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本是道
醫本是道 連載中

醫本是道

來源:google 作者:需要多巴胺的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玄機 奇幻玄幻 陸紫虛

傳統仙俠+非爽文+老白文+原創詩詞禮崩樂壞山河碎,蒼生倒懸社稷塌滿天星斗皆暗淡,原是諸星落凡塵天相為師授大業,紫微帝君參玄機道本無情仙有情,醫本是道補天道!亂世之中,禮崩樂壞乞兒吳玄機偶遇命中貴人星沙郡太守張機,與張機學成一身醫術奈何世事難料,胡人犯華,張機戰死沙場,吳玄機與一眾乞兒再度飄零當一眾乞兒得知張機是修行人,自己所學是仙家醫術時,也紛紛踏上了各自的修仙醫道之路……‏免責聲明:書中涉及中藥藥方請勿擅自適用,書中藥方均出自中醫典籍作者並非醫生,並未使用過,請在醫生的指導下用藥祝大家身體健康!展開

《醫本是道》章節試讀:

吳玄機自從與錢叔習武后,整個人變得壯碩了許多,也高了些許如今已身長五尺有餘,眉宇之間泛着英氣,眼神很是犀利。當吳玄機能在一柱香之內跑完十圈田埂之時,錢叔教給了吳玄機一套拳法。

錢叔對吳玄機道:「此拳名曰伏虎拳。所謂伏虎拳,拳如其名,大有伏虎之勢,乃是一門擒拿拳法。演練起來雙手如虎爪一般,將人拿住之後無法動彈。我來演練給你看,之後你跟着學。我只練三次,能學下多少,就看你悟性如何了。」

吳玄機點頭,認真觀看起來。

不多時,錢叔演練完第一遍。錢叔問道:「記下不曾?」

吳玄機想了想,道:「記下了些,再來。慢些演練,我跟着你學。」

錢叔道:「好,第二遍。你看好了。」說完又演練起來。

吳玄機跟着錢叔演練,照貓畫虎,倒是有些模樣。

錢叔問道:「記下不曾?」

吳玄機道:「記下了,錢叔你看我演練,有錯之處,請錢叔指正。」

錢叔有些驚訝:「好,你練給我看。」

吳玄機腦中回憶剛才的招式,演練起來。雖說動作並不標準,歪歪扭扭,但是也有些模樣。錢叔看了,心中暗自感嘆,「這腦子,吃啥長的,咋就這麼好用呢。」不過還是嘴上說道:「差得遠哩。」上手糾正起吳玄機的錯誤之處。

吳玄機謙遜受教,很快動作便糾正完了。吳玄機道:「錢叔,演練第三次吧。」

錢叔聞言,演練起來,吳玄機手上動作也不慢,跟着演練起來。兩人動作這次並無二致。

不過一日的功夫,吳玄機便將這伏虎拳照葫蘆畫瓢學了下來。接下來幾日,吳玄機熟悉伏虎拳。待伏虎拳熟悉之後,吳玄機便仗着自身乃是一名醫者,以自己對人身的了解,改變了一些拳路,使吳玄機所施展的伏虎拳可將制住之人周身骨頭拆散,分筋錯骨,很是凌冽。

錢叔見吳玄機所施展伏虎拳,暗自吃驚:「好生凌冽!這哪裡是甚麼勞子的伏虎,分明是餓虎噬人,還是不吐骨頭的那種!」

在吳玄機學會伏虎拳之後,張懷仁調笑道:「玄機,你這是伏虎拳還是捉貓拳?與我等施展起來,威勢相差甚遠。」

吳玄機臉色怪異地說道:「要不咱倆對練一番?」

錢叔也是一臉期待地在旁拱火道:「打起來,打起來!」

吳玄機:「……」

張懷仁道:「兄弟我學武比你早,讓你一招!」說完一抱拳,背負雙手,大有前輩讓着後輩的意思。

吳玄機也不客氣,展開架勢,直接朝着張懷仁撲去。雙手成虎爪撲向張懷仁雙肩。張懷仁腳步一退,閃過這一撲,吳玄機見撲了個空,順勢雙手撐地,雙腿成兔子蹬鷹之勢,一腳踢向張懷仁胸前。這一腳勢大力沉,張懷仁不敢小覷,背負的雙手抬到胸前,擋住了吳玄機這一踢。但這一腳之威還是讓張懷仁連退三步。

張懷仁大喝道:「好!」張懷仁也不再託大,抱起架勢與吳玄機對視。吳玄機剛剛這勢大力沉的一腳將張懷仁的雙臂踢的發麻。此時張懷仁不再託大,吳玄機比他想像之中還要厲害得多。

張懷仁先動了,大喝一聲「着!」也朝吳玄機雙肩撲去,想以自己比吳玄機更健碩的身體將吳玄機撲倒,吳玄機不急不慢,先是往左一側身,右手捉住張懷仁的右胳膊,手上一帶,張懷仁直接被帶了一個踉蹌,吳玄機左手成錐點向張懷仁右手的麻筋,張懷仁右手瞬間無力軟了下去。吳玄機帶着張懷仁的右手繞到張懷仁身後,抬起腳踩向張懷仁的右腿承山穴,張懷仁瞬間右側身軀被吳玄機制住。

此時在一旁看戲的錢叔大喝道:「好了,停!」

吳玄機收住還要攻向張懷仁右肩的左手,這一下子要是用力用實了,張懷仁右臂就要被吳玄機給卸下來了。吳玄機將半跪在地上的張懷仁拉起,對張懷仁一抱拳:「承讓!」

錢叔搖了搖頭說道:「懷人你懈怠了。」

張懷仁也沒生氣,對吳玄機道:「沒想到你這麼厲害了,佩服!」

吳玄機撓了撓頭道:「其實也不是,你未將武學與你所學醫術融會貫通,以我等對人身經、骨、筋的了解,只需打中穴道便能使敵再無反抗之力。以巧破力對我等來說並不困難。」

錢叔聽了吳玄機這番話後,暗自點頭:「此子根骨雖說很是一般,但他這道根很是非凡。以醫入道,此子日後定非凡人,通玄眼光還是那般毒辣。」

張懷仁三兄弟聽完吳玄機所說皆是眼前一亮,三人對吳玄機抱拳說道:「受教了!」

錢叔對三人這舉動也很是滿意。習武之人最忌焦躁,雖說不服輸乃是習武之人的天性,但只有謙遜之人才能有長足進步,一味爭強鬥狠乃是習武大忌。雖說學醫並未讓三人武學與醫術融會貫通,但學醫讓三人懂得了何為謙遜,也算是磨礪了三人的心性。

……

春去秋來,很快到了秋季,山中樹葉開始由綠變黃。

轉眼間,六人已帶着六人來到府上近一年了。就在十月十五這一天,陸紫虛開口說話了。府中眾人很是高興,陸紫虛這可憐的孩子,總算是能說話了。最開心的莫不是吳玄機等人,其中吳玄機最是高興。要知道這一年,兩人朝夕相處,更是在富緣寺一同遇險,兩人之間感情早已並非兄妹那般簡單,已互生情愫有些時日了。現在吳玄機也是十四歲的大男孩了,在那個時代,富貴人家已是到了娶親的年紀了。陸紫虛開口後的第一句話便是:「玄機哥哥,等我長大以後我當你娘子可好。」

這一句話着實是給眾人嚇了一跳,吳玄機更是窘迫,頓時羞紅了臉,一拍陸紫虛腦袋,「小孩子,懂個甚麼,瞎說。」

陸紫虛撅了撅嘴,還要說什麼,吳玄機怕她亂說。趕忙捂住她的嘴:「走,跟我去見先生。」說完不等陸紫虛說話,吳玄機就拉着陸紫虛跑到張機書房外。

吳玄機道:「先生,學生吳玄機求見。」

門內傳來張機的聲音:「進來,門沒鎖。」

吳玄機和陸紫虛走進門內,陸紫虛跪倒在地磕絆地對張機說道:「謝先生的醫病之恩,讓紫虛在有生之年有開聲之日。」

此時張機正在書房伏案中寫書,聽到了一個陌生的稚**聲,抬起頭,看向聲音的方向。只見出聲之人竟是陸紫虛,很是驚訝:「你,你,紫虛,你能開口了?」張機很清楚他所開的藥方能不能治陸紫虛的「病」。當初張機便看出陸紫虛是心腎之脈中靈氣太過充盈,而導致陸紫虛耳聾口啞。心開竅於舌,腎開竅於耳,這心腎二脈堵住了便會耳聾口啞。但堵住陸紫虛的乃是靈氣而非氣鬱,凡間藥石怎麼可能疏通靈氣呢。

張機有些艱澀的道:「紫虛,你是怎麼治好的?」

陸紫虛說道:「先生葯田之中的行氣之葯啊。先生讓我去葯田不正是讓我自己選葯田之中的葯嗎?」

張機點了點頭,並未反駁陸紫虛所說。他不想說太多,唯恐讓吳玄機和陸紫虛知道了太多的秘密。即便是日後他們要踏上仙途,但現在對於二人來說也是為時過早了。

張機微笑着對陸紫虛說道:「好了便好。」又轉頭看向吳玄機:「玄機,你可還記得你曾問我,為何我讓你等自己煎自己的葯?如今你可知道了?」

吳玄機稽首道:「先生我已知曉先生用心良苦。」

張機問道:「是何緣故?」

吳玄機道:「煮葯之時會有葯氣散發,這葯氣對病亦有療效,吸入葯氣能讓病患好的更快。」

張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你只說對其中一半。」

吳玄機一躬身:「請先生詳解。」

張機道:「佛門有心力,念力,願力,信力之說,你可知道?」

吳玄機道:「學生不知,望先生詳解。」

張機道:「《內經》雲,心藏神,所為心者,神明之居所。這神明在道門之中便是神識,在佛門便是心力。這神識、心力便是對所服之葯的信念。若是不信所服之葯可治病,便是仙丹靈藥也藥效不佳。這煮葯便是考驗病患對所服之葯是否信服。若是不信,這藥效也是大打折扣。若是信之,便是白水也非不能治病。」

吳玄機被張機說的一愣一愣的,這神未免太過虛無縹緲了些,一時有些目瞪口呆。

陸紫虛小聲說道:「先生,這莫非便是祝由十三科?」

張機一愣,笑着說道:「紫虛,你還知道祝由?那祝由十三科如今多有失傳,怕是會的人也不多。不過,你說這神識、心力乃是祝由術,也並非不可,卻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我可不會那祝由術,我所說乃是我的師父所傳。」

吳玄機、陸紫虛聞言躬身稽首:「學生受教了。」

張機道:「玄機,你將張氏三兄弟與林婉兒喊來。」

吳玄機聞言:「諾。」

不多時,六人齊聚張機書房。張機道:「你等六人已到我府上已近一年,也與管家學了醫術,老錢想來也教了你們一些武藝,當是能自保了。」

六人點了點頭,確實就是林婉兒和陸紫虛這兩個女孩,錢叔也傳了一些武藝給她們。不過肯定沒有吳玄機等四個男孩學的那麼多,畢竟女兒家家的,大多不喜舞刀弄棒。但,自保還是可以的。

張機繼續說道:「我這有六個病人,你等抽籤,前去處置,我會遣一名僕役跟隨監督你等,並將你等所為如數告知於我。回來之後,我便會決定你等誰為關門弟子,誰為入室弟子,誰為普通弟子。」說完拿出六個形制一樣的信封交給吳玄機。

六人聞言,各個摩拳擦掌,都想成為張機關門弟子。這關門弟子可是學的最多的,會被張機傾囊相授;入室次之,可學得部分絕學;普通弟子可學不得張機真傳絕學。

吳玄機隨意自留了一個信封,將其餘信封分發給眾人。

張機道:「每個信封之中都留有此次盤纏,多花銷的銀錢,你等自貼。好了去吧。」說完便繼續伏案書寫。

吳玄機等人道:「學生告退。」說完齊齊退出張機書房,為張機關上房門,各自打開自己所選信封。

《醫本是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