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
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 連載中

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

來源:google 作者:司九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女王 現代言情 男人

司繁剛走出房間,就被一道聲音喊住了站住,你是誰?!司繁回頭,便看到一個穿着白色旗袍的女人走了過來緊身的旗袍勾勒.........展開

《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章節試讀:

《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這部小說的主角是司繁君琰,《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故事情節經典蕩氣迴腸下面是章節試讀,內容情節極度舒適。
主要講的是:...熱如同被卷進了熱浪的漩渦中,掙脫不出。
司繁睜開了猩紅焦灼的眸子,混沌的意識逐漸清醒。
陌生的房間,陌生的氣息,以及一股陌生的記憶力全數湧進她的腦海里。
很快,司繁清楚的意識到,她重生了!
她,開普勒星際,赫赫有名的全能戰神女王,被親信算計慘死,重生在一個遙遠的地球星,跟她同名同姓的草包司繁身上!


並且很不幸的是,這個廢物草包,被惡毒閨蜜談麗娜下藥打暈,扛到這個房間,意圖用她的身體謀上位!
而草包原主弱得可憐,耐不住強烈的藥性,還沒被人**,就死翹翹了。
這才有了她的重生!
既然她接納了原主的身體,那麼,呵!
這個談麗娜,敢算計本女王,找死!
思緒剛落!
緊閉的房門突然傳來咔嚓一聲!
有人來了。
司繁耳朵動了動,妖冶瀲灧的桃花眸危險的眯了起來,凌厲的視線瞬間射向門口。
美人兒,等久了吧,我來陪你了,嘿嘿!
一道淫笑聲傳來,便見一道體型肥碩的禿頂老男人鑽進了房間。
司繁看到禿頂老男人,眉頭一皺,這男人太丑了,不止丑,還老又禿頂,連給她提鞋的資格都不配!
禿頂老男人看到坐在床上的司繁。
一張精緻到讓人過目難忘的臉映入眼帘。
絕對的一張美人骨相,皮膚又冷又白,如一塊上好的璞玉。
明明有一雙嫵媚瀲灧的桃花眼,此刻卻是一片冰天雪地,冷到了極致。
看着身材嬌小,軟弱可欺負,但是身上散發出的氣勢霸氣側漏,宛如高高在上,手握生殺予奪的王!
此刻她正在盯着他看,泛着紅血絲的眼睛看起來還挺滲人的,莫名讓禿頂老男人有點慫,心生畏懼。
但禿頂老男人喝了酒,酒壯人膽,心裏那一絲懼怕轉瞬間就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去。
呦,小美人,還能坐着呢?
沒關係,讓我來推倒你呀!
禿頂老男人淫笑着,然後就踉踉蹌蹌的衝到床前,欲圖把司繁推倒。
但是還沒有靠近司繁,就被她一腳踹飛,厚重的身體重重砸到牆壁上。
緊隨而來的就是一陣殺豬般的叫聲。
司繁動了動手腕,嘴角勾起一抹狂妄的冷笑,起身,走到禿頂老男人面前,抬起左腿,白色帆布鞋踩在了男人的胸口處,用力一碾。
清冷的嗓音猶如魔鬼降臨,給你一次機會,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禿頂老男人只覺得胸口一陣尖銳的痛。
他看着眼前氣場全開的司繁,後知後覺的害怕,渾身瑟瑟發抖。
他不明白,本來柔柔弱弱的一個小姑娘,怎麼會突然變成一個可怕的煞神,氣場都不一樣了!
但是眼下沒有給他多思考的機會,因為他快要被踩窒息了。
不得已,只能把自己罪惡的行為坦白了出來。
本以為坦白後,會成功逃過一劫,卻沒想到還被毒打一頓五分鐘後。
司繁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人有些累,因為這具身體太弱了,剛出手幾招,身體就受不了。
而且,體內的藥效已經發揮到了極致,去醫院已經來不及了,必須儘快找到一個男人才可以。
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不能丑,只能帥!
她堂堂戰神女王,寧死不寧死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突然,一個身形雋秀頎長的男人從一間房間里走了出來。
司繁第一時間看向了男人的那張臉,微側着臉,五官分明,輪廓帥氣,眼窩深邃,漆黑的瞳眸透着死寂一般的冷,看起來極為不好惹。
但是不得不說,這張臉夠絕夠驚艷,她不過是看了一眼,呼吸就忍不住一緊。
她本就因為忍耐而通紅的桃花眸瞬間爆炸了,理智喪失,二話不說的衝上去,手摁住男人的胸口,一個用力,重新將男人推進了房間里。
砰的一聲,房門被暴力關上。
此刻,一個五官絕美的女子,正騎坐在五官英俊的男人身上,根根纖細白皙的五指扯住他的灰色領帶,領口已經被扯得凌亂不堪。
她通紅烈焰的眸子盯着他,低啞着嗓音,男人,你成年了沒有?
男人看着身上攻氣十足的女人,眉頭擰了擰,漆黑的冷眸划過一絲駭人的寒意。
但是司繁絲毫沒有察覺到,紅唇微啟,熱氣吐露,不管你有沒有成年,本王都會對你負責,乖,讓本王好好寵幸你!
司繁白皙的手指勾住男人堅毅流暢的下顎,毫不猶豫的低頭,下一瞬,就要堵住男人的唇只不過,還沒有吻上去,後頸驀然一疼。
司繁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倒在男人懷裡果然,色字頭上一把刀。
她這算是見識到了君琰垂眸,看着倒在他懷裡的女人,渾身散發著不正常的熱度,原來是被下藥了,難怪這麼生猛,見男人就撲。
他沒有任何猶豫的推開她,迅速起身,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物。
然後低頭掃了一眼躺在地上,渾身滾燙泛紅的司繁。
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裙,因為剛剛的動作,領口拉得有點低,靠近左胸口處,一塊紅色的梅花胎記,赫然落進男人眼裡。
並且奇異的是,梅花**,還有一顆紅痣點綴其中,宛如散發著妖嬈氣息的花蕊。
君琰瞳眸微縮,眼底划過一絲明顯的異樣,這是他深深的盯着司繁的臉看,抿緊嘴唇,然後蹲下身,將她抱了起來,目光往下,落在她胸口梅花胎記看了好幾秒,戴着黑色手套的指尖末梢輕輕掠過那一抹紅色。
胎記是真的。
男人俊逸的臉依舊是不變的冷酷無情,只是鋒銳性感的喉結微不可見的滾動一下,眼底湧現出幾分複雜情緒,隨即抱着她離開了房間司繁醒了,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三米寬的大床上,偌大的房間處處透着奢華精貴。
她迅速從床上坐起來,抬手壓了壓精緻的眉心。
腦海里清晰的回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刻。
她被烈葯控制了,喪失了理智,看到一個長得漂亮的男人,就忍不住撲倒了。
但是還沒有來得及下手,就被男人強勢反殺,然後就昏迷過去。
而現在司繁低頭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還是那件穿起來氣質柔柔弱弱的白裙,身體沒什麼異樣,而且,藥效已經沒了。
她算是被救了?

是那個男人救的她?

不管怎麼樣,先搞清楚這是個什麼地方再說。
司繁身居高位慣了,對陌生環境,有着刻在骨子裡的警惕,這是身為上位者對危險的警覺。
她起床後,就朝門口走去。
經過一面梳妝鏡時,她腳步頓了頓。
鏡面倒影出的女子,也正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桃花眸瀲灧中透着一絲清冷。
女子容貌清絕,五官精緻如玉,肌膚白皙滑膩,一頭漂亮的黑髮散落在後背及雙肩上,慵懶隨性,氣質絕塵,如同一副漂亮的美人畫。
司繁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嘴角輕彎,倒是跟原來的我長得有七八分相似。
不長得丑就是她的底線。
其他的一切好說。

《爺你家女王又炸翻全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