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遺憾的過去
遺憾的過去 連載中

遺憾的過去

來源:google 作者:務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怡 現代言情 風羽

每個人人生當中,總會出現那麼一兩個讓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人,總是在未來遺憾這過往的過去,風羽和楊怡最終還是各自成為了雙方遺憾的過去………………展開

《遺憾的過去》章節試讀:

孤獨到深處即是享受自由,這句話對於風羽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從小就出生在了別人一生難以企及的終點,偌大的房子,宛如一個宮殿一般,準確的來說,那就是宮殿。

足足一萬平方的佔地面積,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當中,雖說只是建在了近郊,反而沒有了那麼耀眼,但這並不足以證明什麼,因為這只是風家故意而為之,樹大招風不假,但風家這棵大樹足以驚天,不過依舊選擇給予社會足夠的回報。

風家一個低調而奢華的家族,風家有兒出風羽,一脈單傳的他,從小就表現出了笨拙過人,簡直就是一個傻子。

風羽剛出生的時候,整個風家避而不談,偌大的房子寂靜無聲,風羽的父親母親,爺爺奶奶全部守在家裡專門布置的嬰兒房,望着裏面沉睡的嬰兒,臉色沉重無比。

風羽的父親風狂人,站在一旁緊緊摟握着愛人楚可的手,以免愛人楚可站不穩摔倒,神色凝重的出聲道:「爸,媽,我不相信是這樣一個結果,我剛出生的兒子竟然先天性不足,大腦發育遲緩,這意思是在說咱們風家要走下坡路嗎? 可可懷胎十月,一直照顧有加,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當真不是醫生檢查錯了?」

看著兒媳婦楚可淚眼朦朧,哽咽的樣子,又看著兒子風狂人神色凝重的模樣,風羽的爺爺風傲天忍不住的嘆息一聲道:「狂人,我能理解你和可可現在的心情,我和你媽同樣也不願意相信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我風傲天的孫子竟然天生如此笨拙,但事實就是如此,改變不了的事實,我看你倆一直沒有給這個孩子取名字,我就找了一個大師給我孫子算了一卦,大師說這孩子是遭了天妒,所以才會有這一劫難,只能笨拙的度過這一生,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補救之法,取名為羽,希望他可以憑藉自己來化解這一劫難,浴火重生。」

風羽的命運到底能否通過他自己而改變呢?未來結果誰也不知。

就這樣被爺爺風傲天定下名字的風羽,被家裡人細心的親自照顧着,風羽母親楚可,一個事業女強人,卻甘願為了自己的兒子,丟下所有的工作,在家當起了全居太太,除去保姆做飯打掃衛生以外,所有的事情都由她親自動手,只是為了陪着風羽長大。

望着懷裡不哭也不鬧的兒子,楚可總是忍不住的掉下眼淚,她有想過再生一個孩子,但又轉念一想,這樣做對風羽是不公平的,天生大腦發育遲緩並不是他的錯,他也想好好的當個正常人度過一生。

人這輩子該知足了,楚可已經決定即使風羽長大後依舊笨拙,他也要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也要受人敬仰,也要娶個大家閨秀…………

畢竟風家只有他這一個繼承人,偌大的風家足以保證他可以得到很多很多平常人難以想像的東西。

在母親楚可的悉心照料下,風羽從嬰兒漸漸長成了小朋友,已經六歲的風羽,才剛剛會開口講話,別人家的孩子三歲就可以牙牙學語,而風羽足足比別人晚了三年,而且還帶有口吃。

風傲天和風狂人經常性站在風羽看不到的地方,在他背後默默凝望。

一身筆挺黑色西裝的風狂人不甘說道:「爸,難道真的就沒有任何辦法了嗎?這些年找了這麼多國際上醫術精湛的醫生還是不管用,都搖頭說治不了,我不甘心,我風狂人的兒子怎能如此?怎該如此?他本該是條潛龍,怎能如此度過這一生?雖說短時間內影響不到咱們風家,但時間一久,如果等羽兒結婚生子,再生出一個跟羽兒一樣天生大腦遲緩的孩子該怎麼辦?咱們風家目前雖不至於如何,但最後不都是為別有用心之人做了嫁衣?」

風傲天身穿一身灰色休閑運動裝,背負着雙手,搖了搖頭道:「不急,再等等,等羽兒破繭成蝶的那一天,我相信會驚艷所有人的,最晚也要等到他20歲成婚那一年,到時候還有時間,還能來得及,關鍵是咱們風家一直是一脈男孩單傳,彷彿是一個魔咒,不可言的命運啊…………」

「你沒事多照顧一下可可的情緒,她很不容易,這麼多年背負着這麼大的壓力,風言風語傳到咱們耳中還好說,畢竟是男人,經得住這些,可可是一個女人,更是一個要強的女人,從她嫁到咱們風家,一直無怨無悔的幫襯着咱們風家,所以不要讓她有負擔,羽兒是她兒子,也是我孫子,我給你母親都經常說,會好的,風雨過後就是彩虹,即使羽兒一輩子就這樣了又能如何?在我和你死之前,誰也不能欺負他!」

說著說著,風傲天的眼中漸漸濕潤,可見這個叱吒風雲的老人是想到了以後。

風狂人同樣眼眶漸漸濕潤,拳頭不由自主的握緊,他想要發泄,狠狠地發泄出來心中的暴戾情緒……………

這一切都與目前的風羽無關,六歲的風羽已經學會了走路,不過依舊還是不會哭不會鬧,他有着滿滿五百平方房間的玩具屋,裏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玩具,他只會獃獃的玩弄着這些玩具,偶爾的傻笑一下,然後繼續發獃玩玩具。

風羽有着自己的執着,雖然他大腦發育遲緩,很多事情都表現的很笨拙,但他是一個執着的男孩子,認定了一件事就會一直去做,從小就被熏陶,受到了高規格教養的風羽,雖然表達笨拙,但從小良好的家庭教育教養讓他保持了良好的習慣。

六歲的風羽第一次離開這個宛如宮殿一般的豪宅,還是追攆着柯基小白而跑出去的。

他從小就沒有玩伴,除了有隻白色柯基以外,只有家人陪伴着他慢慢長大,他給這隻白色柯基起了個名字,就叫小白。

這天,風羽還在睡夢中就被小白拱醒,睡眼朦朧的望着小白,風羽一把抓住小白的耳朵,嘿嘿傻笑道:「小 小 小白,我看你 你 這 這次往哪 哪跑 跑,總 總是在 在 在我睡覺 覺 覺時 時 候 候拱 拱我 我!」

小白汪汪叫了兩聲,腦袋往後猛的一扯,耳朵就脫離了風羽的掌控,眼神似乎在得意的說道,小樣,就你還能抓到本狗?

這下可把風羽給樂壞了,猛的站起身來,穿上衣服就去追小白。

六點的早晨,近郊的空氣是極好的,附近錯落着各種高大壯觀的觀賞樹,周圍均勻的分佈着風格迥異的農家院,風羽家的豪宅就坐落在這些農家院當中,因為這邊是被風家開發成了獨特的農家院旅遊風景區。

而風羽追小白追着追着就追到了大門處,累的風羽一身汗,還是傻樂着要去追小白,而小白直接從大門鐵欄縫隙中鑽了出去,還對着風羽扭了扭屁股,汪汪叫了兩聲。

風羽一瞅這小白如此調戲與他,便學着小白要從大門鐵欄縫隙處鑽出去,幸虧六歲的風羽身子骨比較軟,身材也比較瘦小,沒有發育完全,竟然也堪堪從大門鐵欄縫隙中穿過去。

小白似乎沒有想到主子風羽竟然也能從這麼小的縫隙當中鑽出來,吐了吐舌頭,又汪汪叫了兩聲,撒丫子就跑。

風羽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家,帶着無比好奇的眼神,東張西望的看着周圍,並追趕着小白。

同時嘴裏還呼喊着小白。

「小 小 小白, 你 你 別 別 跑 了 了,再 再 再 跑 跑 的 話 話 ,我 我 就 就 不 不 不 給 給 你 你 玩 玩 了 了 了。」

小白聽到主子風羽的這句話,才停下腳丫子不跑,「汪汪汪」的站在原地不停搖尾巴。

此時寬敞的街道上,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嘆。

「哇哦,好漂亮的小柯基,我好想抱抱它哎,我最喜歡小狗狗了。」

說著便一蹦一跳的來到柯基小白的身邊蹲着,一副想要摸摸卻不敢的模樣。

風羽呼哧着呼吸,終於追到了小白,只不過面前卻多了一個小女孩存在,笨拙木訥的風羽,第一次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本來白皙的臉龐,突然變得臉色紅紅的,擦拭了一下臉上流淌的汗水,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他,只能獃獃愣愣的看着小白,其實風羽長得很帥,從小就展露出了英俊的相貌,加上白皙的皮膚,很難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力。

小女孩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扭過頭看到就風羽一個男孩子,於是便對着風羽說道:「喂,這是你的小狗狗嗎? 它好可愛哎,我可以摸摸抱抱它嗎?」

小女孩看到面前這個小男孩竟然不搭理自己,於是便站起身,氣鼓鼓的冷哼了一聲。

「小氣鬼,不摸就不摸嘛,不抱就不抱嘛,幹嘛裝作沒聽見的樣子?走了走了,沒有趣的傢伙,哼!」

其實這小女孩並沒有生氣,只不過面子擱不住,想要語言上找回點場面。

小女孩叫楊怡,大風羽一歲,今年正好七歲了,附近一戶獨特農家院家的孩子,在這一片出了名的叛逆,小小年紀就比男孩子還男孩子,性格乖張,大大咧咧的不像個小女孩樣子,上個幼兒園都能搞得天翻地覆,讓老師和同學們憤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