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葉澤葉軍
葉澤葉軍 連載中

葉澤葉軍

來源:外網 作者:我的一九八二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我的一九八二

苦逼中年人士葉澤重生穿越到了1982年,一被女方劈腿跳河尋短見的高考落榜生身上。家庭貧困,父母憨厚老實,兄弟姐妹眾多,窮啊!飯都吃不飽!葉澤卻是一點不慌,滿是意氣風發。前世渾渾噩噩、過得不怎麼樣,老天爺尤見可憐,終於是輪到他重生穿越了,重生人士金手指一開——哈哈哈!眼前已經浮現了一副發家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展開

《葉澤葉軍》章節試讀:

又是匆匆數日!

眼見着就要開學,葉澤準備回家一趟,有天數沒回了,加上四妹這也要開學了,初中是在鎮上讀的,但離縣城不遠,以前都是住校的,宿舍環境好不到哪裡去。

這現在買了房子,住的房間有的是,想着給接過來,有這條件了,自不能虧了自家妹子。

三人起了個大早,趁着日頭還不毒,早點出發,院子里也鋪上了水泥,現在溫度高,乾的快,硬的也快,看着清清爽爽。

這兩天,三人晚上睡覺,都是直接榆樹底下草席一鋪,睡的涼爽、舒適。

大鐵門掛鎖一扣,王福生擱前頭踩着三輪,葉澤和二哥坐後頭板凳上,晃悠悠的往毛橋嶺口去。

……

到家時已是九點多!

這剛從三輪車上下來,一道小身影擱葉澤面前一晃,撲了上去,給嚇一跳,帶着驚喜和濃濃的『埋怨』,「三哥,你可回來了,小玲可想你了呢!」

看清來人,葉澤趕忙伸手給抱住,輕打了下這丫頭的屁股蛋子,笑着道:「是想你三哥呢?還是想三哥給你買的大白兔啊?」

小丫頭臉蛋依舊髒兮兮的,大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來句,「嗯……都想!」

惹得葉澤三人都是搖頭笑了起來,用衣袖給她擦了下小臉蛋,打趣道:「今兒,大白兔是二哥買的,三哥哥沒買呢!」

哪知這丫頭立馬來一句,「二哥,小玲我也想你!」分分鐘從他懷裡掙脫下來,跑邊上葉軍懷裡去了,求抱抱。

「你個小沒良心的!」葉澤笑罵一句。

「葉澤,那我先過去了」,王福生說道。

「好!」葉澤道:「福生,明早咱早點出發啊!」

「好的,我知道!」王福生踏着三輪,往自家方向騎去。

……

「這房子真買了?」兄弟倆回到屋裡,老媽就第一時間給問上了。

「嗯!」葉澤喝了口水,應道:「買了,800!」

「啥?!」

老媽一聽這錢,一下叫開了,「800!你……你倆可真是能折騰啊,掙了點錢,就這麼亂來。

這錢都能在咱村裡蓋好幾個樓房了,真是……有錢也不能這麼造啊,敗家玩應!」

葉澤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老媽!你真是太有才了。

「他爹,你這也不管管?」老媽對着坐桌子旁,抽着旱煙的自家男人說道。

「媽!」葉澤搶着話,「這農村房子能跟城裡比啊?你兒子又不是傻子,800隻賺不虧,再說了,我們這買房,也不是光為了住,是做廢品收購生意的,自然得選個好地方,你要擱農村,怎麼收廢品,怎麼賣?

您老就放心好了,虧不了的……給,爸,您別老抽旱煙,我這剛給你買的」,放了兩條大前門在桌子上,「以後抽這好了!」

「吶,媽,這你拿着!」又從兜里取出一百元,交給了老媽,「這是這些天賺的,您收好!」

老媽一見錢,臉色立馬好了不少,接過,不過嘴裏還是有些埋怨着,「哎,你啊,我是管不了了!」

老爸在一旁「吧嗒,吧嗒」悶抽了幾口旱煙,才道:「你弄的那個什麼,廢品收購站,就這麼在縣城裡頭開着,不能出事吧?」

剛放下點心的老媽,一聽這,又一下提了起來。

「不會!」葉澤說的乾脆,「爸,我這又不是非法的,可是辦了營業執照,國家都是認可的,有啥好怕的?

再說,上面掛的名也是咱村委會,算是集體的,這你放心好了,出不了事。」

「嗯!那就好!」老爸皺着的眉頭,舒展一些,「前兩天,那葉支書還跟我說起這事呢,你這辦的對,凡事要多思忖、琢磨下,穩妥點好!」

「我會的,爸!」

吃中飯的時候,葉澤把四妹上學的事情說了下。

「你這孩子,盡自作主張」,老媽這又嘮叨上了,「我看還是住學校好,一個女孩子,也安全點,不然這每天上下學的,也沒人看着,路上不安全。」

「媽,小雪上學地離新買的房子不遠,走路也就十幾分鐘,方便着呢,能出什麼事?」葉澤說道:「學校宿舍那環境太差了,吃不好睡不好的,您這還盼着您閨女吃苦受累啊!」

「啪!」

老媽毫不猶豫,一筷子敲打了過來,板著臉,「胡說啥!真是,越來越油嘴滑舌了,跟誰學的?」

「你要不放心,明天咱一起去新房那邊看看,真的挺近的!」葉澤提議道:「正好,這房子買了,我們一家都沒聚過呢,來個喬遷之喜。」

「他爹……」,王金鳳看向自家男人。

「那行,現在地里活也不忙,去看看吧。」一家之主拍板。

「喔!喔!明天去城裡了,明天去城裡了!」小腦袋都要趴進碗里去的小丫頭,也是個小機靈,一聽要去城裡,一下叫嚷開了。

倒是個開心果,惹得眾人都笑了起來。

……

另一邊!

王福生家,一家四口圍着桌子吃着午飯。

「這麼說,你在那什麼廢品收購站,也是有了份額,是個小老闆了?」王母問道。

「嗯,本金一千,我出三百,佔三成」,王福生邊吃着,邊說道。

「這不會出啥事吧?」王母擔心道:「這老葉倆倆小子也是夠能折騰的,這賣黃鱔不做了吧,這又搞什麼廢品了,原本挺老實的人啊。」

「媽!」王福生不樂意了,「你這話說的,人家葉澤、軍哥是照顧,看得起我,才拉我一起做買賣,你這不謝人家也就罷了,這背地裡還說這些話,我可不認啊!」

「你這臭小子,我是你媽,能害你啊,這不擔心你嘛,真是……」,王母氣的不輕,「先前,你們這搞黃鱔,不都被那『投機辦』給追着跑,這要是真抓了去,背上污點,往後可怎麼……」!

「媽,你這又來了!」王福生挺無奈,「人葉澤又不傻,這廢品收購站可是有國家頒發的營業執照的,正規的很,又是掛着咱村集體的,能有什麼事?」

說罷,也不再廢話,知道知道老媽的性子,從兜里掏出一沓錢,放到了桌子上,道:「這是這兩天賺的,你給收好!」

「這……這麼多?」王母拿起桌上這一沓大團結,眼神火熱,坐上方的王父拿筷子的手,不由抖動了下,看這數,都得有一百多了。

王福生道:「這前兩天收的舊木傢具,一百來塊收的,一轉手賣人就是500,倒騰一下就是掙400塊,我佔三成,掙了100多。

媽,這買賣咱幹嘛?」擠着笑臉,這是話中有話。

王母哪會不知,臉一紅,打了一下兒子,笑罵道:「你這臭小子,成心埋汰你媽我是吧!」

「行了!」王父筷子一放,對兒子說道:「福生,地裡頭的活,有我和你媽在,你就別操心了,把這檔子買賣做好,葉澤這小子是個精明人,人也穩當,你倆又是從小玩大的玩伴,跟着他干吧,不會差的。」

他這要再攔著兒子,除非自個是傻子,這還尋思啥,先前每天賺個10塊,已經高興不已了,現在,這才幾天功夫,就是100多了,上哪找這種好事去。

「我知道了,爸!」王福生點頭應着,「到時等我掙了錢,也在縣城買套房子,把你倆還有小妹接過去,享享福,呵呵!」

王母笑的嘴都咧開了!

……

翌日!

因為這一大家子的全體出動,一輛三輪車肯定是坐不下了,葉澤又讓福生把驢板車給趕了出來,回頭就讓老爸給趕回來就是。

板車上放了葉澤和四妹的不少學習書籍,老媽這又給搗騰出一些衣物,原還要抱上兩團舊棉絮呢,讓他給拒絕了,現在都啥天,雖快到了9月,但地處南方,不到十一、二月,這玩應根本用不到,又不是不回來了,以後再拿就是。

一路「晃晃蕩盪」的便出發了,坐三輪車後的小丫頭,兩隻小胳膊,各抱着一隻小奶狗,一黑一黃,這是福生家母狗生的狗崽子,剛斷了奶,也不是什麼名貴品種,鄉下的小土狗。

弄了兩隻,給看門護院,挺不錯的!

稀罕的不行,這瞅瞅,那看看,還用小臉去蹭,小奶狗舔着舌頭,逗得小丫頭「咯咯咯……」直笑,路上倒是解了不少悶。

到了廢品站時,已是上午十點多了,院門口左側牆上,豎著掛了個牌子,上面黑漆幾個大字――毛橋嶺口廢品收購站。

這是葉澤他的手筆,這字雖比不上書法大師,但也能夠看!

勉強拿得出手!

葉澤從車上下來,上前給打開院門掛鎖,招呼三輪車、驢車進來。

老媽下了車,第一時間就跑到各房間里,廚房、卧室,這看看,那摸摸的,又看到這麼大個院子,乾乾淨淨的,臉上都是笑開了花,先前兩個兒子自作主張買房的怨氣,這會是消散一空。

小丫頭擱院子里,追着兩隻小狗,滿院的瘋跑。

葉澤笑着道:「媽,這房子、院子,800塊錢,您覺得值嘛?」

《葉澤葉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