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葉凡秋沐橙_
葉凡秋沐橙_ 連載中

葉凡秋沐橙_

來源:外網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發飆的天空

展開

《葉凡秋沐橙_》章節試讀:

海源閣。作為整個雲州市最為豪華的酒樓,外面,豪車如雲。
能來這裡進餐的,無不是整個雲州市的上層人士,非富即貴。誰家婚慶喜事,若是能在這裡擺上幾桌,那絕對是一件值得吹噓的事情。
就像現在的秋家訂婚宴,秋沐盈的未婚夫楚文飛就將地點選在了這裡,一舉包下了三個包間。
「我去,盈盈這未婚夫厲害啊!」
「能在海源閣開訂婚宴,這絕不是一般人家開的起的。」秋家的人紛紛讚歎着。
秋沐盈驕傲的揚着下巴,心中卻是得意之至。她的母親王巧玉也是笑開了花,但依舊謙虛的說著一般情況而已,比不上老五家的女婿。
很快,眾人便到了海源閣門外。
這時候,一位長相俊逸一身黑色西裝的青年卻是連忙走過來,含笑的打開車門:「媽,爸,盈盈,你們到了。我在這等您多時了。這安排,你們還滿意嗎?」
「滿意滿意,文飛,你真是有心了。」王巧玉對眼前這個女婿,越看越喜歡。
楚文飛的家庭雖然不像老五家的女婿那般是書香世家,手中有權,但至少也是富家豪門,家裡有錢啊。
這年頭,有錢好辦事。更何況,楚文飛家的公司還是搞房地產,如今世人誰不知道,最賺錢的就是搞房地產的,一個好項目就能賺幾個億,比秋家有錢多了。
「這小伙,長得精神啊。」
「郎才女貌,他四嬸,您找了個好女婿啊!」
周圍的親戚又是一陣吹捧。
只有秋沐橙一家人默不作聲,心裏很不好受。
「幾位伯父伯母,大家別站着了,裏面聊。」楚文飛開始招呼着眾人入酒樓。
然而,這時候,一人焦急的跑了過來,低聲對楚文飛道:「楚少,不好了,出岔子了。包間不夠了,前台讓我們換一家或者改日再來。」
「什麼?我訂婚宴,讓我們改日再來?他特么也敢說?」楚文飛一聽,當即炸了,滿臉慍怒。
周圍人見狀也面帶疑慮,王巧玉擔心問道:「文飛,怎麼了,出岔子了嗎?」
楚文飛擺了擺手:「媽,沒事兒。您女婿擺得平。大家都跟我進來就行。」
到了前台,秋家一行人果然被攔住了,說包間不夠了,讓他們換一家。
「換你妹啊換!」
「今晚老子這包間要定了。」
「你們經理呢,讓你們經理來。我楚文飛的訂婚宴,我看誰敢不給面子?」楚文飛憤怒吼着,嚇得服務員趕緊去找經理了。
幾分鐘後。
服務員便恭敬的領着楚文飛以及秋家一行人到了包間。
「哇,文飛,厲害啊!」
「包間說要就要來了。」
「巧玉,您這女婿日後定有大出息!」
「盈盈日後當闊太太,享清福的哦。」
周圍人又是一陣吹捧,王巧玉一家人臉上得意的幾乎笑出了花,秋沐盈更是挽着自己未婚夫的胳膊一臉的幸福笑靨,還嬌滴滴的說了句,老公你真棒,引得眾人歡笑。
楚文飛這時候卻是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幾位叔伯,這些都是些小事而已,不足掛齒。而且,這酒樓經理以前是我爸手下司機,他不敢不給我爸面子。所以,要說厲害,還是我爸厲害,我不行,我就一學生,今年剛大學畢業。」
楚文飛故作謙虛,但這逼裝的能給滿分。
這一席話,又引得眾人一番讚歎。
「為人謙而不自驕,可成大事也。」
「盈盈,這一輩子,你算是找對了人!」
「有這女婿,實屬我秋家之幸!」
這時候,酒桌之上,坐在上座的秋家老爺子發話了。這一評價,無疑讓楚文飛更加自傲,老四一家也更具榮光。
人都是有攀比心理的,秋家老爺子這麼誇老四家的女婿,老五家自然就不樂意了。
「爸,看你這話說的,人家江陽也不賴啊。咱秋家的公司出事,不好幾次都是江陽家幫忙打點方才度過難關的嗎?沒江陽,我們秋家也沒今天。」秋老五的老婆馬玲頓時說道。
老爺子頓時笑着:「對,小玲說的很對。我們秋家,今日喜迎新客,但也不能忘舊客。江陽這孩子,我頭一眼看到便喜歡的很,將來等小陽研究生畢業,不管從政還是從商,他的成就,絕不低於他的父親。咱秋家的紅紅,也是託付對了人,找了個好女婿,沒給咱秋家丟人。」
「總之,我們秋家有四個黃花閨女,除了老二家的那個年紀尚小還在上學,其餘三個閨女,如今也算都有了歸宿。這幾個女婿,除了某人之外,其餘我都很滿意。」
老爺子在桌上說著,老四家跟老五家只覺得臉上有光,都樂開了花,只有秋沐橙一家人低着頭一言不發,縮在那裡,生怕被人注意到。
而此時,包間之外,酒樓總管的電話突然響了。一見來電顯示,這總管隨即面帶喜意,話語諂媚討好,卑微的像個下人:「二爺,妥了,都辦妥了。總統包間一直留着呢?」
「就等着大人物來了。」
「什麼,還要清場嗎?」
「不要了吧,這場子里都是貴客,身份都不凡….」這總管話還沒說完,手機便傳來對方的破口大罵。
「我告訴你,今天來的可是天大的人物。招待不好,丟的可不僅是飯碗,還有你的小命!」
手機里傳來對方低沉的怒吼,隨後電話便掛斷了,只剩下沉悶的嘟嘟聲。
酒樓總管呆在原地,整個人嚇得臉都白了,額頭上都是冷汗。
「天…天大的人物?」
酒樓總管哆嗦着。
隨後,再也不敢怠慢,直接下令,全場清場。所有人,無論什麼身份背景,飯局吃到什麼地步,都要立刻離開。
然而,對於這一切,包間之中的秋家眾人自然不知。酒桌上,秋沐盈與秋沐紅兩個秋家的閨女因為自己的老公受到老爺子讚揚,盡皆滿面榮光。
「嗯?」
「老三家的那個上門女婿呢?」
「怎麼沒來?」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問了一句,到現在,方才有人注意到了葉凡沒來。
「估計是在江陽跟文飛面前,感覺自卑,怕丟人,覺得無地自容,自己到外面躲着不敢進來了吧?」
「哈哈哈~」
「廢物就是廢物~」
眾人一陣嘲笑。
尤其是秋沐盈跟秋沐紅兩人,更是心中一陣暢爽,以一種勝利者的目光望着那低頭不語的秋沐橙。
因為長得漂亮的緣故,從小秋沐橙就搶了她們太多的風頭。所以對這個三姐,秋沐盈跟秋沐紅兩人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從小就對秋沐橙各種嫉妒,有意無意的針對她。
但現在,時來運轉,她們對秋沐橙,卻是只剩下了憐憫與不屑。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秋沐橙啊秋沐橙,你長得再好看又能怎樣?」
「還不是嫁給了一個窩囊廢!」
「妻以夫貴,從今以後,你註定竟被我們姐妹永遠踩在腳下,一輩子在秋家抬不起頭。」
秋沐盈跟秋沐紅兩人心中冷笑着,滿臉的得意之色。
「一個好吃懶做沒出息的窩囊廢,大好日子,提他幹什麼?」這時候,秋家老爺子卻是沉聲一喝,一時間再沒人敢提葉凡。隨後,秋家老爺子便繼續講話。
……
「總之,今天,我秋正倫很高興。為我們秋家的閨女,能找到像江陽,還有文飛這樣的女婿而高興。這兩個女婿,都是我們秋家的榮耀。」
「來,這第一杯,我們秋家人,敬這兩位好女婿!」
秋家老爺子率先舉杯。
然而,就在大家紛紛起身舉杯,筵席正至高潮之時,包間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了,服務員匆忙的走了進來。
「先生~」
「先生你妹啊~」
「誰讓你進來的?沒看到我們再喝酒嗎?」楚文飛大怒,顯然對服務員的突然闖入很是惱怒。
服務員也有點惱,這傢伙裝逼還裝上癮了,索性也不給他留什麼面子,直接道:「楚先生,抱歉,今日有貴客臨門,我海源閣將立刻清場,請你們離開。」
什麼?
眾人盡皆驚顫。
服務員這話,說的客氣,但就一個意思,就是讓他們滾蛋,
楚文飛到嘴的酒杯,當時就懸在半空,整個人都懵逼了。
清場?
你妹啊!
這訂婚宴剛到高潮,丈母娘跟老岳父就在眼前,這老婆的娘家人剛剛才喝的盡興,尼瑪這逼還沒裝完,就要趕我們走?
日啊~
楚文飛當時心裏幾乎就炸了,這尼瑪要是當著眾親戚的面,訂婚宴喝到一半便被人掃地出門那丟人可丟大發了。
楚文飛臉色鐵青,心裏有一種被苟日了的感覺,不停的罵娘。
秋沐盈臉色也不好看:「文飛,怎麼回事?我們不能在這吃了嗎?」
楚文飛擺了擺手:「沒事,盈盈。小事兒,你老公搞得定。」
「可是先生,這是上面的命令…」
「我去你媽的命令,告訴你們經理,我是楚陽之子,楚文飛。要趕我出去,可以,讓他親自來!」
「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膽!」
楚文飛是真的怒了。
訂婚宴上要是被人掃地出門,他特么還要不要臉了?老婆的娘家親戚可都在呢?
「文飛,沒事吧,要不我們換一家?」秋家老大秋光擔心道。
「大伯,沒事兒,繼續吃。這經理以前是我家司機,他不敢趕我們。」
「對,沒事兒。大家繼續吃,文飛家不是一般人,這點小事他擺得平。」王巧玉也是笑着圓場,畢竟今天是他老四家的婚事,要是搞砸了,她也得跟着丟人。
秋家眾人繼續吃着飯,而面對楚文飛的要求,服務員也沒有辦法,生怕自己得罪什麼大人物的兒子,也就趕緊找經理去彙報了。
「經理,有個客人賴着不走,還說自己是楚陽的兒子,點名要見你。」
「卧槽,還點名見我?給他臉了!」經理一聽這話,當即便炸了,「一個小毛孩子,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蹬鼻子上臉了?告訴他,今天就是他老子在,照樣滾蛋!」
「麻痹的,局長老子都請出去四個了,一個小逼崽子,還治不了他了?」
「傳我指示,他們若還不滾,就讓保安打一頓直接扔出去,聽到沒有?」
這經理明顯也是怒了,剛才他就被總管一陣呵斥,本就心情不好,如今一個還在上學的小逼崽子竟然也在他頭上撒起野來了,他如何不怒

《葉凡秋沐橙_》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