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閻少追妻火葬場
閻少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閻少追妻火葬場

來源:google 作者:閻厲珩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洛寧夕 閻厲珩 霸道總裁

結婚兩年,閻厲珩從未將洛寧夕放在心上洛寧夕天真的以為等待可以換來真心直到他心尖尖回國的那天,她終於心死,徹底放棄兩年之後再見——曾經那個讓閻厲珩厭惡的前妻,卻似乎換了一個人一般,不僅不記得他、面對他的警告,更是直接出手教訓:「先生,腦子有病趁早去治!」...展開

《閻少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你說呢?」

  咔嚓!咔嚓!

  兩道清脆的骨頭錯位的聲音響起,許安寧拍了拍手,看着躺在地上不斷哀嚎的男人,笑了笑,掏出手機。

  「喂,你好,請問是京都醫院嗎?」

  「對,我現在在盤山公路2749地段,這裡有個人出了車禍,對還活着……嗯,希望你們儘快派車過來。」

  此時的宋冉疼的渾身冷汗涔涔。

  看到那女人撥通電話,說話,然後掛了電話,朝着自己俯身,他身子一僵下意識往後縮去。

  經過這長達二十多分鐘的毒打,他不僅恨、更是怕極了了眼前這個惡魔似的女人!

  「看我多好心,」許安寧拍了拍他的臉,「要是我剛剛出了車禍死在這,你會幫我找救護車嗎?應該不會吧。不過我和你不一樣,我是人,而你,是畜生。畜生沒有良心,但人,就算被畜生咬了一口也不能眼睜睜看着他死在面前對吧?放心,你這腿斷不了,頂多就是躺在床上養幾個月。」

  「哦對了,你應該不會報警吧?」

  「報警你說什麼?我行車記錄儀可是清清楚楚記錄下來了你的所有作為。」說著,許安寧站起身,又朝他身上踹了兩腳,才上了自己的小麵包車,揚長而去。

  回到家裡,藺子宸看到自己愛車前車頭被撞了一大塊,頓時心疼不已。

  又是指責許安寧沒良心,又是愛撫自己愛車受委屈了。

  直到許安寧答應他給他做一頓豐盛大餐,又承諾第二天就帶他去修車,他才勉強作罷。

  日子就這樣又過去兩天,風平浪靜的,沒有人上門尋仇,也沒有**詢問。

  許安寧猜測,那人應該沒敢報警。也是,他報警了總不能說自己害人不成反被打吧?

  直到第三天的早晨,許安寧照例為藺老頭和藺子宸準備了早餐。

  自從她到了這裡、暴露了自己的廚藝技能之後,這倆人平常連飯都不做了,一到飯點就眼睜睜瞅着許安寧,許安寧就算郎心似鐵也不得不洗手挽袖為二人做羹湯。

  將粥和小籠包端上桌,看着倆人你爭我奪吃的高興,許安寧也忍不住勾起唇角。

  就在這時,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在這裡沒什麼朋友,除了不知道怎麼知道她聯繫方式的鹿寶,就是藺老頭和藺子宸。難不成,是那個被她打了的男人報警了?

  朝着藺老頭兩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許安寧接通手機。

  「喂,你好,請問是許安寧許小姐嗎?這裡是聖德醫院……」

  許安寧這才想起來,自己前幾天,的確是投了一份聖德醫院的簡歷。

  等掛斷電話,許安寧的嘴角忍不住翹起,「藺老頭,我被聖德醫院直接錄用了!」

  藺老頭瞪着她:「直接錄用?!」

  「小寧寧,你快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把格拉斯的名字暴露了?那不是被官方保密了嗎?萬一被發現怎麼辦?你還能當我的徒弟嗎?」

  好幾個問題一起砸出來,許安寧黑線:「放心吧,沒有暴露。再說,那邊也只是簽署了名字保密協議,沒有對我本人的醫術做國界約束。針灸本就出自Z國,我投簡歷的時候附帶了一些對古老針灸的個人看法和見解。」

  「嗯嗯,那就好。」藺老頭又拿起一個包子,塞進嘴裏。

  藺子宸在旁邊插嘴:「什麼名字暴露了?小寧寧,你還有隱藏馬甲啊?是什麼?」

  他頭伸過來,許安寧還沒說話,藺老頭在旁邊猛地舉起筷子一下敲在他頭上:「臭小子瞎打聽啥?你不是在弄你那個破公司,不繼承老子衣缽還想探聽機密,滾一邊去……」

  周圍是濃濃的藥材香味,身邊是吵鬧的祖孫二人,在這一刻,許安寧的眼角忽地有些濕潤。

  戰火、轟炸……

  瘦弱的小女孩,那些存在於記憶中的東西,讓她激靈靈打了寒顫。

  藺老頭注意到她的反應,暗暗瞪了藺子宸一眼,朝着她塞過來一個包子:「趕緊吃,吃完你是不是還要去聖德醫院?」

  「嗯,是。」許安寧猛地回過神。

  飛快將食物吃完,又囑咐了祖孫二人午飯怎麼處理後,她才回房,換了身簡潔的襯衫半裙。黑長的頭髮被高高挽起,露出白皙修長的脖頸。

  藺子宸看得眼睛亮了亮:「小寧寧,我覺得你比那什麼國民女神白芊芊漂亮多了……」

  藺老頭在旁邊踢他:「滾,漂亮也輪不上你。」

  許安寧聽得忍不住笑出聲,的士來了,她朝二人揮揮手,朝着聖德醫院趕去。

  聖德醫院作為國際前三的知名醫院,地理位置很好,白色嶄新的大樓設計簡約,人流匆匆無比繁忙,卻顯得井然有序。

  許安寧在諮詢台詢問了針灸科室的位置,一路走過去,不少人都在偷偷打量她。

  許安寧習以為常,目不斜視。

  遠遠的看到針灸科室的牌子,和其他科室排隊等待的情況相比,針灸科室門口的病人顯然少了很多。走進了,還能聽到裏面隱隱傳來的爭吵聲。

  「你這個庸醫!要是我爸出了什麼事、我把你們醫院都砸了!」

  「爸!爸,你醒醒啊!都說這什麼中醫針灸都是騙人的,爸他還非不信,現在好了,哥,怎麼辦啊?」

  「不要吵了!快,先把病人放在床上,他呼吸道堵住了,再不施針會有生命危險!」

  「施什麼針?!」

  「滾開,臭老頭子,讓你們醫院的負責人過來我要投訴你草菅人命……」

  許安寧皺着眉,「吱呀——」一聲將門推開。

  房間內,一個身高一米八五的壯碩男人,正在將一個頭髮斑白、穿着白大褂的老醫生拎着堵在角落。

  而他身後的椅子上,則坐着一個呼吸明顯不暢、臉色已經微微發紫的老人!

  嘴唇發紫,眼皮脹大,臉頰浮腫,胸膛起伏,卻聽不到明顯的呼吸音!

  許安寧臉色猛地一變,三兩步衝過去。

  「啊!你幹什麼?!」被她推開的中年女人一聲尖叫。

  許安寧卻不理會她,手指快速地將老人身上穿着的衣服扣子解開,然後用力按住幫助呼吸的幾個大穴。

  轉身,略過被突發情況弄的愣住的男人朝着老醫生喊道:「老先生,還不快下針!」

  「我……」老醫生顫巍巍扶着牆從角落站起來,看清楚他的右手,許安寧臉色一沉。

  老醫生的右手上,滿是血跡!

  許安寧一咬牙,「銀針呢?給我!」

  「你想下針?」

  「不行!」趙老下意識地搖頭拒絕。這老先生情況很危急,他浸淫古中醫針灸幾十年都不敢保證一定救得回來,這小姑娘年紀輕輕,他怎麼可能讓她下針!

《閻少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