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夜燼天下
夜燼天下 連載中

夜燼天下

來源:外網 作者:榭依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榭依

山路彷彿連接着天際,目光所及之處,儘是氤氳。 他本不應該在此迷路,然而今天的這條路,他確確實實已經走了第九遍。 頭頂上的天征鳥一直在盤旋低鳴,卻不知是被什麼特殊的力量阻止,始終無法回到他身邊。 山勢巍峨險峻,右側是光滑的山壁,左側則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他伸手摸了摸積雪,不涼,甚至有些溫暖。 自己應該在山腰上,但是周圍竟然沒有一點風聲,天空中的太陽一直明晃晃的掛在正中央,自他入山的那一刻起就紋絲不動,散發展開

《夜燼天下》章節試讀:

放下兩人之後,大蛇不告而別。

雪地上的腳印深深淺淺,像是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從這裡路過,這些腳印都朝着一個方向――萬靈峰。

天征鳥順從主人的命令繼續在天空中等候,蕭千夜則緊緊拉住雲瀟,小心翼翼的說:「跟着我,山裡危險,不要走丟了,我和、我……」

他猶豫了一下,一時竟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看出了他的顧慮,雲瀟接下話:「你是不是想說你和山裏面的異族人有過節?我早就看出來了。」

「嗯……」蕭千夜尷尬的咳了幾聲,被聲音驚動,旁邊的雪地里躥出幾隻小兔子,對着兩人蹦蹦跳跳了幾圈,忽然眼裡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一溜煙跑出好遠。

雲瀟看了看兔子,又看了了看蕭千夜,眨眨眼睛:「連小兔子都這麼怕你,難道這幾年我聽到的傳聞都是真的嗎?」

「你聽誰說的?」蕭千夜皺眉問她,不等她回答,又自己接下了話,「其實我也能猜到是誰,天之涯的事情也是她告訴天澈的吧?」

「嗯,夫人其實也是好心……」

「好心辦壞事嗎?」蕭千夜卻是不以為然,雲瀟口中的那位「夫人」正是當今天權帝的親妹妹,雙極會成員之一的明戚夫人,早些年雲瀟的母親秋水夫人遊歷飛垣的時候,和明戚夫人成了故交好友,兩人也經常書信往來。

雙極會原本就是權力的中心,明戚夫人雖然並不涉政,但是很多敏感的事情也都能第一時間知道,天之涯的事便是如此。

雲瀟倒是一點不認同,反駁道:「可夫人說了那是對天澈很重要的人呀!如果現在不告訴他,以後他一定會後悔終生的。」

「那你知道天澈到底是要找什麼人嗎?」蕭千夜反問了一句,果然把她問的啞口無言,搖頭嘆息,「來之前他肯定也沒有告訴你吧?你跟來幹什麼,飛垣很危險。」

「你告訴我不就行了?」雲瀟念叨了一句,「你又不回來找我,還不讓我自己來嗎?」

「知道了你會為難的。」蕭千夜無奈的摸了摸她的頭。

劍靈同時發出共鳴,中斷了兩人的談話,蕭千夜也瞬間恢復了警惕,拉着雲瀟往旁邊更深的雪裡走去。

在前方不遠處赫然並肩走來兩個人,悄無聲息像是從空氣里憑空出現,那兩人有說有笑,一人宛如白衣鬼魅,長着長長的耳朵,淡金色的頭髮,是山野精靈所化成的人類男子的樣子,在他身側是一個藍色長衫的女子,水藍色的頭髮宛如碧海的波浪,他們看似在行走,實際雙腳都未着地,倒更像是幽靈鬼魅在漂移。

不是人類――蕭千夜和雲瀟對望了一眼,立馬發現了異常,如果劍靈之間的感應不是同門,那麼對方一定不是正常人類。

不出幾步,那兩人忽然警覺的頓步,轉過身來,細看之下,兩人的皮膚都是蒼白透明,眼眸中閃爍着細細的明光。

男子率先靠近,他僅僅披了一件雪色單衣,看起來極為單薄,女子也隨後跟了上來,看見他們,卻是出人意料的迎上來,熱情的拉住蕭千夜的手,開心的道:「好難得啊,少閣主這是第一次來百靈大會吧?要我帶路嗎?哎呀!還帶了位新朋友呢!」

蕭千夜甩開她的手,也終於認出了這兩人,七塊異族禁地有七位神守,眼前的兩人便是魑魅之山神守阡陌和碧落之海神守真央。

「咿呀,還是這麼不近人情。」真央一溜煙回到了阡陌身邊,沖兩人吐了吐舌頭,若是單憑外貌,她看起來還只是一個豆蔻年華的少女,然而飛垣墜海已經上千年了,誰也不知道這些山鬼海仙到底活了多久。

能在這裡遇到他們,看來距離百靈大會的中心已經非常近了。

阡陌顯然不像真央般友好,他瞪了一眼活潑開朗的同伴,板起了臉,正色道:「百靈大會可從來不歡迎人類,更何況是軍閣的人。」

「我也不是來參加你們的百靈大會的。」蕭千夜也索性直言問道,「昨天夜裡我有個同伴被雙頭金翅鳥丟到了山裡,至今都沒出來,不知道兩位可曾見過?」

「雙頭金翅鳥?」阡陌正托着下巴思考,真央已經等不及湊過來,「又是那群喜歡惹事的鳥怪啊,我們來的時候沿途聽見靈狐族在談論,說是遇見了一個倖存的靈音族後人呢!但是他的穿着很奇怪,像是中原來的,還帶了一柄劍,你要找的是不是那個人?」

「他被扔到哪裡去了?」蕭千夜連忙追問,真央撲扇着大眼睛,繞着彎子繼續說道,「十八年前靈音族被軍閣誅殺滅族,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個倖存者,竟然會是少閣主的熟人?」

靈音族?滅族?雲瀟心下一驚,驚愕的看着蕭千夜。

師兄天澈的身世她並不是特別清楚,只知道他是被雲遊的掌門師父救到了崑崙,受了重傷,一直在四峰主之一的青丘真人處療養,所以師兄雖是掌門師父的弟子,卻也深得青丘真人真傳,劍術又是與蕭千夜截然不同的感覺。

他很少提起自己的事,這個看似溫和的大師兄,骨子裡卻是比蕭千夜更加的冷漠。

這次來飛垣,師兄說是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他原本執意一個人來,是師父不放心,這才允許自己跟過來。

「真央。」阡陌喊回自己的同伴,似乎是不願意多做糾纏,隨手指了個方向,「那人跟着靈狐族一起進山了,既然是靈音族後裔,進入萬靈峰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倒是兩位趁早離開比較好。」

「師兄是靈音族後裔?」雲瀟驚訝的重複着山鬼的話,臉色大變。

她經常聽明戚夫人提起靈音族的一些事情,夫人似乎對這一族的人格外關心,幾乎每次去崑崙都會和母親談起,她一直以為那只是無關緊要的閑聊而已,原來是因為天澈師兄是靈音族的倖存者?

靈音族是被軍閣趕盡殺絕的種族,而軍閣近幾代的閣主,都是蕭家的人。

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氣,不敢再去細想兩位師兄之間的關係。

蕭千夜默默握緊她的手,這確實是他一直不願談起的關係。

靈音族沿海而居,本是得到海洋祝福而誕生的種族,他們分佈在羽都境內,善歌舞樂器,很多年以前,甚至有一位美麗的女子迷倒了當今聖上,被接進宮,賜為貴妃。

飛垣上人類和異族的關係原本就箭弩拔張,然而天權帝的喜怒無常又給這種複雜的關係火上澆油,那位貴妃名為藍姬,是靈音一族的首領,在入宮兩年後,生有一女。

這個新出生的女嬰和她的姐妹們不一樣,她不僅沒有得到「公主」的稱號,一出身就被嚴厲的監控起來,這樣的情況持續到五歲,天權帝忽然以「玷污皇室血統」為名,賜死藍姬,頒佈誅殺令,剿滅靈音一族。

而負責執行命令的正是軍閣,時任閣主就是他父親,蕭凌雲。

自他第一天來到崑崙看見對方脖子上的藍色印記,他就已經認出來師兄是那一場大屠殺的倖存者,而師兄也必然認出了自己所穿的那件衣服正是軍閣的隊服。

然而兩人竟然說也沒有說穿,甚至還成了親傳的師兄弟。

但是――靈音族的倖存者不止師兄一人。

在他回到飛垣接手軍閣之後,也終於有權力調查一些成年舊事,被囚禁於天之涯的靈音族首領,就是當年那位貴妃的女兒藍歆,另外還有一個叫「天釋」的男孩被送進了帝都的大牢「縛王水獄」。

天權帝似乎在用異族人做什麼隱秘的實驗,而再詳細的情況就已經超出了他的職權範圍。

「走吧真央。」阡陌不耐煩的拽住同伴的衣袖,真央倒是有幾分不舍,幽靈一般飄蕩到雲瀟身邊,勾起她的臉頰親了一口,笑嘻嘻的說道,「這位姑娘長得好生漂亮呢!難道是少閣主的心上人嗎?」

她一邊說話一邊故意想要揉揉對方胸口,指尖才碰到身體,真央忽然臉色一沉,驚訝的後退了幾步,愣愣脫口,「這是……靈鳳之息?」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那裡纏繞着一團人眼無法明視的火焰,明明在燃燒卻是入骨的寒冷。

「我看看!」阡陌也是大驚失色一把抓住同伴的手,兩人不約而同的用詫異的目光再度打量起雲瀟――她身形高挑,手持一柄青色長劍,同樣身着一襲青衣,烏黑的長髮垂到腰際,確實是個非常清麗的女子。

兩人默默對視了一眼,同時察覺到些許異常――她的眉目之間似乎真的和那位大人有幾分神似?

阡陌尷尬的咳了幾聲,忽然就轉變了態度:「這裡是千仞壁外,若是要進入萬靈峰,必須得會架天橋,二位不如與我們隨行吧,這樣山中的靈獸便不會傷害你們。」

蕭千夜心知兩人無事獻殷勤必是有其他目的,但眼下這確實也是唯一能順利進入萬靈峰的辦法,他拽了拽雲瀟,低聲提醒:「跟緊我,一步都不要遠離。」

「嗯。」雲瀟顯然也看出了山鬼海仙的異常,不由得按住自己的胸口。

這裡像有一團看不見的火焰,一直無休無止的灼燒着。

幾人順着路一直往上,走了好一會,繞過一道山壁,眼前忽然就沒了路,只見對面的山峰層層疊疊,高聳入雲,月光從稀薄的氤氳里瀰漫出來。

阡陌示意他們停下,獨自走上前去,一直走到懸崖邊,他抬起雙手振袖一揮,原本空蕩蕩的懸崖上赫然掀起一陣凜冽的寒風。

細看之下,風中漂浮着無數細小的冰珠,逐漸凝結成一座天橋,徑直蔓延到對面的山巔。

真的是天橋!

雲瀟驚嘆的看着眼前,不知如何言語。

就在此時,月光被更厚的雲層掩蓋,山裏面一下子暗了下來,周圍亮起瑩瑩鬼火,再看四周,竟有無數座天橋懸浮在空中,甚是壯觀!

天橋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但是井然有序,在橋的附近還飛舞着各類的鳥獸。

「這便是架天橋了。」真央雖然還是笑盈盈的,但語氣之前明顯沒有了先前的輕浮,她拉住雲瀟往橋上走去,嘆道,「百鬼夜行,百靈聚首,這可是飛垣上十年一次的盛宴呢!可惜現在你能見到的異族已經不及墜海前的十分之一了,也不知道這百靈大會還能持續多久啊。」

海仙的聲音帶着一種濃厚的孤獨,空靈盤旋,引得盤邊天橋上的行人紛紛駐足,然後恭敬的行禮。

蕭千夜也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自他入主軍閣之後,已經在天權帝的命令下追捕過不少異族,然而和今夜的場面對比,自己見過的那百種異族也不過只是滄海一粟。

他們有着如此驚人的數量,如此龐大的種族,可依然在人類的步步緊逼下,將生活的範圍縮小到羽都鏡內的魑魅之山和東冥鏡內的禁閉之谷。

究竟是人類的貪婪無度,還是異族的本性太過軟弱?

至少在他所接觸過的上百種異族中,無一例外均是弱小的種族,連師兄天澈的靈音族也不例外。

飛垣終究是容不下弱小。

「過了天橋就是萬靈峰,少閣主這身衣服過於醒目了。」阡陌好心提醒,真央更是直接,她的掌心翻起海水的波浪,順着蕭千夜的隊服抹過,海水浸過衣襟,只見原本黑金的隊服赫然換成了一身水色長衫。

「呀,真好看。」她樂滋滋的欣賞自己的傑作,又衝著雲瀟眨眨眼睛,「怎麼樣,是不是比那件隊服好看?」

「嗯,好看,倒是有幾分崑崙弟子的樣子了。」雲瀟沖真央豎起大拇指,竟然還真就順勢誇了一句。

「用障眼法換衣服有什麼用?他們又不是不認識我。」蕭千夜無奈的搖搖頭,作為現任軍閣閣主,他平日里的職責就是巡視飛垣周邊四大都,加上幾次大規模的任務,他這張臉早就是無人不知了。

「那就再來個面具吧。」阡陌順着他的話,不知從哪裡掏出來個鹿角面具,反手就給他戴上,又指了指橋的盡頭,「這下去不知道有多少異族和靈獸呢,少閣主還是小心點,不要狼入虎口才好,畢竟你要是在山裡出了什麼問題,軍閣找上門來興師問罪,對大家都不好的。」

知道對方只是在玩笑,蕭千夜索性也懶得回話,縱使軍閣縱橫飛垣,但魑魅之山和禁閉之谷這種異族人的匯聚中心仍是極少涉足的,哪會有什麼興師問罪呢?

雲瀟牽住他的手,又幫他把面具戴正,這才認真的說道:「現在就換你就跟着我吧。」

「你也得戴上。」蕭千夜沖阡陌使了個眼色,「她是人類,她進去一樣很危險。」

阡陌和真央互望了一眼,這才又拿出一個鹿角面具遞給雲瀟。

他們心中明白,這個女子應該是不需要的,她身上隱約透出驚人的靈鳳之息,那本該是只屬於百靈之首靈鳳族的氣息!

「我要收橋了,你們可站穩了。」阡陌提醒了一句,真央連忙挽過兩人的胳膊,腳下的冰珠隨即煙化城水霧,海仙踏着水霧徐徐落下。

周圍無數座天橋也開始消失,各類珍奇的百靈墜落在萬靈峰,厚厚的雲層散去,月光又開始傾斜而下。

萬靈峰是魑魅之山的最高峰,這裡出人意料的地勢平坦,形成一個天然的巨大圓台,凜冽的寒風被隔絕在山外,已經有數百人在這裡席地而坐,帶着自製的美酒開始暢飲長談,靈獸趴在外圍懶洋洋的晃着尾巴休憩,天上各類的鳥靈也在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

山鬼海仙的到來引起一片轟動,不一會兒他們身邊就聚過來幾個人,蕭千夜連忙拉着雲瀟往人少的地方躲去,真央撇了他們一眼,悄悄做了個再見的手勢。

《夜燼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