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許靜
許靜 連載中

許靜

來源:外網 作者:陳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軒

給許靜。「小靜,我愛你,這塊玉佩是我們陳家的傳家寶物,現在送給你了。」陳軒期待的看着許靜,可是對方卻輕蔑的搖搖頭:「別拿這些破東西來打發我。」許靜語氣冰冷,「陳軒,我們分手吧,我再也不想把我的青春,浪費在一個窮逼身上了。」轟——陳軒只覺得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為什麼?」陳軒苦澀的問道。「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陳軒我跟了你四年,這四年里,你給我什麼了?天天去吃幾塊錢的盒飯,喝幾塊錢的汽水,就連情人節開個賓館你也要撿最便宜的,你還問我為什麼?」「雖然現在我們的生活是苦了一點,可我可以努力展開

《許靜》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林秘書頓時傻眼了。
儘管對於陳軒的態度有些不爽,但是陳軒現在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也只能聽從。
很快屋子裡靜了下來,陳軒緩緩的在病床邊上坐了下來,看着臉色蒼白如紙的沈冰嵐,輕輕的伸出手,再次按在對方的肚子上。
天生寒脈,是因為出生時位於極陰地脈的源頭,受寒氣入體所致,病理極其複雜。
哪怕陳軒修鍊了邪醫秘典,以他目前的修為,也無法徹底將其根治。
許久之後,陳軒微微嘆息。
「看來想要徹底根治,還需要等我修為再進一步才行啊。」
體內真元運轉,入侵到沈冰嵐心脈的寒氣被陳軒一點一滴地逼出,可是最後一點,陳軒如何也逼不出來。
就在這時,沈冰嵐醒了。
再次感受到小腹之上的溫熱,她沒有想要大喊大叫的衝動,之前她醒來的時候,從陳軒的對話中,已經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是救她的人。
所以她一直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不過一直被一個男孩子伸手按在肚子上,她還是顯得有些窘迫,臉上早已經火辣辣的一片紅暈。
要知道,這對以往的她來說,是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自己的身體對男性有多大的排斥反應,沈冰嵐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被這個叫陳軒的男人摸在肚子上,居然沒有生出一絲一毫的厭惡之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冰嵐內心浮現起深深的困惑,二十多年來,陳軒是她遇到的第一個不會產生身體排斥的男人。
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陳軒的手居然漸漸從小腹的位置,移到了她的胸前!
「流氓!」
沈冰嵐俏臉驟寒,她沒想到,陳軒居然想趁着治病的空隙,摸她那種地方,心裏對陳軒的好感一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舉起玉手就往陳軒臉上打來。
陳軒一把抓住了沈冰嵐的手腕,開口道:「你冷靜點,這只是為了治療,你感受下,是不是好多了?」
「哼,鬼才相信是在治病,你這臭流氓就是想占我便宜!」沈冰嵐眼裡射出兩道寒光,彷彿要把陳軒碎屍萬段了。
「你!」
聽了這話,陳軒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他沒想到自己好心為對方治病,居然還會遭對方冤枉,當即就冷哼了一聲:「既然如此,那就不治了!」
說完,就往病房外走去。
「等等!」
就在這時,沈冰嵐卻突然喊住了陳軒。
「怎麼了?沈大總裁,難道又想讓我繼續治療了嗎?」陳軒抱着胳膊,沒好氣的說道。
沈冰嵐臉色一陣變幻不定,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真的好了很多,陳軒說的很可能是真的,雖說如此,可自己居然被摸了那個地方,這讓她怎麼也無法接受!
「陳軒是吧,我讓你治,但請你手腳乾淨一點!」
思索了很久,沈冰嵐終於開口說道。
陳軒神色一冷,搖頭道:「我手腳不幹凈?我摸你是給你治病!」
「你……」
沈冰嵐一窒,可是想到折磨了自己這麼久的病情終於有點起色,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對不起,請你給我治病。」
「抱歉,我沒聽清。」陳軒掏了掏耳朵。
「我說對不起!夠了吧!」沈冰嵐大聲吼道。
陳軒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重新走了回來。
「沈總,請你把襯衫下面的紐扣解開。」陳軒開始不客氣的發號施令了。
沈冰嵐臉色一紅,猶豫道:「可以不解開嗎?」
「貼着衣服治療的話,會大大降低效果,到時候可能十年都治不好。」
聽到十年都治不好,沈冰嵐臉色白了一白,終於伸手去解襯衫紐扣。
陳軒眼看她一顆顆紐扣的解開,心底里不由自主的冒起一道火焰。
而且從他的視角看過去,能看到沈冰嵐那完美無瑕的側臉,修長白皙的玉頸,還有橫看成嶺側成峰的身段。
「罪過,罪過……」
想到自己的身份,陳軒連忙按捺住心中的邪念。
沒想到接受了傳承後,他連性格都收到了邪醫的一絲影響。
此時沈冰嵐已經解開了襯衫最下面的三顆紐扣,冷冰冰的說道:「陳軒,如果你敢騙我的話,我就殺了你。」
陳軒頓時無語,撇了撇嘴說道:「我說你這麼好看的一個美女,怎麼張嘴閉嘴就要殺人,你這樣是會嫁不出去的。」
「我嫁不嫁得出去要你管么?」沈冰嵐的美眸狠狠瞪了陳軒一眼。
陳軒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伸出右手手掌,直接按在了沈冰嵐的小腹之上。
感受着沈冰嵐肌膚的緊緻細膩,陳軒不禁心神一盪,這個美女總裁日理萬機,皮膚還保養得這麼好啊。
沈冰嵐卻是嬌軀輕輕一顫,臉上不自覺的浮現兩片紅暈。
幸虧這是在重症病房,要是在外面不小心被下屬看見了,那可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沈冰嵐感受到陳軒按在她小腹上的手掌暖洋洋的,而且還從上面不斷透出溫暖的氣流,這種感覺讓她舒服得不由自主的輕輕發出一聲:「唔……」
聽到沈冰嵐這個曖昧的聲音,陳軒心頭一熱,差點把持不住。
沈冰嵐羞得耳根子都紅了,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發出那種羞人的聲音,都怪這個氣人的傢伙,讓自己太舒服了。
「你什麼都沒聽見!」沈冰嵐銀牙緊咬,威脅般的說道。
陳軒忍笑答應道:「好。」
見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沈冰嵐更是又羞又氣了,乾脆冷哼一聲,閉上了眼睛。
陳軒繼續全神貫注的施展獨門醫術,不知不覺,半個小時過去了。
「現在你的病已經被壓制了。」
陳軒終於收回了手,搖頭道:「沈總,你的寒症從出生到現在,已經根深蒂固,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根治的,我估算了下,大概要一年的時間,我才能幫你完全治好。」
「什麼!還需要一年?」
這豈不是說,他還要像這樣摸自己一年?
想到這裡,她的臉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羞紅之色,臉色變幻不定,但想到自己被寒症折磨了這麼多年,總算看到了希望,她自然不願放過,過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接受了下來。
「我和你簽訂一個合同,在一年內,按照治療進度支付你醫療費,合計兩百萬,直到病癒為止。」
從小就接受商業教育的沈冰嵐,直接想到了簽訂契約的方法。
「可以。」想了想,陳軒直接點頭答應了。
他修鍊邪醫秘典也是需要資源的,沒有錢確實不行。
更何況,他也不能免費幫沈冰嵐當一年勞工啊。
但是沈冰嵐見他這麼輕易就答應了下來,反而有些遲疑了。
這傢伙醫術這麼高,兩百萬對他來說可能並不是什麼難事,而自己的病還需要一年才能治癒,他要是跑了怎麼辦?
想了想,沈冰嵐開口道:「除此之外,我正式聘請你當沈氏集團的首席醫師,年薪三百萬!你醫術這麼高,想必沒有問題吧?」
「這麼麻煩?」陳軒眉頭皺了起來。
沈冰嵐都快氣爆了,沈氏集團的首席醫師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這傢伙居然還嫌麻煩!
但是怕他真的不幹,她只能忍下了這口氣,解釋道:「不會很麻煩的,除了給我治病外,就是給集團旗下的醫師們指導下醫學難題,還有幫忙治療醫院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而且除了遇上特別重大的問題,我不會請你出手的!」
「那……好吧。」
聽了這話,陳軒這才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
「謝、謝謝你。」
過了好一會兒,沈冰嵐咬着牙,嘴裏擠出了幾個字。
患上寒症二十多年,讓她在心理上對男性產生了深深的厭惡感,這還是第一次開口對一個男性表達感謝,非常的彆扭。
「你說什麼?」陳軒笑眯着眼,湊到了沈冰嵐身前,「再說一遍,我沒聽清!」
「沒什麼!」
沈冰嵐臉色驟寒,扭過頭說道。
此時此刻,病房之外,專家還在不停發牢騷: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沒本事就算了,簡直目無尊卑。」
「沈總的病症,整個華夏,也沒有哪個人敢打包票,一定能治好的,這小子真是太狂妄了,好啊,我看他到底有什麼能耐……」
「是啊,要真是治不好,到時候出什麼紕漏,責任全部推給他好了,反正是他看的病,與我們半毛錢關係沒有。」
面對其他人的牢騷,只有林秘書和俞老二人,一言不發,擔心的站在門口等待着。
就在專家們還在抱怨的時候,門忽然開了。

《許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