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蓄意勾引
蓄意勾引 連載中

蓄意勾引

來源:google 作者:綠色番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疾 溫暖 現代言情

年上直球出擊的慫包女主播*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腹黑年下影帝(蓄某已久)小時候溫暖:「沈疾,沈疾,你要不要當我弟弟,你長得好漂亮」沈疾:「.......」溫暖:「沈疾,你為什麼從來不叫我姐姐,我還給你吃好多糖呢」沈疾:「不要」三年以後,沈疾:「姐姐說想我了,我就回家來了」溫暖:「可是我說的是回家商量事情」沈疾:「姐姐,幫我遞一下浴巾」溫暖:「沈疾,你還是小時候一樣叫我大名就好」沈疾:「可是你比我大」展開

《蓄意勾引》章節試讀:

「姐,姐,快醒醒,沈疾和陳溺已經等在門口了。」

溫渡伸手將手擋在溫暖的鼻子上,漸漸她的臉由白轉紅。

溫暖將那隻討厭的手拍開,一計枕頭就飛在了溫渡的臉上。

「溫渡,你知不知道我正在夢裡認識好看的弟弟呢。」

昨夜淅淅瀝瀝的聲音一晚上沒斷,院子里的白石板被沖的的發亮,空氣中的清涼讓在炎炎夏日飽受高考折磨的溫暖心情大好。

掉了漆的大紅鐵門終於在陳溺和沈疾等了三十分鐘之後打開了。

「姐姐,你說要在沈疾十七歲生日這天早起去爬山,結果讓我們三個等了這麼久。」

陳溺的手搭在那個身穿白色襯衣的少年身上,俊美的少年和這個小村子鄉間的土路格格不入。

「沈疾,你穿這個衣服是不行的,會弄髒的,待會我們路過你家的時候去換。」

「沈疾,沈疾,眼裡就只有沈疾,姐,真不知道誰才是你的親弟弟,爺爺奶奶說讓我們早點回家。」沒等沈疾回答,溫渡就從小院里拿着書包走出來了。

「今天我們四人組一起爬山給你過生日,怎麼樣,沈疾,」溫暖走在沈疾的旁邊,就像一隻房檐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的麻雀。

沈疾他們家是後搬進村子裏的,所以村子最邊緣的那個小院子就是沈疾的家。

沈疾打開生了銹的大鐵門,從門縫裡可以看到院子里的雜草長得快比院子的圍牆都還要高了。因為沈疾的媽媽常年在家裡喝酒,從來不搭理這些。溫暖覺得就是因為沈疾媽媽對沈疾不管不顧,才使得沈疾那麼不愛說話。

「村裡人都說沈疾的媽媽天生長了一張愛勾引男人的臉,之所以躲到我們這個小村子,是因為在城裡干不正經的生意,為了躲開**才帶着沈疾逃到這裡的。」 陳溺看着沈疾走進房間,拉着溫渡有一搭搭沒一搭地說了起來,活像村口愛討論閑事兒的大媽。

陳溺這話鐵定是聽他媽說的,陳溺的爸爸是村主任,不可避免的就要和沈疾的媽媽交流,和她見面之後就忍不住誇了兩句,卻沒想到卻引來了陳溺媽媽的嫉妒,從此村子裏的女人之間就流傳着沈疾媽媽是小姐這樣的流言。

「我告訴你陳溺,你要是再亂說話,小心我揍你。」溫暖掄起拳頭,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昏暗的小屋裡,那個曾經優雅的舞蹈家如今卻躺在滿是喝空了的酒瓶的小床上睡得正安穩。

順便將椅子上的臟衣服放在洗衣盆里,沈疾拿出了一件黑色外衣套在身上,就快速逃離這個酒氣熏天的小屋。

床上的女人似乎是被這響動吵醒了,翻了個身,朝着門外的沈疾喊了一句,「沈疾,家裡沒酒了,回來記得帶。」接着又拽了拽踢翻的被子重新蓋在身上,沒了聲響。

沈疾在門口頓了一下,沒給回應,卻轉身又重新進入房間,從小木盒子里拿了一些錢,母親的酒癮經年累月,已經到了每天喝幾瓶酒的地步。

爬山是溫暖的主意,因為今年高考之後,自己很有可能就要到外地上大學了,不能再給沈疾過生日,所以今年的生日一定是和往年是有所不同的。

溫暖拉着沈疾一馬當先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和他們一塊上山的還有一支旅遊團,這個旅遊團團長還是陳溺的親姑姑陳繁繁,所以陳溺和溫渡走在她的旁邊。雖說這是附近的旅遊景點,但是由於門票比較貴,所以這是四人組第一次進入這座小山。

「前面路滑,小心一點。」陳繁繁望着前面走在一起的少男少女,心裏有點不是滋味,要不是陳溺求了好半天,她是不會帶着這個嫂子最討厭的人的兒子進景區的。

沈疾任由溫暖拽着,漸漸發起了呆。

第一次見到溫暖,是在學校外面的小衚衕。

「沈疾沈疾,酒鬼媽媽,病兒子」

一群小孩子圍着剛上學的沈疾唱着這首不知道是誰編出來的順口溜。他們擋在沈疾回家的路上,拽着他的紅領巾,要求沈疾滾出學校。

沈疾沒有理會那些頑皮的小孩,將被扯歪的紅領巾又重新擺正。她推開前面擋路的小子就要回家。

那群小孩見不得這個外來的小孩這麼囂張,伸手就要給沈疾點教訓嘗嘗。做好了挨打的準備,沈疾緊閉眼睛,想像中的疼痛卻沒有發生。

「幹什麼,你們,我已經告訴老師了。」

「那個女瘋子,溫暖,快走快走」

溫暖的震懾力似乎是比老師還要大。

沈疾認識這個女孩,是班長溫渡的姐姐。他成天在班裡炫耀他有個很厲害的姐姐。

「沒事吧?」

溫暖走近,才看清,果然和大家說的一樣,是個漂亮的小孩。

「謝謝。」沈疾拿起地上書包就要走。

「等等,小孩,我救了你,你要怎麼謝我」溫暖從小就對顏值高的人毫無抵抗力,好不容易見到這麼漂亮的小孩,她就想逗逗他。

「我會跟媽媽要錢給你的。」

「錢,我不要錢,你......當我弟弟怎麼樣。」

「我是村口那家剛搬過來的。」

溫暖才不管那些大人怎麼說,就鐵了心要做沈疾的姐姐。從那以後每天上下學每天都會送沈疾回家,美名其曰保護。

「不是,我今年高二,我姐高三。」溫渡指着不遠處的溫暖和一對華僑夫婦聊得熱火朝天。

「我跟你們說,我們這裡最有名的就是茶葉,景區賣要好貴呢,但是我爺爺有好多,你們走的時候可以來我家,我送你們。」

陳繁繁尷尬地咳嗽了幾聲,「溫渡,你姐叫你過去呢。」見他還沒有要走的意思,陳繁繁朝陳溺使了個眼色。

陳溺識相地把溫渡帶離了隊伍,追上前面的兩人,「溫渡,你可不要砸我姑姑飯碗。」

山上的景色是比他們到處都是農田的村子好看得地多,但是因為昨天晚上下過雨的緣故,草上的露水已經打**幾個人的褲子。

拿到房卡,累壞了的陳溺,搶過溫暖手裡的房卡,沖在第一位把房間打開了。

「啊!溫暖姐你是有多想睡了沈疾啊,人家可是還未成年。」

就猜到陳溺會這樣說,當初選房間的時候,糾結了好久,如果選兩間小床房,就要多付一間的費用,就訂了這間情侶大床房。

裏面**的裝飾也讓溫渡十分好奇,在房間里四處轉悠。

溫暖轉過身去看沈疾,發現他的臉在粉色窗帘的映襯下,略微發紅。

雖然溫暖對沈疾的心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她是絕對不會對沈疾干出那禽獸不如的事情。

「沈疾,你相信我的吧。」

「嗯。」

外面又開始下雨了,微涼的風吹在燥熱的臉頰上,四個人漸漸睡了過去。

叮咚,叮咚,客房服務已經按了好幾次門鈴,最後還是這場生日會的主角沈疾親手接過他們準備的驚喜蛋糕。

溫暖睡眼惺忪地摸上枕頭旁邊被溫渡壓了一半的手機,「什麼,已經凌晨三點了。」

她從床上彈坐起來,掃視了周圍一圈,才發現他們的驚喜蛋糕現在已經擺在主人公的面前了。

「來來來,起來了,唱生日歌了。」

「哎呀,姐,生日過了就算了,前幾年我的生日不也沒過嗎?」溫渡轉身把蓋在陳溺身上的被子搶了過去,完全就沒有要醒的意思。

溫暖抬手就要把他們倆個從床上拉起來,卻被身後的沈疾叫停了。

「不用叫了,我們來唱生日快樂歌吧。」

轉過身來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沈疾已經把蛋糕拆開點上蠟燭了。

「我去關燈。」

燭光下的沈疾好像沒有平常那麼冷冰冰了,牆上沈疾的影子里長長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清晰可見。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快點許願吧。」

分蛋糕的時候,溫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摸黑從溫渡帶來的背包掏出一瓶酒。

我不喝酒。」沈疾看到溫暖拿着酒瓶出來的時候,眉頭微微皺起。酒是沈疾最討厭的東西,從小到大一直都是。

溫暖好像沒有意識到沈疾情緒的變化,自顧自地將一個倒滿酒的杯子遞到了沈疾的面前。

「你放心,這個度數很低,是不會醉的,我經常看見我爺爺喝。」

「我不喝酒。」沈疾轉身就走出了房間。

暖黃色燭光下的溫暖一臉震驚,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沈疾發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