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血色鬼傘
血色鬼傘 連載中

血色鬼傘

來源:google 作者:李壽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壽龜 邊慧儀

桃養人,杏傷人,李子樹下埋死人那件事以後,老爹生了一場大病,在床上整整躺了半年也就是從那天開始,我就再也沒見過那把油紙傘,那把倒吊在房梁正中間的紅色的油紙傘展開

《血色鬼傘》章節試讀:

我回想起老爹教給我的東西,然後慢吞吞的走到了我們後方的一個孤墳面前,看了一眼老頭子,老頭子示意我動手。
「那個,閻伯,你有帶探子嗎?」我撓了撓頭,感覺有些尷尬。
老頭子一愣,然後大笑:「哈哈,你老爹沒有教過你本事?需要探子?」
我看見老頭子如此笑話我,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我這半吊子的水平,能夠學會這東西已經很不錯了。
老頭子從背後丟了一根鐵杆給我,這就是探子,我有些驚訝,這荒山野嶺的,老頭子怎麼可能弄出這種東西來。
「這東西我早就放在這地方了,以前我和你一樣,一樣膽小,三更半夜到這地方來練膽子,所以不必大驚小怪。」
我這才明白,老頭子原來也是跟我一個樣子。
我拿着探子往孤墳那裡走去,這孤墳沒有墓碑,就像是原來村子裏面那種,用土直接蓋着就好,一個墳包。
老頭子見我走過去之後,也是跟了過來,看着我的一舉一動,我把探子漸漸的從墳包外面伸了進去。
感覺到了一絲阻擋,我就知道,是碰到棺材了,可是這荒山野嶺的,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這棺材應該也是有些朽木了。
我猛然一用力,探子就被我打進去了,我不會老爹那樣子望氣,所以我將探子又抽了出來聞了聞。
上面的味道有些臭臭的,我皺了皺眉頭,實在是不想聞見這個味道。
「閻伯,這味道臭臭的,這個孤墳的骨能懂,但是為什麼我感覺到了一絲陰冷。」
老頭子瞳孔一縮,然後笑道:「看來你在你老爹那裡學到了最基本的土方法啊,但是土方法太麻煩了,你老爹沒給你說過望氣么?」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老頭子,這個問題有點閻鑽。
「額,我看老爹用過望氣,但是我不會,也沒有學。」
「唉,望氣這東西,確實也不怎麼好學,但是你必須要學會的,你要知道,用你這樣子的土方法,這裡這麼多的孤墳,你想想要是你全部弄一遍,那要弄到什麼時候。」
「至於你說的陰冷,那是骨氣的原因,這孤墳在這裡太久了,沒有人管,死者生前應該也是被自己家人冷落,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骨氣我也聽老爹說過,之前的馬老爺,也是讓我感覺到了一種兇狠的氣息,這孤墳給我的感覺不一樣。
「行了,這個孤墳就這樣子了,下一個。」
老頭子不管我的直接就往前面走了,也就在這麼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後脊背一涼,猛然回頭去,看見墳頭上面的草無風而動。
我打了一個哆嗦,也沒有多說什麼,由於害怕連忙追上老頭子。
老頭子指了指前面的一個孤墳。
沒辦法,我只能繼續走到他指的孤墳那裡去,繼續剛才的一系列動作。
可是這個孤墳探子傳來的味道竟然是一些潮濕血腥的。
老頭子大罵一聲不好:「糟了,這座孤墳,好像是合葬墓,走,我們快點回去,今天晚上先到這裡,探子扔在這裡。」
什麼?!探子留在這裡?那豈不是說,以後還在來這裡?天吶!
我看老頭子這麼驚慌失措,但是我後脊背越發的冰冷,叫老頭子,老頭子也沒有停下,我沒辦法,只好繼續跟着跑。
等回到家裡的時候,老頭子停在了家門前,然後從包里拿出了一包老牌香煙,發了給我一根。
「閻伯,我不會抽煙。」
「別廢話,趕緊抽了,不會抽也要做個樣子。」
我不懂老頭子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不過想着他不會害我,立馬就點燃了香煙,最後還被嗆了好幾口。
「閻伯,這是什麼意思。」
老頭子靠在牆壁上,還非常享受的深吸了一口,然後猛然直接吐在了我的臉上。
「我去!」
「孩子,我這麼做是有道理的,那個合葬墓,怨氣很重,秀林山那裡的陰氣晚上很重,我們回來難免身後會跟一些東西。」
「所以先吸一口煙,除除晦氣,這也是告訴那些東西,我們已經到家了,警告他們不要再跟着我們。」
這個時候,我的後脊背的冰冷又加重了,我的臉色很不好:「閻伯,我怎麼後背發冷得厲害了。」
老頭子一驚,然後問了問我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如實的告訴了他。
老頭子突然明白了過來:「我知道了,那孤墳裏面的東西跟着你回來了,就在你的身後,如果我沒有猜錯,雙手搭在了你的肩上。」
我聽見這話,恨不得把老頭子背我背上來:「那怎麼辦。」
他想了許久,然後才看着我說:「沒事,等等,你就在家門口,別進來。」
說完,老頭子就打開門急急忙忙的往家裡跑去,不一會,就往家裡拿出了一個掃帚,然後開始用掃帚拍打我的肩膀。
「嗯?閻伯,你在幹嘛。」
「沒事,就打打你,打人的感覺好像挺不錯的。」
什麼?老頭子打着我玩?
「孩子,這掃帚我們是用來除塵的,也就是除去一切雜物的,所以很容易除去淫穢之物。」
聽見這話,我就只能讓老頭子這麼繼續在我的肩膀上拍打了,打完還不說,還用黃豆砸我臉,疼得要死。
做完這一切時候,也差不多過去了十多分鐘,老頭子才允許我從外面走進來。
「行了,去鏡子面前看看吧。不過記住,不要照太久,晚上照鏡子太久,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點了點頭,這老爹已經告訴過我,鏡子有靈屬陰,晚上也是屬陰,如果貿然照鏡子,就會陰氣疊加,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走過去,隨便看了看,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的肩膀上面,居然有着兩個小的手掌印!
就是那種小孩的,並不大,可是看起來也是足夠讓人害怕。
「閻伯!」我連忙衝出去,老頭子坐在沙發上面看着電視,吃着水果。
「怎麼了,一驚一乍的。」
我指了指自己的肩膀:「閻伯,我肩膀上面怎麼會有手掌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頭子不耐煩的說道:「你先往左邊挪一點,右邊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