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野蠻小福妻
野蠻小福妻 連載中

野蠻小福妻

來源:google 作者:十月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賀銘 趙蔓兒

飛機失事,一睜眼,她從一個醫科大學的學霸變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頭,還嫁給了一個兇巴巴的獵戶又凶又狠的獵戶是罪臣之後,家徒四壁,窮得叮噹響,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頓沒下頓,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母親和妹妹把她當成掃把星,眼中釘,又丑又胖,怎麼還死皮賴臉的活着!蔓兒心態崩了啊,算了,養家大業她來,醫學博士是白當的嗎,一手醫術出神入化,救死扶傷,成了遠近聞名的神醫眼看日子越來越好,她從胖丫頭臭丫頭又瘦又美,可她那個兇巴巴的獵戶老公造反了,怎麼破?蔓兒表示,好慌!展開

《野蠻小福妻》章節試讀:

趙蔓兒剛一入水,她就後悔了,媽的,冰水入骨的寒冷,凍得她手腳血液頓時凍住,游都游不動。

這是拿命在換賀銘遠的同情呀,她太慘了。

賀銘遠眼眶一縮,大步跑過去,臂膀橫在蔓兒脖子前,另一手拉住她的胳膊用力往上一拉,將趙蔓兒拉了上來。

趙蔓兒凍得瑟瑟發抖,全身都是刺骨的冷意,立刻就委屈得哭了,抓着男人的手,撲進他懷裡,「嗚嗚,我好冷啊,趙小梅欺負阿臨還推我!我和阿臨差點就被淹死了。」

而趙小梅一看人掉河裡了,一溜煙早跑了。

賀銘遠看着哭得起勁兒的趙蔓兒,心情複雜,可她到底是因為救阿臨才掉入了冰河裡。

男人眼一沉,「我先帶你回去換身衣服。」

趙蔓兒乖巧的撇撇嘴,「好的。」

阿臨從胖虎手裡掙扎開,邁着小短腿跑到趙蔓兒身邊,眼眶通紅,「娘親……」

趙蔓兒抖着嘴唇看他,小包子估計被嚇着了,看着要哭的樣子。

趙蔓兒放柔聲音,「娘親沒事,爹爹好厲害,救了娘親。」

「嗯,爹爹好厲害!」阿臨眼睛晶晶亮的又望着賀銘遠。

外面冷,他背着腿腳不好的趙蔓兒快速回了家,趙蔓兒那麼胖,但賀銘遠身形高大,背着她也絲毫不吃力,步伐很快。

趙蔓兒縮在男人的背上,她雙手摟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軟軟的說,「賀銘遠,我知道錯了,我們以後好好的過日子吧,不合離好不好?」

賀銘遠腳步一頓,隨後又不動聲色的走,「那你想好了。」

趙蔓兒歡快的點頭,天啊,狗男人終於說話了,她忙說想好了想好了。

回來後,趙蔓兒和阿臨一大一小就縮在被子里,一幅柔弱可憐的模樣,對待阿臨輕聲細語。

賀銘遠揮着斧子砍柴,一邊琢磨,已經幾個時辰了,趙蔓兒還裝得像模像樣的。

但若說裝,趙蔓兒也裝得太細節了。

要是真安分了,這樣也好。

山裡的獵物,大物件都在大山深處,往日跟着乾爹去一次就是幾天,但是收穫也大。

有了阿臨後,沒人照顧,他只能當天早點去,晚上就回來,雖然東西少,但是能照看孩子。

賀銘遠做了晚飯,各有心思的吃完這頓飯。

賀銘遠起身將自己的碗放到廚房的灶台上,惦記着外面的魚段是不是凍好了,就出了門。

趙蔓兒看向阿臨,「吃完了?」

阿臨點頭,然後小腿一蹦,跳下椅子,乾巴巴的小手就開始碗筷,十分熟練,看着就是做過很多次了。

這行為看得趙蔓兒一愣,不由出聲誇,「咱們阿臨真厲害,還能幫娘親做家務呢。」

她裹着被子坐在炕上,覺得阿臨真是又聽話又懂事。

阿臨猛得被娘親誇,心裏高興,到底人小,腳下不穩被門檻一拌,噗通一聲摔在地上。

碗也在地上碎了一地。

阿臨立刻慌了神,蹲下身就撿碎了的搪瓷碗,嘴裏還不住的求饒,「娘親不要生氣,阿臨錯了,娘親不要打阿臨,阿臨下次一定不會摔碎了。」

趙蔓兒起身的動作頓住,那些虐待阿臨的記憶,只在腦海中存在,沒有深切的體會。

上輩子的時候,她家親戚的孩子一個個的跟小霸王似的,要什麼有什麼,哪個不是爹媽疼愛,爺爺奶奶捧在手心兒里的?

她還記得,六歲的侄女摔了碗,當即就哭了,表姐一家抱着哄了好久,侄女委委屈屈的縮在表姐懷裡,要買糖買可樂漢堡。

同樣是摔壞了碗,可阿臨呢?

趙蔓兒第一次意識到,即使阿臨孺慕自己,可是以往那些虐待他的行為,也時時刻刻伴隨着他的生活。

阿臨是被原主教訓了多少遍,才會下意識的就求饒道歉,並保證下次一定會做好?

可……阿臨明明才三四歲呀,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應該做的。

阿臨蹲着動也不敢動,眼眶紅紅的,沁出眼淚,卻一直不敢掉下來。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娘親誇他了,他是想幫幫娘親,胖虎說,每次幫他娘拿個碗,胖虎娘就會高興得親他。

他的力氣應該更大點的,就不會摔壞了碗。

娘親就會親親他了。

趙蔓兒掀開被子爬起來,眼裡的眼淚忍不住直接順着臉頰流下來,伸手抱起阿臨,放在椅子上,哽咽的說,「阿臨別怕,娘親不打你。」

「你看,娘親今天為了救你,不要命的跳進河裡呢,以後娘親不會打你的。」

害怕得發抖的阿臨身體一僵,緩緩抬頭,眨眨眼,「可我把碗摔壞了。」

趙蔓兒內心罵了一句髒話,仰頭想將眼淚逼回去,結果沒成功。

眼淚似乎是止不住,將她突然死亡的恐懼,對阿臨的心疼,都爆發了。

趙蔓兒將阿臨摟到懷裡,哽咽的說,「咱們以後重新買。」

阿臨震驚的呆住,任憑自己被娘親抱着,鼻子動了動,娘親的衣服上有溫暖的味道。

賀銘遠推開門進來,風雪呼呼的灌進來,他速度關了門,抬頭就看到這樣的場景,趙蔓兒抱着孩子哭得跟個淚人一樣。

賀銘遠眼眸閃過幽暗的情緒,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搪瓷碎片,啞聲問,「發生什麼事了?」

忽然聽到聲音,趙蔓兒回頭,不好意思的抹了幾把臉,擦乾眼淚。

「沒什麼,剛剛碗摔壞了,阿臨被碎片扎到了,流了好多血,我嚇着了。」

解釋完,趙蔓兒立刻轉身找到了一塊乾淨的白布,沾**一點,把傷口周圍的髒東西擦乾淨,然後給阿臨簡單的包紮了傷口。

然後將阿臨抱起,放在燒得暖暖的炕上,再用被子將小不點裹住。

轉身收拾桌上的碗筷,然後一瘸一拐的拿了掃帚將地上的碎片打掃乾淨。

完全沒注意到,一直在注視她的賀銘遠,臉上剛毅的神色滿是複雜。

她到底是在裝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