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玄學大佬:團寵妹妹竟是老祖宗
玄學大佬:團寵妹妹竟是老祖宗 連載中

玄學大佬:團寵妹妹竟是老祖宗

來源:google 作者:顧悠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梓 現代言情 顧荀川

[團寵+爽文+玄學]聽說京城四大古老家族容家最近出了一位小小姐,小小姐年紀不大,本事通天,占卜算命風水玄學那是樣樣精通,各方勢力大佬都是她的小弟顧家五爺是京城出了名的高嶺之花,禁慾系大佬,做事心狠手辣,整個京城無人敢招惹,直到遇見容家那位小小姐之後高嶺之花下了馬,畫風突變「五爺!五爺!不好了老祖宗被打了!」「什麼!」一時間顧荀川殺氣四溢「不不不,不是」,秘書連忙擺手解釋,「是老祖宗把別人打了」「哦」,那沒事了「你下去吧,別讓人傷着阿梓」聽說容家小小姐不是小小姐,竟是老祖宗!展開

《玄學大佬:團寵妹妹竟是老祖宗》章節試讀:

雖說容家不差錢,可到底不想欠人情太多。

找人搬來幾塊大石頭規規矩矩的擺放在長桌上,孫堯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老祖,您看看。」

洛梓橫眼掃過,繞過茶桌來到石塊面前,細細打量了幾圈手輕輕撫上去。

好純凈的靈力,現今世界,靈力已經很罕見了尤其這麼純凈的。

這孫堯從哪裡弄來的幾塊石頭。

「老祖,怎麼樣?」

孫堯眼中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這幾塊石頭花了他不少錢,一直私藏在書房裡不敢下刀。若是沒有也就罷了,可若真是那罕見玉石,切壞了他才是真的會哭。

只有老祖的本事才能看穿這裏面究竟是什麼。

「下刀吧。」

洛梓淡淡道,又回到原位坐下。

「那老祖,這裏面是」,孫堯聽得霧裡霧頭,不懂洛梓這話中意思。

「好東西。你親自切,我會在旁邊告訴你。不過切出的東西,我要一半。」

「沒問題,我這就去拿工具。」

毫無猶豫道。孫堯一顆懸着的心總算放下,別說要一半,老祖就是全要他也會送。

一路連小碎步都跑了起來。

「孫老闆,您這看起來心情不錯。」

迎面走來兩位俊美的年輕人,一個一身正氣,一個看着就是花花公子。

「莫少,林少,什麼風把您兩位吹來了。」孫堯一改剛才在洛梓面前的狗腿,一張笑臉遊刃有餘周旋在這些人之間。

「許久沒來了,過來看看順便買份禮物。」

「既然是這樣,那就不打擾二位了。」

孫堯急匆匆離開,引得兩人一陣好奇,「這孫老闆平時也沒見他這麼不穩重,難道今天有什麼喜事?」

「誰知道呢。」

等孫堯拿完東西回來,發現老祖不見了。洛梓在賭石場閑逛了一圈目光落在一塊不起眼的小石頭上。

長相崎嶇,就那面相丟在路邊也不會有人撿的竟然混到了賭石場,不過是在廢料區。

拿起那塊石頭放在掌心把玩。

「喂!死丫頭,別擋道!」

那聲音囂張無禮,一副尖嘴猴腮相身旁跟着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典型無能的紈絝子弟。

洛梓瞟了一眼收回視線,「大路這麼寬,你是有多胖。」

「你說什麼!你竟敢這麼跟我說話,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甩開旁邊女子的手,他雙手叉腰氣質洶洶的怒瞪着洛梓,看起來不太聰明。

掂量着手中石頭的重量,洛梓正眼都未瞧他一眼。

「你是誰,關我什麼事?」

「嘿,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從小到大沒受過這般侮辱那人被氣的吹鬍子瞪眼,手怒指向她,「你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竟敢這麼和本少爺說話!來人!」

「你想做什麼?」

洛梓橫眼掃來,只是輕輕一瞥他就慫了膽子,想起自己的保鏢還在門外,收回手指又往後怯生生縮了兩步。

強撐着昂起下巴,結結巴巴道:「你…你…你幹嘛。」

「呵,這就慫了,真是沒意思。」還以為是個什麼硬角色,原來是個空殼子。

那人聽着就不樂意了,「哎,你這話什麼意思?」

「吳少爺,她這是瞧不起您呢。」旁邊的女人添油加醋道。

洛梓瞥了她一眼,那女人頓感害怕。回過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小丫頭的眼神唬住。

「你個臭丫頭,竟敢瞧不起我!」

洛梓不否認這是事實。

側過身已經完全不想理會這個傻子,他真的看起來很蠢,和他說太多只會拉低她的智商。

「喂,你給本少爺站住!」見洛梓要離開,吳少爺才敢上前幾步,沖她身後道:「你敢不敢和本少爺賭石?」

腳步一頓,洛梓側身回望過去,薄唇微勾,「好啊。」

有銀子送上門豈有不要的道理。

人傻錢多的人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看熱鬧似乎是人的天性,圍觀的群眾愈來愈多。連孫堯也急急忙忙趕了過來,聽聞老祖要和吳家那小少爺賭石,不禁心中為他默哀。

別人不知道,他可清楚老祖的厲害,當年跟在老祖身邊他親眼見到那些和老祖賭石的人輸得多慘。

傾家蕩產的不在少數。那一雙眼睛似乎能看破石頭,就是那麼神。

「喂,你選好沒有?」吳少爺現在是信心滿滿,已然認定自己勝券在握。

他觀洛梓的年紀怕是還在讀書,更加囂張。

毛都沒長齊就敢玩賭石,那塊石頭他可是請懂行的人看過的。

這樣想着他愈發得意洋洋。

「好了,就它。」

看洛梓是在廢料區挑選了一塊石頭。

人群中已經有人開始竊竊私語,無非都是在嘲諷看戲的。

「你確定?」吳少爺徹底認定眼前這丫頭不懂行,「竟然這樣那我們就開始吧。」

也別怪他勝之不武,誰讓非要和他斗呢!

「等等,賭約還未定。」

「你不說本少爺倒是忘了。若是你輸了,就像本少爺道歉!並且以後見着本少爺繞道走。」

「可以,若是你輸了,我要你三千萬買下我手中這塊石頭。」

「成交!」

一刻都沒猶豫,他認定她輸定了。

賭約既定,眾人屏息以待,一刀切下去那翡翠顏色透亮,光澤流溢

「冰種啊」

「看這色澤透亮,少見雜質,是上好的冰種翡翠啊!」

「這吳少爺運氣還真是好,這小丫頭輸定了。」

…….眾人議論紛紛

他眼角眉梢都是得意,揚着下巴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怎麼樣,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只要你乖乖向本少爺道歉。」

「哼」,洛梓冷哼一聲,雙手環胸神色淡然,「勝負未定,你急什麼。」

「也好,那就讓你徹底死心。」

輪到洛梓選的石頭,一刀下去未見綠色,眾人唏噓不已。

「我看你還是乖乖給本少爺道歉。」吳少爺叉着腰踮着腳尖,囂張氣焰一覽無遺。

洛梓瞧都懶得瞧他,實在看不下去切石的人,信步過去,「讓開。」

「哎!你該不會想自己切吧。你會嗎?我勸你還是不要勉強了,誰切都是一樣的沒有就是沒有,廢料區怎麼可能會有好石,你還是乖乖認命向本少爺低頭認錯,說不定本少爺還能放你一……馬」

吳少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