設了一個又一個地攤,來來往往的很多人群,叫囂的攤販,形成了一幅十分繁榮的場面
  「來看一看,瞧一瞧了;不知名洞府物品三件,只需二十個金幣;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一階嗜血虎的虎皮,大減價,只需金幣十五枚。」
  ······
  「哎呦,小哥,看你骨骼驚奇,買本功法吧?黃級低階的只需五十枚金幣,中階的一百二。」
  當凌天陽路過一個賣功法的小攤販前,老闆滿臉笑容的一把拉住凌天陽,十分熱情道。
  「不買不買。」
  「買吧,買吧。」老闆繼續開口道。
  「不買,不需要。」
  「買個嘛,便宜勒!我給你打五折。」老闆不死心道。
  「都說不買了,再糾纏,我打你了。」
  正在凌天陽以為這位攤位老闆不會再糾纏他的時候,卻見這老闆遞過來一本黃級低階武技秘籍道:「要不,你買下這本價值四十五枚金幣的黃級低階武技,學會了再來打我···」
  啊!!!
  凌天陽落荒而逃···很快便來到了一間兵器鋪大門前,停下腳步,走了進去。
  兵器鋪的面積不小,裏面擺滿了各種兵器:槍、弓、劍、戟、棍、棒、刀、叉···應有盡有。
  「掌柜,這柄匕首與這把玄鐵弓怎麼賣?」
  凌天陽在兵器鋪內挑選了很久,終於選中一柄漆黑的匕首與一把玄鐵弓。
  「暗影匕首,頂尖兵器大師打造;鋒利無比,全身漆黑,不管是在陽光下還是夜晚都不會反光,絕對是偷襲,暗殺的絕佳武器;一柄金幣五十枚,絕對物超所值。」
  「玄鐵弓,頂尖武器大師打造;穿透力極強,有效射殺範圍接近兩百米,一口價,三十枚金幣。」
  「掌柜,能便宜點嗎?」
  「這樣吧,我按最低價給你,兩樣一起算你六十五枚金幣好了。」
  看見凌天陽身上所穿的衣服,掌柜滿臉笑容,很是客氣對凌天陽道。
  因為他認出了這是凌家嫡系子弟的服飾,在開陽城,凌家與宋家勢力滔天,幾乎凌駕一切;更何況南山坊市還是屬於凌家管理的地盤。
  「謝謝!」
  很快凌天陽便支付了金幣,買下了這兩件武器;同時凌天陽又花費了十九枚金幣購買了幾十隻箭失,與一瓶毒藥。
  出了兵器鋪,凌天陽在坊市的一家客棧里又購買了一些乾糧,便向著青蓮山脈的方向出發了。
  一離開開陽城,凌天陽便施展出了一種輕功身法,名為驚鴻步伐;步若驚鴻,速度比一般的馬匹還要快上很多。
  ······
  就在凌天陽剛離開凌家不久時!
  位於開陽城北邊一座龐大的建築群中,一間豪華的房間里,時不時傳出陣陣咆哮聲與砸東西,掀桌掀椅的聲音。
  「你個蠢貨,我養你有什麼用?讓你殺個淬體九重的小子竟然還失敗了。」
  「看見你本長老就心煩,要不是看你對我忠心耿耿的份上,我真想一掌劈了你。」
  房間之中一位白髮的錦袍老者,一腳踹翻前面的一張茶桌,衝著跪在他面前一臉彷徨的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咆哮道。
  「大···大長老,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
  「我記得我當時一劍就刺穿了凌天陽的身體,按理來說凌天陽肯定是活不成的,真是想不通他為什麼會沒有死?」
  黑衣男子身體微顫,小心翼翼的道。
  「大長老,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還要去刺殺凌天陽嗎?」
  「你說呢?」錦袍老者強壓着心中的怒氣反問道。
  「我剛得到準確消息,凌天陽孤身一人進入到了青蓮山脈之中,你知道該怎麼辦了吧?記得事情做得乾淨一點。」
  錦袍老者一臉殺氣的盯着面前的黑衣男子道。
  「混賬,還跪在這裡做什麼,難道還用我教你怎麼做嗎?如果這次你還殺不掉凌天陽,你就不用回來了。」
  錦袍老者一腳將跪在地上還沒有動作的黑衣男子踹翻在地,怒吼道。
  「是···是!小人知道了,小人這就帶人前往青蓮山脈追殺凌天陽。」
  「大長老放心,小人這次一定完成任務。」黑衣男子誠惶誠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