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遙遠的佈道者
遙遠的佈道者 連載中

遙遠的佈道者

來源:google 作者:忘川蝴蝶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忘川蝴蝶君 豬笑天

天地初開,生靈演化,大道本源吸納善惡願力,融合世間生靈記憶碎片,衍生意識,世稱天道隨着生靈繁衍,願力日益增多,天道意識逐漸成熟,產生思想洪荒震動,諸聖不願這片天地出現至高神明,遂紛紛開廟佈道、創建無上大教,截取世間生靈願力天道意識停止成長,僅有兩歲孩童的智力,洪荒諸聖誅滅不得,另闢蹊徑,以身合道,世稱道神原始天道失去大道本源支撐,魂飛魄散之際,一縷殘魂逃脫升天,遁入九州大世界道神掌天地,神魔自對立後來,道神道統不和,神魔大戰爆發再後來,因大道有缺,天地間出現無上天魔,以生靈魔念為食,無限壯大若干年後,被放棄的大陸上,高老莊的土地廟翻新時,泥瓦匠人打破神龕上的雕像,從暗格里抱出個嬰兒,取名豬笑天豬是豬頭的豬,笑是嘲笑的笑,天是上天的天…展開

《遙遠的佈道者》章節試讀:

土地廟外,村長叮囑道:「此去乃是搏命,生死未知,可務必小心!」

他低聲道:「伴君如伴虎,伴神亦是如此,切記!切記!」

村長離去,豬笑天回到土地廟,在後院尋間廂房,鋪好被褥,又在廚房收拾起來。

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從小被要求學習洗碗擦桌、洗衣做飯等家務,保證能生活自理後,按興趣選擇學習諸般武藝、漁樵耕讀、琴棋書畫、針線女紅等手藝。

但凡孤兒院教的豬笑天都會,他勤奮好學,踏實能幹,院長嬤嬤很喜歡他,本打算培養成下代院長,哪曾想豬笑天心比天高,鐵了心要去追尋長生大道。

傍晚,村長的女兒高月提着食盒,領着僕人來到土地廟中,隨豬笑天來到後院,遞出食盒,嬌羞道:「父親說你今夜要去斬殺殭屍,我燒了些葷菜,你吃飽喝足,才有力氣降妖伏魔!」

豬笑天接過食盒,問道:「何時回來的?」

高月低頭,兩隻手不安分的互捏,低聲道:「心裏不平靜,像有鬼撓似的,總想回來看看,遂向師父告假回來,待不得幾日便要走的。」

「要好好修鍊,不可貪戀凡塵,若不得長生,終是黃土。」豬笑天老氣橫秋道。

「好的!」高月嘴角止不住笑意,乖乖答應道。

豬笑天打開食盒,取出菜肴,遞給她筷子,他知道高月還沒有吃,這是從小到大養成的默契。

高月是村長高城的女兒,小時常跟着村長去孤兒院慰問,與豬笑天青梅竹馬,是兩小無猜的關係。

兩人默默吃飯,高月將碗伸過來,道:「你已是束髮之年,要學會照顧人,記得以後主動給我夾菜。」

「以前不會有這樣要求的。」他看着她明媚生花的臉,有些措不及防道。

她吟吟道:「我不要求,你永遠不會主動,人總會長大,可木頭不會。」

「我不是木頭!」

他往高月碗中夾了個雞腿,問道:「在青雲門很多人願意為你夾菜么?」

「不跟別人吃飯,只跟你吃飯!」高月啃了口雞腿,心滿意足道。

飯後,高月收拾碗筷,豬笑天看着她收拾。

她問道:「馬上就要面對屍煞,怎麼如此平靜?」

他想了想,道:「沒看到過,所以並不懼怕。」

她笑嘆道:「就算你看過也不會怕,你的心太過平靜,沒人可以驚起漣漪。」

豬笑天沉默片刻,道:「你且回去,我待小憩片刻便出門尋那屍煞,今夜很是危險,你不可如同往日那般尾隨!」

「好的!」高月提着食盒徑直去了。

豬笑天沒送她,待到深夜,到大殿取下香案上的桃木劍,打着燈籠出了土地廟。

高老莊外的亂葬崗並不遠,就在村子義莊後不遠處的山坳中,村子到義莊的路並不難走,豬笑天路過義莊時見看守義莊的老酒鬼抱着酒葫蘆躺在門口的棺材裏打盹,沒去打擾,徑直來到亂葬崗前。

山坳中林木茂盛,茅草荊棘層出不窮,漫山遍野都是土墳。

豬笑天聞到惡臭,尋味而前,深入亂葬崗中,前方茅草叢中有數朵幽藍鬼火遊動,快步走上前去,有個渾身冒着黑氣的屍煞正背對着他跪在地上刨墳,口中發出咀嚼骨頭的脆響。

好機會!

豬笑天抽出別在後腰的桃木劍,悄悄的摸到那黑影身後,心念浮動間,桃木劍通體赤紅,威勢滔天,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出手中之劍,眼看就要得逞,屍煞忽然抬腿後踹,踢向豬笑天襠部。

這要是被剔中可不得了!

豬笑天急急止住劍勢,雙手接住來襲之腿,橫掄而起,將屍煞甩飛。

屍煞狠狠的撞在兩丈外的巨石上,頓時血肉模糊,惡臭撲鼻。

豬笑天並未給其喘息機會,快步沖將過去,提劍刺向屍煞喉嚨。

屍煞勃然大怒,左手抓向桃木劍,掌心被劍身紅芒灼得蒸汽騰騰,痛吼着鬆手。

長着黑厚鋒利指甲的右手卻沒閑着,化爪橫掃而出,逼得豬笑天急撤而退,屍煞趁勢拍掉豬笑天手中的桃木劍,雙爪鎖住他的肩胛,將他撲倒在地,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利獠牙便欲撕咬。

豬笑天死命掙扎,始終無法掙脫,。

煞的力氣巨大,眼看血盆大口就要逼近。

他發了瘋的掙扎,想着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絕對不能死。

在強烈意志驅使下,豬笑天身子忽然虛化,化作幾縷煙霞飄到不遠處,再次顯化而出。

屍煞失去到嘴的鴨子,仰天狂嘯,再次朝着豬笑天衝鋒而去。

豬笑天掄起拳頭便要錘他,可忽然感覺體內力量虧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屍煞瞬息而至,再次撲倒豬笑天,早已**難耐,不由分說的便要撕咬。

豬笑天心中再次爆發強大的求生欲,繼而身子虛化,化作流光朝着遠方遁去。

義莊外妖風吹過,豬笑天狂奔而至,吼道:「屍煞作祟!酒鬼叔快跑!」

躺在棺材中打盹的老酒鬼大驚,罵道:「你個挨千刀的,嚇死老夫了!」

豬笑天停在棺材旁,氣喘吁吁道:「酒鬼叔連鬼都不怕,還怕我這個人?」

老酒鬼看向他來的方向,雙目赤紅的青面獠牙屍煞吼叫着狂奔而來,問道:「土地爺的桃木劍在何處?」

豬笑天解釋道:「我與屍煞斗得正酣,體內力量驟然而去,瞬間落入下方,桃木劍落被打飛,不知掉在何處。」

「還有這樣的事?這是把你支出來送死,你可有得罪土地爺?」

豬笑天來不及回答,老酒鬼舍下酒壺,手拍棺材借力跳出,擋在屍煞身前,右手化勾拳橫掃,拳速驚人,打得屍煞側飛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屍煞鍥而不捨,再次衝殺而來,老酒鬼守株待兔,朝其面門沖拳,他的拳看似簡單,可偏偏能打中敵人,屍煞後仰飛出,在地上拖出長長土溝,待其止住身形,身上的煞氣陡然潰散,不再動彈。

豬笑天走過去,看着屍煞面門上的拳形深坑,心道:「這麼簡單?!」

老酒鬼扛起他先前睡過的棺材,走到屍煞身前,往額頭拍下黃符,將屍煞裝入棺材後才道:「去將桃木劍尋回,那是土地爺上任時帶來供奉的鎮廟之寶,若是遺失他恐怕饒不得你!」

「多謝酒鬼叔救命之恩!」

豬笑天道謝後,急忙趕至亂葬崗,在茅草荊棘中四下尋找,卻始終沒找到桃木劍。

「可是在找此物?」

身後響起輕佻的詢問,豬笑天轉過身,有赤芒激射而至,瞬息之間便透過他的小腹,甚至來不及反應。

豬笑天單膝跪地,手捂肚子,痛苦問道:「你是何人?」

「閻王殿里的小鬼,你的催命人!」有男子自黑暗中激射而出,身着黑衣,如疾風般沖至豬笑天身邊,一拳轟出。

拳風撲面,生死之間,豬笑天心思如電,深知眼下可以仰賴的唯有先前兩次救他的「神來之筆」,心念起伏間,嘗試進入那種玄奧的狀態,果然成功,化作流光朝遠處遁去。

「什麼手段?!」黑衣人微愕,急忙緊隨而去。

(待續…)

《遙遠的佈道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