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葉不凡秦楚楚
葉不凡秦楚楚 連載中

葉不凡秦楚楚

來源:外網 作者:超爽黑啤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超爽黑啤

江南市,上午。 葉不凡站在路邊,神情複雜的看着滾滾車流。 「快去交手術費,不然我保證你母親活不過今天。」 「還有臉說借錢,上次借我們家的錢還沒還呢」 「沒錢沒錢你媽死不死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不凡母親住院,急需5萬塊錢做手術,可是想盡辦法也籌不到一分錢,這讓他心急如焚。 「看來只有走碰瓷這條路給母親湊手術費了,雖然有悖良心,但也沒有辦法,等有了錢馬上還給人家。」 下定決心碰瓷後,他再次向馬路上看去,5萬塊不是個小數目,必須要找個好點兒的車才展開

《葉不凡秦楚楚》章節試讀:

謝海濤被葉不凡的舉動搞得愣住了,認出是他後叫道「小子,人都死了,你還瞎折騰什麼

裝孝順是不是有那孝心早點拿5萬塊錢來做手術,你媽就不會死了,沒錢還喜歡裝,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人」

他在旁邊喋喋不休的說著,可是葉不凡理都不理,專心致志的給歐陽嵐行針。

「小子,我說你呢,聽到了沒有」

見眼前的年輕人不理自己,謝海濤頓時火氣上涌,再次叫道「你是醫生嗎弄根破針到這裡亂刺,想讓你母親死了都不得安生嗎

我告訴你,這裡是icu病房,是論小時收費的,之前欠的醫藥費還沒付清,在這裡搞什麼鬼

趕快給我住手」

葉不凡終於將最後一根針刺了出去,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母親得的是突發性腦出血,這種病對於古醫門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這也幸虧回來的及時,如果再拖上一會兒就真的來不及了。

謝海濤叫道「小子,鬧夠了沒有剛剛這段時間也是要收費的。」

隨後他對張小曼說道「馬上就給殯儀館打電話,讓他們把屍體拉走。」

葉不凡冷聲說道「你這個庸醫,胡說什麼我母親還活着」

謝海濤一臉不屑的說道「活着你是不是精神有問題你母親要是能活過來,我這主任醫生的位置給你坐」

他正說著,突然床頭的監控設備發出滴的一聲鳴叫,緊接着重新恢復了工作,歐陽嵐竟然有了心跳。

一下兩下,開始還有些緩慢,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這這是怎麼回事」

謝海濤和張小曼都傻眼了,剛剛這人確實已經沒有任何生命體征,怎麼突然間就活過來了如果這不是icu病房,他們真會以為是詐屍。

葉不凡見火候差不多了,抬手將母親身上的銀針盡數收回,並且將那些監控設備逐一拿掉。

等他做完這些,歐陽嵐騰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打量了一下四周說道「兒子,我這是在哪兒」

「媽,你終於醒過來了。」

葉不凡激動的拉住歐陽嵐的手,如果不是湊巧得到古醫門的傳承,他們母子兩個真的就陰陽兩隔了。

謝海濤瞬間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歐陽嵐的病情他是最清楚不過,即便沒死也不可能恢復的這麼快。

歐陽嵐說道「兒子,這是怎麼了啊媽記得突然暈倒,我是不是病了是不是要花很多錢」

「沒事了媽,你已經好了,咱們現在就回家。」

葉不凡剛剛不但治癒了母親的腦出血,同時將體內的其他隱疾也都梳理了一遍。

現在的歐陽嵐絕對比任何人都要健康,自然沒有再在這裡呆下去的必要。

「那好,我們走,早就說了小毛病不用到醫院來,休息一下就好了。」

歐陽嵐一個人將葉不凡兄妹撫養大,日子過得清苦,最怕的就是到醫院花錢。

說著她下了床,跟葉不凡兩個人就要離開。

「站住你們還不能走。」

謝海濤張開擋在兩人身前。

葉不凡皺起了眉頭「你要做什麼」

謝海濤說道「想走可以,要先把醫藥費結清了。」

歐陽嵐說道「哦,應該的,要多少錢啊醫生」

謝海濤說道「三萬九千八。」

「什麼,這麼多錢」

歐陽嵐嚇了一跳,如果不是剛剛葉不凡幫她改善過身體,恐怕又要倒在病床上。

葉不凡怒道「我媽是我自己救回來的,憑什麼要這麼多錢」

「我們這可是icu病房,論小時算錢的,再加上搶救的藥物就是這麼多錢。」

謝海濤說著將一疊用藥明細扔給了歐陽嵐,「看看吧,為了搶救你我們可是花費了大量的人力和藥物,不然你早死了,怎麼可能站在這說話。」

歐陽嵐拿着賬單,她根本不懂醫學,能夠看懂的只有上面觸目驚心的天價數字。

葉不凡掃了一眼,神色立即沉了下來,「你確定這都是給我母親用的葯」

他是江南醫科大學大三級的學生,雖然沒有畢業,但對一些常規用藥還是了解的。

謝海濤說道「那當然,趕快交錢吧」

葉不凡勃然大怒,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頂在牆上。

「你這種人,無能也就算了,竟然還如此心黑,怎麼配得上醫生二字」

謝海濤被卡住了脖子,頓時感覺呼吸困難,可無論他如何掙扎葉不凡的大手都如同鐵鉗一般紋絲不動。

歐陽嵐和張小曼都嚇了一跳,不明白葉不凡哪來這麼大的火氣,趕忙過來勸阻。

張小曼上前拉扯葉不凡的胳膊,卻發現看起來並不粗壯的手臂卻彷彿像大山一般,無法撼動分毫。

「兒子,你趕快放手,打人可是犯法的。」

見歐陽嵐上前勸阻,葉不凡這才放開。

「咳咳咳」謝海濤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空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歐陽嵐說道「兒子,怎麼回事怎麼發這麼大的火」

葉不凡怒道「這個黑心醫生,之前要我交5萬塊的手術費,拿不出錢就見死不救。

剛剛又庸醫誤診,將你誤診成了死亡,這是草菅人命

現在又弄虛作假,亂開藥物,這些葯絕大多數都不是你用的,卻跑來找我們收錢,他這種人怎麼配做醫生」

這時謝海濤回過氣來,叫道「胡說八道,這些就是給你母親的搶救用藥,今天你們必須交錢,不然老子把你們都送進警察局」

葉不凡拿着那張收費明細說道「欺負我們不懂是吧我母親得的是重度腦出血,這張藥方上卻有血栓通是怎麼回事參茸注射液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你這些注射液加在一起足足超過25公斤,難道說這些東西都用到我母親身上去了

不到二十四小時輸液二十五公斤,就算是大象也受不了吧」

「我」

謝海濤徹底傻眼了,一時間無言以對。

原本他以為這對母子什麼都不懂,所以亂開了一大堆藥物。

一來可以拿到醫院的提成,二來將這些葯賣出去還可以再賺上一筆,以往他也經常這麼做,卻沒想到今天被葉不凡看破。

正當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急救室的大門一開,一個中年男人背着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跑了進來。

中年男人叫道「醫生,快看看我兒子怎麼了」

跟在旁邊的護士上前對謝海濤說道「謝主任,這是衛生局周局長安排過來的病人,交代我們必須全力救治。」

《葉不凡秦楚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