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尋龍默示錄
尋龍默示錄 連載中

尋龍默示錄

來源:google 作者:余似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余似幻 都市小說 魏銘澤

這是奧術與槍械的碰撞,神秘與科學的交織我們在鋼筋鐵樓所禁錮的世界中找尋上古的蹤跡這是一場來自命運的試煉展開

《尋龍默示錄》章節試讀:

魏銘澤舉起手掌,向其中呼了一口熱氣,一輛的士開了過來,他順勢攔住了。

短短几個小時,魏銘澤的世界觀被徹底的顛覆了,他現在只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像是有個小人在裏面跳舞,在不知不覺之中,魏銘澤恍恍惚惚地睡了過去。

魏銘澤睜開雙眼,一片血紅的天空映入眼帘,一根一根毫無規則的巨大黑色裂縫蔓延着,清澈明亮的泉水自裂縫之中傾灑在天地間,身前一彎巨大的七色彩虹看不見邊際,只是破碎的像是被隨意折斷的木板,發著微弱的光。

魏銘澤慌亂地後退了幾步,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摔倒在地。

感受到背部傳來的冰涼,魏銘澤渾身寒毛豎起,他翻過身來,眼前的景象使他心中極深的某處一片寒冷。

廣袤無垠的大地上遍地都是姿態各異的屍體,泛着精光的盔甲碎片密密麻麻地散在地上,不遠處一座恢宏大氣、綿延萬里的巨城中傳來震耳欲聾的哀嚎。

「咚、咚、咚」這震耳欲聾的沉悶聲猶如千萬人在敲擊着重鼓,緩慢而富有節奏,這輛車子也在跟隨着這聲音猛烈地上下震動着,魏銘澤解安全帶的動作瞬間凝固住了,小幅度抬起眼。

車玻璃在這聲音的衝擊下浮現出裂紋,像是有人跟隨着聲音的節奏在猛擊着車玻璃,這聲音越來越近,車子震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魏銘澤完全停止了思考,只是保持着一個動作不動,細密的汗珠匯合在一起沿着他的臉頰滴落,他的喉嚨滾動了幾下。

正當魏銘澤想要抬起頭時,一隻巨大的腳踏在了車前,整輛車被震飛了三米高,他嚇得死死抱住車扶手,將頭低下,盡量埋着身子,車子這一摔,四個輪胎都在一聲悶響下全部爆炸開來。

魏銘澤驚魂未定地抬起頭,一個起碼有十輛車那麼大,甚至更大的腳印出現在前方。

一個數百米高的巨人身上被雄偉猙獰的綿延山脈纏繞着,一座座嶙峋可怖的山峰像是鋒利無比的尖刺生長在他的皮膚上,裸露出來的皮膚猶如漆黑的、被風乾龜裂的玄武岩。

他邁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那座遮蓋着血紅殘陽的萬里巨城,城牆已經是殘垣斷壁,大片黑色的灰覆蓋了城牆的潔白。

巨城裡鎏金般的火焰滔天而起,如山般充滿着絕望壓迫感的巨人每走一步就會將遍地的屍體踩成大片的肉泥,濺出的暗紅鮮血像是一場海嘯,朝着魏銘澤湧來。

在被腥臭的暗紅海嘯吞沒前,他隱約看見了車後密密麻麻的山巨人,帶着排山倒海般壓抑到極致的威勢跟隨着最前方的巨人。

魏銘澤滿身大汗的猛地坐了起來。

「誒,小夥子,怎麼了?我開的太快了你不舒服嗎?」一個留着平頭,看起來異常幹練的的士司機掐滅手中的煙,透過後視鏡看了魏銘澤一眼。

「看你臉紅的,大晚上喝了不少酒吧?你這個年紀喝酒不就為了一點和小姑娘有關的事兒嗎?」司機說話間,視線不停地在擋風玻璃和後視鏡上來回切換着。

魏銘澤拍着頭昏腦漲的額頭,想說點什麼卻說不出來。

「小夥子,我作為過來人還是得提醒你一聲,愛情這玩意兒也就是你們這幫年齡的小孩兒看的最寶貝,整天就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要死要活的。」

的士司機猛吸了一口煙,「等你再長大一點了才會明白,愛情這東西在現實面前根本不堪一擊。最寶貴的是學生時代的愛情,最廉價的是成人時代的愛情。」

這個司機大叔很顯然是誤會了什麼。

但是魏銘澤卻開始沉默了,靜靜地聽着司機大叔說話,靜靜地看着車窗外。

畢業晚會,整個操場上都擠滿了高三的學生。

天空上掛滿了星星,就像小碎鑽撒在一塊無邊無際的黑色大布上。

知了和微風,魏銘澤靠在一棵樹下,雙臂環抱着膝蓋。

他看着同學們圍成了一團又一團,手機開着閃光燈揮舞着,唱着朴樹的《那些花兒》,甚至能看到好多人稀里嘩啦的淚流滿面。

只不過,閃光燈確實刺的魏銘澤的雙眼有些痛,只有他自己是一個人。

孤獨的人就像是飛蛾,在溫暖的火焰旁邊徘徊,卻始終不能撲過去。

魏銘澤下意識地抬起頭,那道熟悉的身影緩緩從他面前走過,穿着最初心動的那件純白短袖。

只是因為是晚上,她並沒有渾身發光,也沒有變得透明。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身邊站着一個男生。

余璃帶着淺淺的微笑側過頭不知道和他在說著什麼,她側過頭的方向正好是樹這邊。

余璃也許看到了魏銘澤,也許並沒有。

那個男人很高也很帥,魏銘澤感覺自己身體某處的地方像是被狠狠地撕開了一道大口。

積壓了很久的什麼東西從那個地方流出來了。

很難過,但是魏銘澤卻沒有哭出來,不流一滴眼淚是他最後的倔強。

要是哭出來了,魏銘澤預示到他會變成很下賤的人,一個真正的窩囊廢。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可以流下眼淚。

就在這時,震耳欲聾的破風聲響起,探照燈打出的明亮光斑在草皮上緩緩移動着。

在一架渾身漆黑的直升機籠罩在陰影之下,高速旋轉的螺旋槳彷彿四柄最為鋒利的刀刃切割着空氣。

掀起的陣風將頭髮和衣服胡亂地吹開,坐在操場上的學生們惶恐地飛快跑開了。

一架梯子從機艙內拋了下來,三個人影在燈光的陰影中順着雲梯跳了下來。

為首的正是巴德爾,另兩個看起來有些健碩,身材很像美國隊長,分別都帶着一副墨鏡,跟在他身後儼然一副保鏢的樣子。

這架直升飛機懸停在半空之中,如刀般的機翼帶起的陣風都沒能吹動三人身上的西服。

魏銘澤也看得呆住了,這種超級拽、超級酷炫的場景竟然真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三人徑直走向了魏銘澤,還沒等魏銘澤緩過神來,巴德爾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活動結束了嗎?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是時候該走了。」

在青春這段路程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魏銘澤竟奇蹟般的實現了自己的幻想。

一向彷彿小透明般的他等到了屬於自己的直升機。

探照燈打在他身上,這一刻,發光的是魏銘澤。

魏銘澤在樹的陰影下擦去眼淚,就沖這一幕,他就已經沒有任何理由拒絕英靈殿。

任何人都總會在某個時候瘋一把,魏銘澤也想,他也是一個會發瘋的人啊。

魏銘澤站起身走向逆着光的三道人影,昂首闊步,大步流星。

《尋龍默示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