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蓄意靠近你
蓄意靠近你 連載中

蓄意靠近你

來源:google 作者:不清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雲姝 現代言情 紀燁

【硬漢消防員vs嬌軟小可愛】正值休假的消防員紀燁幫朋友給一家住戶安裝熱水器時第一次遇到沈雲姝,當下就對這個嬌軟俊俏的丫頭起了心思無意中紀燁聽到沈雲姝在找房子,當下就聯繫了在售樓處的朋友,掛出了自己準備結婚用的房子天遂人願,紀燁在發佈信息後的第不知道多少天終於等來了她的消息隨着紀燁一次又一次帶着目的的接近,兩人之間也終於有了真正又深刻的認識紀燁上學時就不學無術,打架鬥毆,可以說無惡不作恨鐵不成鋼的紀父硬是用棍棒抽着打着讓紀燁上完了高中然後將紀燁扔進了消防隊,紀燁在消防隊一待就是八年現在是消防隊長在了解到沈雲姝的身份是人民教師後,本來雄心壯志的紀燁第一次打了退堂鼓老師應該都不喜歡壞學生的吧,尤其是像他這種什麼壞事都干過的黑歷史滿滿的『三壞學生』奈何紀燁喜歡極了這朵小雲彩,硬是冒着爆出自己上學時令人『聞風喪膽』的黑歷史的風險,也要表達自己蓄意靠近之下,那洶湧如火的愛意展開

《蓄意靠近你》章節試讀:

「請問有人在嗎?」兩聲清脆的敲門聲之後就是一句帶着幾分粗獷的問候,沈雲姝在客廳聽見敲門聲立即回了句有人,但是並沒有立刻去開門,而是將摔骨折腿並且打着石膏的好朋友李麗扶到沙發上做好,然後才去開的門。

北方的四月已經有些熱了,趙通將熱水器還有其他的零件搬上五樓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了。

紀燁跟在李通的身後,隨着他的動作一併將東西放在地上,儘管東西不是很沉,但一口氣上到五樓還是讓穿的並不多的兩人身上都出了一層薄汗。

這個月李通開的門市在搞活動,所以李老闆從天氣明顯轉暖開始就一直在忙。

這不,李老闆的生意越做越大,一時間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幫手,就叫上了正趕上休假的好哥們——紀燁來幫忙。

紀燁則站在李通身側,畢竟自己是來幫忙的,這個東西具體怎麼安裝自己還真的不太清楚。

趙通敲門之後就等着裏面的人開門,這個功夫還不忘調侃紀燁:「行啊燁哥,隊里真不是白待的啊,我這都說話喘不上來氣了,你還跟個沒事人似的,佩服,佩服。」

紀燁聽着他說話,只是理了理氣,並沒有回他,趙通話音剛落,就聽見眼前的門鎖一松,門開了。

四月的風微涼清新,帶着好聞的樹木清香隨着沈雲姝開門的動作就這樣吹進了紀燁的鼻腔,又順着紀燁因為上樓而砰砰直跳的心臟傳遍全身。

紀燁是有一瞬間的怔愣的,尤其是看到了眼前的這個清秀又精緻的如瓷娃娃一般的姑娘。

然而眼前的女孩卻並沒有注意到這個高大男人的目光,開門後只是簡單的問候了一聲,然後連忙將兩人請進了房間。

紀燁承認當時就是心動的感覺,說的再直白一點就是見色起意。對眼前這個嬌俏漂亮的小姑娘起了心思。

已經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幫趙通安裝好的熱水器了,那陣清涼的微風好像將紀燁所有的記憶都吹走了一般。

他只記得那個說話細軟聲音好聽的女孩問她大約需要多久,之前的熱水器是不是徹底壞了,她還遞給他一瓶水,說麻煩你們了。

幸虧紀燁上樓前就一直戴着口罩,要不然臉上不自然的表情肯定被人看到了,就算是那個女孩依舊沒有注意到她,趙通那小子也會看出端倪。

兩人安裝好之後就下了樓,趙通邊系安全帶邊對紀燁說著晚上去吃燒烤,再叫上之前玩的不錯的幾個哥們,咱們好好喝一頓。本來早就想叫燁哥跟我們聚聚了,哎,現在都成家的成家,生娃的生娃,一個個生意不大,事兒倒都不少。

紀燁聽着趙通的一番感慨,慢慢將自己還陷在回憶的思緒收回:「你這還叫生意不大?忙的都親自上門了,還嫌自己沒本事?」

「燁哥,你可別恭維我,我這才哪到哪,你是沒看見我那進不去的豬窩,整天扒不出個人樣來。」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二手的麵包車操着標準的尾氣聲漸行漸遠。漸漸的只剩一點白色,又徹底消失在路口。

沈雲姝將新裝好的熱水器插上電,先試試看能不能使用,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本來這是李麗的房子,只不過前幾天李麗想洗澡時熱水器怎麼按都沒有反應,心大的她直接搬了個凳子想近距離的看看到底是哪出了問題。

但是人剛站上去重心還沒落穩,就直接一個趔趨摔在了地上,後來聽醫生說這一摔並不是李麗骨折的根本原因。

而是李麗摔倒之後想嘗試着站起來,站到也是站起來了,可能是拖鞋太滑了,還沒站穩的李麗直接又摔在了原地,這一下加重了原來的傷,以至於需要打石膏固定。

沈雲姝聽李麗的複述是這樣的,疼到撕心裂肺,大氣都不敢出,渾身冒冷汗。並且一度認為自己等不到救護車而先一步上了西天。

李麗還親切的稱這一天為『黑色星期五』。畢竟有誰會在同一個地方摔兩次?還是一次比一次疼的那種?

送走裝熱水器的兩人後,雲姝將李麗可能會用到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放在容易拿取的地方,又將房間里的東西用不着的、還有一些覺得可能會礙手礙腳的全都收在了一邊,以防李麗再來個『黑色星期天』。

好在情況也不是太嚴重,畢竟李麗的男朋友明天就要到了,她只要再熬過這一天就好了。收拾好這些,眼看天色也要漸漸的暗下去了,沈雲姝又叮囑了李麗幾句,也從她的公寓里出來了。

雲姝和李麗是大學同學,兩人上大學時就是一個寢室的,老家又同在襄雲市,所以畢了業兩人的關係也沒有隨着時間而慢慢冷淡。反而現在又在同一所學校上課,兩人有什麼事情都是一起去,倒比上學時還要親近一些。

沈雲姝和李麗同在安陽中學當老師,沈雲姝一畢業就向安陽中學投了簡歷,沒有什麼意外,兩人雙雙被錄取。

說起安陽中學,在曼城甚至襄雲市都是有名的,安陽中學設有初中部和高中部,而安陽中學旁邊還有小太陽幼兒園和安陽小學,也就是說如果誰將自己家的孩子交到了小太陽幼兒園,那孩子上學可以用一站式服務來解釋。且安陽的師資力量和教學水準在整個襄雲市都是能讓人豎大拇指的。

沈雲姝就是在這完成的自己的九年義務教育,又在安陽高中努力拚搏了三年,最後以680分的優異成績被南安師範大學錄取。

沈雲姝整個上學期間,也可以說從小到大都沒有遇到過什麼挫折或者煩惱,小雲姝從幼兒園小班的時候就乖巧安靜,別的孩子還在哭着鼻子嚷着要回家找爸爸媽媽時,小雲姝就已經在學着幼兒園老師拿筆寫字了。

雖然雲姝沒有體會過差生的那種上課如同聽天書一般的無奈,但學生時代又有幾個人能一點煩惱都沒有呢。

就比如現在的雲姝,好像有比上學時永遠都寫不完的作業還要頭疼的煩惱。她的學生不是一般的調皮搗蛋,用雲姝的原話來說就是——簡直沒有辦法用語言形容。而且作為新手小白的雲姝好像也沒有真正有用的辦法去約束管教他們。

雖然她還記得自己上學時老師都是怎麼處理叛逆的恨不得上天、不聽講課還有逃課打架鬥毆抽煙等等之類的事情,但那是很早之前了。

而且學校早就規定不能體罰學生,但顯然語言感化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反正到現在雲姝並沒有看出那幾個搗蛋鬼有什麼變化。

雲姝還趴在桌子上陷入那個死循環出不來,一旁的手機卻突然響了。雲姝不知道的是,還有更煩惱的事情還在後面等着她。

「媽!我才多大,你怎麼能……答應呢…」雲姝瞬間覺得剛步入社會就步履維艱,而這些煩惱竟然還是來自自己親愛的老媽。

「多大算大,多小算小?我跟你說,你王姨說的不錯,就是得先讓你先相着,慢慢來嘛,又不是馬上就讓你嫁出去,再說了,現在就讓你出嫁,我還捨不得呢……」

雲姝聽着自己娘親的長篇大論,瞬間覺得自己想一口氣直接弔死在學校草坪旁邊的那棵粗壯的歪脖子樹上。

最後的最後,雲姝還是沒有說過自己的親媽,答應了後天也就是周四的相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