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劍絕世
一劍絕世 連載中

一劍絕世

來源:google 作者:雨魂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沐陽 都市小說 雨魂

我有兩把劍,一把赤炎劍,一把龍魂劍一劍斬星辰,一劍除妖魔!「這一劍,我不能出」「為何?」「毀天滅地,生靈塗炭!」展開

《一劍絕世》章節試讀:

轉眼間,就來到了高考的前一天。

教室里,看着黑板上的高考倒計時,所有人的心情都比較沉重,更有脆弱的同學已經哭着和自己的好朋友道別了。

「咳咳— —!」

班主任在講台上咳嗽了兩聲。

「呃…大家現在哭的稍微有些早了,我們後面還要回學校呢。」

班主任的話瞬間讓大家破涕為笑。

緊接着班主任繼續說道:

「好了,大家先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通知呢。」

聽到班主任的話,大家立刻安靜了下來。

班主任拿出自己的包說道:「大家的准考證下來了,我現在發給大家,你們看下自己的考場和座位,然後一會去找一下具**置,提前熟悉一下考試環境。」

很快,准考證被陸續發了下去。

秦沐陽伸着頭看向宋念慈。

「念慈,你在哪個考場?」

只見宋念慈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准考證,緊張的說道:「我好緊張,不敢看。」

「額,你快看是哪個考場,我帶你去熟悉一下考場。」秦沐陽都被宋念慈整無語了,女人就是事多。

宋念慈眯着眼,一點一點撥開自己的手,起碼過了得有五分鐘,終於露出了自己的考場信息。

「咦,我倆一個考場耶。」

秦沐陽激動的說道:「我也是南湖學校,不過我是05號考場,你是06號考場。」

宋念慈白了一眼秦沐陽:「那又能怎麼樣?這是高考哎,又不能抄你的。」

「呵……」

「真是胸大無腦!」

秦沐陽小聲嘀咕道。

宋念慈扭頭看着秦沐陽,捂着胸口嗔怒道:「沐陽哥哥,我是腦子不好,不是耳朵不好。」

「再亂看,我可要揍你了!」說完,宋念慈揮舞着自己的小拳頭。

「好了,好了,幼不幼稚,趕快去看考場吧!」

秦沐陽拉着宋念慈就要往外面走。

邊走還邊嘀咕着:「就是大嘛,還不給看。」

「你還說!」

「……」

十幾分鐘之後,秦沐陽和宋念慈來到了南湖實驗學校。

考場並沒有什麼好看的,幾分鐘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簡單轉了一下,兩人就離開了。

然後又找了文具店把考試需要的文具準備一下。

買好東西,宋念慈便要回家:「沐陽哥哥,我們回家吧,我感覺還有幾個知識點沒記住,我得回去再看看。」

秦沐陽無奈一笑:「大姐,明天就考試了,今天還看書嗎?我帶你去放鬆放鬆調整好狀態吧?」

「不要,我心裏不踏實。」宋念慈直接拒絕了秦沐陽的提議。

「行吧,那我們回去吧。」

剛到家,宋念慈連招呼都不打,直接就鑽進了屋子裡。

「典型的高考焦慮症,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這樣反而容易考不好。」

秦沐陽搖了搖頭,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回到屋子裡,秦沐陽也沒事可做,只能躺在床上發獃。

忽然,秦沐陽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坐起身。

「靈芯,你能幫念慈考個好成績嗎?」秦沐陽問道。

「主人,這個當然可以。」

「真的嗎?」秦沐陽聽到靈芯的回答,頓時精神了很多。

「當然是真的。」

「那需要怎麼做?」

「這很簡單的,只需要在考試的時候,我入侵一下她的大腦,控制她的腦電波,操控她考試即可。」靈芯解釋道。

秦沐陽感覺有些不可思:「那麼簡單?」

「是的主人,只是每個人的意志力不一樣,意志力比較堅強的人入侵起來會比較麻煩,意志力薄弱的人入侵起來就會很簡單。」

「原來如此,那明天的考試就會給你了靈芯。」

「沒問題主人。」

得到了靈芯的確認,秦沐陽長舒了一口氣,心裏的一塊大石頭算是放下了。

「那這樣,念慈就可以和我一起去京都上學了。」

想到這裡,秦沐陽心情都好多了。

「小念慈啊,我這為了你可是犧牲了很多啊。

想到這裡,秦沐陽的大腦出現了一個聲音:「呵,主人,你可真不要臉啊!」

「……」

第二天天一亮,秦沐陽按時的帶着早餐來到了宋念慈的房間門口。

只見宋念慈無精打採的走出了屋子,和精神抖擻的秦沐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看見宋念慈的樣子,秦沐陽也是愣了一下:「念慈,你昨晚幹什麼去了,怎麼那麼大的黑眼圈?」

宋念慈見到秦沐陽之後,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沐陽哥哥,我完了,我太緊張了,昨天失眠,一晚上都睡不着,今天的考試怎麼辦啊?」

「呃……」

秦沐陽也是無語了,這心理素質着實是太差了,但是沒辦法,只能先安慰安慰她。

「念慈,沒事的,考試就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打起精神就行。」

「完了啊,全完了啊,這次考試肯定沒戲了,我要是考不上大學怎麼辦啊?」

宋念慈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秦沐陽見狀,只得使出必殺技了。

秦沐陽拍着胸口說道:「念慈,你儘管放心考,我已經找好人了,你去走個流程就行,我包你考上好大學。」

宋念慈將信將疑的看着秦沐陽:「真的?」

「當然是真的!」

看着秦沐陽堅定的眼神,宋念慈還真信了,一把挽住秦沐陽的胳膊:「我就知道沐陽哥哥最疼我了。」

「那肯定的,我不疼你誰疼你啊?」

「沐陽哥哥,你悄悄的和我說,你找的是誰啊?」

「噓!」

「我和你說了,你可千萬別聲張啊。」

「放心吧,沐陽哥哥,我嘴可緊了,到底是誰啊?」

「觀音菩薩!」

「……」

很快,秦沐陽和宋念慈就拿到了第一場考試的試卷——語文試卷。

「靈芯,差不多了,可以行動了。」秦沐陽小聲的說道。

「收到!主人!」

「哎對了,靈芯。」

「怎麼了主人?」

「稍微控一下分,七百分左右就差不多了,太高的話容易被懷疑。」

「沒問題主人,交給我吧!」

只見秦沐陽的身邊慢慢的涌動出一股能量,順着門縫往隔壁飛去。

原本還焦頭爛額的宋念慈突然虎軀一震,然後拿起筆開始瘋狂的寫了起來。

僅僅過了半個小時,為了節約芯能,靈芯便控制着宋念慈交了試卷,走出了考場。

考場外的宋念慈一臉懵逼的看着大門:「我不是在考試嗎?怎麼出來了?」

就在這時,秦沐陽也出來了,看到宋念慈便打趣道:「喲,念慈做的那麼快嗎?才半個小時就出來了?」

「沐陽哥哥,我感覺我可能要復讀了!」

「怎麼了?」

「我都不知道什麼情況,我咋就出來了啊!」宋念慈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哎呀,考完了就別想了,吃個飯,準備下一次考試就行,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寫了什麼,反正暈暈乎乎的就寫完了,大家都一樣。」

「真的?沐陽哥哥,你真沒騙我?」

「這次是真的,快走吧,我都餓了。」

兩天的考試很快就結束了,最後一場綜合,秦沐陽和宋念慈依舊是半個小時就出來了。

此時考場門口圍滿了記者,剛看到秦沐陽,一個記者閃身來到秦沐陽的面前。

「同學,我是南湖衛視的記者,請問你連續兩天都是半個小時就交卷了,是因為考試難度很低嗎?」

秦沐陽看着鏡頭說道:「難度確實比較低,希望明年可以加大難度。」

聽到秦沐陽的話,記者再次問道:「那你感覺你考的怎麼樣呢?」

「嗯…怎麼說呢?正常發揮的話滿分沒問題。」

聽了秦沐陽的話,周圍的家長和記者都鬨笑了起來。

「這一看就是不好好學習瞎扯的。」

「就是,怎麼可能半個小時就做完了,還能考滿分,能考上本科就不錯了。」

本來記者還準備問些什麼,但看到秦沐陽輕浮的樣子,便也沒了興趣。

秦沐陽倒也不氣,拉着宋念慈就離開了考點。

只是秦沐陽不知道的是,因為他的一句話,第二年的高考試卷難出了天際,秦沐陽被學弟學妹們罵了整整三年。

考試剛結束,晚上,班級的微信群就因為一條信息炸鍋了。

秦沐陽看着手機里的信息,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