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醫妃難逑:王爺,請自重
醫妃難逑:王爺,請自重 連載中

醫妃難逑:王爺,請自重

來源:google 作者:盛夏蟬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傾寒 古代言情 葉琳琅

現代醫學天才葉玲瓏一朝穿越,沒想到卻成了人人憎惡的寒王棄妃但是那又如何?她有實驗室傍身,誤打誤撞救回太上皇,再誤打誤撞醫好了皇后愛子,甚至連寒王那眼瞎心盲的毛病都治好了哪知道從此身邊多了一個甩不掉的狗皮膏藥!「愛妃要去哪裡?」「我要離家出走!」「那正好,本王正巧這幾日閑得慌,不若一起?」眾侍衛無.........展開

《醫妃難逑:王爺,請自重》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醫妃難逑:王爺,請自重》本文講述了葉玲瓏鳳傾寒兩人的愛情故事,《醫妃難逑:王爺,請自重》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難道?
似乎是有了什麼不好的預感,鳳傾寒臉色變得更加晦暗,望向小太監。
小太監點點頭,正驗證了鳳傾寒心中的猜想。
鳳傾寒高大的身體微晃,卻在下一秒恢復了鎮定,轉頭對夜七吩咐了一句,臉色冷沉。
「夜七,帶王妃進去換一身好點的衣裳。
另外,給她引心丹。」
話落,夜七冷峻的臉上有一抹異色一閃而逝,有些不確定地望向鳳傾寒。
「主子,確定用引心丹?」
「沒錯,就用引心丹。
動作快點!」
鳳傾寒點頭,臉上沒有絲毫的遲疑,面無表情。
「可是主子,王妃昨夜進府,府中的綉娘還未來得及為王妃量身裁剪做衣裳……」所以他要上哪裡找衣裳給王妃換?
鳳傾寒的神色稍顯不耐:「去柔側妃那裡尋一套。」
「是。」
鳳傾寒抬腳去前廳,沒有再看身後後背一片血肉模糊的葉玲瓏一眼。
葉玲瓏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了,雙眼更是好似被人蒙上了一層紗,但是耳朵卻聽到了不遠處鳳傾寒和夜七兩人之間頗有些詭異的對話。
引心丹,那是什麼?
雖然沒聽說過,但是葉玲瓏卻隱隱約約地猜到那必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但葉玲瓏卻無法開口拒絕,眼前一黑,葉玲瓏徹底昏死過去。
夜七找來兩名丫鬟,將葉玲瓏扶進寢殿,又命人去西院柔側妃處找來一套布料稍好些的衣裳,送進了寢殿給昏迷之中的葉玲瓏換好。
期間,前廳等候的鳳傾寒譴人來催了好幾次。
很快,前往皇宮的馬車就帶着鳳傾寒和葉玲瓏走上了國道,匆匆地往皇宮趕過去。
而就在他們離開後,寒府的大門口悄然出現了一抹纖細的白色身影,雙眼恨恨地望着迅速遠去的馬車,眼底滿是不甘心和惡毒。
身後伺候的丫鬟提醒道:「柔側妃,外面風大,奴婢扶您進屋吧。」
……葉玲瓏在一陣顛簸中悠悠轉醒,緩緩坐起。
奇怪的是她感覺到自己整個人的身體輕飄得不像話,精神狀態也很飽滿,但是昏迷之前的那一幕卻分明發生過,她昏迷之前的徹骨疼痛也是真實的,那她的身體此刻是怎麼回事?
葉玲瓏不信邪一樣,顧不得鳳傾寒也在馬車裡,葉玲瓏稍稍將身子側過去一些,右手艱難地撫上後背,果然摸到了背後那粗糙包紮過的痕迹,但是葉玲瓏卻是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的,甚至葉玲瓏咬牙用力捏了一下,後背依然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她此刻整個身體都是麻木的,毫無知覺的!
突然,葉玲瓏猛然間想起什麼,回身盯着一旁一臉冷漠的鳳傾寒:「引心丹,是什麼?」
鳳傾寒神色淡淡:「可以讓你不用生生承受痛苦的良藥。」
葉玲瓏神色一凜。
她自小出生於醫學世家,沒有誰比她更懂得,人的身體一旦受傷,恢復是需要很長時間的,而引心丹竟然能如此霸道地抑制她身體受傷的痛楚,其效力竟然更甚於現代的麻醉劑!
是葯三分毒,葉玲瓏心裏清楚,效用越強越霸道的藥物,其帶給病人身體的副作用也會越大!
但是目前葉玲瓏還不清楚,引心丹是由何種藥材煉製而成的,它的副作用是什麼,葉玲瓏也一無所知。
葉玲瓏不再言語,微微闔眼。
鳳傾寒看着,卻在心底微微有絲驚詫。
她看起來……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
但鳳傾寒也無心多想,心中挂念着皇祖父的安危,冷着一張俊臉看着馬車外面的街道。
很快,寒府的馬車就來到了鳳國皇宮的宮門處。
葉玲瓏跟在鳳傾寒的身後,跳下了馬車。
抬頭看過去,諾大的紅色宮牆映入眼底,宮門裏面分佈着各個宮廷殿宇,氣派巍峨非常,金黃色的琉璃瓦頂端飛檐翹起,宛若一條條游龍在俯瞰着世間的一切。
「三弟!」
一道渾厚的男子聲音在不遠處響起,急着往宮內趕的鳳傾寒腳步一頓,看向來人。
「三弟你也是父皇急召入宮的吧?
皇祖父前幾日還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吐血暈倒?」
來人是昔日的大皇子,鳳青炎,如今已封為炎王。
一襲黑色的錦袍,腰間是一條玄色的鑲金腰帶,襯得他整個人丰神俊朗,身姿挺拔,俊臉上掛着一抹顯而易見的擔憂。
「本王也不知,一切還得等見到了皇祖父現如今的情況如何再說。」
鳳傾寒想到昔日嚴厲卻不失慈愛的皇祖父如今生死未卜,心裏就忐忑得厲害,恨不得馬上進宮。
「二妹。」
葉玲瓏轉頭,卻對上了一張熟悉的絕美面容,此刻正輕輕開口喚着她。
正是她那「好」大姐,葉琳琅。
葉琳琅今日穿了一身淺紅色的華服,顯得格外的秀美端莊,她的頭髮梳成了流雲髻,髮髻之上珠翠環繞,鎖骨和手腕上帶着碧綠色的翡翠手鐲,眉眼精緻,肌膚勝雪,眼眸里瀲灧着星辰一樣的光芒,襯得她格外的高貴端莊、雍容華貴。
葉玲瓏下意識地有些抵觸她靠近自己,不動聲色地後退了一步,同時心中的疑惑也脫口而出:「姐姐怎會來這裡?」
她記得皇上下旨讓所有王爺帶着王妃一同前往,但是葉琳琅還未跟炎王完婚不是嗎?
葉琳琅伸出去的手撲了個空,面色有些尷尬地愣了一秒,接着不動聲色地收了回來,嬌美的小臉上帶着一抹恰到好處的淺淡笑容道:「是這樣,今日炎王同我原本準備去泛舟,誰知道……炎王擔心太上皇的安危,姐姐便跟着一同過來了。」
「原來是這樣。」
葉玲瓏聽了默默點頭,卻暗地裡蹙眉。
葉琳琅的這番話分明就是在以炎王妃的口吻自居,葉玲瓏分明注意到,葉琳琅一邊同她說著,眼角眸光卻止不住地往不遠處的那兩個男人的身上飄,特別是當她跟鳳傾寒的目光不經意間碰撞時,眼眸里那一抹幽怨,看起來格外的惹人憐愛。
葉玲瓏還敏銳地留意到,鳳傾寒看着葉琳琅的目光裡帶着一抹無法言喻的柔和,整個俊臉的線條都柔和不少。
將兩人的微妙互動盡收眼底,葉玲瓏的心口跟着一陣刺痛。
「真沒出息,人家心裏根本就沒有你,你心痛有什麼用?」
葉玲瓏心道。
她知道這是原主還未散去的殘念在作祟,原主真的愛慘了鳳傾寒這個無情的男人。
「可惜,奈何明月照溝渠,不對,鳳傾寒這個男人連『明月』都稱不上!」
葉玲瓏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