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徐南徐北
徐南徐北 連載中

徐南徐北

來源:外網 作者:醫武帝婿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醫武帝婿

蘇澤明本是江北市頂級大少,因為遭人暗算,公司倒閉,自己還患上了絕症,絕望之下,他去了海外求醫,進入了葯帝門,將醫道和武道都修鍊到了巔峰,成為了赫赫有名的新一代『葯帝』!這一次,他強勢歸來,要讓那些從前都高高在上,踩過他的人,都低下那頭顱,尊他為帝!展開

《徐南徐北》章節試讀:

重城,軍民兩用機場。
「快快!快!」
一列列全副武裝的士-兵快速布防,凝神以待。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聽說出了大事,緊急出動,戒嚴整個機場。
重城總督陳啟明額頭上冷汗不斷冒出,內心卻似烈火灼燒,讓他如熱鍋上的螞蟻。
轟轟轟……
當轟隆聲響徹,陳啟明看到高空上一架戰機俯衝而下,內心更是顫抖。
來了!
還是來了!
狂風席捲,戰機平穩落下。
艙門打開,徐南在紅妝的陪同下大步走出。
下一刻,他看到了包圍過來的士-兵,槍口全都對準了他。
「閃開!」
紅妝明媚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狠戾之色,發出冰冷之聲。
常年邊地廝殺而誕生的無形殺氣,讓得所有人汗毛倒豎。
「南帥!」
陳啟明連忙跑來,在徐南面前躬身行禮,都不敢看徐南的眼睛,艱難道:「下臣重城總督陳啟明,不知道南帥從南疆趕來,是發生了什麼?」
紅妝冷喝道:「讓你的人立刻閃開,備車,南帥要去第一醫院!」
「這……」
陳啟明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徐南。
但就這一眼,讓他雙腿發軟。
那是怎樣的雙眸啊!
似乎蘊含著屍山血海!
紅妝再度厲喝:「備車!」
「啟稟南帥,您身為南疆主帥,不該擅離職守,國主有令,令你立刻返回……」
沒等陳啟明說完,紅妝已經一腳踹去,將陳啟明踹倒,雙目圓睜,殺意凜冽:「讓你備車!」
咔咔咔……
數百士-兵,齊齊槍口轉移對準紅妝,子彈上膛!
「南帥!」
劍拔弩張之際,有人匆匆趕來。
陳啟明大口喘息,像是快被乾死的魚。
來人正是易天龍,金龍監察使,擁有監察戰區之責。
徐南看易天龍,目光冰冷。
「本帥沒有時間再耽擱,備車。

易天龍滿嘴苦澀:「南帥您放心,我從京城帶來了一位神醫,眼下已經趕往醫院為您妹妹進行治療。

說著,易天龍從懷裡拿出一道令牌:「南帥,國主有令,您身為南疆主帥,不得詔令不能回內陸城市,現在已經是違背了國法,還請立刻返回南疆,主持完敵國相關事宜,再去京城見國主。

徐南深吸一口氣,平靜道:「本帥的妹妹生死不知,你讓我怎麼回南疆?易天龍,讓開!」
「南帥!」
易天龍想說什麼,但又頓住,目光看向陳啟明,道:「陳總督,帶兵離開吧。

「是,是!」
陳啟明如蒙大赦一般連忙點頭。
要不是國主的命令,他根本就不想來,這尊殺神可不是誰都能面對的啊。
陳啟明帶隊離開了。
易天龍揮退屬下,苦笑道:「我的南帥喲,你就回南疆去吧,敵國正在投降關鍵時刻,你不在,如何威懾敵國?看在你曾經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偷偷跟你說,大人物們正在商量為你封號的事情,只等戰事平定,你就是是封號戰神,甚至躋身五大戰神之首!」
徐南淡淡道:「我不在乎。

「我知道你不在乎,但你也得為你南疆麾下着想吧?此戰之後,南疆無生軍十二將,都能得到封賞。

舔了舔嘴唇,易天龍又道:「你是南疆主帥,位高權重,坐鎮一方,依國法,不得詔令,不能回內陸城市,你這貿貿然的跑回來,已經是犯了大忌,萬一上面震怒……」
轟轟……
易天龍話沒說完,引擎轟鳴。
一輛紅色牌照的轎車疾馳而來,車門打開,一個男人朝着徐南敬禮,拿出一塊令牌,冷漠道:「不得詔令,南帥不得回內陸城市,請南帥返回南疆!」
徐南嘴角勾起一抹刀鋒般的弧度,看向易天龍:「給我備車,我要去醫院看我妹妹。

「南帥!」
易天龍一個頭兩個大,這人就是這般,油鹽不進。
徐南不再理會易天龍,大步離去。
「南……唉!」
機場外,陳啟明沒敢離開,帶着士-兵們依舊戒嚴。
見徐南出來,陳啟明瞳孔猛縮,內心顫慄。
國主詔令都擋不住?
「這輛車,本帥徵用了,到醫院來取。

徐南說的是陳啟明的車。
陳啟明哪裡敢反對?
喉嚨涌動,連連點頭。
易天龍追來,看到徐南準備上車。
「給我攔下他!」
咔咔咔……
數百士-兵,槍口再度對準徐南,團團包圍。
易天龍怒吼道:「你到底要幹什麼?莫要自誤!」
此時!
轟……
馬達聲再度響起。
又是一輛紅色牌照的車駛來,擋在了轎車前方。
車內下來一個穿西裝的青年,伸手入懷摸出一塊令牌:「國主詔令,南帥速回南疆!」
徐南瞥了一眼,回頭看易天龍:「你擋不住我。

話語淡然,卻讓易天龍汗毛倒豎,心頭拔涼。
眼睜睜看着徐南上車,卻不敢再說一個字。
這個男人,他已經處於暴怒邊緣!
馬達響徹,紅妝驅車繞過前方車輛,打着導航往重城醫院而去。
陳啟明眼前發黑。
金龍監察使攔不住!
三道詔令也攔不住!
……
重城醫院,重症樓。
十二樓走廊上,一張移動病床,躺着面目全非的女孩。
她叫徐北。
徐南的妹妹!
一個白髮老人面沉似水,以幾枚銀針在徐北身上各處小心刺下,又搭脈試探。
此時,徐北身體抽搐了一下,腫脹的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卻看不清一切畫面。
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反手拉住老人的手,艱難開口:「哥……哥……我……我想……你……」
噗!
一口鮮血從她嘴裏噴出,這血猩紅裡帶着一抹黑色。
然後,徐北又昏迷過去。
老人大驚,連忙以三根金針刺入徐北頭頂,感受着她微弱得如風中殘燭一般的脈象,微微搖頭嘆了口氣。
旁邊一個俏麗女孩連忙問道:「師父,她怎麼樣?」
「五臟破裂,命不久矣,老夫以三道玄針刺命,但也只能多拖延一點時間,恐怕……」
女孩心頭一沉,看向徐北的眼中閃過憐憫。
連自己師父都救不了,普天之下,怕是也沒人能救。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怎麼會忍心這麼折磨她?
作孽喲!
嗡……
驟然間,女孩只覺得全身發軟,雙腿都在打顫,似乎肩上扛了一座山!
發生了什麼?
她滿是茫然,艱難回頭,視野里,多出了兩個人。
一男一女,穿着軍裝。
男人與她年齡相差不多,緊抿着嘴唇,目光里所有一切都被忽視,只剩下病床上的徐北。
「他……」
「南帥。

女孩聽到了師父的驚呼。
什麼?
南帥?
這天下,只有一個人可被稱之為南帥。
難道這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就是……
六年戎馬鎮守國門,一人獨掌百萬雄兵!
翻手可救天下蒼生,覆手能屠萬丈紅塵!
的……
南疆主帥!
震驚情緒還未落下,下一刻,女孩內心涌動滔天駭浪。
這位傳說中的人物,他雙目爬滿血絲,有一滴淚從眼角悄然滑落。
他哭了!

《徐南徐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