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醫妃有毒戰神王爺要當心
醫妃有毒戰神王爺要當心 連載中

醫妃有毒戰神王爺要當心

來源:google 作者:妖寶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姚盈盈 姚青梨 穿越重生

「你來幹什麼的?」某位王爺.........展開

《醫妃有毒戰神王爺要當心》章節試讀: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醫妃有毒戰神王爺要當心》,主角為姚青梨姚燁小說精選:...何公子,這是我們姐妹之間的事情,請你不要再插手了。
姚盈盈嘆道,又回頭對永安公主道:公主,盈盈求你放過姐姐,不要讓她什麼三跪九叩的。
雖然此事亦關乎逐星樓的聲譽,但現在我贏了,聲譽也回來了。
至於賭約……姚二小姐,你不能就此放過她。
群眾們都不贊同,紛紛勸說姚盈盈。
他們只想治死這不自量力的銀婦!
你們說夠沒有?
一個個逼個沒完。
一個冷笑聲響起,只見姚青梨滿臉嘲諷地掃視着他們,又盯着姚盈盈:你要臉不?
我作品還沒放出來,你一嘴一個你自己贏了,我姚青梨活了兩輩子,也真是第一次見你這麼厚臉皮的人。
誰給你的勇氣?
哦,對了,是你的蝴蝶!
此言一出,驚得整個大堂都靜了下來。
姚盈盈更是一張小臉漲得通紅,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說臉皮厚!
氣得眼淚都快滾出來了:姐姐,我是……為你好!
我不!
這種好留給你自己吧!
姚青梨冷笑。
公主,比試有隻看一方作品就定輸贏的事情嗎?
逐星樓就是這般沒規距的?
你——永安公主臉色一變,她是公主!
皇宮自來都是規矩最大的地方,現在,竟然被姚青梨質疑她的規矩!
永安公主恨不得讓人把姚青梨拖出去打了,可姚青梨偏說的是事實!
想着永安公主便有些責怪姚盈盈,就算真的穩贏,也得看了對方才行啊!
求什麼情!
永安公主心中憋着一口氣,冷哼一聲:那你快展出來吧!
自找羞辱!
何易之道。
人家已經放過她了,竟然還這麼沒有自知之明,果然是犯賤。
有部份人嗤笑着。
可這嘲諷的畫面,卻有些寂寞,不似比試前那般聲勢浩大,有一半人不作聲,個個神色糾結又古怪。
因為這些人都是一路看着姚青梨畫畫的人。
姚大小姐,請你快展出你的畫作吧!
那琴君子齊傲群饒有興味地道。
不知為何,他竟然有些期待。
好!
姚青梨紅唇微微一挑:請看!
說著便與夏兒一同展開手中那幅畫,在場的人定睛一看,接着便啊地聲尖叫,驚嚇聲層疊而起。
啊呀!
老、老虎!
嗷嗷,來人,老虎!
有老虎!
哎唷,撞死我了!
大堂上的人幾乎全都嚇得往後跳,些膽小的千金小姐更是嚇得花容失色,撞到身後的人,摔到地上。
就連那三名君子和永安公主都驚得身子往後一仰。
啊呀……姚盈盈嚇得腳一崴,便往地上摔。
盈盈!
何易之眼疾手快,一把就接住了他。
一瞬間溫香軟玉撲了滿懷,何易之身心都酥軟了。
他竟然……抱了盈盈!
呃……跌進何易之懷裡的姚盈盈嚇了一跳,連忙一把推開他:你,你放手……小姐。
痴姍和恨玉已經撲了上來,一個推開了何易之,一個扶着姚盈盈。
痴姍不由暗地裡瞪了何易之一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想得美!
啊呀媽,嚇死我了!
人群還在驚叫連連。
等等,不是真的老虎,那是畫!
齊傲群突然雙眼發亮地走上前去。
什麼?
畫?
不會吧!
眾人聞言又是好奇又是驚地上前,定睛一看,果然是畫,這讓他們更不敢置信了。
只見裏面也同樣寫着逐星樓的大堂。
但這個畫法,卻與姚盈盈的完全不同!
不,應該是說,是與所有畫手都不同。
裏面一燈一物,一桌一椅,甚至是微小到每個人,都活靈活現。
那不是紙面上說的活靈活現,而是似是真的!
而畫里的大堂卻一片荒亂,只見一頭大老虎張牙舞爪地撲過來,畫中之人四散而逃。
那畫面真的……太真實了!
怎麼回事?
就算是最擅長畫虎的廖大家也畫不出這個效果!
有些愛畫人士,已經忽略這是出自何人之手,心裏眼裡全是這幅畫,驚艷,愛不惜手!
不錯,你們看,這條大蟲像真的要跳出來的一樣,就連背影和側邊都好像是活生生搬進紙里,就在眼前一樣!
你們看被虎爪打碎的碟子,那碎片,好像要飛出來一樣,這是怎麼畫的?
太神奇了!
怎麼做到的?
周圍的人從驚嚇之後便是驚奇和震驚,興緻盅然地熱議起來。
姚青梨呵呵一笑,當然神奇,那可是3D立體畫啊!
他們見都沒見過的東西!
而且,除了立體畫,她裏面還有更新鮮的東西。
這個時代畫人物都是以線描繪的,所以什麼仕女圖中人物很多駝背含胸,而現代繪畫受西方影響,畫畫先得從形體解剖,到自然透視等去研究和運用,這些小細節,讓人一眼就能看出與眾不同。
再加上她畫的是老虎張牙舞爪撲過來,那震撼效果達到了極致。
眾人極度驚嚇之後便成了極度驚艷,比姚盈盈什麼引蝴蝶之類的更震撼。
怎能不讓人轟動。
這……便是何易這種不太懂畫的人,也被震撼和驚艷到了。
但他死也不會承認姚青梨這銀婦更出色的!
盈盈才是第一才女!
何易之惱羞成怒:一定是找人代畫的!
哎呀,這……眾人不由刷地一聲望向何易之。
這可是現場作畫。
我當場看着她畫的……有個人撇了撇嘴,一臉不情願地道。
雖然他到現在還鄙視姚青梨這個銀婦,可他的確被那幅畫給震憾了。
何易之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可……怎麼可能!
就憑她!
姚二小姐……才是咱們大楚的第一才女。
姚青梨這銀婦……憑什麼能畫出這麼好的畫來!
她該是一個草包,憑什麼能有才華!
怎麼了,難道天下人有比她有才,畫畫比她好的人都是找槍手的?
姚二小姐氣量未免太小了吧!
姚青梨呵呵冷笑,盯着姚盈盈。
不……姐姐,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你畫得好……我恭喜你還來不及。
姚盈盈青白着小臉,身子搖搖欲墜。
她怎能輸……不能!
絕對不可能!
原來你不是這意思啊!
姚青梨冷哼一聲,那請你管好你家的狗!
姚盈盈臉色一變:什麼狗,什麼貓的……你又在胡言亂語。
這是新品種,舔狗!
姚青梨笑眯眯地道。
你又在胡亂攀扯!
何易之恨不得跟姚盈盈攀扯上,但這樣會壞她的名聲,急道:我只是質疑而已。
公主殿下,請你們審判吧!
姚青梨理也不理何易之,只淡淡地看着永安公主。

《醫妃有毒戰神王爺要當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