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號機械師
一號機械師 連載中

一號機械師

來源:google 作者:不言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言行 奇幻玄幻 林一

科技與魔法的對決孰強孰弱?窮困潦倒,本想渡過安穩擺爛的一生卻無意捲入爭鬥天穹、伊甸商會、異能者三勢紛爭,我獨立一面與諸方平齊是落幕還是冉起的新星...這暫且是個問號展開

《一號機械師》章節試讀:

雜亂的小房間內暗無亮光,沒有窗戶,地上堆積的各種食物包裝和酒瓶所積累的惡臭在這密不透風的房間內瀰漫開來,可以說和垃圾站無異。

垃圾環繞中間存在一個鐵皮搭建的簡易床沒有床單沒有被子,枕頭也只是用兩件衣物相疊以此來充當。

床上那個少年幾經輾轉發出哼唧的聲音,他翻來覆去不過片刻猛的坐起身子側向一旁沒有絲毫顧慮地嘔吐起來。

隨着胃中的消化物吐出殆盡還時不時乾嘔幾聲,但那之後少年似乎也覺得舒暢許多長舒口氣倚靠在床頭上。

他撇了眼床邊的酒瓶順手便拿起對着瓶口正想猛灌一口,或許是糊塗了這些酒瓶早已是他幾天前就已經喝完了的,見是個空瓶氣憤的隨手一砸。

少年癱坐在床上,雜亂的劉海下隱約透露出那憔悴的眼神。他脫下那破舊泛黃的黑色夾克,裏面只穿着一件黢黑的白背心,裸露的雙臂上滿是傷疤不難看出經常在外惹是生非。

望着自己那飽受摧殘的身軀,少年也只是嘆口氣,明明正處於青春年華卻渡日如夢沒有太多社交、沒有工作、沒有夢想,有的僅僅是那充滿陰鬱無邊的人生。

砰砰砰!

鐵門被敲擊的聲響聲聲入耳,少年爬下床在垃圾中踏出一條路,門打開後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滿臉胡茬的高個大叔,他嘴中叼着根香煙,煙霧遮掩下很清楚的看出是個面向凶神惡煞的人。

「林一,該交房租了」

這高個大叔是這裡的房東在他眼中的少年林一也是比較特別的存在,林一在這兒租了快有兩年的時間了雖然他也明白這小子沒工作,酒不離手但卻總能按時把房租補上。

「我不租了」林一隻是冷冷的回了一句轉身便回去將自己的衣物和一些金屬器具裝入背包。

「不租?你一個小屁孩無父無母你還能去哪?外面可亂的很,你要是交不起我可以寬限幾天」大叔口中吐出一縷濃煙,帶着一絲笑意說道。

林一背上背包隨手整理一下自己雜亂的頭髮,走到門前從兜中掏出一塊透亮的圓形紫色晶體放在大叔手心「這紫晶源就當我上個月的房租了,嗷還有清潔費」。

大叔愣了一下,他難以置信的觀摩着手中的紫晶源,這確實是貨真價實的東西,這玩意兒要是放在黑市上賣出的錢別說抵一個月房租了就算把這棟房買下來都不成問題。

「小子你等等!」

大叔喊住沒走出多遠的林一,當走到他跟前時遞上了一塊銀鑄的手錶,那塊表除了錶盤上有幾道輕微劃痕外整體還算是蠻新的。

「如果遇到什麼困難,拿着這塊表到維爾酒館或許能幫到你」大叔猛抽完最後一口將煙頭彈向牆角後,說道。

「謝了」。

林一露出一抹微笑與他道完最後一聲別後便走向外頭。

在陰暗處待久後面向光明的世界難免突然眼前一黑,當林一再度睜眼便是嘈亂的大街,高樓聳立下的渺小人類絡繹不絕,汽車的鳴笛聲使人感到煩躁,這一點與他原生的世界中很是相似。

不知不覺在這個世界中生活了7年,是的穿越而來的第七個年頭,至於如何穿越的那可一點記憶都沒,只知道自己醒來後躺在一塊空地中,而現在的模樣都只是原主的樣子,同時也繼承了原主的記憶。

林一坐上了一輛出租後遞給司機一張白紙,上面寫着一行地址「路爾道里華爾街53號」。

不知過了多久,的士停在一棟別院前,司機搖晃着昏睡過去的林一見他醒後便告知已經到達。

下了車,林一原地注視着那還算精緻的獨棟小房,調整下神態便邁入別院中。

一眼看去屋內迎面走來一位中年男人,見到林一臉上洋溢着親和,他快速迎上前去噓寒問暖。

「來來來,快進屋裡」,受邀下林一跟隨他徑直走進屋內。

屋裡的陳設比較簡約沒有過多的裝飾,林一坐在客廳的沙發中臉色還是一如既往的沉悶。

「看來你是考慮清楚了」男人端來一杯水放在了林一面前,自己便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

林一搖搖頭決然道:「我不會繼續當機械師的,這次來只是想告訴您一聲我想離開這座城市了」。

男人神情瞬間變得嚴肅:「還是對那件事耿耿於懷嗎?你要知道戰爭就是殘酷的我也不希望你父母就那樣犧牲」。

眼前的這位男人便是林一的叔叔名叫布萊爾也算的上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2310年,也就是五年前第二次械術戰爭中林一的父母在戰場中犧牲,而後便被布萊爾收留可沒過幾天就偷偷跑了出去,

「呵,戰爭來臨時才能映照出人心,他們視草芥人命為糞土,就因為我父母只是個b級機械師他們便選擇不救不理,那我呢?我也不過是個c級機械師難道我也要上去送死嗎!」林一的情緒愈發顯得激動、氣憤,不自覺的便濕潤了眼眶。

布萊爾輕嘆口氣隨即說著安慰的話語以此來試圖平穩林一的情緒。這孩子也是自己看着長大的,想當初自己剛進隊伍時他的父親還是自己的前輩,平時對自己也是格外的照顧,因此對他的心情感同身受。

「既然如此,林一…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夠釋懷,機械師將背負着拯救整個世界的重擔,前輩他們是光榮的」布萊爾溫情的注視着面前的少年說,「機械師的職責所在不僅僅是為了抵禦敵情,更是為了能保衛我們心愛之人守護住那些重要的東西」。

林一沉默了,五年了…那個心結始終難以解開,失去父母的依靠自己同樣也蛻化變質成了一個無惡不作的混混。到了如今哪怕不當機械師也該考慮換種全新的生活,不再搶奪…不再助紂為虐。

「但願如你所說」林一拎起背包起身便朝着房門走去。

「別往車站走了,你偷了拍賣場的紫晶源現在西利亞安到處都在通緝你呢,我給你安排了人護送你」。

布萊爾推開房門,此時外頭一艘小型飛艦正緩緩降落,淡藍色的尾焰逐漸熄滅落地時掀起一陣風塵使林一不由得用手遮擋一番。

一聲悶響艙門被打開,走下來的是兩名成年男性穿着白灰色的隊服,很顯然是天穹部隊中的人,這兩個應該就是布萊爾的部下。

「走了」,話音剛落林一快速走上了飛艦。

隨着飛艦的啟動,獨留布萊爾一人站在原地眺望着遠走高飛的林一滿是憧憬,他相信這個孩子總會有所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