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妖律執戒人
妖律執戒人 連載中

妖律執戒人

來源:google 作者:沙野捕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沙野捕食 都市小說 黎默

國有國法,妖有妖律妖,想在這人類主宰的世界生存,必須遵守八大仙門定下的律法有一群特殊的修行者,守護着律法他們被稱為——妖律執戒人這世界很真實,生活不易,人心險惡這世界也很魔幻,有修行者御劍青雲,也有屍鬼惡靈隱匿於黑暗妖,也不過是諸多異類中,一群可憐的生靈……展開

《妖律執戒人》章節試讀:

「砰!」

就在黎默將球拋出的瞬間,少女高高躍起,一巴掌將籃球打飛。

「我靠,這彈跳力,專業跳高運動員嗎?」

圍觀眾人,都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

有人將球撿了回來,拋到少女手裡。

少女拿着球,與黎默換了個位置,微笑道:「拜託,認真點,現在換我進攻嘍。」

少女單手運球,在黎默面前悠閑地走了幾步。

突然加速,企圖從黎默左側帶球突破。

黎默眼疾手快,伸手掏向籃球。

哪知少女急停轉身,從黎默右側與他擦肩而過。

三步起身,將球送向籃筐。

「砰!」

少女起身剎那,黎默追身上前,直接將籃球摁在了籃板上。

「哇!」

「牛逼!」

在大學的校園裡,能看到這麼精彩的一幕,圍觀的學生都炸開了。

「不錯嘛,再來。」

少女眼中添了幾分鬥志。

立在場中,英氣十足,猶如一位橫刀立馬的女將軍。

黎默的鬥志,也逐漸被點燃。

轉換球權。

黎默學着少女剛剛的樣子,單手緩慢的運着球。

在旁人看來,這種門戶大開的運球方式,很容易被搶斷。

少女卻不為所動,擺好防守姿態,絕不輕易出手。

黎默動了。也是選擇從少女左側突破。

少女橫移阻擋。黎默急停轉身奔向右側。

少女步伐奇快,跟了過來。

黎默虛晃一槍,又轉回左側。

然後強行突破!

合球,跑動,飛身躍起,單手扣籃!

就在黎默躍起之時,少女也跳了起來。

手掌重重壓在籃球上,企圖將黎默蓋下去。

黎默勢不可擋,在空中加大扣籃力道。

少女也來者不拒,毫不退讓。

「砰!」

一聲巨響。

籃球竟硬生生被兩人拍炸了。

……

湖邊長椅上,黎默與少女並肩而坐。

「你女朋友?」

少女看向安安靜靜立在不遠處的寒玉。

「不是。」黎默搖了搖頭。

「哦。對了,你是怎麼猜出我身份的?」少女好奇道。

「你在球場上的運球步伐,一看就是武宗修行者。」黎默淡淡說道。

「那又如何?」

「我想不到還有其他武宗女孩兒,會跑到學校來找我。」

黎默微微一笑。

這名少女,就是她的未婚妻,公孫謙潯。

「哼,你還蠻聰明嘛。」

如同相識已久的老友,初次見面的兩人,談起話來,並不顯得生分。

公孫謙潯向湖中扔了一枚石子,悠悠說道:「我閉關了三年,前些天剛剛出關。聽說老爹幫我定了門親事。跑過來看看。」

她轉頭端詳了黎默片刻,突然道:「你本人要比照片上帥一些。」

說罷,少女哈哈大笑,繼續道:「原本呢,生在這樣的大宗門,也沒指望什麼戀愛自由。老爹讓我嫁給誰,我就嫁給誰嘍。

可是閉關三年,我進步太快了。我不得不考慮,未來的道侶,能否跟上我的進步速度。

畢竟,誰都不想早早當了寡婦嘛,你說對吧。」

黎默明白少女話中之意。

修行者隨着修為境界的提升,壽命也會相應的增長。

如果兩個人修行境界相差太遠,一人早早入了土,徒留另一人在世間挂念。

「你的修為,雖然要比傳聞中強上不少,但也還不夠。

單方面退婚這種事嘛,總是不好去做的。不如咱倆定個賭約吧。」

公孫謙潯眼含笑意,注視着黎默。

黎默回以微笑,「洗耳恭聽。」

「一年後的『八門論道』上,你如果能打敗我,我就乖乖做你的小妻子,以後都聽你的話。

如果你輸了,咱們倆就一起提出解除婚姻,雙方誰也不虧欠誰,如何?」

黎默注視着少女。陽光、自信、英姿颯爽,眉宇間透着一股不服輸的傲氣,卻並非咄咄逼人的傲慢。

「可以。」黎默回應道。

公孫謙潯笑着舉起了右手。黎默與她擊了三掌,定下賭約。

少女起身,準備離開。

忽然想起一事,說道:「對了,你最後那個上籃,走步了。」

「都說了,我不太會。」

……

回家的路上,寒玉面無表情,但黎默能從氣息上感覺到,她不開心。

「她是誰?」

「公孫謙潯。」

「她跟你有婚約?」

「師父幫我定的。」

沉默片刻,寒玉道:「她入了大成境,你不是她對手。」

「是啊,這麼年輕就入了大成境,天才啊。」

黎默有些感慨。

修行分五境:入道、小成、大成、宗師、仙人。

同等境界之內,還分為初期、中期與巔峰。

初期與巔峰所差靈力修為,就可達到近十倍。

境界與境界之間的修為差距,更是天差地別。

而且,每個境界的突破,都有瓶頸。

黎默用了十年時間,才從入道境突破到小成境。

更多資質平庸的修行者,終其一生,都只能待在入道境。

公孫謙潯已經高出他一個大境界了。

這不是幾年、十幾年就可以彌補的差距。

以黎默目前被封印的狀態,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追上她。

不過,黎默並不因此沮喪,心中反而燃起更高的鬥志。

境界只是影響勝負的一個方面,功法、法寶、戰鬥經驗等,都有可能左右戰局。

況且,靈宗修行者,還能夠支配契靈的靈力。

雖然支配的靈力,無法超過自身境界上限,但起碼不會讓他敗於力竭。

「我幫你。」寒玉突然說道。

黎默愣了一下,方才反應過來,用十分嚴厲的口吻道:「我警告你,不許亂來。」

前年有個小成境的修行者,約戰還是入道境的黎默,寒玉也是說了句「我幫你」。

結果第二天,那個修行者的手腳都被打斷了,幾乎成為廢人。

雖然除了黎默外,無人知曉是誰幹的,黎默還是氣的用懲妖尺,打了寒玉一頓。

寒玉沉默不語。

黎默再次厲聲道:「聽到沒有?不許對她出手。」

良久,寒玉方才「嗯」了一聲。

寒玉的腦迴路與正常人不同,除了黎默,她什麼都不在乎。

安安都曾差點被寒玉打死。

黎默必須十分明確的表明自己的態度,告訴寒玉,什麼是絕對不可以做的,是會惹怒他的。

見寒玉答應下來,黎默才鬆了口氣。

回到家,接上剛剛放學的安安與雪媚,四個人驅車前往福利院。

下午接到團團電話,師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