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學神救了我一命後,他黑化了
學神救了我一命後,他黑化了 連載中

學神救了我一命後,他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是西瓜不是呱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毓 現代言情 陸盛淮

【重生+寵妻+偏執+白切黑+校園】多年後,陸氏集團太子爺陸盛淮與不知名女子大婚的消息震驚了整個商業圈那一場盛大的婚禮轟動全國,陸家流水席連擺三天,邀所有人共同分享這份幸福後來記者採訪時問到:「請問陸總是如何追到陸夫人的?」陸盛淮思考了幾秒後用那低沉喑啞的聲音道:「三千五百公里,三步一叩首」沈毓暗暗擰了他一把,「好好說話」陸盛淮忍着痛,寵溺的看着她笑,「沒什麼秘訣,長得好看就行」記者:「?」售後狗糧吃到撐,直到真有人閑着沒事做去翻陸盛淮的舊歷史,才發現他說的都是真的那張全是噪點的照片里,高山峻岭黃土地,老法師手握轉經輪,身後的陸盛淮雙手合十,額頭又紅又腫,臉上的疲憊藏也藏不住,可那雙眼睛亮的出奇,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內心的波濤洶湧…展開

《學神救了我一命後,他黑化了》章節試讀:

一中以悠久的歷史和升學口碑強壓二中,每次縣裡,市裡開會,二中都是陪跑,兩邊的老師自然互相看不順眼。

尤其是一中新校長是個不長腦子的,去年開會時直接說二中的老師都是小腦殘廢,教不出好學生,去二中還不如去隔壁職高,還能學門手藝。

這話一出,直接引爆了兩家學校的戰鬥,每次開會雙方老師都是針鋒相對,互不相讓。

連帶着兩個學校的學生都互看互不順眼。

可這一切在兩周周考成績出來後被打破了。

陸盛淮兩次周考都以高分強壓一中一頭,讓二中的老師去開會走路都帶風。

說我們是小腦殘廢,那你們豈不是連小腦殘廢都不如!

「老大,牛啊,又是第一。」陳錫滿臉自豪的舉着成績單高喊,那刻意的動作讓其他人都圍過來。

「哇,陸盛淮厲害啊,又是第一,陳錫給我看看,艹,1049,我一半的分數都沒到。」臉上長着青春痘的男孩一臉生無可戀。

「差一分就滿分了!簡直毫無人性。」

「估計是語文沒給滿分,語文老師從不給人打滿分,說是怕我們驕傲。」

「離譜啊離譜,這什麼腦子啊,陸盛淮,老天給你關了哪扇窗?」

陸盛淮嘴角上揚默不作聲,反倒是陳錫越聽笑得越燦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考的高分。

「那是,我老大可是學神,學神懂不懂,跟你站一起那叫降維打擊?別說你了,連一中那個叫什麼劉海明也追不上,老大這次又甩他二十多分,個大老爺們又要哭鼻子了哈哈哈。」

句句不說髒話,句句瞧不起人。

「噗呲!」

雖然陳錫嘴賤得讓人牙痒痒,但二中能壓一中一頭,還是讓人非常興奮。

藍縣重點高中只有兩所,一中跟二中,因為一中的教學資源好,每次周考兩所學校都用的一中的試卷。

劉海明兩次月考都差二十多分,一中的校領導已經很不滿意這個成績。

花了大價錢從市裡把人給挖過來,可不是讓他當萬年老二的,最讓人憋屈的是還用的本院的試卷,這不是啪啪打臉嘛。

二中這邊成績一出,就有人去蹲一中的第一名,哪怕手機的像素不清晰,也能拍出他偷偷在樹下抹眼淚的畫面。

照片一發出來立即傳瘋了。

陸盛淮懶懶的靠在椅背上,含笑不語,左手轉着寫字筆,骨節分明的手指間划出一道道迷幻的光影。

好些女生都紅着臉偷偷打量他。

陸盛淮長得可真白,真好看啊。

「陳錫,陸盛淮考得好,你嘚瑟什麼,人家還沒說話,你在這又唱又跳的,有本事讓大傢伙瞧瞧你的成績單。」長青春痘的男生哪能容得了被人這樣嘲諷,陰陽怪氣看着陳錫。

「是啊,陳錫看你賤得那樣,真特碼欠揍,有本事拿你的成績出來瞧瞧,誒,我記得你入學考才436分吧。」

「還有臉笑別人,你考倒數第一你驕傲是吧?」

「哈哈哈哈。」

有人看熱鬧不嫌事大,紛紛惹火。

陳錫挑了挑眉,一副受不了你們的表情,「哎,年輕人火氣就是大,聽不得實話,我不跟你計較,既然你們這麼好奇,我就勉為其難的給你們看看咯。」

他從課桌里抽出成績單,一把拍在桌上。

大家紛紛探出頭。

「823…啊!」

「你不是抄的吧!」有人脫口而出。

實在是不敢相信,這貨分數這麼高。

陳錫呸了一口,火氣馬上就上來了,「老子入學考倒數第一,這次考試坐最後一個,我特碼抄誰的,你可以懷疑我的智商,但是不能質疑我的人品!」

「還真是,他前面就是倒數第二,想抄也沒法抄。」

「靠~我知道了!這貨故意入學考不好好做題,就等着今天扮豬吃老虎呢,呸,陰險。」

「咦~陳錫你夠了啊~都是同學,沒必要吧。」

大家對他的行為不齒,呸了一聲。

「污衊,純屬污衊,我怎麼會是那種人。」

陳錫一臉義憤填膺,嘴角卻不自覺的高高翹起。

其他人一看他那賤樣,紛紛露出嫌棄的眼神。

「好了,我們越說這貨指不定越高興呢,別中了他的奸計。」

「下節課電腦課,大家一起去一中的論壇去堆樓去。」

「行行行,等會一起,看一中那群猴子還敢用鼻孔看我們。」

大家激烈的討論着,一個個眉飛色舞,青春氣息撲面而來。

陳錫還想說什麼,被陸盛淮開口打斷。

「適可而止。」

連陸盛淮都不得不承認,陳錫那張嘴是萬惡之源。

明明一個五官硬朗,濃眉大眼的帥哥,站出去就能感受到蓬勃的正義感,非就長了一張嘴,欠得很!

聽到陸盛淮的聲音,陳錫趕忙笑嘻嘻的從桌子滑上下來。

分班第一天陳錫就跟陸盛淮是同桌,兩人聊了沒多久便一拍即合,像多年不見的老友一般,有說不完的話,實際是陳錫不停的說,陸盛淮默默的聽着,不時插兩句。

「嘿嘿老大,還是你牛,給我壓的題居然都中了,823分啊,等會我回去就把成績單甩我老子臉上,看他還敢說我是個草包!」

「高興嗎?」陸盛淮雙手抱胸,歪着頭問。

陳錫笑的牙花子都出來了,「高興啊!給我頭上安個陀螺我都能起飛了~」

「高興就好,給你開小灶讓你更高興。」陸盛淮從桌子里扯出一張試卷給他。

「啥啊?」陳錫懷疑的接過來,等看到上面的內容後,表情怪異。

「老~大~,這才剛考完試吶。」他一臉苦相。

「嗯,學校新出的試卷,給你鞏固知識,加深印象,做一遍,再把題目背下來。」陸盛淮淡淡道。

他那成績簡直不忍直視。

「這是什麼人間疾苦?」陳錫癟着嘴心道。

本想再跟陸盛淮討價還價,一轉頭對上那雙不帶情緒的眼睛,再多的話也吞回肚子里。

老大年紀不大,身上那股子勁卻比他老子還足,平時笑眯眯的有問必答,可一旦冷着臉,直讓人心裏發毛,不敢出聲。

等他做完試卷正好趕上下課鈴,九月份,這天氣熱的不行,他一張試卷做下來,後背都**。

「熱死了,這破學校也太省了,空調沒有就算了風扇也不開,真服了。」陳錫一臉煩躁的從桌上拿了本練習冊扇風,突然他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老大你不熱嗎?」

他穿着工字背心都渾身濕透了,老大居然還穿着長袖的校服!

「不熱,溫度正好。」陸盛淮淡淡道。

陳錫不信邪的把手放在陸盛淮的額頭。

「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陸盛淮一把把他的手拍下,略帶幾分嫌棄。

「我靠,這不科學。」陳錫都驚呆了,直接脫口而出,「老大,你是不是腎虛啊!」

陳錫話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要完,他馬上耷着臉道歉:「老大我說錯了,是我腎虛,是我腎虛,嘿嘿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計較,我試卷做完了,您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