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道宗師
醫道宗師 連載中

醫道宗師

來源:google 作者:醫道宗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小方 柳菲菲

他是武林中最年輕的武學宗師,擁有神秘的絕對手感,可他現在卻是一名普通的中醫大學的大一新生,本想低調的學學醫,看看病,戀戀愛,可在一次中秋晚會被迫表演中震驚了全場,註定閃耀的美好大學生活從此開始了展開

《醫道宗師》章節試讀:

絕對手感!

立體成像!

他隱隱約約看到了斷骨的位置,而且他也摸到了那個斷骨和位置有些錯位。

這種骨折在那種經常大量的勞動負荷古代也是非常常見的。

這個骨折的治療方法他在書頁上見到過。

只需要將錯位正位好,然後其他的交給醫院固定修養就行,他唯一擔心的是醫院的人並太會這個位置的正骨。

所以還是交給他來做吧。

方丘瞥了一眼旁邊一直觀看的教官,發現教官這個時候正好轉頭看向遠處。

就是此時。

方丘雙手快速一動。

斷骨位置瞬間複位。

做好一切後,他立刻將手放開。

教官沒察覺到任何異常,學生卻驚訝的發現他的腳似乎沒那麼疼了,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方丘。

「你骨折了,我給你正位正好了,120來了,你跟着去醫院檢查後固定就可以了。」

低聲說完,方丘拍了拍學生的肩膀,笑了笑,然後對着教官告辭了。

只留下還沒反應過來的學生。

什麼意思?

自己骨折了?

自己就按么站着怎麼會骨折呢?

而那個學生和自己都是大一新生怎麼會正骨複位呢?

這一切的疑惑一直等到120來了,一群醫護人員下來快速的送他去醫院了。

來到醫院,片子拍了,學生拿着片子還是有些懵。

他真的骨折了,就在軍訓的時候站着的時候骨折了。

而且醫生還告訴他,正好只是骨裂而沒有錯位,只簡單的固定修養就可以。

這和那個同學說的真的一模一樣。

難道真的是他幫自己複位了。

這個同學是誰?

有點太厲害了吧!

他有些後悔沒問那個同學的名字了。

以後見到他一定好好謝謝他!

方丘治好那個學生之後,回到班級列隊,然後看着那個學生被120救護車接走,繼續軍訓。

隨着太陽西斜,下午軍訓也結束了。

而中醫學院中秋晚會,即將拉開帷幕。

晚上六點半。

吃完晚飯的中醫學院的大一新生按照班級分塊坐在操場主席台下。

此時主席台被各色氣球和幕布裝點的還真有點中秋晚會的樣子。

大家全都興奮的期待着今晚的晚會。

雖然中秋團圓夜不能回家,但是能和大家一起過中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方丘早就給家裡打了問候電話,此時的他坐在班級人群中閉目養神。

雖然晚上有他的節目,但他是手笛根本不需要什麼樂器,連衣服都不用換,學院要求,新生表演,統一軍訓服。

「江妙語來了!」

不知班級人群中誰說了一聲。

啥時,整個班級都騷動了起來。

全體男生紛紛昂頭看向前方。

這一下帶動的其他班級玩手機的男生們「唰」的一下齊刷刷的抬頭向前看。

「哪呢?哪呢?」

方丘慢慢睜開雙眼,看向前方,正好看到一群鶯鶯燕燕花枝招展的女生正從前面走過。

雖然女生眾多,但他卻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江妙語。

雖然穿着軍訓服,但也難掩其天生麗質帶來的光彩奪目。

「她怎麼來了?」

方丘心中微微有些疑惑。

這是他們中醫學院的中秋晚會,江妙語是針推學院的學生,此時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聽說針推學院今天晚上自由活動,看來江校花是來咱們學院的晚會吸引過來的。」

周圍的議論聲給了他答案。

原來如此。

方丘瞭然的點點頭。

就在這時,江妙語似有所覺的看向方丘所在的班級。

正好看到方丘,四目對視,江妙語神色中略微有些訝然,隨即恍然,然後微微一笑。

方丘回之一笑。

禮貌性的致意之後,江妙語繼續和一群同學往前走,而方丘所在的班級卻炸了鍋。

「看到沒!看到沒!江妙語沖我笑了!沖我笑了!」

「去死吧你!明明是沖我笑的!」

「都滾!分明是沖我笑的,我還衝她笑了呢!」

……

班級一群男生互相爭的臉紅脖子粗,要證明自己就是那個讓佳人一笑的人。

身旁的老三孫浩一把抓住方丘的手機,一臉花痴的激動說道:「老幺,你看到沒?看到沒?江校花對我笑了,對我笑了!老子的春天要來了!」

另一旁的老四周小天直接駁斥道:「瞎JB扯淡,明明對我笑的!」

老大朱本正更是言簡意賅,一臉鄭重的說道:「我!」

方丘瞥了一眼三人,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是沖我笑的」

三個人聞言齊刷刷轉頭,惡狠狠的盯着他。

豎起中指對着他。

孫浩鄙視道:「老幺,不是我說你,你都這麼優秀了,還和我們搶校花,沒人性啊你!」

「就是!沒人性!」

朱本正和周小天齊齊鄙視之。

「問題在於她真的是沖我笑的。」

方丘雙手一攤一副很欠揍的樣子說道。

「你們看老幺這欠揍的樣子!要不是他今天要表演,我一定干他!」

老三孫浩張牙舞爪的說道。

老大老四直接舉手表示,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支持你現在就干他!」

「我讓你兩個腿,一隻手。」

方丘鄙視的看着老三直接伸出左手拉仇恨道:「請!」

「我這暴脾氣!」

穿着T恤的孫浩狠狠的擼了一下那根本不存在袖子,對着朱本正和周小天一揮手怒道:「干他!」

三個人直接狼嚎一聲,撲了上去。

方丘慘呼一聲,被壓在地上,狠狠的蹂、躪了一番。

陳聰一邊熱身準備稍後的表演,一邊觀察着,本以為方丘會還手,沒想到一點反抗都沒有。

虧你們還擺出一副乾死架的樣子!

瞎咋呼!

這時,舞台的燈突然亮了起來。

快到晚上七點了,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主持人也已經在主席台下候場了。

見狀,扭打的四人趕緊停下動作。

孫浩囂張的沖身下的方丘低聲問道。

「服了沒?」

方丘趕緊拍地,擺出一臉屈辱的說道:「服了!服了!」

「算你識相!」

三人放開方丘,一副勝利模樣哼道。

方丘無奈的整理着衣服,心中腹誹不已。

真打起來,一根手指干趴下你們仨!

可是他知道什麼時候真動手,什麼時候只是玩鬧而已。

隨着主持人上台,晚會在掌聲中拉開帷幕。

一開始先是萬年不變的領導講話,不過方丘他們學院院長很有水平,非常很清楚學生們的心理需求。沒有長篇大論,只講了不到一分鐘,直接宣布晚會正式開始。

這一舉動贏得了學生們的一致好感,下台時掌聲特別熱烈。

隨後,在主持人的串場下演出開始。

一開場直接是一個火辣熱舞,瞬間引爆了全場的激情。

舞台上那一群青春少女的曼妙身姿的舞動引起哨聲和狼嚎一片又一片。

青春的萌動,荷爾蒙的激發,在此刻宣洩而出。

方丘本想靜靜的欣賞,結果孫浩自己拍手不痛快,直接雙手拿着他手也使勁拍了起來,弄得他很是無語。

精彩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一曲落,舞結束。

掌聲瞬時響起,意猶未盡的學生們立刻爆發出「再來一個」的吶喊聲,聲音此起彼伏。

上台的主持人順勢問道:「節目精彩不精彩?」

齊聲高呼:「精彩!」

「還想不想看?」

「想!」

「那下面請繼續欣賞精彩的節目歌曲《明月幾時有》!演唱者,中醫方藥學一班,艾樂樂。」

說完,主持人趕緊下台。

眾人還以為還有熱舞呢,結果來了個歌曲,被主持人耍的眾人直接不願意了,正要噓聲,結果音樂已經響起,一個小巧可人的女孩上台來。

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要有風度,可不能噓女生。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開口第一句,便直接讓眾人陶醉了。

尤其是值此中秋佳節,

雖然女孩比王菲和鄧麗君的《明月幾時有》差了很多,但是此時此地此情此景此曲,卻說不出的悅耳和引人傷懷。

有良辰,有悅音,大家剛才躁動的心瞬間平復了下來。

開始認真欣賞這首應景的歌曲。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

唱到後面零零散散的跟着唱了起來。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此事何時長向別時圓?」

待到「人有悲歡離合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全場大合唱,很是震撼。

方丘也低聲跟着唱了起來。

「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一旁的周小天突然扭頭看向方丘,震驚的看着方丘。

他驚訝的發現方丘唱的並不比台上的女孩唱的差,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孫浩這時也發現了這種情況,和周小天對視一眼,頓時全都一副無奈的神色。

這老幺怎麼什麼都行?

方丘沒有理會兩人,繼續跟着唱。

全場的歌聲越來越大,甚至歌曲終了,大家還在意猶未盡的唱,直到男主持人上台了,和大家一起唱。

結果這傢伙五音不全,唱的那叫一個難聽!

最可恨的是這傢伙手上還有麥克風,一個人的聲音幾乎蓋過了全場人。

這一下把大家弄的真噁心了,都不唱了,全都冷冷的盯着男主持人。

男主持人也臉皮厚,見大家停了下來,立刻主持道:「既然大家這麼喜歡唱歌,那請大家欣賞相聲《我這一輩子》,表演者,病理學一班,李進,趙高陽!」

「吁~」

面對主持人的戲謔,噓聲四起。

主持人微笑着下台了,同時兩個穿紅色大褂的兩個人上台了和搬桌子的工作人員上台了。

此時,方丘注意到陳聰在班主任柳菲菲的低聲通知下悄然離開了班級。

看來很快就到他的節目了。

果然相聲結束之後,主持人宣布下面請欣賞武術表演,表演者,中醫學三班,陳聰!

一聽是武術表演,這下所有人都沒興趣了。

原來因為前四個節目越來越高漲的熱情瞬間猶如一盆冷水澆了下來,冷場了。

武術表演嘛,無非就是打套拳,既不好看又不美觀,實在沒什麼精彩可言。

只有三班熱烈的鼓掌,大聲為陳聰加油。

陳聰絲毫沒受到現場冷淡氣氛的影響,邁着堅定的步伐走上台,走上台前,猛地一抱拳,目漏精光,整個人的精氣神為之一變,給人一種挺拔如松的感覺!

其他人不懂,方丘卻微微一笑,心中稱讚了一聲。

不錯!

精氣神瞬間調起,如待出動捕食的猛虎,雖靜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