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養鬼專家
養鬼專家 連載中

養鬼專家

來源:外網 作者:浮夢流年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浮夢流年 都市言情

**,那是個驕陽不穩的年代,母親在趕往醫院的途中迷了路,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墳地。 人說生時命賤如狗,往後那是要成龍成虎的。 可我出生後,卻總會莫名奇妙的生病,就是大醫院都沒能拿我怎樣,病危通知書多得被我疊起來,訂成作業本。 為了讓我能活下去,母親拜訪了許多的人,想盡了各種各樣的土辦法、偏方,最後才找到了個能掐會算的先生。 先生說,我出生前就讓人給算計好了,陰年、陰曆、陰時、陰地、陰鬼接生,天生陰氣重重,招厲鬼,還說這種命叫什麼『陰屍鬼命』,根本沒得解,就算用盡辦法展開

《養鬼專家》章節試讀:

「一蛋,你在這幹什麼?你想嚇死我呀?」我不禁有些惱了,看着他的背影,也沒準備走近,因為我感覺到前方似乎有什麼東西,是我本能里不想靠近的。

而媳婦姐姐的手彷彿也在後面拉着我,只是我知道就算猛然回頭,也不會看見她。

「是天哥么……天哥……你別回去了。」

張一蛋拖着顫抖的聲音和我說話,他沒有轉過身來,背影里,他穿着髒兮兮的衣服,像是泡過泥水一樣,而鞋子是紙糊的。

我聽着他的聲音不大對頭,臉色有些難看:你小子,沒事打算扮鬼嚇我么?

尋着人影,我真想踹他一腳,好讓他下次晚上別**嚇人,不過等我想要靠近時,一陣陰冷的風好巧不巧就在眼前刮過,霧氣瞬間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立即停住了腳步,而等到霧氣散開,哪裡還有張一蛋的影子?

我低頭沉思,該不會是我產生幻覺了吧,還是張一蛋近些日子天天蹲附近抓田鼠,趕巧捉弄着我玩兒?

感覺離小義村不過還有小多半的路程,雖然我覺得剛才的事情有些靈異,不過,我沒有打算返回扛龍村,因為我轉身時,我再次察覺到有東西拉我的衣角,而且比回小義屯的方向更加強烈。

就算能夠知道危險的存在,但有時候我也不得不在兩個危險里選擇其中一個相對較小的。

所以,我只能硬着頭皮回小義屯。

站在原來張一蛋站過的地方,那裡是一灘濕漉漉的黃水,我不知道還算乾燥的路上水是哪裡來的,腥臭味有些刺鼻,看來張一蛋這貨沒準掉臭水溝里心情不爽,要拿我來開涮呢。

媳婦姐姐的警告,張一蛋詭異的消失,讓我對這次的夜路生出了不詳預兆,一路走下去,我開始注意起周邊的環境。

不過再走了半個小時,詭異的事情就再也沒發現了,我的心稍微放了下來。

眼前,濃霧漸漸的顯現出了兩米寬石橋的樣子,我心中本來提着的大石終於放下。

那是叫『思橋』的古橋,聽村裡老人講,小義屯建起來時它就已經存在了,他們都說那是建國之前,我覺得,那應該是小義屯還是義莊的時候。

不過不管它年代幾許,橋的另一端就是村子,我能隱約看到村子昏暗的燈火。

我撫摸古橋,猶記小時候,我就是和張一蛋還有其他小夥伴在橋下的河流游泳,那時小溪河水清澈,能看到水底的鵝卵石。

就着夜光,我懷念的朝着橋下看去,這一看,卻讓我寒毛都炸了起來!

橋底下,一群僧人打扮的人拿着竹竿往岸上撈着屍體,而幾個孩童排着隊,蹦蹦跳跳的念着童謠跑過河邊。

「千朵花,萬朵花,飄飄飄,洒洒灑,堆呀堆,堆雪人,不怕冷,不怕凍……」

這些屍體有兒童的,有婦女的,也有老人的,他們在水裡泡得有些發白,甚至有的臉上都爬滿了蛆蟲,不斷蠕動的死狀十分可怖,撈上來後,僧人把她們疊成了小山,由另一群僧人做法事,灑符水,再埋起來。

後面媳婦姐姐猛地在拉我的衣角,原本想要走近的我一下子就止住了腳步,我驚得動彈不得。

一陣冰冷的水霧刮過,我再次往橋下觀看,卻發現什麼都沒有了!

水還是潺潺流過小橋,那些僧人、孩童也像從來不存在一樣,我狐疑極了,難道是因為我太累了產生了幻覺?還是大霧生出了傳說中的海市蜃樓?

可童謠是怎麼回事,這海市蜃樓還能傳音千里?

「天哥!你怎麼還站那,快回村吧。」

正在我糾結橋底異象時,少女的聲音在橋的另一頭喊着我。

我被喊聲嚇了一跳,我猛的轉過頭,鬆了口氣,原來是兒時的跟屁蟲郁小雪。

當年還是個掛着鼻涕的女娃,而現在已經有了漂亮少女的模樣,如果我沒記錯,她今年應該有十六七歲了,之前她還來信和我說想去廣東打工,被我以她年齡不夠沒有身份證為由制止了,畢竟我不能讓屯裡僅剩的『碩果』出去讓壞人禍害了。

我正看着她發怵,卻發現她家門口還站着她的父親,那是郁根叔,根叔目光獃滯的看着我,沒有說話。

小義屯在外婆到來的時候還是個荒地,數十年里陸陸續續才有了人氣,所以外姓人很多,來自五湖四海。

「你怎麼來了。」我打着招呼,朝着她們家門口走去,想和根叔打聲招呼。

小雪卻跑了過來,難過的跟我說:「天哥,你怎麼才回來啊,婆婆都走了兩天了,我們還是去婆婆那吧。」

聽了這話,我的心瞬間就沉了下來,看來,該來的還是來了,外婆真的是去了。

眼睛有些控制不住的要流下眼淚,不過很快我捏了捏眉心掩飾了過去,覺得要哭還是在靈堂里哭罷。

根叔沒有和我們一起走,只是默默無語的站在遠遠的地方看着我,我不知道原本對我噓寒問暖的根叔怎麼會變得沉默寡言。

天色徹底的暗了下來,路過時,我發現家家戶戶的電燈早早就亮着了,但仍然大門緊閉,這倒也不奇怪,因為村裡沒有路燈,天黑下來後基本就沒人願意走動了。

不過除了根叔,我還發現其他鄰居都遠遠站在門口看我進村,我離着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也就沒去打招呼,心想你們倒是能知道我回來了。

我匆匆的走到了外婆的家門前,門口已經掛了白,靈堂也布置好了,門口是紙紮的馬,還有一男一女的紙人。

除此之外,卻沒有一個人在附近,如果是往常的規矩,應該會擺上三五桌,親戚鄰居聚在一起說說話,喝喝茶什麼的。

不過我想,外婆是受四鄰尊敬的神婆,去世或許也會有別他人。

兩扇門各自貼着兩張外婆畫的門神,樣子七擰八扭的,不過落筆非常的蒼勁有力,門柱上還有寫着外婆的姓氏,名字,生卒年月時間的白紙,我只看了一眼,就發現那也是外婆自己寫的,字跡潦草之極。

看來,她預知自己大限的事情是真的。

大廳里,一口紅紙糊着的棺材安靜的躺着,那是正常去世的老人才會有的待遇。

裏面沒有人守靈,棺材前面的香也燒完了,還沒來得及難過的我心中咯噔一跳,守靈香是不能斷的,難道沒有人來上香?

我看了眼郁小雪,她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蒼白:「天哥,剛才……不是,就幾分鐘前我才剛點的,看到你在村口才去接了你,這怎麼又沒了?」

外婆的房子屬於村子裏較高的位置,旁邊也沒有緊挨着的鄰居,所以能夠看到村口,郁小雪發現我回家也屬正常。

看來現在的商人良心大大的壞,往死人身上賺錢,連香都要作假了,燒得也太快了吧。

我趕緊跨進家門,可跨進去的一瞬,我不由渾身打了個冷戰,感覺有陰風四面八方吹來,而媳婦姐姐也彷彿拉了我一下。

不過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外婆去世,給她上香是必要的,我義無反顧在棺材前面跪下,點燃了四根香火。

甩滅後,在前麵灰盆里上了三根,後面的灰盆上了一根。

沒有異常。

我鬆了口氣,看來媳婦姐姐也不是全對的,我這不是沒有出事?

我起身後,選了棺材左邊的草席坐下,而郁小雪左右看了眼,見我坐下後,縮了縮脖子也走了進來,然後坐在了棺材的右邊。

雖然沒有直接戴孝,不過郁小雪和我一起守靈並沒有不妥,以前鄰居的老人去世,我們也會偶爾和事主好友坐在棺材旁聊天。

況且她家和我們家的關係不錯,我不在的時候,郁小雪常常纏着外婆,叫她『婆婆』,因為外婆家從來不缺糖和餅乾,郁小雪是個小吃貨,偷吃外婆供奉神靈的祭品也就是常有的事了。

外婆的去世,讓我倆心裏空洞洞的,一下子就失去了主心骨,雖然好久不見,可也沒有能說上話的事。

裏面外面都安靜得可怕,我能感覺陰氣一點點的聚攏過來,所以就準備要說點什麼打破沉默。

可兀然,我看到前面的三根香煙氣絮亂起來,我皺了皺眉頭。

三根香燃燒得很不規則,左邊長,右邊短,而中間燒得卻最快,我看到時它是最短的,心裏立即湧現了『惡事香』三字,覺得要出事了。

「外婆……我回來晚了,您別生氣,香燒得快,多擔待點。」我覺得去世的老人在守靈期間斷了香火,難免會生氣,就撫摸着冷冰冰的棺材安慰起來,不過,我卻發現了一件讓我震驚的事情:

棺材並沒有打上釘子。

冰冷,怵然的感覺從裏面襲來,讓我心臟突突的猛跳,為什麼沒有上釘子?難道是主持葬禮的人忘記了?

「天哥……我有點害怕……我想坐到你旁邊……」郁小雪害怕的看着我說道。

「嗯,那你過來吧。」我強自鎮定,別說郁小雪了,我心臟也打鼓一樣響個不停,感覺周圍的陰氣也過於濃烈了。

棺材兩天了居然還沒上釘,房子周圍也一個人都沒有,就像大家都不知道外婆去世一樣。

往年其他老人去世,絕對不會這麼冷清的,怎麼都應該有人操持葬禮。

我還注意到,附近也沒有人煮大鍋飯的痕迹,難道外婆去世從來沒有人來看望過?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的兆頭。

我看着郁小雪朝我走來,我的心一下子就收緊了,畢竟我給媳婦姐姐都警告得有些草木皆兵了。

不過好在這次媳婦姐姐沒有拉我的衣角,郁小雪對我似乎沒什麼危險。

「雪,其他人都去哪了?」我左右看了看,四周都貼上了白色的紙,把大廳弄得凄凄慘慘的。

嘭!

沒等郁小雪回答我,兩扇老舊的門突然的被風吹得撞到了一起,不但我嚇了一跳,郁小雪更是跳了起來,驚得叫了一聲抱住了我的手臂。

《養鬼專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