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噓!霍爺擄來的漂亮小夫人凶的咧
噓!霍爺擄來的漂亮小夫人凶的咧 連載中

噓!霍爺擄來的漂亮小夫人凶的咧

來源:google 作者:晏江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寧 現代言情 霍凌寒

【穿書+蘇爽打臉+互撩+又蘇又欲高甜!】江寧穿到了一本新婚夜被丈夫送到別人床上結局還死翹翹了的悲催虐文女主身上對此,掌握全書劇情的江寧冷冷一笑,主動出擊改變劇情走向懟婆婆,惹白蓮,狂的不可一世臨走也不忘撩筆財富,公然揚言:「離婚可以,分手費十億,不接受支票,不接受分期,只支持不可撤銷的銀行轉賬和現金,並簽贈與合同不給?那我就佔著茅坑,急死你們!」成功撈得天價分手費的江寧身價猛漲十億,果斷踹了前夫哥,獨自美麗就在江寧已經做好過上餘生揮金如土、紙醉金迷的鹹魚生活時,那個被她吃抹乾凈了的京城最矜貴的男人出現,擁她入懷,在她耳邊低聲誘哄:「我有錢有顏有身材,會的花樣還多,方方面面碾壓前夫哥,做我的霍太太,錢隨便花,我隨便吃」展開

《噓!霍爺擄來的漂亮小夫人凶的咧》章節試讀:

目光落在大床上,發現有件白紗披肩還不錯,江寧二話不說脫掉現在身上的白色針織衫,身上只剩一件弔帶長裙,細長的手臂和漂亮的天鵝頸暴露在空氣中,上面男人留下來的痕迹明顯。

江寧披上白紗披肩,將痕迹遮掩。雖然遮住了,但白紗很透,根本不能完全蓋住,若隱若現更是撩人。

看到江寧身上的星星點點,顧澤言瞬間清醒。

昨天,他為了拿下那個盯了很久的項目,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新婚妻子送到了別人床/上。

這個女人只是他可以隨意送出去的玩物,她不配坐上顧太太的位置,他的顧太太、他此生最愛的只有溫惜月一人。

顧澤言的目光再次泛冷,一字一句:「你這個不知廉恥的盪/婦!」

聽到這話,江寧的動作頓住,緩緩扭頭,冷冷的看着他。

「盪/婦?」重複着這兩個字,江寧忽然笑了。

原本懶得和渣男對話,感覺多和渣男說一句都是對自己的侮辱。

不過她忘了,渣男不光渣,還賤。

這不就開始嘴賤了。

她緩緩勾起唇角,沒有掩飾,直接坦然承認:「溫惜月的卡就是我拿回來的怎麼樣?顧大總裁,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咱們領證前你並沒有做婚前財產公證,所以你的身價有一半都是屬於我的,包括你在外面養小三的錢也都是我們的夫妻共同財產,我有權利要回來,也有權利讓她把用你的錢、住你的房子全都收回來。」

「至於這個……」抬起手臂看着自己胳膊上的痕迹,江寧知道顧澤言十有八九就看到了這個。

她冷笑一聲,直接看他道:「這不是顧總裁的意思嗎?像顧總裁這種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的我還是頭一次見,長見識了。」

說完,她轉身抓起幾件衣服隨意丟到一旁,拿起壓在下面的綠帽子:這是她今天逛街的時候特意買的,就是為了送給顧澤言,羞辱顧澤言。

一頂綠色漁夫帽,顏色非常正。

「顧總,這是您給自己找的綠帽子,可戴好了——」

看到那頂綠帽子,顧澤言瞳孔驟縮,狠狠瞪着江寧,眼底帶着冰碴,周圍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很顯然,江寧將他惹惱了。

「江!寧!」咬牙切齒叫出這個名字,顧澤言幾個大步衝上去直接扼住江寧的脖子,手背上爆起的青筋可見他的震怒。

江寧猛的往後退了幾步,撞到床後跌躺在床上。

顧澤言掐着她的脖子,俯下身,眼底暴戾:「你是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說話!」

江寧被掐的臉色蒼白,她兩手抓着男人的手,根本扯不開。緩緩屈起自己的膝蓋,然後對着男人的老二弟猛的就是一下。

顧澤言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鬆開了江寧。

江寧趁機脫離魔爪,捂着自己的脖子,趁男人沒反應過來抬腳對着剛才的地方又是狠狠一腳。

她腳上穿的是高跟鞋,跟又長又細,不小心被踩到都疼得不行,更不用說江寧這狠狠的一下。

顧澤言狼狽跌在地上,面露痛苦。

「咳咳……」江寧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盯着他:「我是什麼東西?那顧總您又是什麼東西?」

「公然包/養小三,將自己的新婚妻子送到別的男人床/上,顧總裁,你這種渣男行為小心遭報應,到時候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她扯唇冷笑:「顧總,你和你那位老相好是不是特別恨我?覺得是我擋住了你們在一起的路,是不是做夢都想和我離婚?」

顧澤言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他自然會離婚,但如今老爺子還在,他肯定不會妥協。

不光老爺子那邊不同意,就連江寧這邊也一定會死咬住不鬆口。

顧澤言可沒忘記當初這個女人是怎麼巴着自己的,厚顏無恥之人!

本以為會聽到江寧的「想離婚不可能」「我死都不會機會你就別想了」等話,沒想到她的表情忽然來了個轉變,直接點了點頭。

「想離婚,可以啊——」

「……」顧澤言眯起眼睛,眼裡閃着意料之外的驚訝。

就聽江寧接着開口:「分手費十億,不接受支票,不接受分期,只支持不可撤銷的銀行轉賬和現金,並簽贈與合同。」

不接受支票付款是因為她並不熟悉支票,容易被坑,如果顧澤言在她去兌現前掛失或者做點什麼手段,要知道開空頭支票會被罰支票金額的2%賠償金,十個億的2%也是一筆大數字,到時候都沒地說理去。

轉賬也必須是不可撤銷的銀行轉賬。

至於為什麼還要簽個贈與合同,明確錢是顧澤言心甘情願給的。

因為如果沒有合同,顧澤言就有可能在轉款後以借款為由要求她返回借款,到時候她要錢要了個寂寞。

像顧澤言這種在商界叱吒多年的老油條,算計人就跟煮泡麵一樣嫻熟了,尤其是現在自己已經和她撕破了臉,為避免被報復吃悶虧,江寧必須謹慎謹慎再謹慎。

想到什麼,江寧又補充:「哦對了,錢給我之後我還得納稅,金額太大稅率還挺高的。看在夫妻一場的份兒上你順便幫我把稅交一下吧,這樣之後我想到你的時候起碼還能勉強記得你一點點好的。」

嗯,要做一個勤勤懇懇的納稅人。

聽到女人的話,顧澤言的表情難看。

呵,聽這語氣她早就決定憑離婚從他這裡狠狠撈一筆了,連贈予合同都考慮到了。

十個億……還真獅子大開口。

顧澤言冷笑:「十億?你覺得你配嗎?」

「我覺得我配啊。」江寧一臉無辜的回。

「……」

看他這副表情,顯然不願意給,江寧的臉立刻垮了:「不給?那我就佔著茅坑,急死你們!」

早一天晚一天離婚她無所謂,反正有人比她急。

顧澤言被她的厚顏無恥噁心到了,厭惡道:「江寧,你可真不要臉!」

「顧總好歹身價過百億,如果我正常走離婚流程,你的錢起碼有一半是我的好嗎?我只向你要十億已經給你打友情價了。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