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以愛為名:夫人休想逃
以愛為名:夫人休想逃 連載中

以愛為名:夫人休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靈若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楚嘯寒 許笑笑

她,長相明媚,性格倔強,善良,勇於承擔責任深愛着男主,卻因為家族問題,內心矛盾,對男主感情複雜他,霸道總裁,冷靜果敢,為人孤傲冷清睿智聰慧,在商業上面戰無不勝曾經因為商業原因,蓄意接近女主,並且導致了女主家族破產一夜歡好,讓她們的生命線糾纏不清!愛、恨、情、仇一念之間!「許笑笑,你還是依舊....這麼...」楚嘯寒嘴角上揚,笑容淺淺地調侃她「對,我就是笨,所以才會被你這個騙子,騙你個混蛋放開我,在不放開,老娘讓你斷子絕孫」展開

《以愛為名:夫人休想逃》章節試讀:

  準備好了一切以後,冷萱萱安心的躺在床上等着明天狗仔的報道了。想一想明天會全面曝光自己和楚嘯寒的關係,冷萱萱得意的勾起一抹笑。

  看着已經熟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楚嘯寒,冷萱萱心裏滿意,雖然她不知道楚嘯寒和許笑笑發生了什麼,讓楚嘯寒難得的失去了理智,但是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好機會。

  伸手摸了摸楚嘯寒的臉,冷萱萱告訴自己,一定要得到這個男人,他本來就應該是自己的。許笑笑……不過是一個暫時的存在罷了。

  然後冷萱萱緩緩的躺了下去,睡在了楚嘯寒的身邊,感受着楚嘯寒的氣息,冷萱萱滿意的閉上了眼睛,以後,這都是她的。

  第二天一大早,冷萱萱就起來了,然後整理了一下房間,穿戴好自己的衣服,然後故意把自己弄的很憔悴。

  看楚嘯寒還沒有醒過來,冷萱萱又倒好水放在了楚嘯寒的身邊,然後坐在了楚嘯寒身邊,假裝自己照顧了楚嘯寒很久。

  楚嘯寒一直到將近中午才醒過來,一睜開眼,就看到了坐在他身邊的冷萱萱,然後打量了一下四周,大概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揉了揉因為酗酒有些頭疼的腦袋,看着還在睡的冷萱萱,楚嘯寒覺得自己有些感動,難道她昨天照顧了自己一晚上嗎?

  楚嘯寒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因為許笑笑而那麼傻的去喝酒,覺得自己就是愚蠢,不該因為那麼一個女人就這麼糟蹋自己。

  看着還在躺着的冷萱萱,楚嘯寒的心有些軟了,自己又不是只有許笑笑一個女人,只要自己願意,有很多女人都會自己送上門來。

  楚嘯寒自己動了動,想要自己撐起來,但是好像驚動了冷萱萱。

  冷萱萱沒有辦法假裝睡覺了,假裝被楚嘯寒的動作驚醒了,冷萱萱揉了揉眼睛,「嘯寒,你怎麼樣了啊?」

  冷萱萱滿臉擔心的樣子讓楚嘯寒有些感動,雖然他知道冷萱萱有時候是有些被利益所動,但是有時候她還是關心自己的,再想一想許笑笑對自己的態度,楚嘯寒對冷萱萱的印象更好了。

  「我沒有事,你昨天照顧了我很久嗎?」因為猜到了冷萱萱昨晚的辛苦,所以楚嘯寒對冷萱萱的語氣很溫柔。

  聽到了楚嘯寒的語氣,冷萱萱心裏得意一笑,知道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楚嘯寒對自己已經心軟了。

  「我沒事。」冷萱萱裝作自己照顧了楚嘯寒一夜,但是卻不邀功的樣子。

  但是楚嘯寒看到了冷萱萱眼下專門化妝出來的黑眼圈,心裏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然後對冷萱萱更加溫柔了。

  「昨天晚上辛苦你了!」楚嘯寒對冷萱萱溫柔的笑了笑,然後把冷萱萱摟入自己的懷裡,「累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冷萱萱羞紅了臉,小小的掙扎了一下,然後把楚嘯寒扶着靠坐起來,「我沒事,這都要中午了,你還想睡覺啊!」

  楚嘯寒看了看天色,確實不早了,所以也沒有強求,開始在冷萱萱的照顧之下穿好了衣服。

  感受着自己身體因為昨晚喝了太多而帶來的不舒服,楚嘯寒就覺得自己真傻,為了許笑笑不值得。

  「走吧,你整理一下,我們出去吃飯!」搖了搖頭,楚嘯寒不讓自己再去想許笑笑了,自己又不是沒有女人,而且冷萱萱昨晚確實辛苦了。

  冷萱萱聽到楚嘯寒的話以後趕緊去換了衣服,但是在心裏暗暗着急,也不知道那群狗仔有沒有守好,要是能夠拍到自己和楚嘯寒一起出酒店的門口,再加上自己昨晚拍的裸照,才有說服力。

  冷萱萱走出酒店,然後假裝漫不經心的樣子,挽着楚嘯寒的手坐上了車,然後不經意的打量着四周,果然在角落初發現了狗仔。

  冷萱萱笑的更開心了,不過她知道這件事情不能讓楚嘯寒知道,所以還是按耐住了自己的開心。

  楚嘯寒帶着冷萱萱開車去了一家餐廳,冷萱萱從後視鏡里看着狗仔的車也在一直跟着,放心的笑了。

  到了餐廳以後,冷萱萱專門拉着楚嘯寒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然後故意和楚嘯寒表現的十分親密,還不斷的給楚嘯寒擦嘴,夾菜。

  冷萱萱能夠感受到那些狗仔在不停的靠近他們,拍着照片,心裏更加愉悅了,彷彿看到了明天頭條就是她和楚嘯寒戀情坐實的緋聞。

  但是冷萱萱沒有想到,楚嘯寒的直覺那麼靈敏,怎麼可能沒有感覺到有人一直在拍他們呢。

  所以楚嘯寒只是擦了擦嘴,然後站了起來,走到了那個狗仔在的地方,伸出手說,「交出來吧。不要弄的不痛快。」

  那個狗仔有些吃驚,冷萱萱也驚訝的站了起來,然後快步走到了楚嘯寒身邊,「怎麼了嘯寒?這個人有什麼事情嗎?」

  「應該是個狗仔,一直在偷拍我們。」楚嘯寒漫不經心的說著,然後又向那個狗仔伸手。

  「這……」那個狗仔有些為難,但是也知道楚嘯寒惹不起,有些猶豫。

  看到狗仔這個樣子,楚嘯寒直接開了一張支票,讓他交出來。狗仔伸手拿過那張支票,只有識趣的交出去了。

  冷萱萱就在旁邊看着那個狗仔就這麼輕易的把照片都交出去了,心裏很氣,但是也無可奈何,然後又看到楚嘯寒有些懷疑的眼神,趕緊裝無辜。

  「嘯寒,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在這裡,我昨天一直在照顧你呢!」冷萱萱知道楚嘯寒多疑,趕緊撇清自己的嫌疑。

  楚嘯寒的心裏還是有些不相信,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帶着冷萱萱回到座位上繼續吃飯了。

  但是楚嘯寒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能夠遇上林婉,而且還是林婉主動氣勢洶洶過來,一巴掌拍到他的桌子上。

  楚嘯寒皺了皺眉,冷冷的看着林婉,她不要以為自己不敢拿她怎麼樣,自己可不會顧及許笑笑。

  「你幹什麼!?」冷萱萱首先忍不住了,有些生氣的質問道。

  但是林婉沒有理會冷萱萱,而是直接看向了楚嘯寒,「那天許笑笑只是想和我出去散散心,你對她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