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城之下
一城之下 連載中

一城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木上枝繁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木上枝繁落 陳洛華

當人間只剩一城…連星球都不再庇佑他的子民…在這一城之下亦有蓬勃,亦有熱血,生生不息,心懷希望戰勝世間的強大,戰勝內心的恐慌人類不會停下來新的起點亦是更好的開始且看這人類的最後一城如何以星火定燎原!展開

《一城之下》章節試讀:

過了好一會兒,在斗場正上方的全息環繞屏幕上出現了主持人的身影,身上的造型非常的浮誇,衣服呈酒紅色,頭髮豎立猶如一顆子彈,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的有喜感。

這也使原本有些肅殺的斗場,因為他的出現讓眾人臉上不自覺的有了一抹淡笑。

主持人的聲音異常的高昂,輕易的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各位貴賓大家晚上好!十分抱歉讓各位久等,我相信有很多人是因為知道了我們今晚的主角後慕名而來,那麼我也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今晚的暗鬥即將開始!我知道大家的熱情已經被我們即將出場的選手點燃,那麼現在,就讓我們有請今晚暗鬥選手登場!」

主持人一個華麗的轉身,他所站在的升降台也將他帶到了斗場的正上方。「站在我右手紅色方陣營的是我們今晚的主角,月!腥!狼!歡呼聲!而在我左手邊藍色方陣營則是今天的挑戰者,地下嗜血者-幽泉!」

隨着主持人的聲音,位於紅色陣營的地面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牢籠,在巨大的牢籠中,一個龐大的身影正在盤卧着,渾身雪白,背部肌肉有明顯的鼓脹,給人的第一感覺便是危險!不可接近!

看着這頭月腥狼,陳洛華全身汗毛聳立,既是興奮也是害怕,這是野獸毫無保留的野性釋放。

哪怕它連眼睛都沒有睜開,陳洛華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如果他站在這頭月腥狼的對面,將必死無疑,這恐怕根本不是一隻普通的月腥狼,否則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威勢。

與此同時在藍色方陣營的地面也緩緩升起了一個人影,披頭散髮,鬍子並不長,卻遮蓋了半邊臉,上半身**,全身肌肉呈古銅色,猶如經歷過風吹日晒的磐石。

最引人注意的則是他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痕,如同千萬利刃切割,又或是被無數兇猛野獸撕咬,誰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經歷過些什麼。

「這一定是一個在野外常年廝殺的人,因為就連人的身上都帶有了猛獸才會有的壓迫。」陳洛華暗道。

在夜摩山城內,無論怎麼樣的爭鬥,都不會在身上留下這樣的傷痕。

「對於月腥狼,相信大家都並不陌生,它的強大我也不多做介紹,當初為了抓捕它,我們暗鬥場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斗場一位鬼舍級的強者在那次抓捕行動中都被它一爪重傷,可見其凶厲程度。」主持人的話直接刺激了在場所有人,一個能重傷鬼舍級強者的月腥狼,那看來這場比賽沒有懸念了。

就在眾人紛紛準備押注時,誰知主持人突然話鋒一轉道:「我知道許多人並不看好我們的地下嗜血者,所以我為大家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主持人頓了一下說道:「幽泉,在十三年前曾登過劫榜,排名,83。」主持人說到這裡就停下,不再多做介紹。

眾人先是一愣,緊接着則是一片嘩然,竟然是曾登上過劫榜的人,陳洛華都有些驚訝了。

劫榜,那可是全聯邦劫狼級前一百的狠人,在上一年最新據統計,目前在冊的劫狼級強者至少達到28萬,而在這28萬人中,脫穎而出的前100人,可想而知其實力有多麼驚人。

要知道這份榜單是不限年齡的,有些人終其一生都無法突破到鬼舍級層次,卻在劫狼級層次鑽研一輩子,對力量的把控以及武道境界的修為非常了得,甚至可以越級作戰,所以在劫榜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是老一輩。

這也表示,越是年輕進入榜單就證明天賦越高,受到的關注也越多。

當然,這也是聯邦故意而為之,為了盛興所有人的練武風尚,這才有了如獵獄榜、劫榜、鬼榜這樣的榜單,以此刺激所有的修武之人。

而且這不僅僅只是一個榜單這麼簡單,對他們這些精英班的學生來講,如誅獄特戰旅那樣的特戰隊最基礎招收條件就是需要登上過鬼榜!

許多的大勢力也非常看中這些上榜的人才,這也是榜單在眾人眼中格外重視的一點,可以說只要登入榜單,哪怕只是獵獄榜,都可以得到遠超常人的禮遇與資源。

為了抵抗末日,聯邦花費一個時代打造的全民修武的社會模式,就目前而言,哪怕是在城中最普通的一些小攤小販他們也有鍛體期五重左右的實力。

雖然只是體質和力量上的增強,並不足以對抗獄獸,但是一旦發生大規模獸潮,給這些普通人發上武器,絕對也能成為龐大的中堅力量。

而達到煉獄者層次的有近兩百萬人,幾乎全部都有過不少於兩年的服役經歷,大部分人無法更進一步選擇退役,但若戰事將起,**必回!

這就是夜摩山城的強大底氣所在。

此時聽到幽泉是劫榜強者,事先押注月腥狼的人頓時底氣都不足了。

但人們很快覺得不對,若這個人目前真的還有登上劫榜的實力,暗鬥場不應該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們。

這樣只要大部分人都押月腥狼贏,斗場能賺得盆滿缽滿。

現在放出這樣的消息很容易讓其他人都押幽泉贏,一時間眾人都猶豫了,不明白斗場此舉的目的。

陳洛華也想不明白,這樣的消息無論怎樣都不會給暗鬥場帶來任何的好處,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

不過轉念也不再過多思考,他本來也不會打算下注,只是想看一場精彩的決鬥,現在看來這場決鬥懸念更大了呢。

最終無論眾人怎麼想,還是有許多人把寶押在了幽泉身上,竟然賭注微微反超了月腥狼,劫榜的公信力果然還是這樣的強大。

此時,轟隆一聲巨響,之前封閉月腥狼的籠子轟然從四面倒塌,一個雪白而龐大的身影緩緩起身。

月腥狼輕輕的抖了抖身上的毛髮,睜開血紅的雙眼,緩慢的環顧四周,最後把目光聚集在眼前這個人類身上,露出尖銳的獠牙,低沉的嘶吼着,它能感覺到,這個人有威脅他的實力。

眾人驚愕的看着眼前的巨狼,被他的體型和眼睛所震懾。

「這…這是頭狼王?!」有人驚呼。

「四肢站立達到兩米以上,身長達都接近5米了,沒錯,它一定是一頭月腥狼王!」

此時不少人開始咒罵,都是那些把寶壓在幽泉身上的人。

陳洛華的眼睛眯起,覺得有點不對。

現在全場都是喧囂,叱罵著暗鬥場沒有把這是狼王的消息告訴他們。

月腥狼王和月腥狼雖然只差一個字,但其差距就彷彿天塹一般,雖然狼王的實力不是固定的,但普遍的共識,哪怕最弱的一隻狼王,也可以輕易的手撕一個擁有最先進裝備的鬼舍級高手,這道題明顯超綱了好嗎,這哪裡是決鬥,分明是送死的。

眼看着場面即將失控,主持人清了清嗓子,緩緩道:「各位貴賓,請稍安勿躁,請各位仔細看,這不是狼王,這乃是一頭母狼。」

眾多喧鬧聲停了下來,仔細打量着這頭月腥狼,「好像真的是母狼,在狼群中母狼成不了狼王,那它的身形怎會如此巨大?莫非是狼王后?」

「可是即便是狼王后也不應該這麼大啊,不過狼王有着遠超一般鬼猞的實力,放在這樣的決鬥中顯然不公平。」

這時主持人又說道:「斗場並沒有欺騙大家,這隻月腥狼確實不是狼王,其戰力斗場也有過測試,大家放心,這是絕對一場公平的決鬥。」

聽到這話眾人又是一頓暗罵聲,這主持人說的倒是輕巧,反正他們也已經押注完了,無論怎麼樣,斗場都是最賺錢的那一方。

不過緊接着眾人都安靜了下來,因為月腥狼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