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染萬古
血染萬古 連載中

血染萬古

來源:google 作者:牧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清逸綾 牧軒

無數歲月前,一尊魔撕裂了世間,一位神女抱着古琴,奏仙曲送他入時間長河動亂年間,一個小女孩成為了一尊神帝,蕩平禁地,染血萬界八萬年前,一具道胎從血池中誕生,足足鎮壓一個時代如今,一隻小狐妖修道成神,一怒伏屍百萬;一座九層金塔鎮壓天地,抹殺無數生靈;一株九葉草,莖高千里,聳入雲間,頃刻間斬盡神他從時間長河歸來,踏着萬古天驕屍骨,執掌天命!展開

《血染萬古》章節試讀:

將軍見狀,臉上的笑容很精彩:「丞相,你兒子的胃口挺大的呀……隨你,隨你……哈哈哈……」
丞相聞言,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表情猶如便秘了一般。他衝到切磋台旁邊,大叫道:「牧軒,適可而止了,你已經教訓過犬子了。」
想到自己的兒子被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教訓,心裏難免一陣又一陣的難受。
牧軒這才停手,小心翼翼的把丞相的兒子扶了起來,拍着他的肩頭,一臉關心的說道:「以後不要那麼貪吃了,瞧瞧你嘴巴都腫了。」
丞相的兒子聞言,差點沒有把一口血噴出來。這哪裡是關心,分明是諷刺與嘲笑。
眾人望着丞相和他兒子的臉色,切磋台周圍傳出一陣鬨笑。丞相臉色極為難看,幾乎都要出手了。
「都說宰相肚裏能撐船,想必您應該不會因為小輩之間的切磋而對我耿耿於懷吧?」牧軒十分鎮定的問道,臉上還帶着一絲微笑。
丞相咬了咬牙,只能把這口氣咽下去了,畢竟這麼多眼睛盯着他,實在是不好出手。
「也罷,既然我兒子敗了,那就讓其他的小輩與你切磋吧。」丞相氣的袖子一甩,便帶着他兒子離開了此處。
旁邊的幾個少年面面相覷,有了丞相兒子的前車之鑒,他們都不敢亂來了,更不敢亂說話!他們實力相當,前者能夠被牧軒一招撂倒,他們的下場絕對也是如此,單打獨鬥根本沒希望。
「牧軒,你能夠一招撂倒別人,我們再與你打還有什麼意思,還不是任你欺負?」那幾個少年開口。
「你們又有新的想法了嗎?不錯不錯,提出來,我滿足你們。」牧軒臉帶笑意,好似一匹狼盯着一群羊崽子一般。
幾個少年面色一陣鐵青,他們每次開口裝逼就被牧軒**的打臉,這種心情實在是令人崩潰。
「哼,你不是挺狂妄嗎?有本事你就一個戰我們四個,敢不敢!要是你贏了,我管你叫爺爺,你敢嗎?」四個少年威逼利誘,就盼着牧軒能答應了。
聽着這話,將軍啪一個清脆響亮巴掌打在他兒子腦殼上,生怕給他帶回來一個親人。將軍開口道:「這一仗要是敢打輸,看老子回去不揍死你。」
「爹爹放心吧,肯定能贏,我們四個按着他打!」將軍的兒子笑嘻嘻的說道,極具自信。
「喂,你敢不敢應戰啊,不會是怕了吧!」四人再一次問牧軒。
牧軒沒有開口,而是沉寂了一會兒。
「不會不敢了吧?剛剛不是挺神氣,怎麼怕了?」四個少年開口,不停的使用激將法刺激牧軒。
「我是想今日如此盛況,又在小公主成人禮的時間段內,咱們乾脆再加點東西豐富一下樂趣,好讓小公主有一個完美的成人禮。」牧軒微微抬頭,看着高台上的皇子摩柯威。
「哦?有意思,本殿想要聽聽你的想法。」皇子摩柯威平淡開口,姿態高高在上。
「公主成人禮之後不是缺個貼身護衛嗎?我對這個很感興趣。」牧軒饒有興緻的說道。
「本殿可以滿足你,既然你說了,要豐富一下成人禮的樂趣,不妨讓王奔也一道上台切磋切磋,畢竟人多熱鬧,你說是不是?軒弟……」摩柯威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摩柯威明顯想要藉此機會打壓牧軒,美其名曰豐富樂趣,實際上想借王奔的手給牧軒下絆子。不過有一點他沒有想到,王奔已經不足為懼了!
「如此也好,就如你願吧,曾經的摩柯威大哥。」牧軒話落,四人登台,王奔也上來了。
「哼,你就等着挨揍吧,待會誰求饒誰是孫子!有奔哥在這裡,你覺得你有幾分勝算?」四個少年晃了晃拳頭,挑釁牧軒。
牧軒也學着他們幾個的樣子晃了晃拳頭,雙眸盯着王奔。
本來所有人都以為以王奔的脾氣會強勢回擊,沒想到他竟然咽了一口唾沫,眼神不敢與牧軒對視,似乎在視覺逃避。
將軍見狀,右眼皮一陣跳動,有一種不安向他襲來,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他的兒子為他找到了親人。想到這,將軍的巴掌不由得一陣瘙癢……
「本殿作為見證人,若牧軒獲勝,讓她成為公主的貼身侍衛。若是王奔一方獲勝,這個貼身護衛則由王奔接任。」摩柯威一臉玩味的望着牧軒,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控制範圍內。
「本殿宣布,現在開始!」
隨着皇子一聲令下,牧軒身體如同雷霆般,迅疾的動了起來!一巴掌甩在了一位少年的臉上,聲音清脆響亮!這樣無疑是在打王奔的臉,在打摩柯威的臉!
「王奔,我期待你的表現。」摩柯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表現的很溫柔,但是在王奔眼裡,像極了招手的索命鬼。
王奔顧不得恐懼,一記鞭腿甩了出去,力量與速度都是極為強大,空氣幾乎都要炸開!
牧軒身子橫移開來,啪的一巴掌打在了第二名少年的臉上,他們根本反應不過來!趁着橫移的勁,一個轉體啪的一巴掌打在了第三個少年臉上,手感非常柔和。
牧軒帶着笑意,望着將軍之子,像極了大灰狼與小綿羊。
「你……你別打我,有本事……」
話還沒說完,牧軒一個巴掌掄圓了!打的這個少年半張臉腫脹,一個鮮紅耀眼的印子銘刻在臉上。
「牧軒,你太過分了!」王奔怒吼道,他的拳頭已經打了過來,拳風呼嘯,空氣中竟然傳出了音爆聲!
牧軒背對着王奔,連跪看都沒看他一眼,身體以一個刁鑽的角度躍起,一招放倒他,並踩着他的身體,讓他動彈不得。
「王奔,你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需要鎮壓一下!」牧軒腳踩王奔,手提將軍之子,旁邊三個少年嚇得癱軟在地上,根本不敢吭聲。
眾人一陣無語,這王奔力量太大需要鎮壓?我信你個鬼,你一招撂倒人家,踩的人家動彈不得,還說人家力量強大?還有天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