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陽壽被偷90年,我成了短命鬼
陽壽被偷90年,我成了短命鬼 連載中

陽壽被偷90年,我成了短命鬼

來源:google 作者:良笙寫小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易初年 蕭入秋

【輕鬆靈異+1V1+男主先亂後潔,女主潔+大結構套單元故事】我一出生就被人偷走六十年陽壽,最多只能活到三十歲老爹為了讓我活命,硬是逼着我做了半仙,我手拿祖宗的《異世秘錄》,憑着天生陰陰眼,遊走在現實與異世里,不打鬼,不揍怪,不殺魔,而是從源頭上擺渡異靈,積德延壽同時尋找偷我陽壽之人,報仇雪恨展開

《陽壽被偷90年,我成了短命鬼》章節試讀:

我勾起身體,用修長的手指夾着煙,在煙灰缸里彈了彈煙灰,微眯着魅惑的眼,看向蕭入秋,「只有去事發地,我才能幫你徹底解決問題。」

蕭入秋一聽,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然後忽然想起什麼似的,低頭在斜挎包里翻找起來。

最終找出一張銀行卡,用細白的手指捏着遞到了我的面前,「喏,給你的報酬,密碼是952707,麻煩你跑那麼遠的地方……」

我的目光停在那隻小手上,並不在銀行卡上,但蕭入秋看不出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那張卡里有5000塊錢,是她上學期拿的獎學金,先給我做報酬,如果不夠,她以後勤工儉學賺錢了再補交。

我彎了彎嘴角,用修長的手指豪爽地將那張卡往她面前輕輕一推,「先不用客氣,辦完事再結算」。

其實,我根本不打算和她結算,一旦結算不就馬上兩清了嗎?以後想再聯繫都沒有適合的理由了。

而且,毫不客氣地說,我家有的是錢,從事我們這行的,註定是天煞孤星,說白了就是克妻的。

既然求不得有妻的家庭溫暖,自然對錢財多了一份嗜好,從古至今,我的老祖宗們斂了不少財。幸好我所有的老祖宗甚至我爹都是悶聲發大財的主兒,生性低調,從不愛顯擺,所以,鎮上沒幾個人知道我家的雄厚家底兒。

說到克妻,我就有些失落。

我沒有媽,從小就沒有,也不知道我是老爹和哪個女人生的種。

但從我的容貌判斷,我的老媽應該是個大美女。

關於老爹那張黑臉是怎麼把老媽弄到手的,還讓老媽懷了他的種,心甘情願地生下來,我一直想不明白,老爹也從不提起,我一問,他就暴跳如雷。

不過,我的嘉倫式容顏幫我招了不少桃花,說件不好意思的事,在老爹的縱容下,我從17歲,高中畢業開始就是個真正的男人了,我今年20歲,短短几年已經百花叢中過,經驗老道。

不是我猥瑣,我從不主動撩人(當然蕭入秋除外),更不會主動禍害人家純情少女。

但,悲哀的是,由於我的魅力太大,單單低調地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做,就有源源不斷的小美妞主動砸到身上,我堅決拒絕,人家迎難而上,屢敗屢戰,使出渾身解數,這種情況下,我要是再拒絕,就不是真正的男人!

畢竟,我還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啊,哪能經得起毫無底線的撩撥?

哥們兒,你們說,你們拒絕得了嗎?切!不是我說,古代柳下惠抱着的那小娘子就是太老實了,要是她略微主動一點,歷史上就沒有柳下惠這個人了!

再說,17歲的我知道自己只能活到三十歲,那種內心的震恐你們根本無法體會。生命對我來說太過短暫,我不得不及時行樂。

也因為這一點,老爹對我的私生活過分寬縱。

他十分奢望我能廣泛撒網,然後隨便哪一個年輕女子抱着個長得像我的男孩,怒氣沖沖地砸在我的臉上,氣急敗壞地罵我「渣男!這是你的種!」

我的種,就是「易」家的傳人啊!

老爹自然稀罕得很。

基本上咱老易家的孩子都是這麼來的。

但是,令老爹失望的是,至今都沒有任何一個年輕女子跑來把孩子砸在我的臉上。

老爹悲痛萬分,以為我「不行」,悄悄的給我燉了不少補身體的山珍海味,直接把我吃得鼻血直流,火氣衝天。

其實,老爹不知道的是,我雖然放縱不羈,在我那糜爛的思想中,還保留了那麼一丟丟的美好的希冀。

我希望,我的種留給真心愛的女人。

我給不了她婚姻,成不了她丈夫,但可以做丈夫該做的一切事情,養她,護她,唯愛她一人。

我這個純情渣男,在今日遇到蕭入秋後,決定金盆洗手了。

這對古山鎮的美女們來說又是一大損失,沒辦法,她們不是蕭入秋。

在我熱烈目光的注視下,蕭入秋有些局促地收回了銀行卡,不好意思地點頭道:「也好」。

H縣距離鄖山縣大約需要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

出發前夜,我去找了發小兼遠房表弟,章出。打算歇一夜後,帶着他一起去。

沒錯,章出是章傑的親弟弟,他爸媽希望兩兒子一起「傑出」。

章傑成了研究生,果然「傑」了;章出卻出息不了,成了鎮上著名的無業青年。

章出與我是開襠褲的兄弟交情,他自然知道我的底細,在我長期的影響下,章出對鬼神之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沒事總喜歡往我的家裡跑,還說要拜我為師。

為了幫助好兄弟去掉「無業青年」的光榮稱號,我特地在家門口貼了個「招工啟示」,在「招工要求」那一欄,專門為他量身打造:

招工要求:

性別:男

年齡:19歲

家庭出身:必須有個叫章傑的親哥哥

出生地:H縣古山鎮

結果,招工告示貼出去整整一個星期,竟然只有章出一個人來應聘!

平時我只要接到活兒,總會叫他一起,賺到的錢,三七分。

從此,章出在鎮上揚眉吐氣了,因為他拿到的工資比隔壁「好且多」超市裡搬貨的小工還多幾倍。

章出還有個17歲的妹妹章美,正在一中讀高三,住校。所以我讓蕭入秋先去章出家臨時住一晚,就住章美的房間。

蕭入秋不好意思打擾別人,非要去附近的「住宿」里去住宿。

我掩着手,在她耳邊悄語了幾句,她便紅着臉說不去了,還是去章出家借宿比較好。

章出沒怎麼見過大城市女娃,更沒見過長相美麗氣質優雅的研究生女娃,他兩隻眼直勾勾地看着蕭入秋,直盯得人家蕭入秋不敢抬頭,一個勁兒地往我身後躲,險些又打了去他家借宿的退堂鼓。

我一把摟住章出的脖頸,小聲且嚴肅告訴他,蕭入秋是我的女人,是他未來的嫂子,是他未來侄兒的媽!

章出聽後,立馬收回了眼睛裏如狼似虎的光,變得慈眉善目,天真純潔地看向蕭入秋。

為了讓蕭入秋不害怕,不生疏。我決定當晚也睡到章出家裡。

也許是有些感動,蕭入秋目光灼灼地看了我一眼。

我亦回了她一個深情款款的眼神。

蕭入秋捂着嘴羞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