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妖嫁心慌慌,狐夫求放過
妖嫁心慌慌,狐夫求放過 連載中

妖嫁心慌慌,狐夫求放過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青風 阿冥

我剛出生就帶雷電差點劈死我爸,五年後我成人,招惹的他竟要用娶我來還族中血債,又與我共同積德善緣,可到頭來我與他卻是一場孽…….展開

《妖嫁心慌慌,狐夫求放過》章節試讀:

第3章 灰仙上身我奶才說完,上空就傳來帶着戲嘲的冰冷聲音,那麼痛恨我的人,怎麼才到晚上就這麼急着想見我了?」
那狐狸來了,還是那副好面孔的人模樣,唯獨狐狸尾巴沒收,很恣意的散擺在身後,說話的姿態確實一如既往的讓人討厭!
神特么想見你這死狐狸!
都這會兒了還特么在這放屁!
我潛意識裡很惱火,想張嘴罵他,卻被控制的依舊趴在那男人身上,不能動,啥也說不出來。
我奶一看,快速走到他身前,完全變了以往的態度,狐仙家,九冥招了邪,趕不走,所以是我老婆子急喚你來的。」
聽着是我奶喚他來的,他似乎有些不高興,但往我這邊仔細一瞅,臉上表情陰冷下來,上來就狠狠踹了我一腳,哪裡來的下作精畜,連我的人都敢動!
還不快滾!」
我被踹的肝疼,身上的東西倒是沒事,看向那狐狸也沒有啥畏懼,反倒控制着我,站起身,很輕視的跟那狐狸發起騷來,喲,這不是蘇三爺么?
您不在族裡好生修鍊卻跑這兒來踹我,奴家好傷心啊~」身上的東西控着我裝模作樣的抹起了眼淚,顯然這狐狸裝比失敗了,人家根本就沒怕他,瞅着挺厲害,可也就能欺負欺負我這樣的吧。
我很鄙視,可那狐狸卻像被戳到肺管子了似的,滿臉陰沉的拍上我腦蓋子,直接揪出一撮金毛,把一個耗子一樣的玩意給拖帶出來,反手就要捏死。
那傢伙這才有了懼怕,連忙攢起尖爪子求饒,誒呦,蘇爺,小的乃外山修了四百年的灰仙,只是一時糊塗,才趁着你的名頭,出來控制人**氣修鍊,我知錯了,您就饒了我吧。」
東北有胡黃白柳灰,灰仙是老鼠,怪不得我奶要準備老苞米,老鼠都對苞米親,只是黑狗屎驅邪,它肯定是知道才藉機上我身故意讓我吃。
再者聽它話意思,她是藉著暴屍,出來害人,想藉機嫁禍給狐狸,她就是隨便害人也沒事。
她算計的倒好,可狐狸根本不吃她這套,猛攥緊手勁兒還是要捏死她。
那玩應急了,猛地扭頭斷了頭上的金毛,換成一股煙兒跑了,正巧竄進趕來看情況的村長身體里,村長立馬像變了個人似的,尖着嗓子沖狐狸喊,蘇老三!
求你你不饒,反逼我自毀兩百年道行,我定要鬧得你雞犬不寧!」
說著,村長就捻着蘭花指朝村裡去了,離最近的那幾家立馬亮了燈,一片雞飛狗跳,隔老遠都能看見,平時都裝得德高望重的村長,這會兒正追着村裡男人吱哇亂叫,這也算是回報了。
我正看的解氣,旁邊的狐狸卻陰森一笑,轉瞬化做一股紅煙竄進我身體,我脖子里立馬像堵了個滾燙的東西,還沒等反應,人就已經竄到村長面前,見他張嘴要咬別人**氣,我腳猛地踹上他肚子,把那玩應踹了出來,沒留情直接用腳碾死在地上,就剩一攤血和一顆灰色珠子。
狐狸控着我撿起了那顆珠子收好,轉頭看癱在地上的村長,雖說死不了,但剛才那一腳也夠他受的了,再冷眼掃過其他人,狐狸頂着我嗓子喝令道,我就是跟九冥結了陰親的狐仙,之前所有事都是這耗子精幹的,跟胡九冥無關,以後都給我對她客氣點,聽懂了么?」
村裡人早都嚇完了,聽出聲音不是我,使勁點頭,就差跪下來磕頭了,哪怕狐狸不出聲警告,出了這麼多事,明面又都算我解決的,他們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對我。
狐狸很鄙視的輕哼一聲,就驅着我闊步生風的回了我昨晚跟他結親的西邊老屋。
正好我奶也回來了,隔着窗戶往裡望了一眼,就捂着胸口去東屋了,很快煙囪就冒起了煙。
狐狸從我身上下來,挺拔的身材立於地**,那身紅袍子趁得他很精神,除去那副不冷不熱的傲慢模樣和狐狸身份,就他這身與凡人不同的皮囊,足夠惹女人掏心掏肺的,不過我不在內。
隨手掃了下紅袍子,他坐到炕頭靠在被跺上,眼神略帶輕視的冷瞧着我,伸出手,把珠子給我,一身的狗屎臭,別給弄髒了!」
他一說,我才想起來那耗子精留下的灰珠子還揣在兜里,明顯這玩應對他有用,可瞅他這態度,要東西還沒個好臉色,當我是下人么?
我不爽的捏着衣兜,沒把珠子給他,轉頭坐在炕旁邊,看着他說,說起珠子,我倒是想起來,你跟村裡人說暴屍和暴屍咬人的事,都是耗子精幹的,可我昨晚背地裡明明看到我家祖墳和那倆暴屍身上,有狐狸毛~」他聽這話,那雙透着寒光的狐狸眼,頓時不悅的瞟過來,我讓你拿珠子,可沒給你膽子懷疑我!」
我看着他,沒出聲,但心裏一直都都認為那些事就是他做的,根本不存在懷疑,甚至殺耗子精不過是她挑釁了他的威嚴,也正好拿來背鍋,就算他救我多次,我依舊對他沒有任何好感。
見我沒說話,他像是看透了似的蔑笑一聲,低頭把玩着拇指上刻着狐狸的紅扳指,灰仙修鍊兩百年才長出一撮金毛,直到兩千年才能修成全身金色的錦毛鼠,那耗子精只是**氣找捷徑修鍊,沒心思干別的,所以暴屍挖你祖墳的事是我族裡其他狐家乾的。」
那你為什麼不說?」
我不解的看着他。
他抬起手,眯起狐狸眼看着燈光下晶瑩剔透的紅扳指,我狐族與你家有仇,族裡多得是想報復的遺族狐家,不管事情是不是我做的,都是對你怠慢聯姻的警告!
他們不動手,我也不會放過你!
而你身上有我玉佩,他們傷不了你命,那我就沒必要管閑事更不需要跟你彙報!」
聽這話意思,這畜生啥都沒幹,完全是我受不住唬嚇,把自己給賣出去了,這擺明是被他耍了,我心裏頂不舒服的看着他,既然這樣,你是狐族的,殺了我給族裡報仇不更好,為啥偏要保我命?」
還保的這麼嫌棄,一舉一動都透着輕蔑。
你只管跟着我就好,其餘你這個凡夫俗子沒資格知道。」
他收回紅扳指,語氣清冷的說著,看我不滿都寫在臉上,又故意挑眉問我,怎麼,你有意見?」
瑪德,要我跟着卻貶視我,我特么當然有意見,可想到那耗子精,就因為挑釁輕視他,有四百年修為都被他給一腳踩死了,可想他的修為有多厲害,再加上這殘暴的性子,我惹不起,還是暫且認慫,很違心的搖了搖頭。
正好我奶撩開門帘進來了,把剛烙好的蔥油餅,還有兩盤炒菜放上了炕桌,邊給狐狸倒酒邊跟他說,今天多虧了他我才沒事的客套話,態度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狐狸瞅了眼桌上的飯菜,並不中意的瞟開了眼睛,沒接我奶遞來的酒,但看我奶一直端着酒杯,就隨手接了過來,托在骨節分明的指尖並沒喝,倒是一臉狐狸相的說我奶沒能力就別攬瓷器活,這要是把我搭進去了,她十個命也賠不起。
這風涼話說的,好像他多心疼我,我奶拚命救我倒成錯了似的氣死個人,偏我奶卻連連點頭,給他夾好菜,示意他喝酒吃菜。
狐狸輕瞟了我一眼,這才喝光酒動了筷子,我奶一瞅,又給他滿上了酒,說道,狐仙家,之前我對你有成見是怕你傷了阿冥,現在看你是真心護着她的命,也就放心了。
我如今沒有仙家支撐,很難護她周全,你要是不嫌,就讓她做你出馬弟子,跟你走,我堂口重新落給你,以後仙家和看事都多了,也算給你積功德,能早日達成所願。」
我一聽,瞬間詫異的看向我奶,有點懷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壞了,不然她明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怎麼還會跟這畜生商量,要我給他出馬效力,讓他積功德?
這不沒事給我找罪受呢么?
我張嘴想反對,那狐狸卻抬手喝盡一杯酒,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映着皎潔月色的精緻面孔,很是通透靈氣,如果不說是狐畜,真的像是個氣質非凡的男人。
可轉頭開口,就又是那副冷傲模樣,跟我奶說,白婆子,我蘇青風跟你孫女為什麼會有聯姻劫,你心裏應該清楚,所以跟你孫女這種凡夫俗子出馬的賠本買賣我是不會做的!」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妖嫁心慌慌,狐夫求放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