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葯香娘親超給力
葯香娘親超給力 連載中

葯香娘親超給力

來源:google 作者:雲清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清嫿 古代言情 蕭景辰

被渣爹繼母逼得忍無可忍,雲清嫿一把火燒掉了整個尚書府,從此消失三年後她攜着葯谷少谷主出現在京城,狂虐渣男賤女,攪動京城風雲小崽子放言:我娘必須是天底下最尊貴的女人!想娶我娘的,拿一國之財來!男主:既然如此,讓你娘當皇后如何?小崽子:當皇帝的,都會娶三宮六院,不要我娘親馬甲鼓鼓,自己當皇帝還差不多!男主:果然,兒子都是坑爹貨,娘子,我們再生一個女兒吧!展開

《葯香娘親超給力》章節試讀:

八成又是那些上門求醫的人,看着好看便被他認了爹。
「你這逮着好看的人就認爹的毛病能不能改改?」雲清嫿無奈道。
雲闕急沖沖地解釋,「這次是真的!」
身後的蕭景耀把兩人的對話聽了個全。
合著這小崽子連爹都沒有,逮着人就亂認?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敢來壞他的好事!
客房內。
身穿玄袍的男人垂着頭,靜靜坐着,卻自帶一股殺伐氣場,連伺候的傭人都不敢近身。
四周的空氣好似都被他身上的氣場壓住,滿屋子,只剩下他指尖敲擊桌面的聲音。
一下接着一下,不急不緩。
雲闕拉着雲清嫿闖進來,動靜不小,伴隨着他迫不及待的聲音,「你看,就是他!」
男人抬起頭,瞧見雲闕眨巴着一雙興奮的大眼盯着他瞧,忍不住挑眉。
這動作……
這張臉……
太像了……
雲清嫿都跟着收了一口氣。
男人古銅色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劍眉之下,黑眸深不可測。
這張臉簡直是放大版的雲闕,相似度有六成。
難怪雲闕瞧見他,就急吼吼的叫爹!
這人,怕不就是當年那個男人吧?
或者是,當年那人的近親?
總之,一定是有關係的。
這時,男人忽然起身。
雲清嫿嚇了一跳,本能的護着雲闕往後退,鼻尖是午夜夢回都縈繞不散的沉水香,眼神都跟着一沉,「閣下是?」
男人如古井寒潭一般的眼神落在她臉上,聲音低沉:「你是這孩子的娘?」
這下她可以百分百確定了,這就是當年那個男人,雲闕的親生父親。
聲音和味道都一樣。
雲清嫿頭皮發麻,忍不住就想起那一晚的纏綿,臉上控制不住的發燒,聲音卻是毫無起伏,「是。」
蕭景辰眼神微暗。
僅憑一個長的和自己像的孩子就判定她是那晚的女子,不太合理。
可他找的太久了,只剩下這一點微薄的希望。
他毫不猶豫的上前,伸手就想要去扯雲清嫿的面紗。
雲清嫿身後就是雲闕,避無可避,驚慌地低斥了一聲:「放肆!」
她這一聲自以為威嚴,但落在蕭景辰耳朵里實在跟貓叫似的,半點也阻止不了他的動作。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碰到面紗,「彭!」一聲巨響。
屋門驀地被人推開。
一道身影,火急火燎闖了進來。
蕭景辰的動作被打斷,順勢收回了手,抬眼不悅地看過去。
蕭景耀在暗中偷聽了好一會,才確定壞他好事的人是自己的好七弟。
「七弟!休得無禮!」
雲清嫿從來沒覺得蕭景耀這樣順眼過,暗暗鬆了一口氣,拉着雲闕離蕭景辰遠了一點。
那晚,是她穿過來的第一天,所以印象太過深刻,她可沒忽略那男人身上除了沉水香,還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被追殺至此,還被下了葯,鬼知道是遭遇了什麼事,能不能為外人所知。
萬一被認出來,他要殺人滅口呢?
她倒是不怕,可她現在帶着雲闕這個軟肋,可就不能不防了。
何況,她還不想暴露身份。
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
蕭景辰看了眼蕭景耀,一點行禮的意思都沒有,只是盯着雲清嫿,「影姑娘,在下蕭景辰,今日前來是有一事相求,還望影姑娘能夠出手相助。」
太子七皇子齊聚在此,就算蕭景辰不開口,雲清嫿也已經明白他的用意。
「你是想我出山,救當朝太師?」
蕭景辰挑眉,「太師於我有恩,如今纏綿病榻,我當盡全力。」
能求到藥王谷來,說明外頭的大夫都沒用了。
只是,雲清嫿總覺得男人嘴裏這儘力,說的有些過於用力了,眼神過於堅定。
好像她不答應,他就是搶也要把人搶去。
「……」
蕭景耀鄙夷地瞄了眼蕭景辰,低嘲着:「七弟以為這是戰場?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來請影姑娘出山,連診金都不提是幾個意思?」
緊跟着,他傲然道:「太師於乃我朝肱骨,孤願出萬兩黃金、萬匹綢緞及各種珠寶作為診金。」
只要能請雲清嫿醫治太師,他離皇位便更進一步。
只要能登基,區區萬兩黃金算什麼?!
「不愧是太子,豪爽的很。」
她的一句誇獎,讓蕭景耀面露得意之色,斜睨了一眼蕭景辰。
雲清嫿笑了,「七皇子,我此次下山,有要事在身,不便和你同行。我派個師妹過去,你放心,她得我師父親傳,醫術不在我之下。」頓了頓,她又拍了拍雲闕,「哦,還有我兒子。他習慣了我師妹照顧,只能一起帶着,您不介意吧?」
事態緊急,蕭景辰也顧不上兒女情長,深深看了一眼雲清嫿,又看了一眼眼巴巴的雲闕,心裏忍不住發軟,「自然,我定會照顧好二位。事成之後,完璧送回。」
送回。
怕不是又來找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