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道狂爸
醫道狂爸 連載中

醫道狂爸

來源:google 作者:蘇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凌薇 現代言情 蘇寧

十年前,他被人陷害,成了一名逃犯!十年後,他榮耀加身,掌兵權,控醫道,傳承無上醫術!一朝回歸,蘇寧發現父母被殺,妹妹受辱,而自己還多了一個九歲多的女兒展開

《醫道狂爸》章節試讀:

「你們想幹什麼?」
看着西裝男毫不掩飾的目光,女孩眼底閃過一抹深深的恐懼。
她本能的感覺到危險,果斷朝着大門的方向逃跑,可她剛轉身就被西裝男抓住頭髮扯到桌子上。
「幹什麼?」
「當然是讓你嘗嘗做女人的滋味啦!」
西裝男笑的得意,隨手一巴掌扇在女孩臉上,惡狠狠的警告道:「你最好配合一點,否則,老子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放開我,滾開啊!」
「媽媽,你在哪裡,蘇蘇好害怕!」
滾燙的淚水不斷滑落,女孩尖叫着,嘶吼着。
但,無用。
另外兩個中年人隨即露出笑容,他們左手搭右手,將女孩按在桌邊,然後將冰鎮過的啤酒盡數傾倒在女孩身上,頓時,女孩的身體被浸濕,她渾身一顫,凍的瑟瑟發抖。
「我倒是沒看出來,這小丫頭是個美人胚子!」
看着女孩勾勒出不俗的身段,西裝男一臉獰笑。
「哈哈哈,老張,你先上,我殿後,咱哥三換着來。」
說著,他掏出手機打開錄像,準備拍下來,也算是給周泰一個滿意的答覆。
「變態!」
「禽獸!」
「壞蛋!」
女孩伸手推搡着,怒罵著,哭喊着,淚水不爭氣的流下來。
誰知這更是激起了三人的獸性,他們看向女孩的目光變得越來越銀盪。
「救命!」
這一刻,女孩幾乎絕望。
慌亂關頭,她隨手抄起一根鋼叉直接扎進西裝男的眼睛裏。
「啊!」
頓時,伴隨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西裝男雙腿一軟,捂住不斷流血的眼睛瘋狂發抖。
「張哥!」
兩個大漢一楞,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發展。
就在兩人楞神間,女孩抓住機會,猛的掙脫三人的控制,朝着工廠大門的方向跑去。
「啊!這個賤種,給我抓住她!」
西裝男強忍着劇痛將眼裡的鋼叉**,他整個身體都劇烈扭曲,憤怒的嘶吼着。
「汪!」
女孩剛跑出去百米遠,就被衝上來的大黑狗咬住右腿,死死的拖住,再難寸進半步。
撲騰一聲,女孩跌倒在地上,被趕來的兩個大漢死死按住,動彈不得。
她恐懼,害怕,委屈,種種情緒集於一身,不斷地嘶吼着:「媽媽,媽媽你在哪?」
「蘇蘇怕,蘇蘇好害怕,有壞人要欺負蘇蘇!」
「嗚嗚嗚!」
「小賤種, 跑啊,你給老子再跑!」
「今天不抽死你老子就不姓張!」
西裝男單手捂着流血的眼睛,一臉陰鬱的踩在她後腰上,手中不知道從哪拿來的一根軟條,不斷抽打着女孩的身子!
「啊啊!!」
劇烈的疼痛讓女孩發出了凄厲的慘叫。
她雙目赤紅,卻又死死的咬着大漢的胳膊,硬生生撕了一塊肉下來。
她掙扎,她嘶吼,只為掙脫束縛,逃出生天。
可漸漸的,所有的力氣都被消磨殆盡,女孩堅毅的目光開始變得渙散起來,濃濃的絕望險些讓她窒息:「媽媽,蘇蘇好害怕……」
「哼!」
「老子還治不了個你!」
看着女孩身上不斷溢血的傷痕,西裝男得意洋洋,接着就開始脫褲子。
「嗚嗚……」
「滾開啊!」
「你們這些壞蛋,禽獸!」
女孩髒兮兮的面頰上擒着淚水,她不斷拍打着地面,拉出長長的血痕。
因為用力過猛,十指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鮮血淋漓!
「媽的,還挺烈,嘖嘖,撲騰兩下也就這樣了,來,讓叔叔好好疼你……」
說著,西裝男撕開領帶就要往上撲。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緊閉的廠房大門被人從外面猛的踹開,激的塵煙瀰漫。
頓時,三人愣了楞,手中動作也為之一頓。
煙塵中,一抹高大的身影踏了進來。
來人面色陰沉如水,無形的氣勢聚攏,夾雜着腥風血雨,恐怖的氣場讓三人的脊背幾乎在瞬間溢出一層冷汗。
「叔叔,救救我!」
見蘇寧出現,女孩下意識的伸出血肉模糊的右手,目光中帶着一抹祈求。
這一刻,對蘇蘇來說,蘇寧就是她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
幾乎是剎那,蘇寧的目光如同染血一般變得通紅。
這一刻,他整個世界裏就只剩下眼前頭髮亂糟糟的女孩。
女孩渾身都是被撕咬的傷口,臉上更是灰濛濛的,帶着一絲若隱若現的掌印,跟個小乞丐一樣,她渾身上下都是醒目的鞭痕,很多地方都是皮開肉綻,連血肉都模糊了。
這讓蘇寧的心刺痛不已。
更讓他憤怒的是,女孩渾身是傷,被三個馬大三粗的男人壓在地上,眼看就要被欺負!
這,是他的女兒啊!
這眉眼,這輪廓,有他太多的影子在其中。
她才九歲啊!
瞬間,蘇寧的淚水模糊了視線。
他強忍着心底的悲意,雙拳緊緊的撰在手中,連指甲刺進血肉都不自知。
當初,師父死的時候,他沒有哭。
就算是先前將父母埋葬的時候,他也將一切酸楚強壓在心頭!
可現在,看着女兒受苦淚流的摸樣,蘇寧第一次覺得,他做人這麼失敗!
十年,在女兒成長的過程中,他缺失了十年!
如今,更是眼睜睜的看着她委屈巴巴的淚水,他,枉為人父!
「你們,都該死!」
滿腔的愧疚化作無盡的怒火,這一刻,蘇寧爆發了。
「混賬東西,你是誰?」
見有人壞了自己的好事,西裝男面色鐵青,抄起一根鋼管指向蘇寧,面色猙獰道:「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敢來管爺的好事!」
「啪!」
一巴掌,西裝男直接飛了出去。
「轟!」
厚重的鋼板被西裝男砸彎,凹陷了進去。
另外兩個漢子一看,頓時目瞪口呆。
其中一人臉色隨即一冷,警告道:「年輕人,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否則……」
噗!
話音未落,蘇寧就撰着手中的鋼管,狠狠地砸向兩個漢子。
頓時,兩個漢子被砸中腦袋,整個面孔都被鮮血染紅,不斷慘叫着。
「汪汪!」
大黑狗撲了過來,直接讓蘇寧一腳踹斷脊椎,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斷哼叫着。
「草!」
西裝男捂着胸口臉色慘白的爬起來,看着蘇寧一臉怨毒道:「這裡可是周家的地盤,三少的廠子,莫非,你想與三少為敵?」
「周家是吧?」
「周泰是吧?!」
「惹了,又如何?」
蘇寧每說一句,就離西裝男更近一步。
「你……」
見蘇寧一點面子都不給,西裝男咬牙道:「我不管你是誰,若是現在退去,一會哥幾個把這小丫頭玩完了還可以給你一口湯喝。」
找死!
聽到西裝男直白的話語,蘇寧怒火中燒。
「你這個畜生!」
他怒斥,手中的鋼管「噗嗤一聲」捅進西裝男的肩膀,直接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