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葉芷汐楚昭炎
葉芷汐楚昭炎 連載中

葉芷汐楚昭炎

來源:外網 作者:沖喜娘子甜又辣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沖喜娘子甜又辣

被家人賣掉,被白月光算計,屍體還被扔在荒山裡?葉芷汐心涼透了!一朝穿越,家徒四壁,食不果腹,還被欺壓,此時不反等待何時?她上懟奶奶,下撕渣男,極品親戚來找茬,非打的他滿地找牙。種田、當大夫、開商鋪……金銀財寶入口袋,美男隨她挑!家有美公子,整天在眼前晃,她眯眼道:「你很閑?」公子委屈,「今兒被人懷疑我腎虛,你得給我證明。」「放屁,整夜整夜的……誰敢說虛!」她拍桌子叫囂。「夫人說的是,也是時候添個丁了,走,現在就去。」等等……大白天的……展開

《葉芷汐楚昭炎》章節試讀:

葉芷汐轉身又頓住,其實也沒什麼好收拾的。
但還是跟着唐氏進屋,看着唐氏收拾了幾件衣服,又抱着她爹的牌位紅了眼睛很是不舍。
唐氏拿着帕子撫摸了牌位,哽道:”我想帶走。

“他們不會讓你拿的。
“葉芷汐從她手裡拿開放在桌子上,打開了柜子,看着那上了灰塵的書卷,拿出來拍了幾下。
唐氏道:”你爹的東西他們也不會讓你帶走的。

“這是醫書我用得上,必須帶走。
“說著她把書放在包袱里,又覺得不安全才將書塞入內衫,放在腰間,轉身詢問唐氏,”娘你看,能不能看出來?”
唐氏搖頭。
她笑笑,”走吧。

唐氏回望牌位戀戀不捨,走到門口還是折回去拿着抱在懷裡,低着頭出去。
“誰讓你動它的?”
葉老婆子勃然大怒,葉老三上前就去奪,唐氏祈求,”這個給我吧。

“你休想。

葉老三狠狠地奪了過去,唐氏絕望的坐在地上,葉芷汐咬咬牙將唐氏扶起來,小聲在她耳畔說:”以後,會是我們的。

葉老婆子揮手,”從今往後,你們再也不是我葉家人,趕緊滾。

葉芷汐沒作聲,扶着唐氏跟在文氏身後,後面跟着葉老三。
唐氏抽泣了一路,別說文氏聽着厭煩,就連葉芷汐都有些煩躁了。
但,他們也都能理解唐氏心情。
可葉老三忍不住了,凶道:”哭哭哭,就知道哭……”
“葉三子!”文氏突然停下來。
葉老三很狗腿的跑了幾步過去,賠笑,”唉,在呢。

“她母子現在是我楚家人可有錯?”
“沒錯,對,是楚夫人的人。
“葉老三眨眨眼,不懂她意思。
文氏輕哼一聲,”既然是我們楚家人,那你剛剛的話是不是過了?”
葉老三怔住,急忙低頭道歉,”是是是,方才的話……重了些。

“道歉。

葉芷汐和唐氏也愣了下,文氏真厲害。
唐氏想阻止,葉芷汐卻按住她手,示意她別出聲。
葉老三面色尷尬,轉身面對唐氏,瞪了她們一眼,道:”大嫂,對不起。

唐氏不敢應,小心的望向文氏。
“我這親家母不接受,你該如何?”
葉老三咬着牙頭更低了,”對不起大嫂。

“不不,不用。
“唐氏不想鬧不愉快,離的這麼近,早晚都會再碰面,她怕以後葉老三報復她們,轉身看向文氏,”親家母,這事情就算了吧。

“嗯,看在你大嫂的份上,我就不與你一般計較,我們走。
“說完文氏轉身往前走。
葉芷汐扶着唐氏跟在楚蕭宇身後,葉老三在最後,緊攥着拳頭,要不是為了銀子和那頭豬,他才不會忍聲吞氣。
他暗自發誓,以後有葉芷汐母子好過的,最好別讓他碰見。
回了楚家,文氏就讓楚蕭宇去豬圈裡把母豬拉出來,葉老三看到那麼肥大的母豬,甚是歡喜,嬉笑着接了繩子,和文氏致謝後就拉着走了。
葉芷汐看的出文氏和楚蕭宇眼裡的不舍,養那麼大了,還有了崽,小豬崽都能賣不少,想想都心疼。
葉芷汐走到文氏身邊,還沒開口,文氏道:”什麼也別說,記得你答應我的。

葉芷汐點頭,”大娘請放心,我說到做到。
以後,我給你的回報,絕對會比那頭母豬的價錢要多的多。

文氏睨她兩眼,一個十六歲的丫頭口氣倒不小,”算了吧,你只要能把昭炎的病醫好就行。

葉芷汐就知道她不信,其實她自己也不信!
“跟我來。

葉芷汐和唐氏跟着她去了西面的屋子,裏面沒什麼人住,有股霉味。
文氏道:”這間屋子本來是留給昭炎娶妻時用的,隔壁就是廚房,現在就給你娘住吧。

葉芷汐看了廚房,灶台上落了不少灰塵,頂頭吊著蜘蛛網,她轉身道:”那我呢?”
文氏靜靜的看着她,”既然是沖喜之人,自然是跟昭炎一個屋子。

“嘿嘿,這個倒是。
“她想到楚昭炎渾身上下如同冰塊一樣,跟她一個屋子,自己會不會被凍死?
“你們先打掃打掃,你會煮飯吧?”文氏看向唐氏。
唐氏道:”會。

“一會兒來幫我。

“好。
“唐氏讓開了身子,文氏從她身邊走出去。
葉芷汐捏着鼻子,揮着手,”滿地都是灰。

唐氏將包袱遞給她,”你先出去,我來收拾。

葉芷汐能看着她收拾?她找文氏要了個盆子,又去水井邊打來了水,拿着抹布幫她擦洗。
兩人忙了一個時辰,總算是收拾乾淨了,門窗打開通風換氣。
文氏坐在門邊擇菜,唐氏過去幫忙。
楚蕭宇抱着被褥進入房裡,放在床上。
“謝謝大哥。
“葉芷汐對着他背影喊了一聲。
楚蕭宇愣了下回頭看了一眼,扭頭就走了。
葉芷汐撇嘴,這位大哥是不想跟她說話,還是個不喜歡說話之人?一路回來到現在,也沒聽他說過話。
該不會是個啞巴吧?
葉芷汐幫着唐氏將床鋪整理好,文氏給的被褥可有彈性了,棉絮雖然有些陳舊,好像曬過的,軟軟的。
她躺下來,動了兩下,真舒服。
葉芷汐從屋子裡出來,仰頭看了正午的陽光,雖然耀眼,但是照在身上可舒服了。
她看着廚房的屋頂煙霧繚繞,便朝着廚房走去。
進們就被嗆住了,咳的眼淚都出來了。
“大娘,煙囪不拉煙嗎?廚房太嗆人了。
“葉芷汐站在門口揮着手臂。
文氏正炒着青菜,眯着眼睛說:”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肯定是堵着了,一會兒我上去看看。

文氏沒接話,若不是前幾天也這樣,她肯定要懷疑唐氏會不會燒火了。
葉芷汐看到楚蕭宇跑過去喊道:”大哥,家裡有梯子嗎?”
楚蕭宇下意識退後兩步,不知道她要梯子做什麼,指向柴房。
葉芷汐看過去,走兩步又回頭,”大哥,你是不是不會說話?”
楚蕭宇見她指着嘴巴,臉色一沉,”你才不會說話!”
“哦,原來會說話。
“葉芷汐小聲嘀咕,轉身扁扁嘴,那就是不願意和自己說話,也不怪人家嫌棄自己,誰讓她名聲不好呢?

《葉芷汐楚昭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